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社区治理问题及应对策略研究

作者:未知

  【摘 要】为了实现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宏伟目标,为了解决新时期我国社会的主要矛盾,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央政府连年颁布“一号文件”,大力扶持农业,惠农强农。党的十九大作出重大决策部署,大力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加强乡村社区治理。本文针对目前乡村社区治理存在的问题,在尊重乡村社区的原则下,提出了两点乡村社区治理的具体实施策略。只有找到乡村社区治理的症结,才能根据不同乡村社区的实际情况,进行有效治理,实现乡村社区治理质的飞跃。
  【关键词】乡村社区;治理问题;治理策略
  在现阶段,中国乡村社区的发展正在经历一个过渡性的转型时期,当前乡村社区的发展存在许多问题。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央政府连续几年颁布了“一号文件”,农民收入不断提高,乡村社区和谐稳定。但同时,我们也必须清醒地看到,城乡发展不平衡仍然是我国当前最大的不平衡。为了实现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宏伟目标,为了解决新时期我国社会的主要矛盾,党的十九大作出重大决策部署,必须坚持农业和乡村的优先发展地位。乡村社区治理工作要立足于乡村振兴战略,精准把握乡村社区的特质,找到乡村社区治理的问题,根据不同乡村社区的实际情况,在尊重乡村社区的原则下进行治理,实现乡村社区治理质的飞跃,促进乡村社区更好更快的发展。
  一、乡村社区治理存在的问题
  我国当前乡村社区的治理模式主要分为三类:行政主导型、混合治理型、村民自治型,行政主导型的治理主体是政府,又可细分为“以城市政府为主,乡村为辅”城市带动乡村的统筹城乡多元合作治理模式,以及“县乡政府主导,乡村社区居民广泛参与”的县乡政府主导治理模式,这是我国目前乡村治理中应用最广泛的模式。村民自治型是乡村社区治理的最终趋势,而混合治理型是这两种治理模式的结合。
  (一)治理定位不清,治理能力不强
  在乡村社区治理中,政府与乡村社区的关系是模糊不清的。政府经常管理了不应管理的事务,而不去管理应该管理的事务,治理效率低下。出现这种越位、错位和不作为情况的原因是:政府与乡村社区对自身的定位不清,权责不清。首先,政府尚未确定其在乡村社区治理中的作用,一直处于主导地位。再者,乡村社区自治的治理主体:村党支部委员会和村民自治委员会这两个“两个委员会”的治理能力不强。乡村社区的基层政府官员不习惯“自治”这种治理模式,在实际的治理过程中,他们习惯性地服从上级政府的管理,基层政府从治理部门变为上级政府的执行部门,缺乏自主独立性,如此恶性循环,乡村社区治理中的问题层出不穷。
  (二)治理范围扩大,问题更加复杂
  近年来,随着乡村振兴战略的不断深入,农民收入不断提高,城乡联系日益加深。然而,城乡发展不平衡仍然是我国当前的最大不平衡,政府虽然采取了一系列支持与保护乡村的政策措施,但是传统“户籍制”的城乡二元结构并没有在根本上得到改善。一些地方政府为了推进城镇化战略,盲目追求乡村社区的数量和速度,整合了原来分散的村庄,建立了新的乡村社区。在推进城镇化战略的进程中,乡村社区治理的范围虽然在一定程度上扩大,但是这种简单粗暴地扩大使得新的乡村治理问题层出不穷,问题的类型也更加复杂。
  首先,当前的乡村治理没有遵循“可持续性发展”、“以人为本”的基本原则,盲目追求速度,只注重提高乡村社區财政收入、硬件设施等“硬实力”,忽视对乡村社区文化水平、人文环境等“软实力”的建设,没有满足乡村社区居民的需求。其次,与传统的乡村治理相比,城镇化进程打破了乡村社区原来比较封闭的空间,人员流动增加,一些有知识、有能力的社区居民进入城市,谋求发展。现在乡村中的大多数人员是留守儿童和空巢老人,这加大了乡村社区治理的难度,降低了乡村社区治理的效率。
