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巴黎吻过繁花(四)
作者 :  西西东东

  上期回顾:程熹微终于忍受不了苏念的折腾了,决定好好和这个大少爷谈谈。可是法语不佳的她,反而被苏念一通嘲笑……正当此时,林东升要结婚的消息传来,让程熹微备受打击,哭得梨花带雨的她又被苏念用中文羞辱了一顿……原来苏念会讲中文!于是程熹微晚饭做了几道中国菜,放了很多辣椒想要报仇雪恨……
  Chapter 3 以工换学
  01 做饭换补习
  许诗凡的手机下午正好没电了,回家充好电一开机,正好收到熹微那哭得惨兮兮的留言,马上回拨了过去。
  程熹微这会儿心情已经好了很多,有条有理地把自己的考试结果、林东升要结婚的事,以及被父母知道后让她回国的事都跟许诗凡说了一遍。
  许诗凡叹了口气:“他们都以为你是来投奔林东升的,没想到你被他甩了个彻底,当然不想你一个人孤苦伶仃地在外面受苦。”
  程熹微也表示理解,说:“但是我才出来两个多月,什么都没学到就回去,十万人民币就那么莫名其妙地没了,回去还指不定怎么被人笑话呢。”
  许诗凡并不赞同她这样的想法:“这个就得看你了。就像你在电话里问的,你究竟是为了什么来到这里?难道真的只是为了你那个渣前任?如果是,我劝你赶紧打包回去,别管什么经济损失,也别管外人的眼光,尽早止损。”
  程熹微沉默了。
  她承认,起意来巴黎留学,决定性的因素就是林东升,否则她就算要留学,也不会选择一个语言完全陌生的国度。
  但仅仅是为了林东升吗?
  她趴在书桌上,看着窗外的世界。
  雨一直没停,细小的雨点飘落在玻璃窗上,敲打出别样的窗花,这座古老而繁华的城市安静地蛰伏在一片朦胧烟雨中。不远处的马路上车来人往,有人撑着黑色的雨伞优雅行走,有人迎着风雨快步奔跑,圣诞节的灯饰将夜晚点缀得五光十色,即便是在雨中,也能触到一片安宁祥和的气息。
  她并不仅仅是因为林东升才来到这里的。
  她向往这座城市,不想一直依赖在父母的怀抱里,做那个永远长不大的女孩儿。她希望能在这里学到一技之长,站稳脚跟,回到父母身边的时候,已经能自己撑起一片天。她想看看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模样,想尝试一下拥有更加多彩的人生。
  “诗凡,我想留下来。”程熹微声线坚定。
  她不愿意就这样弃械投降,在人生即将转折的时候,又退步折回去。
  许诗凡道:“那不就行了!你现在只用好好学习,把语言考过了,其他什么都不用想!”
  提到语言,程熹微又想到自己A2的成绩,颓丧地叹了口气。
  许诗凡“嘁”了一声,说:“你有什么好丧气的?你隔壁不是就住了个法国人吗?你每天回去没事干就找他说话好了,吵架都行!反正只要你天天说,天天听,保管你进步飞速!”
  苏念啊?
  她都已经和他撕破脸了,昨天晚上和他吵了一架不算,他吃完辣椒那个恨不得吞了她的眼神哦……
  还有那句伤自尊的“请你讲好了法语再来跟我说话,谢谢”。
  多么冷艳高贵啊……
  他愿意跟她讲法语才怪了。
  第二天一早,程熹微就接到爱玛太太的电话,尽管控制了情绪,放慢了语速,还是听得出其中的愤怒。
  “Martin太不听话了,圣诞节居然不过来和我们团聚!亲爱的熹微,一定是你把他照顾得太好了。”
  程熹微汗颜,知道这是爱玛太太客套的说法。
  “现在是公众假期,圣诞节期间你不用给他做饭,也不用理他,给自己放个假好好开心一下吧!”最后挂电话的时候,爱玛太太还“哼”了一声,“看他来不来!”
  程熹微悄悄开门瞅了一眼,屋外有动静,看来他是真的没走。
  前后将近二十天的假呢,难道他要一直待在巴黎?
  好抑郁……
  熹微洗漱完,默默去厨房给自己做了顿简单的早餐,很随意就解决了。她本来想着中午饭也这样偷偷解决掉,奈何苏念到了十一点就一直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她听着,报道里似乎是说哪里罢工了。
  熹微纠结了一会儿,万一苏念不会做饭,她一个人吃,是不是不太好呢?虽然他一直对她态度恶劣,但毕竟还是个十六岁的高中生,自己也没必要那么小气跟他斤斤计较。但是爱玛太太也特地交代过了,圣诞假期间不用给他做饭,她有啥不好意思的?
