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乡村振兴中新乡贤文化的时代价值及培育路径研究

作者:未知

  摘 要:十九大以后,乡村振兴是改革的痛点,也是发展的难点。乡村振兴,不仅是物质的振兴,更是精神的振兴。乡贤文化是一种软实力,一直以来都在促进乡村发展过程中发挥了重要作用。在乡村振兴过程中,我们必须重视新乡贤文化的建设,发掘新乡贤的时代价值,探索新乡贤文化的意义和培育措施,对于当下乡村治理和基层文化建设都具有十分重要的作用。
  关键词:乡村振兴;新乡贤文化;时代价值;培育路径
  党的十九大提出了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宏伟目标,描绘出一幅“产业兴旺、生态宜居、乡风文明、治理有效、生活富裕”的乡村振兴大美图景。乡村振兴的关键不仅在于人才振兴,更是文化振兴,激活精神。当下,用好新乡贤资源,发挥新乡贤群体作用,激活乡村文化建设,对助推乡村振兴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一、乡村振兴下新乡贤文化的时代价值
  “时代是出卷人,我们是答卷人,人民是阅卷人。”新时代,如何发挥新乡贤的积极作用,探索新乡贤文化的意义和培育措施,奋力书写让人民满意的时代答卷是新时代乡村振兴的必考题。
  1.新乡贤概念的提出
  乡贤这个名称最早出现于东汉末年秦汉之后,乡贤文化建设渐渐进入了自觉阶段,一些在乡村社会建设、民风教化等乡村公共事务中有作为、有担当、有贡献的乡绅或贤良人土,被称为“乡贤”。正如明代汪循所言,“古之生于斯之有功德于民者也,是之谓乡贤。”而在此基础上形成的乡贤文化,不仅是地域性的精神文化标记,还是连接故土、维系乡情的精神纽带。
  十九大报告提出,要“培养造就一支懂农业、爱农村、爱农民的三农工作队伍”,即这支队伍不仅包括有一技之长懂农业善致富的能人,更包含一腔热血爱农村、一片仁心爱农民的心系乡土的贤人,他们与我国古已有之的乡贤群体有高度契合之处。“新乡贤”一词是近几年才兴起的新词。“新乡贤”一词始于韩雨村2011年发表的《新乡贤治村》一文。2016年全国两会期间,在对《“十三五”规划纲要(草案)》进行讨论时,全国人大代表、安徽省社会科学院研究员钱念孙提出让官员、知识分子和工商界人士“告老还乡”助推乡村振兴,引发社会对新乡贤的热议。2017年中央一号文件提出培育“新乡贤文化”。2018年中央一号文件,更是对深化村民自治实践明确提出“积极发挥新乡贤作用”。2019年全国两会期间,民革中央提交了“关于进一步发挥新乡贤作用,促进乡村振兴”的提案,提案指出“乡村振兴的关键在于人才振兴。‘新乡贤’作为一支德才兼备的贤能人士队伍,具有突出的人力资本优势。”2019年安徽一号文件也明确提出“发挥新乡贤作用”。由此可见,党中央国务院和地方都是高重视新乡贤文化,也反映出新乡贤在乡村振兴战略中的重要地位和作用。
  2.新乡贤文化在乡村振兴中的积极作用
  新乡贤文化以新乡贤为基础,以政府和地方组织为主导,以贤、德、能为核心,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服务于新农村的新生文化。它是社会主义文化的一部分,对焕发乡村社会活力,激发新农村建设的热情有积极的推动作用。
  (1)弥补“两委”不足,优化乡村自治结构。在乡村治理中,随着乡村振兴战略的逐步推进,村“两委”掌握的资源日趋丰富。乡贤参与到村务监督,能充分发挥乡贤在村级事务中的监督作用,为规范基层治理、资源管理中起着重要作用,切实维护村集体和广大村民利益,促进村“两委”工作高效率开展。同时,新乡贤具有“地熟、人熟、事熟”优势,能充当村“两委”的沟通者,以第三方角色有助于化解村支部和村委会工作中的不和谐因素,强化农村基层党组织领导核心地位,增强村“两委”的工作协同性。再者,新乡贤主体身份覆盖面广,在村民中有一定的威信,深受村民信任,有些事情交给新乡贤来处理,往往比行政层面的推动更有效。