  (三)思想观念误区,文化水平不高
  首先,由于缺乏产业支持,许多乡村社区还停留在小农经济,农业收入仍然是农民的主要收入来源,农民无法通过农业收入改变现有的生活方式,因此,乡村社区居民普遍希望从事非农业,他们向往城市生活,对城镇化的理解相对狭窄。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如果无法提高农民的收入,那要他们改变原有的生活方式和传统观念未免太过强人所难。其次,由于传统乡村社区的教育资源远不如城市,居民的文化水平不高,能力有限,不仅没有办法积极地参与到乡村村民自治中,也无法承任起基层政府工作,严重影响了乡村社区的治理质量。
  二、乡村社区治理策略
  (一)转变政府职能,深化政治体制改革
  治理不同于管理,治理的本意是服务。管理是政府通过发布命令、制定相关政策,实行自上而下的单向管理;治理是一个多样化的、自上而下的合作互动。在乡村社区治理中,居民也有可能通过正常的渠道,自下而上地影响政府。在乡村社区治理的运行机制下,虽然政府也对乡村社区进行一定的管理,但这与传统管理有着本质的区别。一、政府要加快行政职能的转变,进一步深化政治体制改革,适当地放权于民。政府要充分尊重乡村社区居民的自治权利,相信居民可以进行自我管理,给予适当的支持、帮助和引导即可,不可过多干预居民自治。二、政府必须扩大舆论的接受渠道,只有吸收不同阶层的意见,才能制定出符合乡村社区居民的需求,得到居民普遍认可的政策,真正做到“党的领导、政府辅助、居民参与”,实现乡村社区的“可持续性发展”。
  (二)提高居民素养
  当前的乡村治理要充分遵循“可持续性发展”、“以人为本”的基本原则,在提高乡村社区财政收入、硬件设施等“硬实力”的同时,加强对乡村社区“软实力”的建设。一、在乡村社区全面开展思想教育和法制教育,大力推进乡村社区的文化建设,满足居民的精神文化需求,提高居民的文明素质,增强乡村社区活力。二、政府组织专业人员对乡村社区治居民进行相关的农业技能培训,提高居民的农业收入,加快居民的思想转变速度。三、大力推进公益性乡村社区教育基地的普及,对农业教学内容进行科学合理的规划,突破城乡差距,打破现有界限。同时政府应鼓励乡村社区治居民积极参加各种类型的培训,例如:给予培训合格人的员一定的奖励或补贴。四、针对城镇化进程导致的乡村人才外流、留守人员文化素质不高的情况,政府应采取一系列相关措施,如:鼓励乡村社区发展个体经济,鼓励外出打工的人员回乡创业。广泛引进人才,改善乡村社区现有的人才结构,提高乡村社区居民的整体素质。
  在新形势下,乡村自治制度必须与时俱进,不断更新完善。必须坚持乡村全面振兴的战略方针,保障农民的主体地位。把发展农业,增加乡村社区居民收入作为乡村全面振兴战略工作的重中之重。要实现乡村社区高效治理就必须依据实际情况因地制宜,大胆创新改革,在党和政府的引导下,充分实现居民自治。加快乡村社区的建设步伐,把“青山绿水”改造成“金山银山”,促进乡村社区的发展。
  【参考文献】
  [1]孙小平. 当前乡村社会治理面临的挑战及应对策略[J]. 人民论坛, 2018 (20):64-65.
  [2]谢秋山. 组织再造抑或人际关系技巧改善:新时代乡镇政府服务能力建设的核心路径选择[J]. 武汉科技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2019(1):39-45.
  [3]许云萍. 乡村社区标准化建设存在的问题及对策[J]. 农家参谋, 2018(3X):53-53.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967148.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