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基于意义协商的英语课堂教师话语体系的建构

作者:未知

  [摘           要]  随着互联网时代教育信息化的不断发展,营造师生相互协作、共同努力、共同发展的课堂教学氛围对学生二语习得尤为重要。其中,作为教学媒介的教师话语在其中起到不可或缺的作用,有助于教师与学生之间实时交互的实现。以学生为中心,基于意义协商理念,对英语课堂中的教师话语进行分析,提出意义协商理念下英语课堂中教师话语应遵循的基本原则,以提高教师的协商话语能力和课堂引导能力,促进可理解性输入与可理解性输出的产生,实现课堂教学的最佳效果。
  [关    键   词]  意义协商;英语课堂;教师话语
  [中图分类号]  G715                 [文献标志码]  A            [文章编号]  2096-0603(2019)30-0032-02
   近年来,信息化的快速发展为大学英语教学模式提供了一个更为广阔的平台,同时也为传统的教法与学法带来了挑战。英语教学的目的不仅要让学生掌握一定的语言知识和具备一定的语言能力,更为重要的是要通过课堂教学培养学生的自主学习能力。要实现此目标,就要以师生之间所进行的言语意义协商为前提,师生共同建构语言输入与输出的平台,为学生提供尽可能多地输入与输出机会。课堂上,师生之间的言语性互动是课堂教学的重要形式之一,其中,教师话语占主导地位。本文以协商理念为依托,探讨如何选择和建构课堂中的教师话语体系,以提高英语教学的有效性。
   一、意义协商的理论依据及发展过程
   英语教学中的意义协商,指的是教学活动的参与者教师与学生共同参与讨论教学活动的教学理念。旨在通过教师与学生之间教学内容、教学流程、教学形式、教学评价等方面的协商,促使学生实现课堂的参与和决策,从而激发学生的学习动力与潜能。
   意义协商理念的产生最早可追溯到18世纪的欧洲启蒙运动。美国人本主义心理学家和教育學家Rogers提出的“以学生为中心”的教育理念认为人类学习的潜能是与生俱来的,如果学习者能主动积极地参与到学习过程的有效选择中进行有意义学习的话,学习就会取得更好的效果。
   所谓意义协商,指的是会话参与者为使对话顺利进行而在会话过程中对所产生的分歧不断地进行调整、修正、继续的过程。皮克(Pica)认为,意义协商是指学习者和对话者预见、感知或体验到信息理解困难或障碍时所进行的交互调整(诸如重复、释义、改变语速等语言上的调整)与意义重构,使语言输入变得可以理解,或增加语言输出的机会,从而促进语言习得。[1]
   通过意义协商,教学活动的双方以语言为媒介,对语言进行分析、理解、综合、重组等一系列活动,起到传递信息,使交流得以继续进行的功能作用。其主要功能是显现和共享会话的含义。我国学者刘学惠指出,所谓意义协商,是指学习者和对话者之间为达到彼此理解意思,或生成更为准确的表达,或填补信息空缺之目的,而共同做出的努力,它包括一系列会话修饰方式或沟通策略。[2]
   意义协商理念在英语教学中的运用,首先,可以使学生有更多的机会参与到英语教学活动中,增进学生学习的主动性和培养学生的自主学习能力。其次,可以使传统教学模式中教师主控的课堂转为师生共同商议协商的课堂,改变以往传统的教师灌输、学生被动接受的教学关系,教师成为师生合作教学中的引导者而不是单纯的知识传授者。此外,协商过程中的师生互动可以让教师与学生彼此紧密联系,相互作用,通过生成性的互动逐步推进教学的有效进行。
   二、英语课堂中教师话语分析
   教师话语是教师组织课堂教学的重要工具,是教师向学生传递信息的主要媒介,是学生语言输入的重要来源,是互动协商得以有效实现的必要手段。教师课堂话语在为师生创建交互协商的学习环境、促进学生进步与发展方面尤其重要。因此,基于协商理念对教师话语进行分析及建构就具有重要意义,有助于激发学生学习的内驱力,促进教学目标的达成。
   所谓教师话语,即教师在组织和实施课堂教学时所产生的话语,其功能主要包括教学功能、互动功能、评价功能以及反馈功能。通过教师话语这一媒介,进行课堂师生互动,从而实现语言信息的输入、获取、理解、加工、处理、输出、反馈、输入这一认知的变化和重组过程。自1952年美国结构主义语言学家哈里斯(Zelling Harris)在Language杂志上发表题为“Discourse Analysis”的论文后,“教师话语”一词逐渐被人们熟知。[3]教师话语不仅是教师执行教学计划的工具,同时还是学生语言输入的一个重要来源,因此它在组织课堂教学和学习者的语言习得过程中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4]
   课堂中,师生互为主体,共同参与在言语交互活动之中。言语性的互动是师生互动的重要形式之一。教师在其中的作用由传统教学的知识传授者转变为学生学习的促进者和指导者。随着教师角色的转变,对课堂起到调控作用的教师话语体系的结构及功能也应随之改变,不但要承担起语言输入与输出的功能,更要以此为手段促进学生与教师之间的相互合作、讨论及探究。
   三、意义协商理念下的教师话语功能性分析
   在课堂中,教师话语起到双重作用,它既是教师组织教学的工具,又是学生习得语言的重要来源,达到帮助学生理解输入,实现输出的目的。这就需要教师话语更加丰富合理,具备不同的功能作用,起到开展师生互动、生生互动,使课堂成为学生与教师双向交流场所的作用。
