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 访客   登录/注册

意料之外,却在情理之中

来源:用户上传      作者:黎莹婧

摘 要:《醒世恒言·卖油郎独占花魁》以喜剧收尾,即身份地位悬殊的卖油郎与花魁娘子终携连理的情节设置有别于许多“名妓从良”的小说,亦不符合“才子佳人”的婚恋形态。作者看似有违常理的情节安排,其实有其合情合理之处。文章将从社会背景、情节设置与铺排、人物性格等方面展开论述,并结合作者意图,深入探讨《醒世恒言·卖油郎独占花魁》中以大团圆作结的合理性。

关键词:《卖油郎独占花魁》 《醒世恒言》 “三言二拍” 冯梦龙 青楼文学

一个是身份卑微、无钱无势的卖油小贩,一个是身娇肉贵、色艺双全的“花魁娘子”,二者之间差距悬殊,在外界看来并不存在交集,实难擦出爱情的火花,但作者偏偏安排了一个“意外”——秦重与莘瑶琴终携连理,成就美满婚姻。笔者认为,秦、莘的结合虽在意料之外,实则亦有其合理之处。

本文将从社会背景、情节设置与铺排、人物性格等方面展开论述,并结合作者意图,深入探讨《卖油郎独占花魁》以喜剧收尾的合理性。

一、建构美满婚恋的理想模型

《卖油郎独占花魁》产生于明代中后期,而小说中托言的时代背景为北宋与南宋之交,有其现实基础。北宋与南宋之交的战乱使百姓苦不堪言,与明代资本主义萌芽而导致的社会风气混乱相类似。a当时门第观念森严,父权主义色彩浓重,恶势力把妇女当作商品,肆意玩弄、买卖,而社会下层人民却备受压迫b,因此,自由婚姻对市民阶层来说,仅是空中楼阁。

作者正是了解民间疾苦,于是建构了一个表现市民阶层美满婚姻的理想模型,极具新时代的特色,正如文中所言:“易求无价宝,难得有情郎。”c作者刻意安排的大团圆结局,亦反映了市民在两性关系上不同于封建统治阶级的思想和态度。作者在题目的设置中,并未提及男女主人公的姓名,而是以“卖油郎”与“花魁”指代其所属的群体,人人皆可对号入座,这无疑给庶民阶层的婚姻自由带来了一丝希望。笔者认为,这正是以喜剧结尾的合理性的重要核心。

二、情节巧妙,伏笔处处

基于作者的意图,文本中多处暗藏玄机,且在情节的设置与铺排上,埋下多处伏笔。笔者认为,这使秦、莘二人喜结良缘的结局有迹可循,亦在情理之中。

首先,在人物的命名上,可见作者的匠心与玄机。“秦重”有“情重”“情种”之意,而“莘瑶琴”中的“莘”与“新”同音,暗指瑶琴具有新时代的反抗精神,“瑶”原意为美玉,暗指瑶琴的纯洁美好,“琴”则又与“情”谐音,可见秦、莘二人皆属重情重义之人,为二人终成眷属埋下伏线。

其次,莘家本是做油盐杂货生意的,与卖油郎的谋生方式相似。况且,秦、莘二人同是汴京人,是老乡,二人也同是受尽苦难才沦落到此,这些契合点也为后文的相知相许提供了合理性。莘家与秦重的谋生方式相似,也为之后莘善来油铺帮忙,继而父女相认做了铺垫。

此外,从文中的诗句与民间唱词中亦可窥见喜剧结局的暗示。如“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此情无尽期”,“俏冤家,须不是串花家的子弟,你是个做经纪本分人儿。那匡你会温存,能款款,知心知意。料你不是个使性的,料你不是个薄情的。几番待放下思量也,又不觉思量起”,“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一个是足力后生,一个是惯情女子。这边说,三年怀想……那边说,一载相思……恩上加恩……爱中添爱”等处,暗指秦、莘二人之间的情分匪浅。

再者,作者巧妙地安排“吴八公子虐待侮辱莘瑶琴”作为转折点,瑶琴又幸得秦重相救而再次相遇。吴八公子对瑶琴的虐待不仅是身体上的伤害,更是人格、尊严、名誉上的诋毁与侮辱,从他口中的“小贱人”“小娼根”可见其对瑶琴的伤害之大。幸而秦重对她不离不弃,仍安慰照顾,两人还双双流泪。于情于理,即便瑶琴为报恩而嫁给秦重也是可以理解的,况且瑶琴早已钟情于秦重,并对他念念不忘,每每想起。因此,秦、莘的爱情中亦有恩情作为桥梁,二人的感情基础更加牢固,使情节的发展又向美满婚姻迈进一步。

