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泰国职业教育发展的问题、对策及对我国的启示

作者:未知

  摘要:泰国政府历来重视职业教育的发展,取得了显著成绩,使之成为推动泰国经济发展的重要推动力。但受独特的文化背景与传统教育观念的深刻影响,泰国职业教育在发展过程中也面临政策不完善、政府投入力度不够、社会认同度不高、学科结构失衡等问题。研究当前泰国职业教育发展存在的主要问题并提出解决问题的具体对策,有助于推动泰国职业教育进一步发展,也有助于为东南亚联盟国家和中国职业教育发展提供有益的借鉴。
  关键词:泰国;职业教育;启示
  中图分类号:G719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CN61-1487-(2019)09-0015-05
  “二战”以后,泰国经济发展迅速,其经济增长速度远远高于大多数发展中国家,这一成绩的取得,和政府一直重视职业教育具有密切的联系。为推动职业教育的发展,泰国政府采取许多积极措施,建立了适合本国国情的多层次多规格的职业教育体系,从而培养出大批适合本国工业发展需求的技术型人才,但其存在的问题也值得研究,这对我国发展职业教育具有参考借鉴作用。
  一、泰国职业教育发展历程
  20世纪60年代以后,随着工业化的发展,泰国对技能型人才的需求越来越大。技能型人才的培养主要依赖于职业教育的发展,因此泰国政府开始大力发展职业教育,不断加大国家投入。根据泰国教育部统计,1960至1990年,泰国普通教育经费每人年均3368泰铢,师范教育经费每年人均3510泰铢,而职业技术教育每年人均7105泰铢,是前两项的总和。[1]由此可见泰国政府对职业教育发展的重视。1978年,泰国政府推行教育改革,在小学、中学和大学均开设职业教育课程,并加大小学到高中阶段职业教育课程的比例。
  20世纪80年代,泰国社会75%以上的人口都生活在农村,农业仍然是泰国的支柱性产业。为此,泰国政府大力发展农业技术教育,举办农业职业学校和培训机构,培养了大批农业技术人才。20世纪90年代以后,泰国制定《1990—2000年泰国职业技术教育发展纲要》《宪法》(1997年)和《国家教育法》(1999年),以此来指导和推动本国职业技术教育的发展,同时政府继续加大对职业教育的资金投入,培养大批社会需要的技术型人才。截止2016年,全泰国初级职业技术教育(中专)在校学生为444324人,高级职业技术教育(大专)在校学生为242737人,参加短期职业培训课程和专业课以外的其他系统课程有655947人,接受职业教育的总人数为1343008人。[2]
  为了使教育能跟上经济社会发展的步伐,泰国政府不断推进教育改革,其重心是加强职业教育。由于历任政府一贯重视,泰国职业教育取得了有目共睹的显著成绩,但同时由于历史原因和当前经济发展新形势的挑战,泰国职业教育还存在不少问题。只有采取得力措施解决这些问题,才能推动泰国经济腾飞。
  二、泰国职业教育发展面临的问题
  (一)职业教育政策不完善
  泰国政府虽然增加了职业学校的招生人数,但是仍然与普通学校学生人数存在较大的差距。在泰国,职业学校的教师不管是社会地位还是薪资待遇,都与普通学校特别是普通高等院校教师存在较大的差距。职业学校教师的社会认同度不高,薪资待遇非常低,缺少个人发展的机遇和空间,从而造成职业满意度較差,影响工作状态和教学质量,进而影响职业学校人才培养的质量。在资金投入方面,虽然泰国政府近些年一直在增加职业教育的投资,但远远落后于经济增长的速度,与政府在基础教育、普通高等教育方面的投资相比非常有限。这与泰国政府职业教育政策不完善是密切相关的。
  (二)泰国社会对职业教育认同度不高
