摆脱前夫债务 人生峰回路转
作者 : 未知

  2018年1月18日,最高人民法院发布了《关于审理涉及夫妻债务纠纷案件适用法律有关问题的解释》,其中第三条规定,“夫妻一方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以个人名义超出家庭日常生活需要所负的债务”不再认定为夫妻共同债务。得知消息,家住甘肃兰州的李沁雪女士放声大哭,她终于有希望摆脱前夫离婚后无端强加于她的那笔巨额债务了――
  屡受伤害坚决离婚,巨额债务从天而降
  2017年2月初,李沁雪和男友忙着筹备婚礼时,突然收到一张法院传票:已经离婚近一年的前夫在两人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借债200多万元,债权人已提起诉讼,要求她负连带偿还责任。
  李沁雪是兰州一家留学中介的工作人员,2014年与袁浩结婚。袁浩开了一家户外用品商店。2016年3月,李沁雪怀孕6个月时,发现袁浩有外遇。难以承受感情伤害,李沁雪决定打掉孩子,并提出离婚。袁浩苦苦哀求,保证和情人断绝往来。后来,在双方家长的劝说下,李沁雪最终决定忍辱负重,维持婚姻。可让她想不到的是,在她艰难地自我调整时,袁浩居然还与情人保持关系。李沁雪再次受到强烈刺激,最终导致流产。之后,她坚决要求离婚,袁浩只得同意。由于他们所住的房子在袁浩父母名下,而袁浩经营的户外用品商店,他说是贷款经营,没多少盈利,李沁雪不想和他纠缠,只拿了他给的10万元精神补偿便办理了离婚手续。
  离婚后,李沁雪一直情绪不佳,父母劝她长痛不如短痛,或许孩子没有保住是天意,否则袁浩本性不改她将苦海无边。在父母的劝抚下,李沁雪渐渐振作起来。半年后有人给她介绍了男友李雷,李沁雪抱着试一试的心理去相亲。李雷朴实憨厚,是个普通工薪族,家境和长相都不如袁浩,但他对李沁雪一见倾心,知道她的经历后没有介意她的二婚身份,而是实心实意地追求她,两人开始了交往。
  这天,李沁雪下班后正要赴李雷的约会,眼前出现一个熟悉的身影,居然是袁浩。她客气地问他有什么事,没想到袁浩居然是来请求复婚的。李沁雪觉得很可笑,说:“我怀孕时你爱上别人,我受到刺激导致胎儿流产,我被你伤成这样,你还好意思来找我复婚?”“当时我是鬼迷心窍,现在才知道我是多么混蛋。”袁浩一脸真诚地说,“如果我们就此别过,那段伤害就永远留在那里;可如果我们能复婚,那段伤害就能被修复。我只要你给我个机会。”李沁雪断然拒绝。可袁浩并不死心,开始往她单位给她送花送早餐。李沁雪正色告诉袁浩她有男朋友了,可袁浩不以为然,仍旧死缠烂打,甚至厚着脸皮求李沁雪的父母。李母被他的花言巧语说动,转而劝女儿,李沁雪坚决拒绝了。就在这时,李沁雪碰到袁浩一哥们儿的妻子,对方一直对她很同情,向她透露了一个消息:“袁浩的情人卷走他不少钱,另寻新欢跑掉了,他肠子都悔青了,活该他鸡飞蛋打!”李沁雪这才明白,袁浩来找自己并非幡然悔悟,而是被甩了以后退而求其次。她的拒绝更加坚定。
  12月的一天,李沁雪正准备下班,听到办公室门口人声鼎沸,居然是同事们簇拥着袁浩来了。袁浩怀抱一束玫瑰花,众目睽睽之下单膝跪地向李沁雪求婚。不明就里的同事替袁浩说话,让李沁雪同意袁浩的求婚。李沁雪十分尴尬,但她明白不能给袁浩任何希望,否则他会纠缠不休。于是她心平气和地说:“我很感谢你这么做,但我真的不能答应你,我说过我有男朋友了……”袁浩跪在地上不起来,李沁雪只好转身离开了。气氛瞬间变得很尴尬,跪在地上的袁浩恼羞成怒,慢慢地站起来,对李沁雪说:“等着,你会后悔的!”说完把玫瑰花一扔扬长而去。
  没有了袁浩的纠缠,李沁雪的恋情进展顺利。2017年2月,两人开始谈婚论嫁。就在这时,一张法院传票寄到了她手上:因袁浩在他��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借债210万元,她负有连带清偿责任……
  因“24条”“被负债”,陷入绝望悲愤自杀
  李雷知道后劝李沁雪不要急:“你和他离婚快一年了,他外面借的钱能和你有什么关系?我带你去找律师。”可律师听完李沁雪的情况后却一声叹息,说:“你的官司不好打赢,你将是又一个‘24条’的受害者……”什么“24条”受害者?李沁雪疑惑不解。
  律师解释说,2004年我国发布了《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其中第24条规定:债权人就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夫妻一方以个人名义所负债务主张权利的,应当按夫妻共同债务处理。律师说,“第24条婚规”的实施,原是为了打击夫妻合谋,以离婚为手段将夫妻共同财产分配给其中一方,而将债务分给另一方,借以逃避债务的现象。但近年来,这条法律的漏洞逐渐显现:它很好地保护了债权人的利益,但极有可能损害离婚夫妻中某一方的利益,比如一方恶意借贷,另一方也要承担债务。而在司法实践中,法官只能依法判案,既然法律是这样规定的,哪怕不合理,法官也只能这么判、这么执行。因此,根据这条法律,李沁雪恐怕要被判和前夫一起均��210万元债务……
  李沁雪听罢瘫坐在了沙发上:“怎么还有这么不合理的法律?”
