海明威作品中女性形象剖析

作者:未知

  【摘 要】海明威在美国文坛上的领军地位和他对美国文学发展所留烙下的深刻痕迹早已是众所周知。海明威作为一名知名且杰出的作家对女性的态度,一直是人们争辩的主要方面。海明威经典作品中的女性角色往往地位较低,且缺乏自我价值。本篇论文通过联系作者海明威所处的社会背景,赏析其代表作品《太阳照常升起》中的女性角色,探索他作品中女性形象的想法来源,让阅读者更切身地体会海明威笔下的人物角色。
  【关键词】海明威;太阳照常升起;女性形象
  欧内斯特·海明威的一生为我们留下了很多作品,专家学者几乎都会承认海明威是一位对文坛影响极大的作家。从海明威出版的《太阳照常升起》中,我们可以看到海明威善于发挥简单、直接却又不乏特色的作品风格。他希望以有限的字数进行描绘,所用词汇语法都尽量精准化、简练化。因此,为了表彰海明威善于创新开拓的写作风格,于一九五四年,海明威被正式授予诺贝尔文学奖的殊荣。
  海明威擅长利用他所塑造出的冷血残酷又暴力的氛围去烘托他笔下极具海明威个人写作风格的角色。读者们通过阅读他的小说往往会从男性角色的身上看到海明威本人的影子。因此,文学界有很多人得出了“海明威厌女,且不擅长描写女性角色。”所以海明威在20世纪60年代兴起的女权运动中被很多女权支持者联合抵制。后来,人们发现,海明威的作品中也包含了很多具有独立思想,令人印象深刻的女性角色。比如在《太阳照常升起》中具有多变性格的“新女性”布瑞特、《丧钟为谁而鸣》中的“纯洁少女”玛丽亚。海明威笔下性格迥异的女性形象反映了当时社会下关于女性的真实倒影。
  一、海明威作品中女性人物形象研究现状
  (一)无自我思想的女性形象
  无论是当时还是现代,总是有不间断的评论说海明威笔下的女性角色都是“没有自我主张的小妇人”,他们认为哪怕是海明威作品中的女性英雄都适用于这个评论。从他们主张的看法中,这些抨击海明威的评论家们经常提到《永别了,武器》中的凯瑟琳和《丧钟为谁而鸣》的玛利亚。虽来自不同的小说,不光故事背景大致相符,这两个人的性格设置确实有很多相似点。作为海明威笔下的女性配角,她们两个都是外形优越,性格软弱,她们都非常仰慕海明威所描绘的“大男子主义”的男主形象。确有部分批评家认为这些女性角色都是在“男权社会”影响下的副产物,他们认为这些女性角色是没有自我思想的。
  (二)“恶毒的悍妇”女性形象
  一九二六年海明威所著的《太阳照常升起》可谓是褒贬不一,罗维和布伦纳认为该部小说是“海明威第一部成功的小说,或许可以称得上是最成功的作品。”但批评界依然对海明威的作品提出强烈质疑,他们认为小说所描写的故事过于极端,让人感觉过于不堪,对女性人物的描写更是非常极端。
  《太阳照常升起》中的女性角色“布瑞特”被批评家们称作海明威作品中“恶毒的悍妇”的代表。现代社会,女性和男性一样具有同样的身份地位,可以掌握自己的思想,在各个领域中女性都可以创造人生价值。随着当时美国女权运动愈演愈热,男权社会久而久之已经消退,女性和男性的地位大体上已经持平。为了探究那个年代女性真实的性格特点,重新诠释海明威笔下的女性形象显得尤为重要。
  二、“新女性”时期的海明威
  (一)社会变革对海明威女性形象创作的影响
  在十九世纪的美国,男性和女性通常被大众认为是对立的。当时的美国社会的经济生活都恰恰体现了这一点,比如大多数岗位被硬性规定为只有唯一性别可以从事。当时社会男性大多掌握思想和感情的自主权,而男性所需的安定因子便由那个世纪的女性进行充当。因此,女性被要求忠贞不渝,精神纯洁,不被允许反抗男性。
  19世纪30年代初的美国,以上这些有关对女性不平等待遇的事件被大批男性平等主义者所反对。与其同时,在1920年,女性公民在美国拥有了选举权。于是,世界上涌现出最早一批新时代的“新女性”。
