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政治论文 首页
答案在风中飘荡

  “翅膀太圆了,”画家摇摇头,“绝对不会有蝴蝶愿意用这样一对翅膀度过春天的。至少我是不愿意――如果我是一只蝴蝶的话。”
  把薄薄的画纸从画板上扯下来,团成一团,像丢垃圾一样把自己两个小时的心血撇进了垃圾箱。但画家很快发现自己并没有把它丢进去――因为垃圾箱已经满了。
  照惯例,画家打了一通电话,隔壁家的小男孩就兴冲冲的来了,宝贝似的收走了画家失败的满满一桶画作。
  男孩说,自己的爸爸是昆虫学家,家里有好多好多小巧的昆虫,而蝴蝶则是他的最爱。
  男孩还说,妈妈告诉他,要投桃报李,要了画家这么多幅蝴蝶,自己回头一定也要送给画家一只漂亮蝴蝶。
  又换上了一张新画纸,而画家脑子里一点想法也没有。
  下个月就要交稿子了。这次国内发行量最大的杂志《听风》特邀画家给他们创刊15周年的特刊画封面,主题是春天与生命。而现在,画家连一幅像样的半成品都还没画出来。
  “......生命,生命怎么画啊?”画家叹了口气,“也许,我只适合画静物吧。”
  画家咬了咬笔,“不如我还是早点推掉这签约,让他们再找别人算了。”
  虽这么说,可画家执拗的尊严却没有允许他这么做。不多时,又一只美丽的蝴蝶跃然纸上。
  可画家却叹了口气,打开窗,任初秋的大风刮进,狂躁一室。仿佛,可以带走他的烦恼。
  泡了一杯茶,回来关窗,画家才骤然发现大风除了搞砸了他今早刚收拾好的卫生外,还带来了一位意料之外的小客人――一只蝴蝶被大风按在了他的画纸上,和之前的那只蝴蝶并列在一起。不过画纸外的这位,是鲜活的,是灵动的,是......是有生命的。
  画家如获至宝。火速从厨房拿来一个玻璃罐头瓶,将被风按的死死的蝴蝶小心翼翼的扣住,盖好,仿佛抓住了整个盛开的春天。
  “真是大风送来的礼物!”画家的嘴角漾满了笑意,“天助我也!”
  美丽的身影在玻璃罐内翩翩飞舞,那轻盈且柔美的样子,一下击中了画家的心灵。而蝴蝶,仿佛还在为不解这场大风把自己带到了哪里而困惑。
  “这就是生命吧,”画家感叹,“多美妙啊!”
  画家从花市买了几朵鲜红的玫瑰花塞进了瓶中,又塞进了一些饼干渣,蜂蜜和菜叶。他完全不知道自己应该用什么样的食物招待客人。确切的说,他根本不知道这位客人爱吃些什么,只好把所有他能想到的食物都一股脑的捧给了它。
  每次画家拧开瓶子,从小缝塞食物进去的时候,蝴蝶都会激动的扇舞斑斓的两翼,向缝隙飞去,向微风飞去,罐子外的世界飞去。画家曾无力的安慰自己,这只是小蝴蝶对食物的迎接,它饿了,仅此而已。虽然他深深地明白,这分明是蝴蝶对拘束的不满,向自由的逃离。
  画家的画上的蝴蝶开始像真的,而罐子里的那位反而不像了。
  画家担忧的透过玻璃,看着被他囚禁在这小小一方天地的蝴蝶。瓶中的蝴蝶较它刚住进这个新家时,枯槁干瘪了许多,双翼上明媚亮丽的色彩也黯淡了下来。几乎让人难以想象,它也曾是花间漫舞流连的精灵。
  “我也是为了你好啊,”画家这样说,“已经是初秋了。你是一只来自春天的蝶,出去了,难道能受得了那寒冷吗?”
  “出去了,活不了多久的。”画家几乎用一种肯定至极的语气在说,“暖气的温度,才能帮你在这秋天走的远些。”
  日子流水一样细细淌,春天的舞者憔悴得不成样子。画家的良心,开始受到谴责。
  “是我把它变成这样的,我不能再找借口了。”画家试图说服自己,“放它走吧!管它会遇到什么呢,那是它自己的事了。”
  “我要做的,就是放它走,就这样。”画家终于说服了自己,“我不能再这么自私了。”
  抄起罐子,画家几步冲到了阳台,狠狠推开窗,仿佛慢上一秒自己就会后悔一样。
  可是他还是犹豫了。
  “它会不会摔死?”画家这样喃喃自语,又马上被自己逗笑了,“蝴蝶怎么会被摔死!难道鱼还会被水淹死吗!”
  虽如此说,画家还是转身,捧着罐子,缓缓下了楼。步履,如朝圣者般虔诚。
  微凉的秋风里,画家终于把从风中取走的东西还给了风。
  看着蝴蝶踉跄离去的身影,画家突然庆幸自己没有从三楼阳台把它扔出去。
  “小心点吧,”画家对着那小小的身影说,“别再傻傻的追着风旅行了!”
  画家回到家,让隔壁小男孩把画板上的那幅已颇有神韵的蝴蝶画拿走了。
  因为画家知道,画板上的根本就不是一只蝴蝶。还差的远呢。
  晚饭时分,画家家的门铃响了。画家放下手中的咖啡,起身开门。门口,是那个隔壁男孩。
  “暂时没有画给你了,孩子。”画家挤出了一个他自以为还算温和的笑,其实他并不很想笑,“回去吧。”
  “我这次不是来要画的,”孩子亮晶晶的眼睛里闪着兴奋的光,“我是来还礼的!”
  画家还没反应过来,孩子已经把一个小小的信封塞到了画家手上:“我可是说过要还给你一只漂亮蝴蝶的!我可是费了好大劲找到了原材料,求了爸爸好久他才帮我弄的。你可要好好珍惜啊!”
  孩子脆生生的说完一席话,有些害羞的一路小跑走掉了。
  ��家笑笑,拆开信封,却瞬间就红了眼,握住信封的手颤抖的幅度变得渐渐剧烈。
  美丽的倩影被紧紧固定在了精美的卡片和塑封之间,再也无法逃离。
  画家忽然有些后悔,没有把它从阳台扔下去,哪怕它真的会葬身风中。
  一个月后。
  最新一期的《听风》特刊发行,半日光景,便已遍布大街小巷。
  小男孩也买了一本。
  封面上的一只蝴蝶栩栩如生,那翩翩起舞的绝美风姿,饱含的生命之美,直叫人叹为观止。
  不过,那蝴蝶好像有些眼熟。
  好像,在初秋的某场秋风里,见过一样。
  (作者简介:王丹凝,河北正中实验中学,学生。 )

【相关论文推荐】

在线服务

服务承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