  她和律师讲述了自己痛苦的婚姻经历以及袁浩几个月前对自己的纠缠:“我拒绝他当众求婚没多久,就有巨额债务从天而降,是不是他在恶意报复我?”律师说有这种可能性,但要证明这一点,需要有证据。
  李沁雪去找债主――一位做房地产开发的老板,对方拿出袁浩写的借条,借款日期是2015年12月上旬,也就是她怀孕不久之后。老板说当时袁浩是要与人合作开发一条新的旅游线路,并承诺一年后连本带利偿还240万元,结果项目进展不顺利,投进去的钱打了水漂。“袁浩一再哭穷,还钱的事一拖再拖。利息我可以不要,但210万元本金必须还我。我对你们已经仁至义尽了。”李沁雪说:“袁浩借你的钱,我不知情,而且现在我们已经离婚了……”对方说:“那我不管,一切走法律途径,我服从法院判决。”
  李沁雪又去找袁浩,袁浩一筹莫展,说:“我也不想打官司,这会影响我的声誉,而且我苦心经营的店恐怕要拿来抵债,我也在找中间人斡旋……”李沁雪气愤地说:“你自己借的钱,你自己担责,跟我有什么关系?当初我从不过问你生意上的事,也不知道你借了这笔钱……”袁浩两手一摊,说:“债主要告你,我有什么办法?只能算你倒霉……”李沁雪懒得再跟他理论,只好听天由命,等待法院判决。   不久,法院一审宣判,果然如律师所言,李沁雪要承担其中一半债务即105万元。
  105万元啊!李沁雪每月工资才4000元,不吃不喝也得还20多年才能还清。收到判决书后,李沁雪放声痛哭。想到自己在婚姻里受到的伤害,现在离了婚依然逃不出前夫的魔掌,她愤怒得简直要发疯。
  李沁雪不服判决,找到律师要求上诉。律师无奈地告诉她,胜诉的机会渺茫。李沁雪强压怒火,说:“那我也不甘心被那个浑蛋扔进地狱!”
  2017年2月28日,最高人民法院公布了对“24条”的补充规定,强调夫妻一方与第三人串通,编造虚假债务,或者从事赌博、吸毒等违法犯罪活动所负债务,不受法律保护。李沁雪知道后再次找到律师,律师仍然无奈地告诉她:“除非能找到证据证明袁浩的债务是虚假债务,否则上诉仍对你不利。”
  果然,2017年4月,法院对李沁雪的上诉进行审理后做出判决:维持原判。继而债主向法院申请直接追加执行,李沁雪的工资账户被依法冻结,当月她只拿到800元生活费,其余收入全被用来还债。
  李沁雪悲愤交加:“我怎么遇到袁浩这样的混蛋。不行,我不服,我还要上诉!”可李雷却不再支持她,说:“只要法律不调整,你再上诉还是输。”李沁雪放声大哭:“那我怎么办?对,我自己去找证据,一定是袁浩算计了我,李雷你一定要帮我……”李雷痛苦地说:“我怎么不想帮你?如果我是个有钱人,二话不说就帮你还了这笔债,可我只是个打工的……我真的对我们的未来没信心了……”李沁雪明白,李雷这是要跟自己分手。李雷内疚地拿出一银行卡递给她,说:“我不分手我父母也不会同意,这两万块钱你拿去,我们恋爱一场,我能为你做的就这么多了……”李沁雪没有接受这笔钱,她跑回家,绝望地大哭。她悲哀地发现,原来一个人的命运没有最差,只有更差。想想暗无天日的未来,她彻底绝望。深夜,趁父母熟睡后,她吞服了半瓶安眠药……
  公益群强烈呼吁,重新修法云开雾散
  李沁雪再次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医院里。原来,父母担心女儿想不开,一直悄悄关注她,及时发现状况并把她送进了医院……李沁雪放声大哭:“为什么救我?以后的日子怎么过?这辈子我不会再有幸福了!”父母也陪着她抹眼泪。两位老人都是普通退休工人,退休金微薄,李父前两年做过胃癌手术,家中还需要她贴补,他们心疼女儿,但爱莫能助。
  从此李沁雪的日子穷困潦倒,每个月800元钱勉强维持生活,她不能再买衣服,不能和朋友去娱乐,即使这样节衣缩食,父母生病她也没钱去贴补,日子过得苦不堪言。更让她无法接受的是,自己非常无辜,全是被渣男所害,离了婚还要替前夫背上巨额债务,她怎么能接受?
