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的品味与口味
作者 :  孙立群

  这几年,随着“国学热”的升温,读史热悄然兴起。在各地的文化讲坛中,历史题材的讲座增多,有的国学班开设了“史学讲坛”,较为系统地学习断代史。参加学习的各界人士非常踊跃,这种现象令人高兴。
  可以说,读史热的兴起反映了人民群众对历史知识的需求,这种需求是发自内心的,没有单位组织,没有领导安排,它的动力来源于自改革开放以来,社会经济高速发展时暴露的社会诸多问题,社会竞争日益激烈,人们的生活、工作压力较大。在这种背景下,阅读历史,吸取历史智慧,提升个人素质和能力成为时尚。作为专业史学工作者,应该对这一现象感到欢欣鼓舞,因为它对传统的史学研究提出了挑战,也为史学的发展带来了机遇。
  众所周知,我国传统的史学功能主要是政治性的,即为统治者提供经邦治国的历史经验。一部《资治通鉴》就清楚地告诉我们,这是帮助统治者治理天下的一面镜子,而对社会下层民众而言,史学主要是教化功能,因而传统史学又称为“庙堂史学”。
  庙堂史学是以统治集团和知识阶层为传播对象的,无论在著作文字的表述上还是在讲述语言的选择上,都显得艰深晦涩,无法在民众中传播。自宋元以来,市民阶层兴起,在他们的文化生活中,讲史成为重要组成部分,这使得面向大众的通俗性讲史活动开始出现并得到迅速的发展。与庙堂史学相比,通俗讲史活动在传播对象上形成明显的差异,即由上层而转向下层,由贵族而转向民众。在讲史过程中,不仅传播了历史知识,还弘扬了“真善美”的价值观,陶冶了民众的道德情操,也为后人留下了许多经典之作。近年来的读史热,虽然不能和宋元时期的通俗讲史同日而语,但在传播对象的转变上是相同的,这其中最重要的是历史功能由为政治服务转变成为现代化建设服务,为人民群众的生活服务。
  本来,当文化大革命结束,改革开放开始之际,史学的功能也应随之改变,为经济建设服务,然而,由于种种原因,史学研究没有跟上时代前进的步伐,出现了严重的滞后,最明显的表现就是脱离社会大众而变得僵化和官僚化。有的史学论著竟只有几个或十几个同行的读者,更有的研究项目不仅与现实无关,连自身也无甚价值。
  值得庆幸的是,眼下方兴未艾的大众读史热,为史学功能的转变带来了良好的契机。目前,许多通俗历史读物十分畅销。不少读物内容丰富、情节生动、文字流畅而深受普通民众的喜爱,优秀作品广为流传,其影响力远远超过严肃的史学著作。当然,也有粗制滥造的水货劣品混杂其间。
  史学工作者应抓住机遇,转变观念,走出书斋,走出校园,了解社会,倾听群众呼声,占领大众史学的制高点,为社会提供有价值有营养的精神食粮。
  “学术品位,大众口味”,应该成为史学工作者为社会服务的指针。社会大众对历史讲座和历史读物的要求,就是通俗易懂好记、贴近实际生活的普通历史知识。无论讲述一个朝代或一个历史人物,都要选取那些与社会大众关系紧密的内容,既有意义又有可读性、可听性。其实这正是我国历史的传统――史学就是讲故事。历史叙事大众化的一个重要特征,就是将论述变成了讲述。《史记》最精彩的篇章,就是那些回味无穷的故事,没有故事情节,没有启迪性、教益性的历史读物,历史讲座,是不会受到社会大众欢迎的。
  专业史学者为大众服务,一定要有强烈的社会责任感,以严肃科学的态度对待史实,不能戏说,不能过度娱乐化。现在媒体、出版物中此类搞笑的东西太多了,比如有一本书这样写司马师之死:“在司马昭接过大权后不几天,魏国伟大的革命家、政治家、军事家、实际最高领导者司马师同志因病医治无效与世长辞。”真不知道作者这样写是何意?这种混淆时空的随意胡侃,也许对成年人没啥影响,但对正在成长的青少年的负面影响不可低估。且不说历史观,就是表述方法也会使他们变得玩世不恭,油嘴滑舌!更有甚者,全然不顾历史时代,对历史人物随意比附,造成历史观念的错误。面对这种现象,有社会责任感的史学工作者决不能听之任之,应勇敢地站出来,批驳谬说,宣传正确史观。为社会文明和进步贡献力量。
  社会的发展和进步需要历史的借鉴,改革开放以来,人民群众的物质生活需求得到前所未有的满足,与之同步,精神文化需求日益强烈,史学功能转换、历史知识大众化是不可逆转的趋势。历史研究最终的目的是解决现实问题,历史学不能仅仅在大学校园、在象牙塔里。专业史学工作者要承担社会赋予的光荣职责,以自身的研究成果让大众来分享,在大众历史热里发挥自己的作用,让人民群众获得科学的历史知识。(作者为南开大学历史系教授)

文秘写作 期刊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