此外,从情节发展的角度来看,秦重与瑶琴之间实际上已经超出“嫖客”与“花魁”的关系。虽然秦重花费积攒不易的纹银,初衷确实是与瑶琴“一夜花柳”,但瑶琴又还给秦重二十两银子,此时两人之间的金钱纠葛已经消解,二人不是“客”与“妓”的关系。况且,秦重不避污穢,用新添置的衣袍袖子接住了瑶琴的腌臜,预示了他会接纳她无可奈何的“不洁”。当瑶琴惨被“吴八公子”凌辱至蓬头垢面、花容失色时,秦重不嫌瑶琴“烟花贱质”,反而为她的遭遇流泪,更亲手为她拭泪挽青丝,用“白绫汗巾”为其裹脚,再三好言宽解。这些细节颇具双关性,让花魁“洗白从良”、二人“举案齐眉,白头奉侍”等情节发展显得合情合理。秦、莘二人的关系已提升至心灵的层面,充溢着发自内心的理解与关怀d,不仅是世俗的肉欲而已。小说为稳固二人爱情,再次做了情节的铺垫。

前文提及门第观念,从瑶琴“不是有名称的子弟,接了他,被人笑话”的话语与“可惜(秦重)是市井之辈。若是衣冠子弟,情愿委身事之”的心理可见,瑶琴长期周旋于官僚贵族之间,确实深受门第观念的影响(但后来冲破封建观念的束缚,争取自由幸福),但秦重却恰恰相反。作者有意安排秦重过继的身份,且丧母离父,使他没有封建家族的束缚,不受门第观念的左右,因此他是相对自由的。秦重还反复更改自己的姓氏,从而表现出他对自己的命运和人生是敢于主宰的,为后来他对瑶琴的苦苦追求与等待提供了可能性。再者,他是为寻父而易姓,后又因与养父重归于好而复原姓氏。在当时,“朱”这一姓氏多属名门望族,他把当时人们认为举足轻重的门第看成是“尽孝”的途径,侧面体现了他是个重情重义、不巴结权贵之人,也为瑶琴对他的死心塌地埋下了伏笔。

若抛开门第、金钱等观念不说,秦重本身就“生得一表人才,虽然已冠,尚未娶妻”,瑶琴则“自小生得清秀”,“容颜娇丽,体态轻盈,目所未睹”,“吹弹歌舞,琴棋书画,件件皆精”,二人应是一对才子佳人。历来佳人配才子,在此层面上,两人是相配的,同时也肯定了结局的合理性。

最后,小说的结尾处提及“凡夸人善于帮衬,都叫作‘秦小官’,又叫‘卖油郎’”,这体现了作者希望后世人们都能像秦重一样情深义重,并获得自由与幸福。此处与前文提及的喜剧结尾之合理性核心相照应,是作者创作意图之所在。

三、性格暗合,成就美满

笔者认为,小说在人物的性格描写方面,也预示着秦、莘二人能够成就美满结局。瑶琴虽然外表柔弱,但骨子里极具反抗精神,俨然是一个新时代的女性主义者。她内心刚烈、倔强、正直,对于爱情,她纯真、勇敢、无私,而且她还心思缜密,敢于实施她的从良计划。而秦重为人忠厚、正直、重情重义、守礼,对瑶琴体贴入微。

首先,瑶琴堕落烟花之地非她所愿,乃被卜乔诱骗。她选择顺从鸨儿,也是受“刘四妈”的巧言唆使。再加上她内心纯真,从良之事在其心中积压已久,则为她的从良得以实现提供了可能性。也正因其聪明、心细,才私下储藏千金,并使计找“刘四妈”谗说“王九妈”,成功地為自己赎身,体现了她对自由的追求、对爱情的无私奉献。这件对于一般妓女来说难上加难的事,她居然办到了,也使她最终获得美满的婚姻显得合理。

其次,瑶琴的刚烈与勇敢,使她先向秦重表明愿嫁之意,说出“你休得推脱”“我要嫁你”的话,继而以死相逼,体现了她对自由爱情的极度向往与追求。在这个意义上,与其说是“卖油郎独占花魁”,不如说是“花魁独占卖油郎”。她深知秦重的情意,只是她的主动使秦重受宠若惊,推动了两人爱情的进展。瑶琴的主动凸显了她的女性主义思想,且女性主义者必定会为了自己的追求而抗争到底,故这也使得结局的圆满显得合理。

