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快建设中国特色新型智库
作者 :  高尚全

  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名誉会长。本文根据其在“2013’智库筑基‘中国梦’:中国智库国际学术研讨会”上的发言整理而成。   我国改革开放以来智库发展很快,有国际人士研究的资料表明,在世界智库的分布当中,中国有429个智库,但从国际比较来看,我国的智库建设还是相对落后的。从数量上看,美国有1823个智席,中国的智席只有美国的23.5%。从质量上看,中国智库的国际排名还是很落后,因此,我们必须尽起自己的职责,当前的迫切任务是要加快建设中国特色新型智库。
  怎么建设有特色的新型智库呢?我认为可以从以下四个方面入手:
  第一,用改革的理念办好智席,用创新的精神做好研究。
  这是能不能建好新型智库的首要问题。过去我国的一些研究机构主要是为政府主管部门服务,政府建了办公大楼,养了很多人,实行“人锅饭”的体制,主要只能是写讲话稿和各种文件,独立思考和独立研究比较少。1990年10月,我作为国家体改委副主任应海南省领导邀请到海南做了两周调研,海南省领导希望我对海南改革发展讲点意见和建议,我在临别前讲了十点建议,其中第七条就是由海南省和国家体改委共同筹办一个改革研究院。任务:第一是加强改革研究,第二是培训改革干部,一定要用改革的办法来办研究院,改革老体制的办法,所以建设新型智库是我的一个梦想。为什么在海南办这个研究院而不在其他省市?当时考虑有两个。海南省是中国最大的特区,那里办院条件比较好,思想比较放开,北京要开个会半天还可以,但到下午人就走得差不了,,稀稀拉拉,但到海南不一样,开两天的会,大家可以坐下来认真地讨论,解放思想,发表意见。
  上世纪80年代,我访问了美国的兰德公司,访问当中我提出“为什么在西海岸建设智库,而不在首都华盛顿”。他说我要保持独立性,我远离首都独立性会好一点,干预会少一点。我的建议得到了海南省领导的赞同,所以,第二年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就成立了,开了成立大会。1991年11月1日正式成立,当时定
  了两两条:1.立足海南,面向全国,走向世界;2.实行小机构、大网络的运行机制。建院的时候人很少,到现存也不过50人,但全国顶级专家学者都被吸收到我们的顾问委员会、学术委员会当中,发挥了很大的作用。
  在实践当中,我们也探索建立了董事局领导下的院长负责的新体制,重大问题由董事局来决策,日常工作放手由院领导班子大胆去办,所以充分发挥了院领导和研究院人员的积极性和创造性。解放思想,用创新的精神做好研究,这是建设新型智库的重要条件,改革之后基本的职能就是提出改革建议,影响改革决策,形成改革的共识。
  我们首次提出要赋予农民长期而有保证的土地使用权的政策建议.现在承包期太短了,15年也好,30年也好,到了30年是不是要收回呢?我们感觉到不可能,既然不可能,那么为什么要限制呢?限制农民的积极性,限制农民对土地的投入,所以当时就提出来,要使农民长期拥有私有权,当然当时考虑私有权还是集体的。这引起了领导的重视,十五届三中全会通过了《中共中央关丁-农业和农村工作若干重人问题的决定》。新体制、新机制造就了智库研究能力独特的优势,中改院建院22年来,向中央提供的建议报告一共有140多份,最近我们为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了30条建议,我看外面牌上有中改院的30条建议,大家有兴趣可以看一下。发表论文1500余篇,出版的研究著作包括编著约200余部,举办了140多期的培训班,为改革研究实践培养了数以万计的人才。
  第二,探索有活力的智库建设组织形式。
  目前中国许多智库隶属于行政机关或国有企业,丰要是为主管部门服务,缺乏外部市场竞争的压力,经济上主要是靠吃皇粮,民建智库是国家软实力的创新力量之一,对国家战略和政策的创新具有独特的作用。随着我国改革发展的不断深化,建设民间智库的意义越来越重要。中改院在建市之初实现财政差额管理,80个编制,其中30个可吃皇粮。半年以后我们觉得这个体制还需要改进,所以
  中改院向海南省提出了事业单位企业化经营的改革方案,主动地退出财政事业编
  制,不要财政拨款,也就是说不要吃皇粮。中改院从此走上了不吃皇粮、自主经营、自担风险、自我积累、自求发展之路,这样不仅为国家节省了经费,而且激发了智库的活力。正如全国政协原副主席、中改院的名誉院长陈锦华同志所说的,我觉得中国需要这样的机构,中国要加强软实力的建设需要越来越多这样有活力的、与中国现代化事业紧密结合的、密切联系广大知识界的研究机构。