  根据泰国教育委员会办公室(OEC)2009年的一项研究,修读职业课程的毕业生人数为167994人,而普通教育毕业生人数为308103人。在476097名毕业生中,这一比例分别为35%和65%。相比之下,同年泰国工业和企业所需的熟练毕业生总数为39.6万人。另一项研究显示,在2006年、2007年及2008年,修读职业教育的学生与修读普通大学学位学生的比例分别为41.2:58.8、39.8:60.2及38.8:61.2。很明显,从2006年到2009年,学生选择接受职业教育的比例逐年下降。因此,对于许多行业来说,没有办法招聘足够的熟练工人。①
  从上面的数据可以看出,许多泰国学生不愿接受职业教育。大多数条件较好的家庭都倾向于让孩子接受普通教育,在家长看来,普通教育学校很少有打架斗殴、校园暴力事件发生,孩子在这类学校比较安全;普通教育学校在师资、教学资源、教学条件等各方面都要优于职业教育学校,孩子在这类学校能够接受到更好的教育特别是接受普通高等教育,这样在找工作时就会更有竞争力,未来能够有更高的薪资待遇。同时,泰国政府部门、企业在招聘时,往往愿意招收普通高校尤其是著名大学的毕业生。由此可见,泰国社会对职业院校的毕业生存有一定的偏见。
  (三)职业学校自身存有问题
  其一,师资力量不强。师资力量是学校竞争力的核心,是决定人才培养质量的关键因素。因为泰国职业学校的社会认同度不高,不管是在社会地位,还是薪资待遇,职业学校和普通学校都存在比较大的差距,所以职业学校很难吸引高层次人才,导致职业学校优秀师资力量匮乏。其二,教学设施设备陈旧。职业教育具有职业性、实践性的特点,决定了职业学校要有完善的教学设施设备,否则难以实现其人才培养的目标。因为资金投入不足,泰国许多职业学校硬件设备非常落后,难以满足实践教学、学生实训的需要。其三,教学模式不够完善。虽然泰国从西方发达国家学习借鉴了很多经验,但是因为各种原因,职业教育的教学模式仍然存在诸多问题,如教学模式陈旧、教学方法单一、课程设置重理论轻实践、与社会需要脱节等,从而不利于将来就业。虽然政府相关教育部门要求改革教学模式,但实际上还不能达到要求的目标。其四,对学生管理不善。泰国是一个崇信佛教的国家,老百姓大多友善、平和、遵守规则,在街头很少见到有人争吵和打架。但是近些年来泰国媒体报道的青少年打架斗殴、在校女生怀孕新闻等越来越多,而这类事件往往发生在某些职业学校,职业学校的校园安全问题不容忽视。因此,只要不是特别贫困的家庭,都不愿意让自己的孩子读职业学校。   (四)职业教育学科结构失衡
  由于受传统教育观影响,泰国职业教育尚未建立起以技术性人才培养为主的学科体系,仍然是以人文社会学科为主,人才培养和市场需求严重脱节,致使人文社会学科人才过剩而技术型人才极为紧缺,这对经济顺利转型及发展具有严重的制约作用。泰国技术人才短缺的主要原因是本国人力需求和人力生产不匹配造成的,教育机构根据自身的供给驱动能力进行人力生产,最终导致了失业和人力短缺。2014年,劳动部向在泰国社会保障局注册的29个工业部门的公司发放调查问卷40431份,其调查结果表明,几乎所有的关键产业(包括能源、医疗和健康服务、物流、汽车和汽车零件、电器和电子零件、橡胶产品、化工、食品和动物饲料)都面临严重的劳动力短缺。例如,对科学技术要求较高的汽车/汽车零部件和石化行业技术熟练劳动力短缺,职业和高等职业/副学位的劳动力短缺占其未满足的劳动力需求的63%和5%,这些数字与当前教育体系中毕业生的数量不匹配,只有29%的职业和高等职业教育毕业生。[3]
  (五)职业教育发展滞后
