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期间的重大考古发现
作者 :  李泽民

  位于成都老西门不远处,有一个经国务院批准公布的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永陵博物馆。博物馆过去一直被称为“王建墓”(五代前蜀开国皇帝王建陵墓),1998年年底才重新更名。20世纪40年代初,永陵出土大量古物(包括国家一级文物)。2005年4月,永陵博物馆举办大型展览,展出尘封了半个多世纪的永陵文物。受组委会邀请,四川省档案馆提供了展品,即当年发掘永陵形成的历史档案。
  
  “抚琴台”竟是“王建墓”
  
  五代前蜀皇帝王建,许州舞阳(今河南舞阳)人,生于唐宣宗大中元年(即公元847年)。王建早年出身贫寒,因护唐僖宗有功,曾任神策军宿卫将军。后在宦官藩镇之争中遭受排挤,被贬为利州(今四川广元)刺史、西川节度使。公元903年,唐昭宗封王建为蜀王。公元907年,唐朝被后梁所灭,60岁的王建便称帝于成都,成为一位平民出身的皇帝,其国号为蜀,史称“前蜀”。控制的地盘包括现今四川省大部,重庆市、湖北省西部、陕西省南部,以及甘肃省东南部近60万平方千米的地域。公元918年夏,王建病逝,于是年农历11月下葬在成都老西门附近。
  王建病逝后,后人曾就王建的埋葬墓地众说纷纭。早在南宋时期,著名爱国诗人陆游就在《剑南诗稿》卷八中提到:“后陵永庆院,在大西门外不及一里地,盖王建墓也”。根据这种说法,古时的人们就把成都外西门一带称为所谓的“皇坟”,也称作“永陵”。
  而恰巧在那一带(即现羊市街西延线永陵路北侧),有一座高大巍峨、形同小山似的夯土堆,清代中期以后人们就习惯将其称之为“抚琴台”,据传是西汉文人司马相如(西汉辞赋大家)与卓文君抚琴的地方。时至今日,市民们仍习惯于旧时“抚琴路”、“抚琴巷”、“抚琴街”、“抚琴小区”的称呼。而出乎人们意料之外的是,抗战时期那座夯土堆经考古专家确认。竟是前蜀开国皇帝王建陵墓。
  据史载,修建永陵时,正值前蜀国非常繁荣,且盛行奢侈之风的时候。永陵建造规模非常庞大,除现存气势雄伟、富丽堂皇的永陵地宫外,还有大规模的地面陵庙、陵园建筑。在地面陵庙,由当时蜀中著名人物画家赵德齐绘壁画100多堵,内容包括大量的鬼神、人马、车辂仪仗、宫寝嫔妃及御者侍从。在永陵陵区内,还设置有寺院,供常年驻守陵园的僧侣、官吏居住。除日常供奉和祭祀外,还有接待后世皇帝的“祭陵”;陵园神道两旁,还配置有石幢、石人、石马等。
  历经千年沧桑后,永陵昔日的堂皇不复存在。当人们发现它时,高约15米的“琴台”,早已变得景象凄凉,坟冢杂错,荆棘丛生,人们竟还把它误称为“抚琴台”。直到1940年秋,日军飞机轰炸成都,天成铁路局在“抚琴台”挖防空洞时才发现昔日的永陵,这才引起文物考古部门关注。
  1941年春,留美归来的考古专家冯汉骥教授首任四川博物馆筹备组组长。他力排众议,认为“琴台”应是一座古墓。亲自拟订发掘计划后,冯教授于1942年9月主持了“抚琴台”发掘,发掘出石刻王建造像、玉大带、哀册、谥册、银钵、银碗等珍贵古物,从而确认“抚琴台”就是早年的永陵,谜底至此揭开。
  实际上,“王建墓”只是早年民间的一种俗称,并不正规,出土的哀册就有如实的记载:“惟光天元年夏六月壬寅朔,大行皇帝登遐。粤十一月三日,神驾迁座于永陵”。由此看来,“永陵”是有出处的,正规称呼确实应为“永陵”。“永”字寓有长久、永远,吉祥美好的意思:而“陵”,即所谓的“陵号”,则是古代礼制规定君主及帝王葬所的专称。
  从史书查找的资料表明,王建病逝以后,其陵墓的称呼也发生过变化,前后约划为4个阶段:前蜀到后蜀称为“永陵”;南宋时期称“王建墓”;清代中后期改称“抚琴台”;1942年发掘至1998年年底,又重新称为“王建墓”。直到20世纪末,经国家文物管理局和成都市政府批准,“王建墓”最终定名为“永陵博物馆”。
  
