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地遊、橫琴遊重振旅遊業

作者:未知

  行政長官賀一誠在施政報告中提到發展本地遊、橫琴遊。對此,您看好本地居民本地遊、橫琴遊的需求嗎?疫後,這種新的旅遊需求模式還有否繼續的空間和必要性?
   澳門探索號文化旅遊胡玉沛董事總經理:施政報告中提到發展本地遊、橫琴遊措施,對此,業界都是認同和支持的,一方面,發展本地遊、橫琴遊有助鼓勵業界公平理性競爭,重振旅遊業活力;另一方面,居民困在家中太久, 不排除疫後會出現報復性出遊潮,故不論是廣東短線遊還是本地遊都有很大的潛力,但目前階段,仍未到鼓勵居民出遊的時機,即使居民有大灣區內城市旅遊的意欲,亦要視乎通關政策和檢疫措施能否解除,否則,過早推出難以吸引居民參與。
   而本地遊來講,有興趣的本地居民會有更高的要求,業界要多花心思研究這類居民的需求,或引入更多旅遊產品的附加值,如深度遊、文化遊等元素,以增加吸引力,通過一段時期對本地居民的實踐,將來一些好的旅遊產品亦可向大中華地區甚至海外旅客推廣。
   澳門文化遺產導遊協會簡萬寧主席:我較看好第一是橫琴遊,其次是澳門—橫琴遊。純澳門遊熱度不高、吸引力不大、新鮮感不濃。這是拉動遊客出遊的動力。旅遊講求新、奇、異、特,這些都是拉動和吸引遊客前往旅遊的動力。有人認為澳門剛剛評選出“新八景”應該有吸引力和新鮮感。我認為只有“港珠澳大橋”才能稱得上是嚴格意義上的新景點。
   嚴格上說,澳門近二十年的旅遊模式是不健康的,乃至違反正常經濟運行規律,扭曲市場運行秩序。例如,零負團費就是例子。但是,令人費解的是它竟然可以生存近二十年之久,這不能不令人深思。所以我認為其根源在旅遊消費者的消費文化和觀念,問題就出在這。簡單而言,是“需求影響供給”,旅遊消費者一味追求低價旅遊產品,不談產品質量,不仔細分析旅遊線路和具體行程,只講求低價錢。我認為,疫後,澳門旅遊業的經營模式和經營觀念不會出現顛覆性的改變,還會延續以往經營模式,只是在逐步改變,例如,自由行人數會逐步增多,選用自由行的旅遊形式會增加。因為澳門旅遊的地域空間有限,可選擇的旅遊資源不多,目前而言又無推出一些具創意的旅遊產品。加上,澳門的旅行社絶大部分為中小企業;並且許多都是家族式經營,其技術含不高,管理的理念尤較傳統、守舊,創新性不足。這些都是制約澳門旅遊業發展以及產品多化的不利因素。
   澳門旅遊學院旅遊管理學校任連萍副教授:有的。本地居民的休閒娛樂需求一直以來沒有被很好地滿足,除了賭場酒店相關設施以外,居民休閒去處十分有限。居民期盼具有一定規模的、寓教於樂的、飲食休閒娛樂為一體的本地旅遊項目。
   橫琴的旅遊休閒項目,比如新開發的星樂度、獅子門,以及一直熱門的長隆樂園已經成為澳門居民經常光顧的近距離目的地。
   然而橫琴這些景點目前依然受到通關限制,一旦受到新冠疫情的影響,澳門居民光顧這些目的地的可行性降低為幾乎是零,即便這些目的地距離蓮花口岸僅十幾分鐘的車程。因此,建議兩地政府就澳門居民來往橫琴的通關政策進行進一步研究,研究出既能保障安全管理、又能便於澳門居民低限制通關的政策。
   澳門休閒旅遊服務創新協會理事長陸連金:澳門居民本地游在目前因為疫情還處於"封關"狀態下,應該是一個不錯的嘗試。一來可以讓本澳居民在沒有外來遊客的情形下,可以真正去好好感受本澳的景點,增加陪伴家人和小孩的親子時間等;特別建議政府指導有關中小學生進行本地遊,讓澳門年輕一代認識本地旅遊資源和文化,未來可以常態化推行;
   至於橫琴遊,如果“封關”措施沒有取消,實現起來並不實際。但“琴澳旅遊一體化”是未來的必然趨勢:
   澳門作為世界旅遊休閒中心,而橫琴作為國際休閒旅遊島,二者在旅遊資源和元素上存在很大的互補性;
   由於香港近一兩年以來的社會風波,大陸遊客對於香港旅遊的意願受到一定影響,傳統的“港澳遊”面臨很大的不確定性和更低的吸引力,而“琴澳遊”將對持續保持澳門對遊客的吸引力帶來新的體驗元素和機遇
   組織本地居民橫琴游對於本澳居民深入瞭解橫琴旅遊資源非常必要,同時也可以在推動橫琴遊的過程中對於兩地交通,通關、導遊、接待、以及景點服務等進行有效的實際評估,為將來優化琴澳旅遊一體化進行有意義的探索。疫情過後,這種新的旅遊需求模式仍然可以繼續甚至隨著“琴澳旅遊一體化”的完善,逐步向來澳遊客拓展,在簽證政策,交通,旅遊服務等方面做到真正的“琴澳”一家。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5254786.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