  泰国职业教育滞后于经济社会发展水平,人力资本积累不够。根据世界经济论坛《2016年人力资本报告》,泰国拥有14.4%的熟练劳动力,而瑞典、德国、新加坡和芬兰的工业4.0准备度高于泰国,其熟练劳动力比率为43%到55%。以这四个国家数据的平均值计算,其熟练工人的比例为48%。如果以这些国家熟练劳动力比例的平均值作为计算的基础,那么泰国工业4.0准备度的重要意义就在于,熟练劳动力总数必须达到1828万人,占总人口的48%。根据泰国国家统计局调查的人口就业状况,2016年就业人数为3798万人。如果14.4%的就业人口是熟练工人,这意味着泰国现在只有547万熟练工人。因此,1281万泰国工人不得不被提升为熟练工人。这一数字既包括应届毕业生,也包括劳动力市场上的现有员工。[4]随着高新技术产业在泰国的兴起、泰国产业转型升级,技术型人才的缺口会越来越大,致使职业教育面临巨大的挑战,积极推进职业教育变革已成为泰国未来发展的必然选择。
  三、泰国职业教育未来发展对策
  (一)打破传统教育观,树立职教强国的新型职业教育发展观
  虽然泰国近些年来职业教育发展较快,但是由于传统教育观的影响,轻视职业教育的观念还相当普遍,致使很多人没有意识到发展职业教育对泰国经济以及国民素质提高的重要性,其典型的表现就是很多民众不愿意让自己的孩子接受职业教育。从经济层面来讲,对职业教育的轻视,致使泰国技术劳动力严重短缺,尤其是高端技术人才匮乏,这将严重制约泰国未来经济的持续稳定增长。因此,要推动泰国经济社会持续发展,必须大力发展职业教育,但是对于政府来说,首先应该使泰国民众树立职教强国的新型职业教育发展观,让民众树立职业教育与经济社会发展密切相关的观念,了解职业教育在促进就业、减少贫困以及提高人民生活质量方面发挥着重大作用。[5]可以借鉴新加坡政府的做法,投入大量资源,提高职业教育的质量和地位,并且精心策划和执行公共关系活动,改变职业教育在社会公众内心的不良形象,让泰国全社会认识到职业教育是一个有价值和受尊重的選择。只有真正树立新的职业教育发展观,才有可能进一步推动泰国职业教育的发展。
  (二)扩大双轨制教育,加强职业教育的公私合作关系
  德国前总理科尔曾经说过:“经过良好职业培训的青年,是德国最大的资本,是德国经济稳定的保障。”自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发生后,欧元区深陷衰退泥沼,高失业率尤其是年轻人高失业率成为各国亟待解决的问题。与其他国家相比,德国25岁以下年轻人失业率仅为7.6%,在欧盟国家中最低。这些都主要归功于德国特有的双轨制职业教育体系。巴西和美国的职业学院,德国、荷兰和匈牙利的双轨制TVET体系,都是多部门集体合作致力于提高劳动力技能发展的典范。
  要实现泰国工业4.0的人力资源开发目标,扩大双轨制教育意义重大。泰国唯有在职业教育领域扩大双轨制教育,加强政府、职业学校和私营企业之间的合作,才有可能解决职业教育面临的问题。比如针对泰国职业学校师资不足的问题,推广双轨制教育可以让更多私营企业有工作经验的技术人员成为职业教育的老师;双轨制教育能够解决职业教育经费不足的问题,德国、美国和新加坡的经验表明,私营部门都乐于投资职业教育,负担学生在工厂培训期间的一切费用。双轨制教育包括企业实习和在学校学习两种学习方式,强调理论和实践的结合,从而使职业学校培养的毕业生适合企业用工的需要,进而解决泰国工业发展、产业升级中人力资源短缺的问题。职业学校的学生参与企业生产和运营,会促使职业学校从事理论教学的老师也必须做到与时俱进,不断加强学习,向学生讲授符合未来职业需求的相关知识,从而确保双轨制教学内容的实用性和有效性。
  要有效实施双轨制教育,必须加强政府、企业、工业联合会、商业委员会、工会和职业学校等的合作。例如加强职业学校和私营企业的合作,共同制定职业教育目标和项目设计、各专业的职业标准、资格认证以及课程标准等。最为重要的是,必须让企业、工业联合会、商业委员会、工会和职业学校等泰国职业教育的主要利益相关者,长期积极参与国家人力资源开发的战略规划和实施,从而确保泰国工业4.0人力资源开发目标最终实现。
