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析《红楼梦》主要女性性格
作者 :  孙亚楠

  【摘 要】《红楼梦》是我国古代长篇小说的一个巅峰,其中人物众多、情节曲折生动。在描写和塑造人物形象上达到了一个完美的境界。尤其是其中的女性人物塑造更是精彩,本文就列举了几位做了一些简单的论析。
  【关键词】红楼梦;女性;人物形象
  一、质本洁来还洁去――林黛玉
  林黛玉前世若真为绛珠仙草,“还泪”今生,那她亦是不可长存于人世的。当泪水殆尽之后,生命随之而去。本是仙性之人,即使在尘俗的种种禁锢与命运的安排下,当然依旧会保存脱俗之性,而林黛玉所拥有的挚纯高洁的性情太过纯粹,太过明净。在人间的命运尘事生活之下不得已表现出善嫉小性儿等表面的缺陷。无奈这些小性儿只因她对自己对贾宝玉的“真”,她活在“情”里面,执着“痴”的尊严。
  对于林黛玉的人间存在姿态,红学前辈王昆仑先生在和她与薛宝钗对比之时做了概括:林黛玉在做诗,在恋爱,沉酣于意境,任自然的表现自己的灵性,代表当时闺阁中知识分子的感情。林黛玉本神性的情致是始终如一,是先验的。她不可能会沾染世俗,而又本存在于人间,这对林黛玉来说注定一生忧苦连绵,化泪为河。再细细想来,林黛玉实在孤高明净。浸于世俗中她看的并非不清楚,但由性情之因,躲于一旁不可入世。只得忧叹草木自身,为唯一的知己贾宝玉“还泪”一生。“质本洁来还洁去,强于污沼陷沟渠”。书中林黛玉短暂一生应验了前世,完成今生。而这只存在书中,放到现实的任何一个时代,林黛玉这样纯粹的性情似乎不能是现实,她所代表的是仙界的一缕精魂。在书中安排对照下才可成人。
  (一)欲洁何曾洁,云空未必空――妙玉
  将妙玉放入此节并非说要把妙玉等同为一种仙界遗魂,而是仿佛有高洁之魄,也或是其外在的追寻。但她“洁”是显然的,只是在佛门中未修得超脱。
  妙玉是神秘的,身世是扑朔,但从她有贾府公子小姐们都没有的茶具,而且被特指为“金枝玉叶”很可能出身高贵在四大家族之上。自称“槛外人”的妙玉“气质美如兰”,才华不在众芳之下确“到头来,依旧是风尘肮脏违心愿。好一似,无暇白玉遭泥陷。”“云空未必空”,作为一个妙龄女子,秒玉身在佛门心恋红尘亦是可被理解,但逃离不了命运的背谬。周汝昌先生更指出:“妙玉是雪芹书中抱着悲愤心情而重彩描绘的一个最重要最奇特的女性……乃是一个异样高洁(虽然有点矫俗太过)而不肯丝毫妥协的少女,对她的评价,在全书中恐怕应居首位。”但是这括号里的“矫俗太过”是妙玉很致命的缺陷,使她由仙子一族谬背成凡。也正如邢岫烟深知的妙玉“放诞诡僻”,“僧不僧,俗不俗,女不女,男不男、”,妙玉是在一种“洁”与“俗”的两个巨大反差中尴尬生存,本身的存在形式亦是悲剧。
  二、世间正道涩消人
  (一)好风频借力,送我上青云――薛宝钗
  红楼女子原本就使人觉得早熟,而薛宝钗在早熟中,更可说是千锤百炼。以她禀赋的智慧才华,修养到的胸襟,同对时代潮流认真的攀附,若是生为须眉,定可以出相入将。就在名媛或诰封的贵妇中,宝钗的才貌懿德都足以坐第一排。
  然薛宝钗的处处完美,暗中的处心积虑又多为世人所贬。再重温王昆仑先生所写的《薛宝钗论》的一段结语,“薛宝钗是一个以身卫道的实践者呢?还是一个为了自己而残害别人的自私者呢?我们的作者不做善与恶的宣判。如果人们说她是个善良的人,她比李纨善良的深刻吧!如果她是一个罪恶的人,她比王熙凤罪恶的高明吧!至少她是一个坚决而完整的强者。宝钗是在做人,秉着自己时代的教养,她学习一切,她应付一切,她努力要完成女性生活的最正常标准的任务,她有权利为做一个人的妻子而战斗。她不知道――是不主张知道超越这个以外的东西。想不到那镌刻着‘不离不弃,芳龄永继’字迹的金锁,却正是引导着她趋于惨败的魔鬼。黛玉没有金锁锁住,被抛到时代外面去了,宝钗死抱着自己的项链,却被活埋在时代里面!”