  (2)弘扬“主流”价值,推进乡村文化发展。一是传承和发展新乡贤文化,有利于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习近平总书记指出:“要使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成为涵养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重要源泉。”新乡贤文化与乡贤文化一样,不仅是中国优秀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保护者和弘扬者。乡贤文化中蕴含的仁、义、礼、智、孝等观念,在非常大程度上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相契合。传承和发展新乡贤文化,是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内在要求,也是乡村文化建设的现实需要。二是传承和发展新乡贤文化,有助于重塑文明乡风。当下,工业化和城镇化发展,使原有的乡村文化日渐衰微,乡村社会精神信仰缺失、人际关系走向冷漠、生态问题较为突出,而封建迷信、铺张浪费、赌博等传统陋俗时有发生,如农村婚丧嫁娶大摆宴席、铺张浪费等频频出现,这与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要求不符。新乡贤凭借在乡村的威望,其“嘉言懿行”又接地气、扬正气,可以引导和影响乡风文明,使村民在潜移默化、你效我仿中延续农耕文明、涵育文明乡风。
  (3)推动“三农”发展,促进经济转型升级。新乡贤文化从文化内核出发,逐渐延伸到乡村的政治治理、社会风气、经济结构等多个方面,形成了全方位、全领域的新型文化氛围。从农业到工业再到服务业,新乡贤给乡村注入了更多新鲜的力量和创新的想法,在乡村创业创新发展中发挥着主力作用。同时,新乡贤文化加速了农村的新旧动能转换,在融入产业发展新鲜活力的同时,也解决了贫困地区的人才储备问题,对于解决贫困地区内源性发展能力的缺失问题具有重要作用。新乡贤文化的发展,可以将先进的生产技术和经营理念带回乡村,新乡贤能够通过自身的影响力,帮助农民了解国家的最新乡村政策,传授最先进的生产经验和技巧,帮助农民接受新思想、新技术,带领乡村走向现代化的道路。
  二、培育和发展阜阳新乡贤文化的路径
  1.目前存在的主要问题
  一是乡贤工作机制不健全,目前阜阳市市级层面没有出台与新乡贤相关的指导意见、实施方案等顶层设计规划,基层在新乡贤的培育、选拔、认定、树立上缺乏统一标准。二是发动组织不够广。此项工作起步较晚,目前全市只有少数乡镇开展推进,村级层面只有颍泉区闻集镇大钱营、阜南县王化镇王寨村等个别村在自主开展,新乡贤群体无法形成助推乡村振兴的整体合力。三是研究宣传载体缺失。目前阜阳没有专门进行乡贤文化研究的机构,也没有“乡贤会”等社会组織,乡贤馆等宣传载体缺乏。四是作用发挥平台单一。有些被称为新乡贤的人士只是“挂在墙上”,发动并借助新乡贤力量真正推进乡村振兴的平台载体不多、实效性不强。   2.阜阳新乡贤文化培育和发展的措施
  (1)建立健全“引得回”长效机制。要抓好顶层设计,及时研究出台新乡贤文化培育工作指导意见,制定年度工作规划,健全新乡贤文化建设机制。在市、县和乡镇层面分别成立新乡贤工作服务中心,各行政村建立联络处,确保此项工作有专人负责和落实。通过优惠的政策、精简的审批、精细的服务,吸引在外打工的“候鸟”回乡创业,激活乡村振兴内生动力。
  (2)积极打造“留得住”创业环境。一是研究制定优惠政策。根据本地资源、市场、交通等综合情况编制投资项目,为返乡创业人员在投资项目在审批、用地、税收、金融等给予优惠政策,为项目推介、创业培训等提供优质服务。二是优化配套服务政策。建立健全新乡贤住房保障机制,在住房申请、环境美化、公共服务等方面优先考虑新乡贤,让他们居有定所。建立健全新乡贤就医保障机制,协调建立医疗保障绿色通道,提供文化娱乐场所,尽可能地解决他们的后顾之忧,为新乡贤发挥作用创造条件、铺平道路。