  (三)完善职业教育体制,革新教学方法
  泰国政府要继续推进职业教育改革,不断完善职业教育与普通教育多重交叉的发展体制,从而更好地实现中等、高等职业教育的衔接,以及职业教育与普通教育相衔接。政府需要关注和研究本国经济发展需求以及产业转型升级要求,将学生的职业选择与雇主需求和劳动力市场需求结合起来,根据市场需求制订人才培养计划,创新人才培养模式。职业教育课程体系设置要与本国产业以及市场需求结合,课程标准要按企业岗位技能要求来制定,突出以培养学生技能为本。借鉴新加坡“教学工厂”模式的做法,重视实践教学,加大实践学时的比例。   为了使职业学校和机构培养出来的人才能够有效满足市场需求,必须不断革新教学方法,如推广项目化教学法(PBL教学法)。PBL教学法可以帮助泰国实施改革,摆脱以教师为中心的学习模式,提高学生学习的主动性,培养学生独立思考问题和解决问题的能力,让学生从经验和实践中学习。当然,PBL教学法需要学生有学习的动力,需要他们设定目标、独立思考,与他人分享想法,并参与科学实践的过程。这种教学方法的有效实施对泰国的老师提出了较高的要求,因此需要加强对职业学校教师的培训。职业学校和教育机构采用PBL教学法,有利于加强学生全面职业技能的培养,有利于学生未来顺利就业以及适应将来职业的要求。此外,借助现代信息化教学手段开展网络教学、远程教学等,使更多的人接受职业教育,更新自己的专业知识,提高职业技术教育与培训质量。
  (四)适应高科技产业的未来需求,重视发展高新技术产业
  近些年来,东南亚主要国家为了顺利实现经济转型升级,都非常重视发展高新技术产业。泰国推动产业升级转型,在未来要保持其国家竞争力,必须发展符合本国产业特点的高新技术产业。但是从目前泰国人力资源的实际情况来看,技术人才尤其是高科技人才非常短缺,需要政府通过发展职业技术教育来培养其所需要的高科技人才,以更好地服务于国家发展战略的需要。泰国政府应采取有力措施,引导和激励职业技术院校创设服务于高科技产业发展的相关课程,例如纳米、IT、海洋、空间技术等。同时,政府要结合泰国自身的产业特色,强化职业教育的效能,提高职业教育质量,建构有本国产业特色的职业教育体系。[6]
  (五)不断加强国际合作,推动职业教育国际化发展
  泰国职业教育发展的重要经验之一,就是加强与发达国家的合作,利用德国、日本、新加坡等国家优质的职教资源和先进教育理念来发展本国的职业教育。在新的形势下,首先,泰国要继续加强与西方发达国家的合作,利用其雄厚的资本和优质的教育资源来发展本国的职业教育,从而为实现泰国经济社会发展的战略目标奠定基础。其次,作为东南亚国家联盟的成员国,泰国应利用“一带一路”倡议和东盟合作机制加强区域职业教育交流,搭建与东盟其他国家特别是新加坡的合作平台。最后,要继续加强与中国的合作。随着2010年1月1日中国—东盟自贸区正式全面启动和“一带一路”倡议的落实,中国和东盟国家在职业教育领域合作日益增多。今后中泰两国可以在完善职业教育政策、深化职业教育改革、教学资源共享等方面进行深入合作,特别是加强农业职业技术教育方面的合作,推动两国职业教育国际化的发展。[7]中国在2016年发布的《推进共建“一带一路”教育行动》中强调,政府要积极利用中国优质的职业教育资源,积极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开展多种形式的合作办学,例如共建职业学校和机构、共同开发职业教育资源和项目等形式,为“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培养他们所需要的各类人才,实现高水平的合作办学。[8]因此,未来中泰两国在职业教育领域的合作将会更加密切和频繁。
  四、泰国职业教育发展对我国的启示