   (一)指令性话语
   指令性话语主要是指在课堂上教师通过话语对学生发出指令,表达教师的施为用意,引导学生去做某事的一种言语行为。指令性话语是教师达成教学目标的重要话语之一。教师指令性话语需要符合简洁明确的原则,注意话语的清晰程度和措辞。发音要清晰、语言要多样、语气要委婉、声音要洪亮等,使教师语言产生依言行事的效果。    (二)陈述性话语
   陈述性话语主要指教师在课堂上用于解释语言概念、阐释语言现象、示范语言应用等话语形式,其具有单向性传递信息的特点。之于其解释、阐释、示范等语言特性,陈述性话语应尽可能简洁精炼,注重语言的逻辑转承,语速适中,对一些重点表达要进行针对性重复。
   (三)提问性话语
   提问性话语是翻转课堂中开展师生协商互动的话语形式,其功能为激发学生思考探究、为学生提供语言输出。提问是课堂上教师话语的重要部分,它是教师在了解学生掌握知识程度的基础上调整教学进度的依据。提问性话语应遵循多样性的原则,要多用WH—问句,多提无固定答案的参考性问题,让学生可以各抒己见、自由发挥,表达自己的观点,以有效输入促进有效输出,触发学生更高层次的认知活动,从而促进语言习得。
   (四)互动协商性话语
   互动协商话语可提高语言输入的可理解性,需符合会话合作原则,通过言语的互动协商实现学生持续的知识构建、调整以及不断地完善,避免课堂上双向信息互换的缺失,促进语言输入的深入发展。在翻转课堂中,教师应多使用互动性话语,激发学生的学习热情,达到课堂的可持续发展。
   (五)反馈性话语
   从广义上讲,反馈是对行为后果做出报告的信息。在教学中,反馈是指学习者得到的来自教师或其他学习者的关于某一学习任务是否成功的评论或信息。[5]教师反馈的期望值在一定程度上能够影响学生的学习成效。积极的、形式多样的、创新式的反馈话语能够激励学生进一步学习的热情和自信心。因此,在课堂教学中,教师应多使用激励性的和启发性的反馈话语。教师应当学会合理地、策略性地使用反馈话语。
   四、协商理念下的教师话语体系构建的原则
   课堂意义协商互动的目标在于教师通过师生之间的协商帮助学生提高对输入语言的理解程度、增强输出语言的准确性,为学生提供必要的语言环境,营造师生平等交流、相互协作、共同努力、共同发展的教学氛围。要实现这一目标,建构合适的教师话语体系势在必行,应遵循以下原则。
   (一)以学生为本的生本性原则
   在课堂教学活动中,教师是课堂的组织者,学习的引导者、促进者。这就要求教师在课堂教学活动中通过话语与学生进行协商互动建构话语群从而实现教学效果。因此,教学中要以学生为中心,突出学生在课堂上的主体地位;教师则为协动、引导。
   (二)基于教学课堂的因境制宜原则
   课堂的对话和讨论是课堂教学的重要组成部分,促使学生吸收内化学习过程效益的提升。这就需要教师做精心的准备,根据教学内容、教学流程使用适宜的协商性话语,传达信息,沟通思想,建构意义,实现真正意义的师生互动。
   (三)基于学生个体差异的差异性原则
   学生知识储备、思维能力、心理特征等的差异,导致了学生在语言认知能力上的个体差异,而语言认知上的个体差异势必会导致协商内容、互动方式等方面的相应调整。对教师而言,要实现师生课堂上的互动协商,就必须因人、因课而异,遵循差异性原则,选择恰当的教师话语。
   总之,从意义协商的视角理解教师话语的蕴含、分析教师话语的功能,有助于发挥教师话语在与学生互动的情境中的积极作用,真正以学生为中心实现意义建构,积极引导学生主动参与,打造师生互动、生生互动的和谐课堂,促进师生间的合作和展示,提高目标达成度,以获得良好的教学效果。
   参考文献:
   [1]Pica,T.Research on negotiation:What does it reveal about second-language learning conditions,processes,and outcomes?[J].Language Learning,1994(44):493-527.
   [2]刘学惠,钱薇薇.协商互动与即时输出:课堂语言学习探微「J].外语与外语教学,2007(11):25.
   [3]金莉.国内外语教师话语分析研究述评[J].兰州教育学院学报,2013(11):44-46.
   [4]Nunan D.Language teaching methodology: a textbook for teachers[M].Englewood Cliffs,NJ:Prentice Hall Inc.1991:104,
  106,189.
   [5]Richard J C,J Platt,H Plat. Longman dictionary of language teaching and applied linguistics[M].Beijing:Foreign Language Teaching and Research Press,1998:172.
  ◎編辑 马燕萍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5084971.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