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西哥与墨西哥的华人移民
作者 :  刘文忠

  前些年,笔者随团去南美的巴西、阿根廷、秘鲁,回国途中又单独去了墨西哥,探望两位移民墨西哥的外甥。从墨西哥城上空俯瞰,城市颜色鲜亮,规模很大。在墨西哥城机场,你会发现一股股不同颜色的人流:从美国来的大批游客带着白色的皮肤涌进墨西哥海关,而从加勒比海边上来的大批游客,则带着暴晒后的发红皮肤涌出闸口。
  墨西哥的贫民窟是什么样
  墨西哥是美洲贫富差距很大的国家之一,我很担心两位外甥在那里的生活现状。外甥告诉我,墨西哥人谈起执政党的腐败,都会提到1988~1994年任职的卡洛斯·萨利纳斯总统。因为长期独霸政坛,缺乏必要监督,腐败就成了墨西哥执政党的伴生物。在实行自由化经济政策,对国有企业进行“私有化”改造的过程中,一场瓜分国有资产的“盛宴”在墨西哥拉开了帷幕。那时,大量国有企业被贱卖,大小官员大肆贪污受贿、化公为私,侵吞国家财资,造成国有资产严重流失。世界首富斯利姆就是在这一浪潮中起家的。外甥女的先生小周在墨西哥经商19年,他深有感触地说这里只要肯花钱,就能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作为商人,他说墨政府税收政策多变,几乎年年变,不顾生意人的承受力,将矛盾拼命转嫁给中产阶级,人们牢骚满腹。在卡洛斯因贪污被反对党赶下台后,墨西哥政治经济改革起了变化。好在民选制度能让党派轮流执政,在清算过程中人民逐渐醒悟,不过那位因腐败被指控、面临官司与牢狱之灾的总统至今躲逃在国外。
  因为知道我一贯想看真实面,小周特地带我去看了贫民窟。在墨西哥城四周的山坡上,到处有贫民区,据说几年前外省流民在此疯狂抢占地皮,穷人用铁皮、木头、硬纸板在山头上到处搭建违章房屋。政府无奈,不敢赶也不敢拆,怕制造社会矛盾。政客为了选票讨好穷人,许诺为穷人改善环境,提供公共福利设施。现在政府用水泥砖头在此盖廉价房,按25~30年分期付款卖给穷人,为贫民窟铺路、接下水道、架电线、提供公共设施。
  在墨西哥城,我发觉地方政府好像没有能力规划动迁,城内建筑与马路杂乱无章。市内商业街区乱糟糟,街面店铺几乎连成片,到处是人流。看来,在墨西哥人权高于一切,市政改造因此难上加难。在市政府广场上,我看到一大群示威者在静坐抗议动迁。
  墨西哥城治安不好,每个十字街头都有荷枪实弹的警察站岗维持治安。小周说:这里的警察口碑不好,常欺辱外地人。在墨西哥看到与听到的仿佛告诉我,贫富差距拉大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民众没有自救或他救的有效手段,没有改变自身贫困状况的机会。好在墨西哥今天已走上民主化,有反对党与强大的社会团体组织及媒体监督,能揭露真相,能追查法办贪官污吏,对政治人物压力很大。墨西哥人民的民主和人权意识很强,不高兴就上街,可示威游行有度,不赞成暴力行为,所以社会还比较和谐稳定。
  宗教是墨西哥社会和谐的根基
  在墨西哥印欧混血人种占90%,印第安人约1000万,一般不存在种族歧视。墨西哥富人开好车、住豪宅,一般穷人买二手车、住低价房,最穷的人乘公交车,群居在贫民区,但大家心安理得和平相处,不会有仇富情绪产生。我心里好奇:墨西哥贫富差距大,问题不断,执政也腐败,为什么却能保持社会的和谐太平?
  小周风趣地说:上帝给了墨西哥良好的自然环境,这里有温暖的天气、丰富的资源,海里有大量的鱼类与石油,树上到处有果子……穷人饿不死、冻不坏、不愁吃与穿,灾害又少。所以造成墨西哥人依赖政府,不想打拼和奋斗的习惯,培养了大批懒汉,而穷人更不想流血造反。我经过仔细观察,觉得除了自然环境及民主制度的政治原因,宗教也起到净化和规范墨西哥人道德品质的作用,促进了人与人之间的和谐。墨西哥人中92.6%信奉天主教,3.3%信奉基督教新教,教堂无处不在。宗教活动普遍进入学校,孩子从小接受宗教教育,甚至幼儿园毕业都由神甫主持活动。
  墨西哥人的道德品质受到宗教全方位的影响。公共场所再拥挤,人们都会自觉排队;他们开车也急,但路上发生车的碰撞不会争吵,更不会打架,下车互相打声招呼,握下手,记一下保险号码,便友善分手。墨西哥的许多公共场所没有纠察,照顾残疾人与老人小孩是自觉行为,停车场不会有人抢占有残疾人标记的车位。
  我在参观墨西哥教堂时,看到一位枢机主教在传道时宣读一份公告,出于好奇问懂西班牙文的外甥什么内容。他告诉我,这是墨西哥主教们向全国人民发表公告,批评政府施政的一些错误,并要求教徒们监督立法者。这让我眼界大开。外甥告诉我,墨西哥政党之间和政府与群众间经常会发生激烈冲突,每当国家命运处在危急动荡的关口,墨西哥天主教会都会出面安抚调解,为国家的修好与和谐祈祷,并邀请国内各个教区的教会举行“为国家和平祈祷周”。教会呼吁政府要有所行动,回应道德规则的要求,并劝说冲突双方求得和解。
  墨西哥近几年移进上万中国大陆人,基本上混得不错。即便是初来打工,依靠勤奋也很快能成为小老板。外甥们带我会见了一些大陆新移民,闲聊中知道,他们都入了教。问为什么?他们告诉我:宗教规范了人民的道德标准,又给社会带来和谐的保障。在他们漫长的移民生活中,当碰到家庭、婚姻、失业、求学的困难时,最先伸出帮助之手的,往往是教会与教徒们。
  移民和偷渡:墨西哥民众的自我救赎
  在墨西哥还有一个奇特现象:许多墨西哥人,以及绝大多数初到墨西哥的移民,仅仅把墨当作跳板,最终目标是想偷渡去美国。
  墨美两国有很长的边疆与海岸线相接,特别在提华那,偷渡者成群结伙地等在那里。在美墨边界有个小镇艾尔塔,每年数以10万计的偷渡者从这里出发,高峰期每天取道此镇的偷渡客高达一两千人。墨西哥从1985年开始向美国大量移民,向美国输出的人力是最多的。仅在福克斯执政期间(2000~2006年),平均每年就有45万人走出国界。目前包括合法与非法,在美的墨西哥移民有1200万人,其中非法移民超过600万。美国政府认为这些偷渡移民早已扎根美国,将他们从美国驱逐出境是“不明智”也是“不现实”的。在墨西哥2200万个家庭中,约有350万个家庭得到自己亲戚寄自美国的钱款。2005年,墨西哥移民为本国带来约200亿美元收入,成为该国仅次于石油出口的第二大外汇来源。这是一种新的经济现象,是墨西哥民众为摆脱贫困进行自我救赎的一种方式。

文秘写作 期刊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