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半岛:2013年平淡收官,2014年精彩可期
作者 :  王木克

  2013年的朝鲜半岛局势,给人“高开低走”的感觉。   年初,朝鲜试射卫星、进行第三次核试验,引发地区和国际社会强烈震荡;年中,南北间角力和主导权之争激烈,开城工业园区几经周折,终于恢复,但“天安”号事件依然是横亘在朝韩之间的“雷区”;年末已至,外界曾多次预测的朝韩首脑互动、金正恩访华等,却是只听雷声响未见雨点下,最终以平淡收官。
  朝鲜半岛的平淡是必然的。从当前的现实来看,东亚有很多比半岛问题更加紧迫的问题亟待处理。因此,即便半岛有什么“爆炸性新闻”,也只可能是“茶壶里的风暴”。这也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本地区国际关系发展的基本态势。
  首先,虽然朝鲜的一举一动仍然牵动半岛形势的发展,但不再是决定性因素。冷战结束初期,围绕朝鲜核问题发生过“以小制大、以险致胜”的外交“奇迹”,现如今不可能再复制、再重演。
  其次,大国间互动是半岛形势发展的决定性因素。经过多年的磨合,各有关大国在维护朝鲜半岛和平稳定、实现半岛无核化方面达成共识,对彼此的利益底线也都有较为明确的认知。这是半岛不会出现颠覆性局面的最关键因素,也是未来本地区和平安全机制的压舱石。
  第三,朝韩对话是打破僵局的必要条件,但并不构成充分条件。韩国社会及以执政党为首的政治势力总体对朝持强硬立场,这也是南北和解难以实现的关键症结。如果南北关系长期没有改观,不仅是对朴槿惠执政能力的考验,也是对朝鲜能否长期保持低姿态对话的一个考验。
  相形之下,2013年朝韩各自的内政外交倒是有一些看点的。
  朴槿惠新官上任三把火,先提出“经济复兴、国家幸福、文化繁荣、和平统一”的施政目标,又提出“第二个汉江奇迹”、开启“国民幸福时代”的施政纲领。但走过一年盘点其政绩,似乎有点“偏科”:外交舞台上连连得分,提振国内经济却乏善可陈。这一结果,并不是女总统不努力,而是韩国国内政治碎片化和受国际经济金融复苏乏力拖累所致。
  金正恩执政进入第二年,朝鲜政局稳定,金正恩的执政理念和风格已逐渐成型。朝鲜在高层人事调整上动作频频,与以往的“先军政治”相比,更加突出党的领导地位和作用。今年,朝鲜确立了“核武开发与经济建设”并进的路线。由于朝鲜核武开发遭致国际社会的强烈反对,导致金正恩在外交上没能获得施展的空间。所谓失之东隅,收之桑榆。在朝鲜党和政府强调发展经济、改善民生的背景下,这一年朝鲜计划经济中引入了不少市场因素,从而在农业、工业和商业领域激活了生产力,经济发展取得不少成绩。
  平淡之中,也有一些值得期待的亮点。
  一是期待朝韩关系实现缓和,以便能为朝美对话和六方会谈重启创造条件。目前,朝鲜仍然在主攻对美外交,但因为奥巴马政府的第二任期已经过半,且美国有自己的国内政治议程及外交重点,所以近期朝美关系恐难有实质性进展。2014年,美国关注重点之一是如何顺利从阿富汗撤军,朝鲜半岛事务并不在其外交优先位置上。基于此,目前打开半岛僵局的最现实、也最易走出的一步是朝韩间实现和解与合作。
  二是期待重启六方会谈,为本地区和平带来保障。毋庸置疑的是,迄今为止六方会谈是解决朝鲜半岛核问题的惟一有效平台,对话协商是解决争端和分歧的现实途径。
  三是期待展开新一轮地区合作,提升半岛和该地区的经济发展水平。中国方面正在积极推进东北亚地区合作,已经打造了图们江开发、东北亚贸易投资博览会等多个合作平台。俄罗斯正加紧开发远东地区,并将俄韩朝天然气管道建设纳入与朝韩的经济合作计划。韩国政府正在推进“半岛信任进程”和“东北亚合作构想”,朴槿惠不久前提出的亚欧合作倡议和俄罗斯远东开发与中国正在推动的中朝俄等国的互联互通建设有很多契合点。难能可贵的是,朝鲜在对外合作方面也蓄势待发。今年,朝鲜出台了《经济开发区法》,在全国各道设立了不少经济开发区、高新技术开发区和旅游资源开发区等,为进一步与外部合作创造了一些便利的条件。由此可见,各国都有着加强彼此间合作的愿望和规划,东北亚合作面临不可多得的机遇。
  有心动,才有行动。我们期待,在未来,地区经济合作的“溢出功能”能为朝鲜半岛和东北亚开拓出更为和平、稳定和繁荣的空间。

文秘写作 期刊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