  三、“新女性”布瑞特与杰克
  在《太阳照常升起》这部小说中,海明威在人物塑造上下的功夫,要远远超过小说中的故事情节。这本小说的男主角杰克足够被称为美国文学作品中内心最孤独的人物,他经历过第一次世界大战,战争剥夺了他的身体健康。在西班牙狂欢中,他又因身体抱恙而丧失了爱情。这部作品的基调是无尽的忧伤,读者在阅读时能够深刻感受到那个年代生存的悲哀和自己无尽的反省。
  小说的女主角布瑞特并不像那些如同从流水线上使用同一模具制造出来的同时代女性,她有着非常难得的品质。作为女性,她拒绝将未来赌在婚姻上。作为青年,她心怀大爱,不远万里,救治异国的伤员。虽然在历史的长河中,她并不能留下史诗般的印记,但在那个时代,布瑞特却成为了一个时代女性特色的缩影。
  1920年前后是女性发生改变的第一个时期。在这个时期,女性开始像男人一样抽烟,喝酒;女性对待失败的婚姻,也愿意选择“离婚”来解决。特别是在巴黎掀起的女权运动,影响了那个时代妇女对性的态度以及对整个社会的行为标准。周围环境对布瑞特本身的影响被表现得淋漓尽致。在《太阳照常升起》当中,布瑞特好像人性的试金石,小说当中的每一个人物的品质都在她的身上得以检验。布瑞特的生活放荡,处境险恶,但她依然保留着一些珍贵的特点。
  布瑞特和杰克与海明威其他作品中的很多主角都有着相似之处。无论他们身处顺境还是逆境,都没有丢失初心。那是一个迷茫的时代,苟且偷生中的老百姓迷茫,有的放弃了挣扎,自甘堕落。但海明威作品中的人物作为自己心中的楷模,并没有迷失自我。《太阳照常升起》中的杰克和布瑞特和海明威中年时自甘堕落的生活成了鲜明的对比,这足以看出海明威对生活的不满,遂在文学作品里创建自己的乌托邦。而在海明威的这部作品中,并没有出现看轻女性的字眼,而他正是用犀利直接的笔触揭发了那个年代男性和女性都共有的一些弊端。正是因为这样,布瑞特才被后人称作海明威作品中塑造最成功的女性角色。
  四、结论
  通过分析海明威的作品《太阳照常升起》可以发现,海明威作品中的女性并没有那么无关痛痒。她们思维独特,感情细腻,需要深刻理解她们的内心活动,才能全面的品论。由于海明威是两性亲密关系的倡导者,所以在他的眼中,完美的男女关系应该是存在精神上的相互寄托。没有人是单单因为另一个人而存在的,两个人是相互寄托相互安慰的。他不仅擅长描写勇敢睿智的男性,而且也十分理解和会意多种性格的女性。不难发现,海明威对于女性的关注度也很高,他并不吝啬对于女性的描述,他笔下的各种形态的女性正是代表了社会中形形色色的人,所以那些认为海明威只关注男性的论观点未免有些偏激。
  【参考文献】
  [1] 戴桂.海明威小说中的妇女及其社会性别角色[J].英美文学研究论2000.1469-477
  [2] 戴桂.海明威:“有女人的男人”[J],外國文学评论, 2001,(4):8
  [3] 郭伟平.论海明威的妇女观[D].南京师范大学,2007
  [4] Crozier,RD,Robert,D.The Mask of Death, The Face of Life:Hemingway’s Feminism [J].Ernest Hemingway: Six Decades of Criticism,1984,255
  [5] De Beauvoir,S.The second sex[M].Random House LLC,2012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967013.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