  第三,在参与国际合作当中提高中国智库的学术水平。
  这是建设中国新型智库特色不可缺少的重要条件,存全球化的世界格局当中,中国需要了解世界,世界也需要了解中国,中改院把国际化作为重要的战略任务之一,20多年来一共举办了77次国际研讨会,参加人员有国际机构、外围官员和专家学者,也有中方的官员,知名的学者和企业家。参加研讨会的国内外知名学者、政府官员一共有4万多人次,不光是国际研讨会,还有国内研讨会。通过国际研讨会加强了学术交流,促进了相互了解,也加深了彼此间友谊,比如越南经济研究院的院长丁文恩多次来海南参加国际研讨会,这样他对中国的了解很深,也介绍了越南改革的情况,通过双方沟通交流,促进了越南的改革,他也因此得到了提升。原来是个研究院院长,现在是越共总书记的特别助理,相当于正部级干部。
  在国家新闻机构的重视下,20多年来中改院大概有40部著作被翻译成英文,有一本《中外学者眼中的中国改革》被译成俄文、德文、日文等6种文宁,面向世界发行,这样可以使国外更多的人了解中国改革发展。因为现存有一个问题是,很多外国人包括专家学者对中国了解不是很多,所以迫切需要提供这方而的材料,让他们对中国有更多的了解。
  第四,政府引导支持智库建设,这是中国特色新型智库的重要保证。
  我国的智库建设还在起步阶段,任玉岭也提到国家领导人非常重视智库建设。智库建设还需要进一步落实,特别是党和国家决策当中如何发挥智库的作用。目前国内外都在期待十八届三中全会的召开,过去30多年来党中央对改革做出过三次重要决定:第一次是1984年,做出的《中共中央关于经济体制改革的决定》。第二次是1993年,做出的《中共中央关于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若干问题的决定》。第三次是2003年十八届三中全会,中共中央做出的《中共中央关于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改革的决定》。   过去30多年来,平均大概10年,中央做出一次决定。2003年到现存也是10年了,人家估计中央会做出重要决定。10年经验来看,每10年做出一次改革建议。十八大提出“全面深化改革”,已经破了题,怎么样进一步部署需要三中全会来部署。
  我先后6次参加中央文献的起草工作,存参加十五大报告起草时,我曾经提出,中央文件的起草方式要改革,到现在我仍然坚持这个意见,认为还有改革的必要,因为下面两个问题需要我们重视:
  第一,怎么样进一步发挥智库的作用。
  我们已经建立了不少的智库,他们在改革发展当中将起到越来越重要的作用,过去智库不是没有发挥作川,但是不够,主要是中央起草小组当然集中了很多精英,但是一些部门领导,往往有局限性,有时候部门的利益要反映到中央文件里,作为智库是比较公平、公正地来参与起草,所以建议中央选择4~5个智库来交代这个任务,限期交卷,提出全面深化改革的方案,有侧重,然后汇集起来,这样帮席的作用可以进一步发挥起来。有理论任务,在重要决策当中智库存在这个任务,智库一定会千方百计来实现,智库也有专家学者,调动智库的积极性,同时智库之间也可以展开竞争.,这样智库的学术水平可以提高。起草小组和智库两条腿走路,这样可以更好地丰富中央文件,提高中央文件的质量。
  第二,如何进一步激发广大党员干部参与改革的积极性。
  互联网时代,在利用好现代信息工具又坚持保密的情况下,建议专门设立一个电子邮箱或网站,广大党员和干部可以通过这个邮箱,通过网络来献计献策,使中央文件的起草酝酿过程也是广人干部群众参与的过程,也是形成群众人家共识的过程。习总书记最近强调,实现党的十八大确定的奋斗目标,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必须紧紧依靠人民,充分带动广大人民的积极性、主动性、创造性,这个理念应当落实到改革发展的全过程。
  看看越南的改革也许对我们有所启发。越南的改革起步晚,但是步子大。我记得上世纪80年代,我当时担任国家体改委副主任的时候,多次和越南领导介绍过中国改革的情况,如今他们的做法值得我们借鉴。越共第14次代表大会时,他们提前两个月把十四大报告发给全国人民来讨论,这是我们这次去越南考察的时候他们跟我们说的。今年越南要修改宪法,以民主的现代化文明社会作为核心理念,开门征求全党、全国人民的意见,目前一共收集了2.6万条意见和建议,越南只有8000多万人,大大激发了人们的改革热情。

文秘写作 期刊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