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华裔数学小神童的传奇故事

作者: 袁 原 徐海静

  8月22日,澳大利亚华裔数学家、美国加利福尼亚大学洛杉矶分校教授陶哲轩获得世界数学界的最高奖――菲尔茨奖。数学界同仁认为,陶哲轩年仅31岁就在数学领域成果丰硕,他卓越的才华堪称“数学界的莫扎特”。
  
  8月24日,本刊特约记者通过电子邮件采访了陶哲轩,并通过陶哲轩本人提供的材料,了解到有关这位数学奇才的点点滴滴。
  
  才华早现:2岁就自学英文字母
  
  1975年7月17日,陶哲轩出生在澳大利亚南部阿德莱德一个香港移民家庭。父亲比尔・陶是儿科医生,和母亲格雷丝相识在香港大学,于1972年移民澳大利亚。陶家父母回忆说,早在幼儿时期,陶哲轩就显示出过人的智商。
  与其他天才儿童一样,陶哲轩是自己学会认字的。不到2岁时,陶哲轩就在看儿童剧《芝麻街》时自学了英文字母。父亲发现,玩写有字母和数字的积木时,陶哲轩会把积木块按照字母顺序和数字顺序排列,而且不久后还能用数字作简单的加减法。
  令陶家父母惊讶的还不止于此。过完2岁生日的几个月后,陶哲轩开始使用爸爸办公室里的轻便打字机,用一个手指艰难地敲击键盘,比照着儿童书打出了一整页。从那时候开始,陶家父母意识到,儿子是个神童。他们不能给他压力,但也不能压制他的智力发展。
  于是,这对夫妻到处为陶哲轩买书、借书,鼓励他读书探索。很快,他们就发现自己的教育很难跟上孩子的进步。到3岁的时候,陶哲轩已经展示出6岁孩子才有的读、写和算术能力。
  陶家父母害怕耽误了儿子的发展,决定让他提前上学。1979年2月,只有3岁半的陶哲轩进入了当地一所私立小学。然而,提前入学对这个智力提早发育的孩子似乎并不合适。智力上,陶哲轩比同班5岁的孩子们发育得都要成熟,但为人处事方面,他还不愿意长时间和比自己大两岁的孩子呆在一起。对此,私立学校的老师无能为力,他们向陶哲轩的父母诉苦,说他分散了其他孩子的注意力。几个星期后,父母和老师达成一致,让他退学。
  于是,这个早早显示出过人智力的神童走进了幼儿园,和与他同龄的孩子一起成长。
  
  走入正轨:智商高达221
  
  幼儿园的18个月里,陶哲轩的数学能力显著提高。在妈妈格雷丝的帮助下,不到5岁的陶哲轩完成了小学的所有数学教程,这通常需要7年时间。格雷丝在香港大学念研究生时,曾经获得数学物理一等奖奖学金。然而,她发现,在数学上,陶哲轩不需要别人告诉他该怎么做,他主要通过大量阅读数学著作和教科书来完成学习。
  在这个时候,陶哲轩也开始接受专门针对天才儿童的零星教育。这个项目由澳大利亚的教育机构发起,每个星期六对天才儿童进行特殊教育。为陶哲轩检测智力的老师M・格罗斯回忆说,即使身处天才儿童中,陶哲轩的智力也过人一等。格罗斯说,不到4岁的陶哲轩按要求心算两位数乘法。他还记得,差1个月才满5岁的陶哲轩曾经和一群7岁到9岁的天才儿童一起学习。当时,老师问孩子们,9、18、27、36这组数字接下来是什么,陶哲轩想了想就答道“45、54”,因为这些数字都是按照9的倍数大小排列的。
  后来,正规的测试证明,陶哲轩的智商高达221,比正常人的智商高出近100。数据显示,在人口不到1600万的澳大利亚,每100万人中只有1人智商能达到220。
  也是从这个时候开始,陶哲轩的父母开始为儿子“量身定做”教育课程,在专门从事天才儿童教育的老师的帮助下,终于让这个神童的智力发育走上了“正轨”。
  
