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 访客   登录/注册

人工智能科幻电影中对“爱”之诠释与反思

来源:用户上传      作者:曹海峰

  摘要:探索人性、意识、情感等问题的AI科幻电影不可避免地以各种表现手法与叙事角度涉足“爱”这一充满温度且绚丽的传奇领域。AI电影中那些或美丽动人或惊心动魄的“爱”之故事,不仅唤醒了人们心底中最脆弱、最柔软、最深层的情感记忆与至深情怀,而且涵盖了对诸多哲学命题的时代探寻与深层追问。本文从“对爱的寻觅与追求”“为爱的奉献与牺牲”“对爱的利用与挣脱”三个角度分析人工智能电影中对“爱”的诠释与反思。
  关键词:人工智能 爱情 自我意识
  “爱”这一人生中最复杂而细腻、微妙而热情的感情可谓是全人类的“共同情感”,引发了诸多哲学家对“爱情”的思考。西方哲学家常以“人”之本性为基点探讨这一命题,将“人性”、生命与“爱”紧密联系,认为“生命的生命便是爱”(费尔巴哈)。正是在这一意义上,探寻未来、生命、意识等问题的AI科幻电影以各种表现手法与叙事角度涉足这一充满温度且绚丽的传奇领域。艺术家们凭借自己恣意驰骋的艺术想象在荧幕的虚构世界里幻化出
  “AI”的各种形象与爱情故事,带领观众在奇幻的光影之旅中展开对“爱情”“人性”“意识”的探寻与反思。
  一、“爱如潮水将我向你推”:对爱的寻觅与追求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叫人生死相许”,对爱的不懈寻觅与执着追求是人类的普遍情感,AI电影中那些感人至深的爱情经典打动与唤醒了人们心底最脆弱、最柔软、最深层的情感记忆与至深情怀。正所谓“爱情是人性的同一语”,对于“爱”的挖掘与思考势必会联系到对“人性”“认同”的思考。在《机械管家》中,伴随着安德鲁的人性与自我意识而来的是对“爱”的渴望与执着,他通过科技升级不断“改造”着自己的“身体”,并与波夏坠入爱河。二人尽情享受着真爱的快乐,相依相伴,彼此关怀,畅快交流,排解寂寞,相濡以沫。然而令这对“人――机”情侣深陷烦恼的是他们之间的爱情不被世人所接受。安德鲁为了使他们的爱情能够被认可,坚定要“成为一个人”,他向议会提出申请,要求承认自己是人类,“特别是和人类结婚的权利”。
  杜威・德拉埃斯马曾讲过一个“沙漏”的故事,“一个沙漏用得越旧,沙子漏得越快,也就是说沙漏所计的时辰越短,而这一点是不易觉察的。这一不甚完美的计数器有着一个人生隐喻:对人来说也是如此,一年又一年,时间过得越来越快,直到生命终结。”对于具有生命“终结点”的人类而言,时间便因此有了质感与速度,而对于“永生”的机器人似乎没有意义与方向感。“永生”的安德鲁面对爱人的日渐衰老,也明白“人类因循自然法则,生老病死,才是对的”,选择陪伴爱人一起“生老病死”。他的爱如此强烈,甚至要向“时间”与“永生”宣战,他竭尽全力冲破了各种障碍与禁锢,令爱情之花自由舒展,光彩绽放。影片结尾所营造的那种逾越了生理与心理阻隔的“持子之手,共赴黄泉”的浪漫爱情神话,触动了观众的情感神经,为之深深动容。
  母爱之情的崇高与永恒,令人感动。当电影以高超的艺术手法表现那些无法与“生”俱来就拥有母爱的AI机器人执着追求这种“世间最伟大的力量”(源自米尔名句“母爱是世间最伟大的力量”)之时,自然能够使人产生情感互动和强烈共鸣。依然是心怀“变人”梦想与艰辛寻爱之旅,却不同于《机械管家》中的爱情,《人工智能》这部经典影片演绎了可爱的小机器人孜孜不倦地追寻“不可能”得到的母爱的辛酸故事。影片借一个弱小可爱的机器孩子戴维执着却徒劳地去追逐“爱”之梦想的过程,展现了人性中的另一面。影片开头,人工智能专家讨论为机器人输入情感程序,“研发能够去爱的机器小孩”,而且这种爱将会“完美不变”“永无止境,历久弥坚”。然而有一位黑人女性提出:“如果这个机器人真的能爱一个人,这个人对机器人又有什么责任?”在影片中,人类自私地为机器孩子设定单方面的永无止境的爱,却又将他无情地抛弃,任凭拥有人类的感情与梦想的戴维独自为不可能获得的爱而努力,强化了影片的悲剧色彩。斯皮尔伯格为我们编织了一个抚慰人心的影片结尾,戴维最终等到了外星人的帮助,和最爱的母亲度过平凡的一天,这一天,男孩的微笑与灿烂的阳光交织在一起,母亲的手轻轻拂过戴维的头发,每一声呼唤对于戴维而言都是无比珍贵的。
  《人工智能》着力描述了戴维在开启情感程序后对母爱的向往与寻爱之旅的艰难。戴维深情地呼唤着莫妮卡,“妈咪,你是我妈咪”,开始了爱的追寻。他痴痴地望着人类妈妈给自己的孩子讲“蓝仙女”童话故事的情景,并将温馨的场面永久地保存到记忆中。母子亲情深深地诱惑着戴维,令他无限陶醉与渴望,甚至在被“开膛破肚”之时,他还安慰着莫妮卡,“没事,妈妈,我不痛”。事实上,在影片开头便已经告诉观众,机器人研发中心早就在机器人身上安装了疼痛感应器,使它们具有真实的痛感,然而对于戴维而言,爱之“本能”远远超过了疼痛感受,或者说他已经如此具有“人性”,能够忍受刺骨之痛去安慰深爱着的母亲,此时此刻,观众早已忘却了戴维“机器人”的身份,表现出无限的怜惜与关爱。也因此,当戴维被母亲抛弃后,千辛万苦地寻找童话中“蓝仙女”,幻想能够得到她的帮助,渴望变成人以得到母爱。这份虚妄的单纯目的和徒然的持之以恒消解了观众的人类视角,唤起观众的情感认同与强烈同情心,引发了人们审视人类中心主义思维逻辑的功利性,思考诸如“如果现代技术在生态上的失败是因为它在完成它的既定目标上的成功的话,那么它的错误就在于其既定的目标上”等问题。
  二、“我愿用我一切,换你岁月长留”:为爱的奉献与牺牲
  影视艺术不仅是运用视听符号对现实的再现,而且承载着艺术家对生命、情感、责任与未来的感悟与体察。为爱而无私奉献乃至牺牲是最伟大的人性之一,具有震撼人心的力量,由此也成为艺术家表现文化隐喻的重要方式之一。经典电影《机械危情》中的文森特即将对艾娃的大脑进行改造,尽管是智能机器人,整个“手术”过程中艾娃是极其“痛苦”与“挣扎”的。镜头对艾娃的面部进行了特写,她恐惧地叫道
  “我害怕”“我要失去自我了”,她甚至表示“我会做个好女孩”,然而这一切,皆因“我勰恪薄U如观众所期待的,文森特并没有真正地伤害艾娃,他们联手骗过了对手并开始反击,艾娃更是化身为战无不胜的女英雄,以智慧、坚强与强悍的战斗力保护自己心爱之人,收获了与爱人“一起看日出”的美好。

nlc202205131707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5431307.htm

相关文章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