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奋斗到堕落
作者 : 未知

  老舍在长篇小说《骆驼祥子》中塑造的人力车夫形象,是对车夫性格的更为深刻更为性格化的描绘。祥子原是个破产的农村青年。它以人物自身的性格矛盾,揭示了来自乡村的破产农民面对腐朽社会的压迫盘剥,在日益贫困的同时也扭曲了质朴的人生,激化了小生产者对“私有”的追逐,从而加速了他们悲剧的结局。祥子的悲剧也是小生产者的保守造成的。认识某一文学典型,既要探求其所蕴涵着的丰富社会内容,又应明了其深刻的时代烙印。本文对骆驼祥子人物形象进行分析。
  一、勤劳质朴的人物形象
  祥子是一个北京城里结实、健壮、虎头虎脑的青年车夫,他身上有着许多劳动人民的传统美德,勤劳、朴实、忠厚、善良,注重信用和义气;他也有着许多小生产者所共有的积极进取的求生意志和人生理想。他要强,不肯服输,做梦都想实现他那个说来并不算太高的理想;凭自己的艰苦奋斗拥有一辆自己的车,做一个自食其力的劳动者,并娶一个健康、年轻能吃苦耐劳的穷苦人家的女儿,建立一个幸福的小家庭。他不同于一般车夫,没有入车行的辙,还是因为他保持着在乡间形成的拘谨,忠厚的心态和气质。他和有心计八面玲珑的高妈不同,虽然同在曹府帮佣,同属城市个体劳动者,但两人的言谈举止,和内心活动处处形成鲜明的对比。祥子初来北平,意气风发,意志昂扬,“是头顶头的棒小伙子”,要强、体面、爱清洁、勤苦,为了做一个自食其力的劳动者,拼命拉车。为了买车,没命的拉车,甚至连一口好茶也不愿喝――虽然像他这样的高等车夫喝点好茶是再平常不过的事了等等。
  二、刚强坚毅的人物性格
  祥子善良纯朴,热爱劳动,对生活具有骆驼一般的积极和坚韧的精神。祥子是个性格鲜明的普通车夫。在他身上具有劳动人民许多优良的品质。他善良、纯朴、热爱劳动,他想通过个人奋斗改变自己的社会地位和生活命运的强烈愿望和迫切要求,既然他是那个社受的是来自整个社会的沉重压迫,孤立的零散的个人奋斗自然难以取得成功,即便有了自己的车子并且始终保持者,又何尝能够摆脱那些压制而真正成为独立自主,幸福生活的劳动者?
  三、善良美好的精神世界
  作品还从更广阔的生活内容上,着力揭示了他美好的精神世界。他做事认真负责,讲究信用和义气。他具有一种要求独立自主的思想。他对生活执著的追求,待人的热情诚恳无不表现了一个劳动者善良美好的精神世界。
  四、令人无奈的悲情结局
  第一次的车被大兵抢走。第二次他又攒够了钱,却又被那可恶的孙侦探给怍了去。第三次,他娶了虎妞,还用虎妞的钱买了车子,本来日子过得已经很不错了,可是虎妞却难产死了,祥子伤心欲绝,没法了,只好把车子卖了来安葬虎妞。他的这一愿望在经过多次挫折后,终于完全破灭。他成了一个麻木、潦倒、狡猾、好占便宜、吃喝嫖赌的行尸走肉。从外表到内心都曾经是骆驼般坚韧的祥子,心灵深处却又始终都有一种说不出的孤独感和软弱感,几乎遇到什么都束手无策,当他因为走投无路而感到苦恼和恐惧时,更让他难过的是,没地方诉说委屈。祥子作为一个尚未觉醒的个体劳动者,有着改变自己的生活地位的强烈要求和迫切愿望,最高的理想是做一名自食其力的自由车夫。这本来无可非议,但与生俱来的小农意识、狭隘眼光妨害了他对社会和自我命运的深刻认识。他的确难以看清当时社会的本质,更难以懂得走什么样的道路才从根本上获得翻身解放。
  一是把人变成鬼的旧社会的逼迫。祥子想自己买一辆人力车的愿望,正像农民梦想拥有土地一样,只不过是一个独立的劳动者的最低愿望,然而这一正当的愿望在那个社会里却似乎成了奢望。他不可能以一己的力量与这个黑暗社会抗衡,而这个社会却把他从“人”变成了“鬼” ――个人主义的末路鬼。
  二是车厂主女儿虎妞的诱骗。在造成祥子悲剧命运的过程中,虎妞的介入无疑是不可忽视的重要因素,祥子的生活理想与虎妞的生活理想截然不同,存在着尖锐的冲突。这是一个资产者的丑女引诱与腐蚀(精神与肉体两方面的腐蚀)无产者穷汉的悲剧。
  结语:
  悲剧的感染,往往是来自它生动描绘了主持正义者的失败和善良愿望的破灭。然而常常有这种情况,同情心使作者拔高了悲剧的主人公,使读者无视那些不幸者身上应当引以为训的行为。但是老舍笔下的祥子是悲剧的主角,但并不是个十全十美的人物。作家执著地用小人物的遭遇做凸透镜,揭示那“万家墨面没蒿莱”的社会,把祥子悲剧作为落地残叶来勘察“秋风”对社会底层的侵袭。从《骆驼祥子》可以清晰地看到,老舍的悲剧观是充分现实主义的,他站在抨击黑暗旧中国的高度,写一个不起眼的角落。和英雄们的悲剧相比,普通人的死,尽管不无悲壮,但不眩目,更多的是让读者于淡淡的血痕中看到社会的症结。老舍笔下的悲剧是朴素的,对人们心弦的拨动,往往突出表现在沉闷的氛围对逆来顺受的主人公的无情窒息上。
  《骆驼祥子》的创作,以撼动人心的艺术力量塑造了祥子的典型形象,写出了城市个体劳动者的悲剧史。祥子的悲剧是强者沉沦的悲剧,是性格和命运的悲剧。长篇的全部描写,客观上能使人们认识到:不推翻这黑暗的旧社会,劳动人民就不能解放,同时我们也应得出这样的结论:我们不但应该改造客观世界,也应该改造主观世界,只有这样,才能最终结束悲剧。
  (编辑/丹桔)

文秘写作 期刊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