  (一)政府要重视发展职业教育
  泰国职业教育迅速发展的重要经验之一就是政府高度重视,提出优先发展职业教育的战略。随着我国进入新的发展阶段,产业升级和经济结构调整不断加快,各行各业对技术技能人才的需求越来越紧迫,职业教育重要地位和作用越来越凸显。我国政府要立足当前经济社会发展的实际,切实转变观念,真正认识到发展职业教育特别是高等职业教育的重要性;应借助各种传播媒体和渠道,加大对发展职业教育重要性的宣传力度;出台相关法律、法规保证职业技术教育健康发展,从而真正转变民众的传统观念,使越来越多的人愿意送子女去接受职业教育,去职业学校读书。在这个方面,我们欣喜地看到,2019年2月13日,国务院印发《国家职业教育改革实施方案》(简称“职教20条”),提出改革的总体目标和要求、具体指标,以及完善国家职业教育制度体系等七个方面的改革内容。3月5日,李克强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今年高职院校大规模扩招100万人”。这是党中央、国务院作出的重大决策,是落实《国家职业教育改革实施方案》的重要举措,是职业教育改革发展的重大机遇,其政策效应将持续释放,对经济、社会以及教育将带来重大影响。
  (二)政府应加大对职业教育的投资力度
  泰国职业教育迅速发展的重要经验之二是政府不断加大对职业教育的投资。职业学校在实习基地建设、实习设备购置和损耗上所需经费要比普通教育高得多,因此职业技术教育经费更加短缺。教育经费严重不足是我国许多职业学校面临的共同问题,致使教学实验设备老化、优秀师资短缺,教育教学质量无法保证。因此,我国政府应提高职业教育经费占整个教育经费当中的比例;创造有利条件,鼓励社会资本和国外资本投资职业教育特别是高等职业技术教育,为其发展提供充足的经费。《国家职业教育改革实施方案》提出各级政府要建立与办学规模、培养成本、办学质量等相适应的财政投入制度,地方政府要按规定制定并落实职业院校生均经费标准或公用经费标准。在保障教育经费合理投入的同时,优化教育支出结构,新增教育经费要向职业教育倾斜。鼓励社会力量捐资、出资兴办职业教育,拓宽办学筹资渠道。完善中等职业学校生均拨款制度,在继续巩固落实好高等职业教育生均财政拨款水平达到12000元的基础上,根据发展需要和财力可能,逐步提高拨款水平。发挥企业重要办学主体的作用,鼓励有条件的企业特别是大企业举办高质量职业教育,支持和规范社会力量兴办职业教育培训,鼓励发展股份制、混合所有制等职业院校和各类职业培训机构。这对于发展我国职业教育、提高办学质量效益是非常有利的。
  (三)强化市场观念培养实用型人才
  泰国职业教育迅速发展的重要经验之三是不盲目照搬发达国家的办学模式,而是从泰国的产业实际出发,培养经济发展用得上的急需人才。从产业水平出发,泰国政府认为中等、专科职业技术教育最适合泰国需要;从产业结构出发,重视发展农业技术教育和旅游职业教育。职业技术教育与经济、社会发展密切相关,是为经济、社会发展服务的。因此,专业设置必须以市场需求为依据。我国政府要引导各类职业学校,从国家产业发展的需要出发,从市场需求出发,以促进就业和适应产业发展需求为导向调整专业、課程的设置,确定教学内容和教学方法,从而适应市场和企业的需求,切实提高职业教育的办学质量。建议职业学校以就业为导向面向市场办学,树立新的办学理念,实现“三个转变”:一是进一步转变办学指导思想,进一步明确职业学校的定位和方向。二是转变办学模式,按照“订单培养”的方式,推动职业学校办学模式的改革;三是转变办学机制,按照市场经济的要求,促进职业教育的开放性和多样化。建议通过装备制造业行业协会,协调装备制造业企业和相关职业技术学校联合培养技能型产业工人,学生只有在职业技术学校完成职业基础教育,在企业完成培训实习,并通过行业协会组织的职业资格考试,才能进入“蓝领”工人岗位,从而使职业教育成为获得装备制造业技能型岗位工人的必需的职业通道。   (四)借鉴发达国家职业教育办学理念和模式