  于是程熹微坦然地去了厨房,做了她最爱的炒饭,一根火腿肠,一只鸡蛋,一把香葱,经济简单又美味。
  端着盘子穿过客厅的时候,熹微理直气壮、目不斜视地径直往房间走,快到房门口的时候,身后的苏念突然来了一句:“程熹微,你知道房间里的书桌值多少钱?”
  好吧……你家东西全都值钱……
  熹微折回客厅,本来她也是一片好心,免得他眼巴巴地看着她吃。
  她在餐桌边落座,一勺子下去正要吃,苏念又开口了:“程熹微,厨房味道这么大,影响到别人不太好吧?”
  炒饭的油烟是会大一点,熹微闻了闻,其实也没什么味道,不过还是去把厨房门关上了。
  她刚刚坐下,苏念又喊了她:“程熹微,你不觉得你应该先把厨房打扫干净?”
  熹微早上本来就吃得少,闻着炒饭的香味口水都要流出来了,偏偏苏念一会儿这个一会儿那个的,她饭就要到嘴边了,又不得不停下。
  她瞪了他一眼。她习惯吃完饭,洗碗的时候再一起收拾厨房,但是想到后面说不好还有二十天的时间要白天晚上都对着他呢,还是乖乖起身去先把厨房收拾了。
  她再回到客厅,苏念仍旧坐在沙发上,左手端着她的盘子,右手拿着她的勺子,津津有味地吃着她的炒饭,还完全无视她,始终盯着电视机。
  那是我的炒饭!
  到嘴的食物被人抢走,熹微感觉心里像塞了一团棉花似的,差点儿就要怒吼出声,就在此时,她脑袋里突然灵光一现。
  程熹微怒气腾腾的脸马上换上了一副笑容。   她挪步到沙发边,挨着苏念坐下,语气温柔得很:“这是家庭版扬州炒饭,还挺好吃的哈?”
  苏念瞥了她一眼,没理她,继续吃饭。
  “苏念,我和爱玛太太之前说好的,只用准备你的晚餐,现在是假期,她也特地叮嘱我可以放假,但是你既然在家……”熹微保持笑容,“不如咱们交换一下?”
  苏念面不改色地盯着电视机,没听到她的话似的。
  熹微不受影响,继续说:“这个圣诞节呢,我继续给你做饭,午饭都做!你呢,就随便帮我补习一下法语,怎么样?”
  见苏念继续不理她,她也继续蛊惑他:“中西结合,保管顿顿有菜有肉,营养丰富,包君满意!”
  熹微双眼亮晶晶地看着他,他却不为所动,看都没看她一眼,就在她以为没戏的时候,他却又开口了:“早饭呢?”
  早饭啊……苏念每天早上六点不到就起床了呢……算了,为了学习!熹微拍了拍胸脯,说:“早饭也我来!”
  苏念嘴角一撇:“成交。”
  02 这家伙真的会有朋友吗
  程熹微虽然是第一年到法国,第一次有机会切身感受地地道道的圣诞节气息,尽管杜若每天给她发消息,说圣诞集市多么热闹,有多少有趣的小玩意儿,有多少好吃的新鲜美食,她还是决定杜绝一切诱惑,趁着圣诞假期,足不出户地恶补法语!
  她在书桌上方列满了时间安排表:每天五点半起床,给苏念准备早餐;早餐完是记单词的时间,接着是听广播锻炼听力的时间;早上记忆力好,还要一次次地复习巩固那复杂的语法;下午做阅读,找个主题写篇作文;晚上和苏念对话一个小时,让他帮她修改作文里的语法错误;剩下的时间再看一部原声电影。
  圣诞节之后学校还有一次考试,这次考试她如果能通过的话,即便第二次TCF考不到B2,她至少能在本校申请一个专业试试看。
  所以程熹微几乎是豁出老命来拼了,每一项都认真得不得了,除了和苏念的法语对话时间。
  两人经常冷场。
  程熹微:“Martin,你平时喜欢干什么?”
  苏念:“关你什么事?”
  程熹微:“那你喜欢吃什么?”
  苏念:“除你做的之外的食物。”
  程熹微:“那你还吃……”
  苏念:“没有选择。”
  程熹微:“好吧……那你讨厌干什么?”