  揭开永陵发掘之谜
  
  永陵是1942~1943年发掘的,正值我国的抗战时期。据介绍,这是我国在战时进行的唯一一次重大考古发掘,在中国考古史上也有着重要地位。当时,人们按习惯将其称为“王建墓”,发掘地被称为“抚琴台”,连民国官方档案文书也是这样称呼。
  永陵遗留的疑惑,至今都还是人们研讨的话题,如古人的墓穴多葬在地下,或依山为陵;而作为前蜀皇帝的王建却把墓穴(即地宫)建在地面,而不在地下,这在中国古代帝王陵中非常罕见。据考证,永陵还是我国目前唯一位于大城市中心城区的古代帝王陵所。
  根据20世纪40年代考古发掘证明:王建地宫建在地面,地宫建筑结构非常独特。建筑采用双心圆券拱结构,内拱为石结构,外券为砖结构,且使用特制大型青砖,最大的长达69厘米,宽44厘米,厚18厘米,为我国古代最大的地面建筑用砖。
  地宫棺床也很有特点。上面雕刻的有花草、龙纹、二十四伎乐,是现已发现的中国古代帝王陵中最精美、艺术价值最高的棺床。棺床浮雕的二十四伎乐,是目前唯一完整反映唐代和前蜀宫廷乐队的艺术品,也是最早反映唐代主流音乐转化为民族音乐的文物例证,在中国音乐史上地位极高。置于地宫后室的王建石雕像,是现存唯一一尊中国古代皇帝的真容雕像。地宫中的石质油缸,是已发现的中国古代大型墓葬中最早和唯一放在墓主人头端上的大型长明灯具。王建的玉质谥宝,是古代皇帝印玺中造型最奇特,且唯一将本人生肖属相与龙的形象融为一体的印玺,是至今国内罕见的珍品。根据辞海记载,到目前为止,全国出土文物中属于皇帝陵墓出土的谥宝只有两颗,一颗在北京十三陵的定陵中;另一颗便在成都永陵。
  档案资料表明,永陵工程极为浩大。墓地呈圆形,坟周直径为80米,最早时墓高达20多米,只是1000多年的水土流失,墓的高度才降为15米左右。永陵的墓室(即地宫)建筑在一红砂岩上,且由14道石券砌成,分前、中、后三室,全长共约30.8米。前室保留部分彩画;中室最大,长12米,是全墓室主体,也是放置王建棺椁的地方。棺床为须弥座式,两侧列置透雕十二力士像,作抬扶棺床之状。棺床的东、西、南三面有浮雕乐伎二十四人,其中舞蹈者二人,演奏琵琶、筝、鼓、笙、笛、钹等乐器者二十二人,属完整的宫廷乐队。棺椁北面均饰以龙、凤、云纹和花卉等图案。永陵的这些雕刻艺术,是上承隋唐下启宋代雕刻艺术的代表作,也是国内目前保存得最完整、最精美的古代群雕之一,永陵即以这组石刻闻名中外。
  当年发掘“王建墓”,在国内也有很大反响。时任国民政府第三厅厅长郭沫若,专门负责抗战时期的文化宣传,及文物考古。得知发掘消息后,郭沫若称赞道:“王建墓的发掘,的确是件值得注意的事体,这件事如是在和平时代,如是在欧美,想必早已轰动全世界了。”
  因永陵发掘正是抗战时期,地点又在所谓的抗战后方,自然引起民国政府高度重视。初期发掘时,省政府就从教育款项中拨出经费。1942年年底,即永陵二期发掘开工时,四川省政府专门成立“琴台监察工作团”,由时任省政府主席张群担任监察团团长,对发掘过程进行监察管理。省里还成立相应的考古管理机构,这是我国首次由政府介入管理的一次有组织、有步骤的科学考古活动。监察团组建后,迅速向“王建墓”派出监察员,除在现场监管相关事项外,还要随时记录发掘出古物的时间、地点、名称、数量,以及古物的保存点。
  为保证文物安全,省里专门调派省保安警察大队和保安特务团,分别担任王建陵墓洞前、后门的警卫。
  永陵考古发掘前后进行三期工程,用了一年左右时间。发掘期间,永陵附近地带曾数次遭到日军飞机轰炸扫射,考古人员是冒着生命危险开展工作。省政府主席、监察团团长张群曾亲自到现场视察。
  永陵发掘结束后,由于政府提供不出更多经费,永陵的后期整理和修复只得暂停。地宫被迫封存,文物疏散近郊,还曾一度埋在地下。抗战结束,文物才从地下取出。临到成都解放,文物还是东藏一下,西藏一下。解放军进入成都后,四川省博物馆才又把文物从地下取出,随之将其收藏于成都市中区的皇城内。
  (本文得到四川省档案馆张新的帮助,谨表谢意。)

文秘写作 期刊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