  泰国职业教育迅速发展的重要经验之四就是学习和借鉴包括德国、新加坡等职业教育发达国家的办学理论和模式,例如德国的“双轨制教育”和新加坡的“教学工厂”理念及模式。“教学工厂”理念是由新加坡南洋理工学院院长林靖东先生首先提出来的,主要强调学校要重视对学生实践能力培养,将企业环境引进学校,确保培训课程与企业需求一致,甚至具有超前性,促进校企合作,保证学校学生毕业后能够顺利就业。[9]这些先进的教学模式和理念在许多国家的实践中取得了巨大的成功,因此可供我国职业学校学习和借鉴。例如借鉴新加坡的“教学工厂”理念,加大教学经费投入,建立高水平的教学工厂,提高人才培养质量;职业院校应该根据产业结构的调整和升级来确定市场对人才的需求,进而设置课程和确定教学模式。当前许多职业院校在招聘教师时过多关注高学历,导致职业院校教师大多理论基础扎实,但是实践动手能力不强。职业院校要重视加强对“双师型”教师的培养,注重从社会各个行业、企业来引进具有一定理论基础和丰富实践经验的教师,针对市场需求对现有教师队伍进行培训,提高岗位实践能力,提高职业学校师资水平。[10]
  注 释:
  ①国家教育委员会办公室网站:http://www.onec.go.th/us.php/home/category/CAT0001452
  参考文献:
  [1]贾秀芬,庞龙.泰国职业教育的机制、政策与评价[J].职教论坛,2012(27).
  [2]杜英俊,杨满福.泰国职业教育发展概况及启示[J].当代职业教育,2018(5).
  [3]Amornvuthivorn K.Public-Private Partnerships(PPPs) in Technical Vocational Education and Training(TVET):Lessons Learned from Singapore and USA and Implications for Public Management in Thailand[J].Journal of Public and Private Management,2016(1).
  [4]Vaitayachoti Y.Human Resource Development for Thailand 4.0 Based on Dual Vocational Education[J].Social Science Asia,2018(2).
  [5]吴全全.老挝、泰国、越南职业教育发展的研究——现状·问题·对策·趋势[J].职教论坛,2004(22).
  [6]邹一戈,冯增俊.当代东南亚国家职业教育发展特点及战略走向[J].比较教育研究,2010(11).
  [7]孟凡华,陈衍.中国—东盟布局职业教育合作与发展[J].职业技术教育,2012(30).
  [8]林绚琛,买琳燕.“一带一路”倡议与中国职业教育输出[J].广州职业教育论坛,2018(2).
  [9]肖艳双,徐大真.新加坡南洋理工学院教育理念对中国职业教育的启示[J].新疆职业教育研究,2011(1).
  [10]蘭成琼.新加坡南洋理工学院师资队伍建设经验对我国的启示[J].教育与职业,2009(4).
  作者简介:刘利利,泰国NIDA在读博士,西安思源学院文学院讲师。
  李琛,硕士研究生,西安思源学院文学院讲师,研究方向为汉语国际教育。
  (责任编辑:朱希良)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999390.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