  (3)有效提供“信得过”工作平台。一是参与乡村社会治理。以共商、共治、共享为目标,探索建立“村两委+乡贤会”的村庄治理模式试点,优先选拔各方面均突出的新乡贤进入村“两委”班子、担任村“两委”顾问等制度。二是参与农村产业振兴。积极动员引导新乡贤以项目回迁、资金回流、智力回乡等方式反哺家乡投身乡村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建设,以产业、项目、就业等方式与经济薄弱村开展对口帮扶,加强农村乡土人才培育。三是参与乡风文明建设。积极发动新乡贤争做移风易俗、乡风文明的模范,组建“乡贤宣讲团”,开设“乡贤讲习所”,开展“乡贤精神进礼堂”等活动,提振农民参与乡村振兴的精气神。
  (4)努力营造“传得广”文化氛围。一是建议由相关部门牵头成立乡贤文化学术社团,专门挖掘整理本地乡贤文化史料,出版相关专辑、研究专著,对本地先贤编史立传,提炼乡贤文化精粹,加强乡贤遗迹整修保护。二是加强舆论宣传引导。大力宣传展示新乡贤风采。举办主题展演活动,以小品、戏曲、电影等喜闻乐见文艺形式再现新乡贤的嘉言懿行。三是推进乡贤风尚传承。建议建立本地名贤名人馆等,集中展示本地古今名贤风采。同时,结合传统节日开展瞻仰乡贤故居、探寻乡贤足迹、弘扬乡贤精神等活动,营造崇贤尚德氛围,提升群众对乡贤文化的认知与传承。
  (5)妥善处理“干得好”几个关系。一是新乡贤与村民、村“两委”的关系。新乡贤是乡村治理的一种有益补充,在操作层面要定位好新乡贤与村“两委”的地位和关系,既要防止村民只接受新乡贤意见而完全忽视村“两委”的作用的倾向,也要防止新乡贤及乡贤组织替代村“两委”的倾向。二是新乡贤治理与乡村法治的关系。新乡贤治村更多地是依靠倫理道德等非权力影响力,而乡村治理关键还要依靠制度、法治,因此要防止新乡贤在乡村治理中以言代法、以道德影响力代替法律的倾向。三是富乡贤、官乡贤与文乡贤、德乡贤的关系。富乡贤、官乡贤在推动乡村振兴方面的作用相对明显而往往更受重视,而文乡贤和德乡贤的作用往往因不能立竿见影而受到忽视,这有违当前推行新乡贤文化的初衷。因此,要引导基层全面认识各类新乡贤作用,充分运用好各类新乡贤资源优势,为乡村振兴添砖加瓦。
  乡村振兴,不仅要振兴产业、振兴生态、振兴社会,更要振兴文化、激活精神。新乡贤文化集中体现了乡村社会的传统人文精神和历史文化底蕴,并且蕴含时代发展的力量,只有培育新乡贤文化,重视乡村文化,才能为乡村振兴提供持续不绝的精神动力。
  参考文献:
  [1]马瑞.乡村振兴战略中的新乡贤参与路径研究[J].改革与开放,2018(21)
  [2]祁红亭.新乡贤助力乡村振兴的实践与思考——以浙江省海宁市为例[J].贵阳市委党校学报,2018(12)
  [3]梁新莉.新乡贤反哺:乡村治理文化路径选择[J].齐齐哈尔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8(3)
  [4]张露露、任中平.乡村治理视阈下现代乡贤培育和发展探讨[J].广州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6(8)
  [5]张福如.论乡贤资源的有效运用——以实施乡村战略为视角[J].岭南学刊,2018(2)
  [6]王泉根.中国乡贤文化研究的当代形态与上虞经验[J].中国文化研究,2011(4)
  [7]石珍.“新乡贤”对乡村发展的价值[J].党政论坛,2017(4)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5042453.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