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90后跑路老板的场外配资术

作者:未知

  3亿元就这样飞了
  “没了,全没了,钱和人都没了。”
  2015年6月5日下午,福建厦门,股民华建风匆忙赶到给自己配资的公司门口,发现大门紧锁、人去楼空。门口聚集了十余位像他一样的投资人,都无比忧虑自己所投资金的下落。
  在焦灼等待两天后,华建风等来了一纸公告。
  这是一份堪称“史上最嚣张”的跑路公告。公告称,“因股票账号被恒生冻结1000多万元、公司已关闭”、“我要东山再起,需要这个钱,不可能还你们,我现在先回老家,不用来找我,找我也不会还给你们。”公告人署名是汇霖投资公司的90后法人代表朱振霖。
  随即, 一则关于“90后配资公司老板卷款3亿元嚣张跑路”的消息传遍市场。
  华建风顿时觉得自己上当了,他认为自己可能遭遇了场外配资诈骗。
  场外配资,在时下的牛市中异常活跃,但对很多人来说还是个新名词。
  所谓场外配资,是指投资人通过配资公司向信托或者其他资金方借钱炒股,配资公司则在投资人本金的基础上按照一定比例提供资金给投资人使用。目前多数公司的配资比例在4倍以内,月息则在1.5%~1.8%之间。
  华建风按照配资模式,向汇霖投资交了60万元保证金,后者按1:4的杠杆向他配资240万元,这样华建风的炒股资金就变成了300万元。作为配资回报,汇霖投资要向华建风收取1.4%的月息。
  对于配资公司而言,这单生意是包赚不赔的。如果华建风炒股亏了,只要账户资金触碰事先约定的平仓线,就会被强行平仓。在这种情况下,华建风依然要向汇霖投资支付利息,而汇霖投资的配资资金分毫未损,因为平仓线以上的是华建风一个人的钱。
  华建风并未想到,他在将保证金打入汇霖投资法人代表朱振霖的个人账户后,并没有如约收到来自汇霖投资的开户通知。而当他赶到汇霖投资办公地点,看到的是紧锁的大门和一群追讨资金的投资人。
  60万元就这样不翼而飞了,华建风和其余投资人向警方报案,等待进一步调查。
  华建风说,现在光是厦门分公司这边的投资人就有十几个,投入保证金10万元到几百万元的都有,投入最多的是一名来自四川成都的投资人,配资近900万元。根据初步估算,配完资后公司总体的涉案金额大概有近3亿元了。
  “背景”深厚的“官三代”
  汇霖投资到底是不是诈骗?6月16日,朱振霖的QQ签名上出现一段文字:“针对网上说我卷款几个亿潜逃,我只能说造谣也需要靠谱些,你以为大家都笨吗?”
  根据投资人提供的朱振霖公告,其公司关闭是因为股票账号被恒生冻结,1000多万元的保证金亏了650多万元,只退回了370多万元。
  朱振霖公告中提到的恒生,市场理解是恒生电子交易公司开发的一款全托管模式金融投资云平台。但恒生电子公司明确否认了相关冻资表述,表示并未发现与相关事件描述相似的持仓记录及投资交易行为。为此,该公司还发布了关于该事件的公开声明。
  这使得事态发展疑云重重。
  一开始,华建风和其他投资人对汇霖投资也是半信半疑,但公司出示了营业执照和纳税信息,他们在验证了文件的真伪后才签约的。
  几位投资人都曾听汇霖投资业务员介绍,朱振霖“背景”深厚,爷爷是军队退休老干部,叔叔是央行某支行负责人。大家认为发信托产品配资不容易,需要“关系”才能做,看到汇霖之前的成功交易信息后,都觉得公司资质不成问题。
  全国企业信用公示系统显示,汇霖投资成立于2014年9月5日,由朱振霖和陈福亮两人创立,注册资本100万元。而与华建风等人签订合同的是其下属厦门分公司,该分公司距离事发时仅成立不到一个月。
  据投资人介绍,汇霖投资的客户主要来自两个渠道,一是由熟人介绍,二是通过QQ群招揽。
  记者通过投资人给的QQ群号,查询到一个名为“厦门汇霖投资有限公司”官方QQ群,最多可容纳2000人。根据投资人提供的身份证信息显示,朱振霖出生于1991年,QQ昵称是“无知的振霖”,显示的抬头则是副总经理。而该群创建者是一个昵称叫“圈不同别硬容”的男子,显示的抬头为总监,其银行卡上签名为朱立业。
  该QQ群内一名姓谭的员工告诉记者,朱振霖和朱立业是同村人,都来自福建省漳州市平和县九峰镇苏羊村,群内还有多名员工也来自漳州。
  顺藤摸瓜之后,华建风与其他投资人发现,朱振霖其实就是当地一名普通农民的儿子,根本不是什么官三代,更没有任何背景。但一切都来不及了。