  普通孩子:友善、乐于助人
  
  尽管智商极高,但在老师和家长的眼里,陶哲轩还是一个孩子。格罗斯回忆说,陶哲轩是一个“活泼、有创造力的孩子,还很淘气”。他甚至在自己编写的电脑程序中恶作剧。
  9岁的时候,陶哲轩编写了一道BASIC程序,可以按使用者需求提供斐波纳契数列。但是,在开试这道程序之前,使用者必须输入发现该数列的意大利数学家斐波纳契的出生年份。如果人们输入正确年份,程序开始运行。如果输入的年份过早,屏幕上会跳出:“对不起,他还没出生呢,再试试。”要是输入的年份太迟,就会出现:“不,他已经在天堂了”的字样。
  在学校里,虽然和其他同学年龄相差很大,陶哲轩也能成功融入校园生活,和老师同学打成一片。在高中老师的记忆中,陶哲轩是个友善、乐于助人、好脾气的孩子。当然,陶哲轩的年少也为他赢得一些小小的特权:每当全班远足旅行时,老师总会背着这个年龄幼小的高中生走一段路。
  跟踪陶哲轩早年成长经历的格罗斯认为,陶哲轩7岁时就能和十六七岁的大孩子们相处不错,说明他不仅有高智商,处事能力也不弱。
  其他与陶哲轩接触过的教育者对他的印象也非常好,认为他不仅智商高,还是个“好孩子”。11岁前,陶哲轩曾写下自己的童年回忆,给专门从事天才儿童教育的教师看。其中他写道:“我或许被许多老师贴上‘聪明’的标签,但我还要走很长的路,才能像今天在座的你们那样智慧。”读过这份东西的一个教育者评价认为,陶哲轩是一个“非常聪明,非常有见解,非常敏感的年轻人”。
  在父亲比尔的记忆中,陶哲轩也是个“不省心”的孩子。在交给天才儿童教育者的笔记中,比尔担心儿子会“太骄傲”、会“失去他对数学的兴趣,而想去学习其他的,比如摇滚乐”。
  陶哲轩的大学同事评价说,陶哲轩是一位像莫扎特一样的天才,但却没有莫扎特式的个性问题。
  
  宠辱不惊:成就源于“好玩”
  
  从11岁起,陶哲轩开始参加国际奥林匹克数学竞赛,13岁时获得金牌,成为获此荣誉的最年轻选手。
  1989年至1992年,他在澳大利亚的弗林德斯大学获得数学学士学位,1992年,他前往美国普林斯顿大学学习,1996年年仅21岁便获得博士学位。24岁时,他受聘于加利福尼亚大学洛杉矶分校,担任教授。
  
  获得菲尔茨奖之后,陶哲轩接到许多道贺的电话和电子邮件。然而,即使获得了这有“数学诺贝尔奖”之称的奖项,陶哲轩仍然表现非常谦虚。
  他在自己的网页上写道:“感谢每个人……这对我非常重要,遗憾的是我不能一一答复,但我真的非常感动(我现在得先休息会儿)。”此外,陶哲轩还不忘把赞誉留给今年菲尔茨奖的另一位得主――俄罗斯数学家格里戈里・佩雷尔曼。
  他在网页上写道:“就我个人的观点,格里戈里・佩雷尔曼的工作才是过去10年里最重大的数学成就,他证明了庞加莱猜想,和他同时获奖,我真是惭愧。”
  陶哲轩所研究的理论领域是调和分析、偏微分方程、组合数学、解析数论、代数几何等。他的最新突破是与剑桥大学的本・格林共同取得的,证明了存在任意长的素数等差数列。这曾经让数学家困惑了几百年。
  虽然才智过人,但陶哲轩一直很谦虚,而且很早就懂得了谨慎治学的重要性。他回忆孩提时参加数学比赛的经验说,自己曾经在很短的时间内就完成了所有题目,把剩下的时间用来思索与比赛无关的数学题目。最后,他输了那场比赛,而且父亲发现他的大部分错误都是计算失误。
  尽管在儿童时期花了大部分时间自学,陶哲轩总是肯定别人对自己的帮助。他说:“我发现,如果我把自己学到的东西教给两个弟弟,我总是学得更好。”刚刚11岁,陶哲轩就开始教弟弟们下棋和演奏乐器。他说:“在我教弟弟音乐前,我很讨厌音乐。但现在,我喜欢和他二重奏。”陶哲轩高兴地总结道:“我花了很多业余时间想有趣的方法教他们,其中我学到的东西可能远远多于他们学到的。”
  谈到自己,陶哲轩表示,虽然父母是中国人,但自己主要还是个澳大利亚人。不过,他风趣地补充说:“这可不意味着我在(澳大利亚)内陆和鳄鱼摔跤。”像其他澳大利亚人一样,陶哲轩喜欢板球、爱吃肉饼(澳大利亚传统食物)。“总之,就是喜欢澳大利亚随和、诚实和轻松的文化。”
  即使在数学领域已经成就卓越,陶哲轩似乎还在思索自己的定位。打开他的个人网页,人们最先看到的是写在上面的“我是谁”。点击陶哲轩搜录的经典名言,在“天才”、“梦想”和“人性”等各个条目下,人们可以看到这个数学奇才收录的名人名言。
  获奖后,当被人们问道,为什么如此致力于扩展数学领域的边界,他只是简单地答道:“因为好玩儿。”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81534.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