  苏念:“和你说话。”
  程熹微:“……”
  程熹微:“算了,换你问我吧。”
  苏念:“我对你不感兴趣。”
  程熹微:“……”
  熹微每说一句都被堵得心头一口血,最终内伤严重,偏偏是她自己要找苏念练法语的,还不能对他发脾气。然后她决定换一种方式,不问问题了。
  程熹微:“Martin,我第一天到巴黎的时候,天气特别好。我一直喜欢巴黎,能亲眼看到,特别高兴。”
  苏念:“然后就发现被甩了。”
  程熹微:“……”
  程熹微:“对了,爱玛太太今早打电话,说如果你实在不愿意去瑞士,记得给叔叔打个电话。”
  苏念:“哦。”
  程熹微:“我觉得爱玛太太真是和蔼可亲,特别可爱。”
  苏念:“因为你蠢。”
  程熹微:“……”
  她连没话找话说都没法继续了……
  这家伙这样一张嘴,这么一副表情,真的会有朋友吗?
  让熹微欣慰的是,法语对话虽然进行得非常艰难,苏念修改起作文里的语法错误还是很认真的,而且字迹清晰,比老师们的火星文容易看得多。就冲这一点,她怄出的那些心头血也算值了!
  而且,这人的抗击能力都是越击越强的,脸皮也是越来越厚的,被苏念刻薄讽刺的次数多了,程熹微竟然习惯了,也习惯不管说什么,他都只是“嗯”、“啊”、“哦”了。于是那一个小时,为了避免冷场的尴尬,程熹微只能尽量地说说说。
  说什么呢?大到中国国情、社会民生,她白天看到的离奇新闻,小到她小时候和班上同学打架,程妈妈领着她去给同学道歉,她想到什么说什么,谁知道到时候口语考试的题目会不会是讲几件童年有趣的事呢?
  这样地狱式的突击训练之后,程熹微自我觉得,自己的法语水平似乎……是有提高的?
  至少她对着苏念讲法语一点都不紧张了,而且大概是她讲的内容太无聊,苏念为了避免睡着,她用错词的时候,都会“好心地”纠正她。又因为苏念每次纠正她说的话都能让她神经绷紧,让她的记忆格外深刻,一般不会再犯第二次同样的错误了。
  “‘门’是la porte不是le porte。”苏念无法忍受地说了中文,“程熹微,你再犯这种白痴错误,就不要和我说话了。”
  程熹微不服气地争辩:“又是la又是le的,明明是你们法语莫名其妙,非要给名词分个阴阳性,‘门’为什么是阴性的啊?‘门’也分男女吗?你们凭什么说门是阴性,是‘女的’啊?那‘床’又为什么是阳性的,床是‘男的’吗?那么多名词非要分个‘男女’出来,让人怎么记得住?”
  苏念“呵”地笑了一声:“谁告诉你阴阳之分就是男女之分?”
  程熹微其实只是想发泄一下,心虚地别过头,又说:“还有‘把我赶出门口’这个动词,为什么要用‘mettre’啊,这个词不是‘放置’的意思吗?把我‘放在’门口就是赶走了?根本就说不通嘛。”
  “你为什么叫程熹微?”
  程熹微一愣,她爸妈给她取的名字就叫程熹微啊,还有什么为什么。
  “你如果无法怀着认同的心态学习一门语言,用这门语言来考虑问题,非要把中文套进去,那你还是滚回你什么都合情合理的中国,别赖在法国了。”
  程熹微噘着嘴,虽然生气,却没有反驳。
  她承认她总是把中文套进法语,总在从中文的角度来给法语挑刺,还有她忍了一万零一次的变态动词变位。一个动词,随着不同的语境、不同的主语、不同的时态,写法都不同,每一种形式都要生生地记下来,一个动词一种时态六个变位,平时会用到的时态最少最少也有五个,于是记一个动词,得记三十个变位!   变态!
  不过,对于母语为罗曼语族的人而言,学中文也一样会碰到很多问题吧?程熹微抬眼悄悄看苏念,他那一口流利的中文,就是用他刚刚说的心态学好的吗?他才十六岁呢,自己比他大五岁,却那么浮躁,还比不上一个少年。
  “对不起,是我不对,我们换个话题。”程熹微默默下定决心,苏念学得好中文,她也一定学得好法语!
