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中国经济进入“新常态”

作者: 叶檀

  新华社报道,习近平总书记近日在河南考察时指出,我国发展仍处于重要战略机遇期,我们要增强信心,从当前我国经济发展的阶段性特征出发,适应新常态,保持战略上的平常心态。在战术上要高度重视和防范各种风险,早作谋划,未雨绸缪,及时采取应对措施,尽可能减少其负面影响。
  这一说法基本上摒弃了经济高速增长论与经济崩溃论。
  中国不会崩溃,也不会躁进,而会进入“新常态”阶段,如同大江大河进入了新航道。新航道的经济水流不再湍急,但暗流汹涌,各种重要改革举措在短时间内迅速推出,改革力度之大、扭转惯性政策之猛烈,远远超出市场预期。但在新航道的暗流中,在经济上最需要的是防范整体性、全局性不可逆的风险,可以想见,一旦出现这样的风险,就业、金融、企业增加值等指标出现失控因素,决策者绝不会坐视不理。
  中国经济不可能像前些年一样,GDP基本上以每年10%的速度超高速增长。中国经济进入转型期,GDP只要长期稳定在7%到8%之间,就能给结构转型腾出空间。中国已经不可能也不必要维持超高速发展,否则资源、人口、汇率等各方面的压力将难以应付。
  只要中国社会基本稳定,登记失业率维持在4%左右,银行债务风险得到有效弥补,那么,对于今后数年中国7%的GDP、较低的贸易顺差、以及2000到3000点的沪综指,市场人士不必大惊小怪,上述数据在经济大河的堤坝之内,是新常态经济的常态数据。
  我们需要关注的是其他绩效数据,如全社会的生产效率是否提升,人口城镇化是否如期达标,企业的资本回报率是否上升,以及直接融资的信用体制是否逐步健全。
  所谓重要战略期,是指中国经济结构的调整,中国城镇化的发展,从农业社会进一步转向轮子上的城市社会,从小农经济转向制造经济、服务经济与创新经济。
  有两个例子可见目前的投资力度与改革力度都不小。
  以调整轨交带动城市圈的发展,是既定目标。4月底,国务院副总理马凯主持召开部分地区铁路建设工作会议,在随后召开的铁总动员大会上,2014年铁路固定资产投资从年初的6300亿元调整至8000亿元以上,新开工项目从44个调整至64个。而在年初,铁路固定资产计划总投资额仅7000亿元;4月8日,增至7200亿元,到4月底的8000亿元总投资直逼2010年8426.52亿元投资巅峰时期。
  推行高铁、展示和出售高铁技术的决心没有因为任何事而动摇。5月5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出访非洲四国。在非盟总部发表的演讲中,李克强表示中国将与非洲国家在铁路等基础设施建设上加强合作,中国将在非洲建立高铁研发中心。
  另一方面,为了与制造业升级相匹配,今年的高校改革力度之大,可与高校扩招相提并论。
  中国高校改革方向已经明确:1200所普通高等院校中将有600多所转向职业教育,转型的大学本科院校正好占高校总数的50%,调整重点是1999年大学扩招后“专升本”的600多所地方本科院校。已有150多所地方院校,报名参加教育部的转型改革。今年3月底教育部副部长鲁昕就在中国发展高层论坛上表示,我国将出台两种高考模式,分别针对技术技能型人才及学术型人才,一个月之后就已露出改革雏形。
  5月9日推出的新国九条则是金融改革的顶层设计方案,遵循市场化的方式建立高效而公平的直接融资市场,将成为未来的改革重点,基建投资有很大一部分将不再来自于银行贷款,而来自于股权、债权、期权等直接融资市场,同时伴随着利率市场化的改革。
  棋局很大,是中国市场化改革30多年后的又一次重要转型期,在改革深化期,无论是市场人士、政府人士、境内外投资者,必须适应、也只能适应经济数据温和、改革力度极大的“新常态”时期。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5737209.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