  在我认为,“被活埋在时代里面”的“时代”延伸开来并非指那个特定的封建时代,而是自身存在于人世的现实状态与标准。完全属于世俗人间的东西。薛宝钗虽然才识过人却是甘愿在生活中生活,而她要驾御的对象本和她非一类,注定是一场空悲剧。而薛宝钗在存在的生活中太过完美而显的不真切,不单单是表面给人感觉的不真切,她这个迎合生活的面具,亦和林黛玉的明净一样,太过纯粹。纯粹中总会有单薄之感。
  (二)才自清明志自高――贾探春
  将探春放入“人”这一章内心并不是乐意,如若她亦是“人”,那也绝是人中的精英。探春在书中是唯一一个能和林、薛、史相互抗衡的贾府子孙。四春里,迎惜的生命形态黯淡灰色,元春虽享荣贵,但只是顺从形式的发展,依循世俗价值而得,都不及探春的发奋图强,不断激励自己的意志,鼓励自己的生命来得有意义。
  如果说湘云的豪迈具有诗人气质、名士风度,那么探春的豪迈则更多地强调实现“自我”,希望生命之光能普照人间。她说过,自己但凡是一个男人就要到世上去干一番事业,正是要实现“自我”价值的心声。这是一种政治家的气魄和风度。正因为如此,在贾府中探春最早感觉出这个大家族所潜伏的种种危机。只有一个有政治头脑的人方能敏锐地体察出来,并且敢于指出它的弊端的严重后果。第七十四回发生“抄检大观园”之事,探春的伤心也好,愤怒也好,其实都是冲着一件事:这是自杀自灭的征兆。她愤怒地说:“别忙,抄你们的日子有呢!”这才是探春担心的真正缘由。只有探春一人有如此深刻的认识,凤姐一流人物何能想到、看到、说出这一层来!
  最后,我们来看全文中说到的这些红楼女子:秦可卿迷离飘渺非现实可存,林黛玉明净脱俗为洁魂一缕,妙玉终浸肮俗但让人生疑,薛宝钗心机金锁过于死闷,贾探春高洁志远但未展而结,王熙凤机关算尽本是空空。她们六个在象征着的天上人间中被分为不同类型,仙子和人杰。仙子似乎更难生存于尘世一般?所以人世中的仙子并不能纯粹。而人杰如无十足灵性怎堪称人杰,人杰亦不是纯粹。两者集合之中才可看到这种包罗万象的“大女性”图景,这个集合中的每一项在书中成为特定人物的主要精神性格内质,这些不同的内质或者相似或者相反相成。以薛宝钗和林黛玉为例,两者作为对立的审美规范,人格理想,宇宙精神的化身实质上具有相反相成之性,是一个矛盾着的双方,彼此要依存而生。纯粹的一个单方面对于“大女性”对于人性都绝对不是完整的。同时也应当看到,这集合的内质项亦可以自由组合成为另一种模式性情。总括起来说,这个“大女性”图景可以大体归结为一句话“若为一人”。
  “若为一人”是说很多或者所有的“大女性”图景里的人物性情元素集合在一起的性情,这虽然是难以想象不太可能,但在整个“大女性”图景集合里,在人世无常时代变迁的造就下,兼得其中多项者应不乏其人。

文秘写作 期刊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