  03 许诗凡病倒
  圣诞节眼看就来了,新年也越来越近,程熹微发现,坏脾气的苏念貌似人缘还是不错的,每天邮箱都被各种贺卡塞满,还有各种包装得粉粉嫩嫩的包裹被送上门来。
  “苏念,你不去看爱玛太太,也不回去和父母团聚吗?”熹微潜意识觉得,苏念应该不是巴黎人,只是在这边读书,否则不用住在爱玛太太的房子里面。
  圣诞节之于法国人,就像春节之于中国人一样,是全家团聚的大日子。程熹微看街道上店铺全都关了,连行人都没见着几个。虽然她也准备了一桌丰盛的圣诞大餐,还是忍不住问他,她都不敢去想两个月后的春节她该怎么过,估计肯定想死在家里。
  苏念如往常那般,吃着饭,没搭理她。
  程熹微已经习惯他这个样子,没再多问。
  元旦前夕,找程熹微的人又多了起来。
  杜若又约程熹微出门,说有个留学生聚会,可以去玩玩,顺道一起跨年。程熹微想到她出去了,苏念年末最后一顿晚餐都没得吃,也就拒绝了。
  陆子衡也发来信息:是不是应该请我吃饭了,程熹微?
  上次见过一面要了程熹微的手机号之后,他又要了她的QQ,两个人聊过几次,挺聊得来的。程熹微想了想,还是拒绝了:今天有约了,下次吧!
  连林蜜都给她打了电话:“熹微姐姐,你不会把我那件事忘了吧?”
  之前林蜜已经问过她很多次,她都以还没跟苏念熟悉为由拒绝了。现在搬进来也将近一个月了,她和苏念关系也算有所缓和,想着总是逃不掉,明天又是元旦,就答道:“小蜜你明天有安排吗?没有的话就来我这边玩一玩啊!”
  林蜜听了高兴地大喊:“没事没事!明天啊,说好了啊!”
  熹微趁着吃午饭的时间套苏念的话:“明天元旦,你还在家?”
  苏念没回答,反问了一句:“你要出去?”
  熹微摇头,眯着眼睛讨好地笑道:“苏念,明天有个朋友想过来玩一下……之前我和爱玛太太也说好的,可以带朋友过来,没问题吧?”
  苏念:“不关我事。”
  意料之中的反应啊……她才不会那么傻,直接说要给他介绍朋友呢!
  虽然拒绝了一系列邀约,下午的时候程熹微还是顶着寒风去了一趟许诗凡家。搬到苏念那边后,她和许诗凡见面的机会就少多了,两人又不在一所学校,见上一面实在不容易。
  许诗凡那里有一些她以前从国内带过来的法语学习资料,她本来想着过去拿来接着用,两人还能见个面说说话,哪知道一见到许诗凡,她便吓了一跳。
  算起来他们也不过二十多天没见,许诗凡瘦了一大圈,穿着睡衣,刚刚睡醒似的,蓬头垢面。
  熹微看了看手表:“这都下午四点了,你还没起床?”
  许诗凡一头栽倒在床上:“昨天写论文写得太晚,实在起不来了。”说着还咳嗽了几声。
  熹微皱着眉头:“你怎么瘦得这么厉害?都没吃饭吗?”
  她打开冰箱,果然空空如也,倒是垃圾桶里塞满了方便面的袋子。
  “前阵子实在太忙了,圣诞节前好几门课考试,哪来时间做饭啊?我昨天刚刚把一个小论文写完,等会儿再改一改,就可以交上去了,三号截止呢。”
  许诗凡是读完高中就过来入读的大学,一旦开始专业课的学习,课程密度和难度,都不是语言时期可以比的。她向来努力,每次下课回来整理笔记都要花两三个小时,就别提写作业什么的了,经常要熬夜到很晚。
  熹微心疼她,说:“那也得好好休息,好好吃饭啊!”
  话没落音呢,许诗凡躺在床上就剧烈咳嗽起来。
  熹微听着难受极了,翻她的柜子:“你是不是感冒了?带药过来没?没有的话我那边有,我回去给……”
  她话没说完就见许诗凡爬起来往洗手间冲过去,接着传来“哇”的一声。
  熹微看着地上那一摊红色,眼前直发晕。
  从前最多在武侠电视剧里看到大侠们受伤吐血,还没在现实生活中见到人当真“哇”的一声吐出一摊血来,熹微当即吓得脸都白了。
  许诗凡本来只是觉得胸口有些发痒、发凉,有什么涌上来,也没想到竟然是一口血涌了出来,也一下子没了主意。
  “你快……快去躺着……”熹微说话的声音都在发抖了,“我们……我们去医院?”
  可是医院在哪里呢?
