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rty”一词多义的认知研究
作者 :  谢光娇

  摘 要:本文从认知语言学角度出发,运用认知语言学的原型理论和隐喻理论,旨在探讨以“dirty”为例,分析我们日常生活密切相关的,表示物质特征的形容词的一词多义现象,解析形容词一词多义现象的生成机制及其扩展机制,从而论证多义是依靠人的心理认知为基础并通过隐喻实现。
  关键词:一词多义 认知 原型 隐喻
  一、 引言
  一词多义是语言学研究中的普遍现象之一,语言学家们对此有广泛深入的研究。从广义上说,多义词是指单个的语言形式存在着两个或两个以上并具有一定联系的意项。认知语言学认为,多义现象是人类以认知手段,如隐喻和转喻为工具,对一个语言形式的核心意义扩展的结果,并体现了人类对客观世界的范畴化和概念化的过程。Lakoff(1980)在《我们赖以生存的隐喻》中提到,隐喻不仅是一种修辞手段,它广泛存在于人类语言,并影响和左右着人类概念的形成。本文以“dirty”为例论证词的多义现象是以原型范畴理论为基础,依据人类对客观现实时间的经验,以一个义项为中心意义或核心意义,成为原型,运用认知方式,进一步扩展其他义项。
  二、 多义现象的认知理论依据
  原型范畴理论由维特根斯坦性原理和Berlin关于颜色词研究的基础上发展而来。Roch 最早提出原型一词,他认为原型是与同一概念的成员间有更多共同属性的实例,它是一个范畴中特定的、具体点表象(王寅,2009:113)。如词汇“动物”构成一个层次范畴,在其之下,有下位范畴,有老虎,狮子,熊,狗等,然而在狗之下,还有下位范畴的爱斯基摩犬,哈奇士犬,牧羊犬等。原型范畴是以原型为中心,其他成员围绕中心成员组成的结构。大多数词汇在最初出现时仅有一个意义,随着社会发展,其词义可能会扩大、缩小或者转移,从而生成新的义项。隐喻是实现一词多义的主要手段(王寅,2009:154)。
  传统语言学家认为隐喻仅是一种修辞手段,常见运用于文学作品,在日常生活中则较为罕见。随着认知语言学的发展,Lakoff & Johnson (1980)在《我们赖以生存的隐喻》一书中指出,隐喻不仅仅是一种修辞手段,同时也是一种思维方式、人之手段,更是英语语言的重要组成部分(Lakoff, 1980: 4)。Lakoff 运用源域和目标域解释隐喻,他设想隐喻试讲源域投射到目标与认知,并强调隐喻的本质是用一种事物理解和体验另一种事物(胡壮麟, 2004: 72)。由于人们表达抽象概念和思想的需求日益增多,就需要旧词来延伸出新的意义。
  三、 对 “dirty”词义的认知分析
  根据《牛津现代高级英汉双解词典》中所列出的“dirty”的词义,根据典型范畴理论和家族想死想,可以判断“dirty”的意义是从最初表示具体事物特征的形容词“not clean, coved with dirt”(不干净,有泥土)这一基本意义开始。随着人们的认识不断发展,逐步引申出“dirty”一词描述政治经济、道德、体育等抽象概念,从而形成“dirty”的相互联系的语义网络。
  (1)not clean, covered with dirt不干净,有泥土等。这一语义项表示具体物质的表面特征,表示物体被垃圾或不干净的物质所污染。如:The shirt is dirty.这件T恤脏了。
  (2)(of the weather)rough stormy(指天气),有暴风雨的。这是讲原型描述具体事物特征通过隐喻投射到天气描述这一抽象领域之中。在人的认知体系中,“dirty”可用来描述具体事物或环境被污染、不干净的状态,如:He was brought up in a dirty town. 她在一个破旧脏乱的城镇长大。“Dirty”描述了人成长的小镇的客观环境。而“dirty”也可投射到天气认知域中,用于表达恶劣天气的状态。如:I’m glad I haven’t gone out on such a dirty night. 我很庆幸在天气如此糟糕的夜晚没有出门。
  (3)unclean in thought or talk, obscene思想或言语亵渎的。这是讲原型描述具体物质状态通过隐喻投射到道德这一抽象领域。根据人的一般认识,人的语言不文明、品德行为卑劣,丑恶等,一般被视为不干净、被污染的抽象事物,所以“dirty”除了表示具体事物特征意义以外,也可用于形容思想或言语亵渎的。如:The gunman had been hired by a rival Mafia family to do the dirty deed. 一个敌对的黑手党家族雇用了那个枪手来实施这一卑劣行动。“dirty”从形容具体事物特征(源域)投射到人类卑劣行为(目标域)中,形象生动地体现了人类行为在道德层面的定义。
  (4)(floating rate)manipulated by men(浮动汇率)经人操纵的。这个义项讲描述具体物质特点(源域)映射到经济现象(目标域)中。通过人为干预操纵经济,影响汇率变化,违背了自然经济规律,是不为正常经济发展所接受的。
  以上对“dirty”的分析可知,“dirty”表示物体不干净、有泥土等,除了用于表达物质特征以外,还可用于表示道德言行卑劣,政治手段龌龊,经济操纵行为等等。
  四、 结语
  本文主要以“dirty”为例,以认知语言学理论为基础,用概念隐喻理论分析了dirty作为形容词的多义现象。并探究了“dirty”在经济、道德等层面上多义生成机制,以期发现其语义之间的内在关系及语义扩展模式。从而能帮助学者了解多义现象形成的认知机制及多义词相关义项之间的关联性,并在日常交流中正确使用多义词。
  参考文献:
  [1]Lakoff, George & Mark Johnson, 1980. Metaphors we live by. Chicago: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
  [2]胡壮麟,2004,,《认知隐喻学》。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
  [3]李瑛、文旭,2006,从“头”认知―转喻、隐喻与一次多义现象研究,《外语教学与研究》,27(3):1-3。
  [4]王寅,2001,《语义理论与语言教学》。上海:上海外语教育出版社。
  [5]王寅,2009,《认知语言学》。上海:上海外语教育出版社。
  作者简介:谢光娇(1987-),女,重庆永川,重庆师范大学,2011级外国语学院硕士研究生,专业:英语语言文学,方向:英语语言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