再者,秦重的忠厚与守礼,使他表现得与一般王孙公子的寻花问柳之行径有所不同。诗句有云:“堪爱豪家多子弟,风流不及卖油人。”秦重不惜花了辛苦积攒的“十两银子”作为一夜的“花柳之费”,当他得知瑶琴也是从汴京流落到临安之人,便不觉“触了个乡里之念”。他不是利用老乡之名趁此接近,而是为瑶琴落于娼家感到可惜。当鸨儿见到秦重的银子时,曾多次询问过秦重,但他仍不后悔花血汗钱作为一夜“花柳之费”。且他当晚也并未与瑶琴做“花柳之事”,反而是好生照顾,并以新添置的道袍袖子盛了瑶琴呕吐之物,又亲自斟了两碗浓茶,递与瑶琴等,足见他对瑶琴的情深及坚定。由于秦重乃重情义之人,他为了积攒银子,不惜节俭一年有余。而将钱交给鸨儿后,他又等了一月有余,还曾对鸨儿道:“就是一万年,小可也情愿等着。”别后一年有余,他又“英雄救美”,秦重对瑶琴可谓一片痴心。设想一下,秦重若不能巧遇瑶琴,仍会执着地等下去。所以,喜剧结局亦有“守得云开见月明”之意,故而在这个层面上也是合理的。

而且,秦重的正直忠厚,使他还考虑到瑶琴的名声,如“夜来在此,实是大胆。唯恐他人知道,有玷芳名,还是早些去了安稳”。对娼妓而言,名声尤为重要,这席话无疑温暖了瑶琴。秦重此举又与后来吴八公子对瑶琴的诋毁形成强烈的对比,对瑶琴的悔悟起到了一定的作用。也正因秦重对瑶琴的尊重,云雨完毕,秦重定会给她一个名分,或许他会再次积攒银子为瑶琴赎身。正是他的重情重义,使二人喜结连理变为可能。

继而,基于他们的性格,二人之间取得了绝对的信任。当瑶琴向秦重表明嫁意之时,秦重面对自己所爱的人,坦诚地说出了他的难处:他家贫力薄,无力为她赎身;她习惯了锦衣玉食,无法在贫困环境下生活;恐鸨儿不从。瑶琴随即亦袒露情怀,称有能力为自己赎身,并立誓“布衣蔬食,死而无怨”。接着,她开诚布公地将自己的从良计划告知秦重。

此处,瑶琴与杜十娘的赤诚度不同,虽共有从良之志,但杜十娘对李甲是隐瞒的,存留私心,故以悲剧收尾。e若杜十娘是“有心栽花”,那么莘瑶琴则是“无心插柳”,正所谓“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且瑶琴一心只想着自己赎身,不费秦重一毫心力,还从实与秦重商量至天明,此种同舟共济,为二人未来的幸福而协作的奋斗力量是巨大的,也为计划的成功提供了合理性。

四、结语

《卖油郎独占花魁》是作者描绘的一幅献给市民阶层的理想婚姻蓝图。小说寄予了作者的期望,也表达了他对秦、莘精神的肯定,对新时代自主爱情观的提倡。作者把看似不能相交的秦、莘两人,巧妙地契合在一起,形成一种内在合理性,给予一个美满结局,并提升到自由的高度。

从社会背景、情节设置与铺排、人物性格等角度来看,《卖油郎独占花魁》以喜剧作结,颇具合理性。且笔者认为,秦、莘之圆满结局并非意料之外,实在情理之中:莘瑶琴虽高贵,但处境污浊;秦重虽身份低微,但为人清白。

a 周先慎:《古典小说鉴赏》,北京大学出版社2004年版,第171页。

b 陶慕宁:《青楼文学与中国文化》,东方出版社2006年版,第129—143页。

c 〔明〕冯梦龙编:《醒世恒言(一)》,载《古本小说集成》编委会编:《古本小说集成(第三卷)》,上海古籍出版社1990年版,第111页。(本文有关该书引文均出自此版本,不再另注)

d 张振钧、毛德富:《禁锢与超越——从“三言”“二拍”看中国市民心态》,国际文化出版公司1988年版,第80页。

e 王冰:《同是从良路 苦乐两相异——杜十娘与花魁女命运之比较》,《阅读与鉴赏(教研版)》2007年第6期,第54页。

参考文献:

[1] 周先慎.古典小说鉴赏[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04.

[2] 陶慕宁.青楼文学与中国文化[M].北京:东方出版社,2006.

[3] 冯梦龙编.醒世恒言(一)[M].《古本小说集成》编委会编.古本小说集成[C].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90.

[4] 张振钧,毛德.禁锢与超越——从“三言”“二拍”看中国市民心态[M].北京:国际文化出版公司,1988.

[5] 王冰.同是从良路 苦乐两相异——杜十娘与花魁女命运之比较[J].阅读与鉴赏(教研版),2007(6).

作 者: 黎莹婧,中国文学、语言及文化硕士,香港科技大学人文社会科学学院语文教育中心语文活动主任,研究方向:汉语言文学及文化。

编 辑: 赵斌 E-mail:mzxszb@126.com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5399203.htm

相关文章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