  程熹微只知道这边生病一般直接找私人医生,但都需要提前预约,好的医生还经常约不到,像这种情况,在国内早就直接去医院了。可是她来了这几个月,还从没注意到巴黎哪里有什么医院。
  医院在哪里?去了之后又是什么程序?是不是应该直接叫救护车?
  许诗凡自己倒是比较淡定:“我还没留意过这边的医院,应该都建在郊外,最近交通系统大罢工,哪里有车过去?”
  “那我们打车啊!”
  “的士也都要预约,今天三十一号,好多司机都回家了,临时叫不到的。”
  “那也得去试试。你快换衣服,我用手机查查附近的医院,下楼去看能不能拦到的士。”
  熹微换了鞋就下楼,拿着手机的手不停地颤抖,她一时竟然连“医院”这个单词都想不起来了。
  程熹微虽然从小到大没遇到过什么大事,但这点常识还是有的,又不是真的拍武侠片,一旦吐血,那肯定是内脏哪里出问题了。都已经到出血的程度了,问题肯定还不小,万一找不到医院,那她岂不是要一直出血下去?
  寒风瑟瑟,街道上比起圣诞节热闹多了,很多人结伴步行,准备庆祝跨年夜的到来。程熹微孤零零地站在公交车站,一面看着路上过往的车辆,一面翻看自己在手机上查询的结果,可她心烦意乱,再加上涉及医院,有很多专业名词,更觉得看不懂了,路上又确实一辆的士都没见着……   一时间紧张、担忧、懊恼、害怕又不知所措的心情蜂拥而上,程熹微只觉鼻尖发酸,正慌乱间,一通电话拨了进来,铃声还没响,她就接了起来。
  “你在哪儿?”
  程熹微一听声音,就仿佛看见救命稻草一般,哽咽出声:“苏念……”
  程熹微本来只是想问一下苏念巴黎医院的情况,以及就诊需要注意的地方,没想到苏念直接过来接她们,并且送到了医院。
  但许诗凡的情况似乎真的不容乐观,接连换了两家医院,最后才确诊是肺结核,而且已经是比较严重的程度。医生说肺上已经破了个洞,才会吐血出来,需要马上住院治疗。
  程熹微迅速地用手机查了“肺结核”的相关信息,才微微松了口气。
  这病早些年虽然是不治之症,但现代医术已经攻克了。许诗凡只需要隔离治疗,合理用药,日后注意饮食和休息,是可以痊愈,并且不容易复发的。
  程熹微松了口气,许诗凡却当场就哭了出来。
  “程熹微,我不能住院,元旦之后还有几门课的考试呢,我论文也还没修改完,怎么交得上去?听刚刚医生的口气,恐怕至少要住一两个月的院,落下的功课怎么办?”
  许诗凡向来是乐观开朗又大方的性子,熹微哪里见她这样无助地哭过,一见她哭,也跟着掉眼泪。
  “你哭什么啊?”反倒是许诗凡去给她擦眼泪。
  熹微哽咽道:“什么忙都帮不上,难受。”
  许诗凡“扑哧”一声笑出来:“人家以为我俩演琼瑶剧……哦,不对,莎士比亚大悲剧呢!算了,船到桥头自然直,反正在异国他乡,总会状况百出,我也该习惯了!最大不了也就是重读一年了!”
  程熹微打心眼里佩服许诗凡。她自小父母离异,跟着妈妈长大,出国不过是为了争口气,相信自己不会比那个同父异母的妹妹混得差,硬是靠着自己在巴黎生活这么些年,还能一直这样乐观。
  再看看自己,从小被捧在手心长大,什么事情都有父母替她解决,要一个人在医院住几个月,还在关键时刻影响学习,如果是她,早就六神无主,不知道哭成什么样了。许诗凡却一句“船到桥头自然直”就解决了。
  因为要住院隔离治疗,熹微又回去给许诗凡收拾了一些东西,给她带了电脑和一些必用品,临走时向医生确定好住院期间是医院包餐,也不用留人在这里照料,才放心地离开。
  (编辑:十颜)
  下期预告:从医院出来后,程熹微把苏念领到了一家中餐馆,却遇到了陆子衡和朋友们在这里跨年,于是大家凑成了一桌。苏念面对陆子衡心中不悦,他们会怎样化解彼此的尴尬?此后程熹微频频遇见陆子衡,陆子衡也表现出了明显的关心之意,他们的关系会走得更近吗?苏念对此又会有什么态度?敬请期待下期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