  记者查询用户名为“无知的振霖”的QQ号,向其表示有配资需求后,该QQ号回复记者,“可以做”,但显得比较谨慎,在询问了记者“来自哪里”、“公司还是个人业务”等问题后,很快与记者解除了“好友”关系。
  相比之下,来自汇霖投资官方QQ群里的其他账户号更“热情”,记者在公司群内随机挑选了几个QQ号码接触,其中有两人都明确回复有配资项目可做,称“后天就有1亿元的资管项目”、“马上就能来钱”、“1:4的杠杆1.1%的利息”。
  “魔法师”的手
  洪永煌是厦门当地一家期货投资公司的业务员,曾为汇霖做过业务代理。据他介绍,朱振霖曾经也是老实做配资业务的,但在“牛市激发效应”下,这才打起了歪主意,试图在股市捞一笔。
  洪永煌说,汇霖投资做的是二级代理业务,通常是从上游大资金方拿钱,这些资金多来自信托产品或资管产品,市场利率在2%左右;按照一般方式,接下来汇霖投资应该将产品分销给客户,利率会提高到2.5%或更高,以此赚取利差获利。
  但朱振霖等人反其道而行之,不但没有提高,反而降低了利差,最终以月利1.4%的水平给到客户,针对一些大客户甚至给出了0.9%~1.0%的“批发价”。   也就是说,汇霖投资不仅不能盈利,反而需要“倒贴”1%。那么利息窟窿怎么补?汇霖投资的盈利哪里来?
  据洪永煌分析,汇霖投资的模式大致如下:拿了下家的保证金后,不急于交给上游产品提供商,而是打个时间差用这笔钱在股市里赚一笔。
  打个比方,5月1日,朱振霖向用户配资1000万元,后者按月息1%获得10万元利息。
  但是他并没有即刻为客户开设系统账户,而是在半个月之后的5月15日再行开设,那么,资金在这15天中,去了哪里?
  有可能,朱振霖试图利用牛市高涨的契机,用15天的操盘时间,将配资与用户本金全部拿去炒股,在他看来,他得到的就不只是配资利息了,还有炒股回报。
  另一种玩法就是,虚报杠杆。比如用户要求1:3的杠杆配资,月息0.9%。但汇霖投资利用信息不对称的漏洞,向上游申请了1:4杠杆,而汇霖投资实际给用户的配资杠杆是1:3。
  洪永煌分析,也许还有一种情况,如果同时有三、四个人的保证金和杠杆数字都一样,汇霖投资可能选择先暂时开一个户,用其他人的保证金和所融的资金去投资,博取股市收益。
  打时间差+虚报杠杆+一户多用,这或许就是朱振霖的场外配资玩法,如果按照3亿元的资金规模计算,朱振霖私自挪用来炒股的资金就是300万元。他想要在15天的时间差之内,在股市赚上一笔。
  然而,朱振霖低估了股市风险,在股市受挫之后,未能及时支付保证金,导致公司和所有客户都被平仓。股市的风险用血淋淋的现实告诉他:玩火者必自焚。
  失控的风险
  按照洪永煌的说法,场外配资是完全根据市场经济供求产生的市场,没有任何业内标准,一直处于灰色地带。配资公司的生存根本在于自律及诚信,但很多公司的业务并不规范,配资业务乱象丛生。
  从汇霖投资的客户提供给记者的所有合同文件来看,合同中并未写明上游资金方是谁,而资金供给方也不知道将钱借给了谁。这使汇霖投资这样的配资公司作为中介,牢牢掌握双方讯息。而这些投资公司作为“中间人”,完全可以利用借贷两方的信息不对称做手脚。
  华建风说,自从去年股市暴涨以来,厦门当地的配资公司渐渐多了起来,他本人还考察过其他几家公司,利率大多比银行、信托等低零点几个百分点。
  对于配资市场的乱象,证监会明确表示要严查,今年的一系列举动都透露出监管部门严打场外配资之意,但场外配资仍然屡禁不绝。
  遗憾的是,目前尚没有具体法律条文或者政府职能部门对投资公司进行监管。工商部门只负责按照程序审批发放营业执照,无权监管投资公司具体的业务经营,而公安机关只能在投资公司卷款跑路后,才能介入调查,但这往往为时已晚。
  但最可怕的还是无知。洪永煌说,现在很多新股民、年轻人对金融知识缺乏认识,对私募流程也不够了解,只要有资金配得出来就行,最终害了自己。
  自从朱振霖跑路后,华建风就再也没睡过好觉,他这次投入的60万元大部分是从朋友那里借的,现在血本无归,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把钱还上。看着朱振霖的一纸公告,他只感觉无比讽刺。
论文来源:《商界》 2015年7期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2/view-11776420.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