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子载二三事
作者 :  李永鳌

  “牢底我可以坐穿 反共宣言我不会写”
  
  1930年8月,刘子载从莫斯科劳动大学毕业回国,党组织决定他到上海担任全国铁路总工会秘书长兼宣传部长。1931年1月7日,米夫一手操纵召开党的六届四中全会,把王明等人推进临时中央政治局。刘子载和林育南等人起草了一份《告全党同志书》,在党内揭露王明篡党夺权的阴谋,把四中全会的错误做法报告了中央苏区,并向共产国际写了意见书。王明等人以“反对四中全会、反对党中央”的罪名开除了刘子载的党籍,派他到浙江义乌从事农运工作。
  1933年3月,刘子载回到上海,仍在全国铁路总工会工作。一个阴霾密布的日子,他沉闷地走进影剧院,观看苏联的故事片。看着看着,影剧院的灯亮了,一群如狼似虎的敌兵冲了进来。在叛徒的指点下,刘子载被捕了。当天晚上,敌人把刘子载押进审讯室。
  刘子载昂首挺胸、傲然站立,拒绝许畏三、孙仲毅、袁疤子等叛徒和敌人的审讯。敌人将刘子载吊起来,用电触、火炙等凶残手段对他进行折磨。每次他都被折磨得昏死过去,又被敌人用凉水泼醒来。不管敌人是怎样残忍,也无法让他开口。
  审讯的敌人无可奈何了,便将刘子载交给国民党宪兵司令部。宪兵司令部根据刘子载坚强不屈的性格,采用了套供的办法,安排曾经担任过共产党江苏省委书记的大叛徒王云程主审刘子载。王云程绞尽了脑汁,耍尽了花招,煞费苦心。刘子载正义在胸,严守着秘密。最后,叛徒王云程对刘子载说:“只要你在报上发表反共宣言,就可不计前嫌,给你自由。”
  刘子载坚决地回答:“牢底我可以坐穿,反共宣言我不会写!”
  王云程仰面大笑道:“刘子载啊刘子载!共产党不要你,把你的党籍都开除了,你还死心塌地干什么?”
  刘子载毫不含糊地说:“我信仰共产主义!”
  国民党中统特务头子陈立夫,听了特务们审讯刘子载的情况汇报后,无可奈何地说:“此人顽固,不可救药。”随即判处刘子载10年徒刑,关押于南京中央军人监狱。
  
  “副部长的女儿不能高人一等”
  
  刘七七是刘子载的独生女。1956年,刘七七初中毕业考上了北京航空学校。这是一所中等专业学校。当时中专没有高中香,高中毕业可以升大学。高教部副部长的独生女只上中专,使一些热心的同志过意不去,忙给学校打招呼。几所重点高中都满口答应下来。刘子载知道此事后,谢绝了同志们的好意,对女儿说:“你只考上中专就读中专吧,副部长的女儿不能高人一等。”
  1959年,刘七七从北京航空学校毕业,其时正值全国大专院校招生会议召开,中专毕业的刘七七很想进大学深造。几所重点大学校长知道后,都要刘七七去他们学校读书。女儿高兴地告诉父亲。刘子载却冷静地说:“七七,你不能去!不要让别人讲你借爸爸的地位和权力上大学,这样上大学,你也不光彩,对爸爸的影响也不好。日后,我如何去要求人家哩!”刘七七明白了,愉快地走上了工作岗位。
  
  “延安精神不能丢”
  
  刘子载一生俭朴,大公无私。
  1962年,刘子载到陕西视察,陕西省委负责人请他吃陕西风味的羊肉泡馍。中午,陕西省委派人来打招呼时,刘子载午睡了,秘书便答应下来。刘子载醒来后,听说请吃就很为难,责怪秘书不该答应。既然秘书答应了,出于礼貌,他还是去赴了宴,但他以不舒服为名没有吃。
  为了照顾他的工作,有人提议把他的妻子调到高教部工作。刘子载听说后,坚决不同意,他语重心长地对妻子说:“一个高级干部,如果把家属弄到自己的单位里工作,会造成不好的影响,我不照顾你,别人也会给予照顾,对你、对我、对工作都不利。”
  组织上给刘子载配备的小车,除了公事外,他是从不私用的。而且,不准他的妻子、女儿动用。
  刘子载虽是高级干部,拿七级工资,全家又只3口人,经济较宽裕,但他生活非常简朴。在高教部工作时,他还一直保持着延安时的生活作风,在延安时发的衣服、被子,虽然贴了补丁,但他还是舍不得丢掉,洗洗补补的用着。他常年自己洗衣、自己缝补。虽然组织上给他配备了厨师,但他只要求一天三餐吃米饭,一菜一汤,菜拌辣椒炒,湖南风味就满意了。有人半开玩笑半当真地说:“刘部长,现在是在北京了!不要再像延安那样了。”刘子载语重心长地说:“国家还不富裕,延安精神不能丢啊!”

文秘写作 期刊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