  李沁雪开始从外围打探袁浩的情况,希望找到他虚假借债的蛛丝马迹,可始终一无所获。有一次,她从朋友那里得知,这笔巨额债务是袁浩恶意所为,就是为了报复她曾经当众让他出丑……李沁雪又找到袁浩,袁浩幸灾乐祸地说:“我现在也一无所有,不过你要是肯和我�突椋�那就多一个帮你还债的人。”李沁雪恨得直咬牙,说:“你休想!”袁浩一脸无赖相,说:“那就没办法了,看你背着这么一笔债务能不能嫁出去!”李沁雪真想把他撕成碎片,但她无能为力。
  绝望的日子,就这样一天天度过,每一天都是煎熬。
  6月的一天,一位亲戚带一个姓张的中年妇女来看李沁雪。这个被大家称为张姐的女人,有着跟李沁雪相似的遭遇:因为前夫借债而背上巨额债务,只不过她的经历更奇葩,前夫离婚后把自己名下的两套房产更名到情人名下,被追债后前夫失踪,于是变成了她替前夫背债,而拿到前夫财产的情人却高枕无忧,坐享其成。现在张姐已经被迫卖掉自己名下的一套房产,和10岁的女儿躲在娘家度日。她说:“我曾经天天都想自杀,可是想到女儿,我硬是咬牙挺了过来。你现在至少没有孩子,负担比我小,更要顽强地活下去啊……”李沁雪听了唏嘘不已。张姐又说:“不幸的人很多,‘24条’害的人成千上万,我们这些受害人自发组建了一个叫‘24条’公益群的微信群,在那里你会发现有很多‘同路人’。”
  李沁雪从未听说过这样的群,在张姐的引荐下加入了。果然,像她这样不幸的人很多,绝大多数是女人,都是因为在与配偶婚姻关系存续期间配偶借债而背上巨额债务。如,网名“花如影”的女人,前夫借了高利贷挥霍一空后人间蒸发,她被不停地催债,出门被跟踪,半夜被砸门,工资被冻结,每个月只有700元生活费。现在她居无定所,带着女儿到处借住,最惨的时候在自助银行待了两个晚上。
  “智者的笑”,前夫得了精神病,在她不知情的情况下共借了外债数额不明,她已陆续收到5份判决,欠债额合计300余万元,倾家荡产也只还掉200万元,还欠100多万元。
  “任我行”,一个老实忠厚的男人,前妻欠下巨额外债后,他的工资同样被法院冻结,孩子生病甚至拿不出2000元住院费……
  李沁雪很吃惊,她所在的那个群有近500人,而全国范围内类似的“24条受害者”QQ群、微信群该有多少人?李沁雪不敢想象。一条法律令如此多的人受到伤害,这条法律还是公正的吗?
  张姐告诉她,依据“24条”判决的夫妻共同承担债务的案件,2014年、2015年分别超过7万件,覆盖全国31个省、市、自治区。2016年猛增至12万余件,其中有至少1.5万件的被告声称自己是“被负债”,�η芭渑嫉木僬�并不知情。而这些人上诉后又都以败诉告终。所以,大家纷纷寻求社会力量,呼吁修改甚至废除“24条”,实行“共债共签”。
  “好,我也加入你们!”从此李沁雪的生活中多了一项内容,就是不停地写信,给人大代表写,给法院院长写,给检察院检察长写。有一个月,她总共寄(发)出80封信件(电子邮件),希望有关人士看到他们的呼吁……
  煎熬中,李沁雪终于盼来了好消息!
  2018年1月18日,最高人民法院发布了《关于审理涉及夫妻债务纠纷案件适用法律有关问题的解释》,其中第三条的内容是:“夫妻一方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以个人名义超出家庭日常生活需要所负的债务,债权人以属于夫妻共同债务为由主张权利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但债权人能够证明该债务用于夫妻共同生活、共同生产经营或者基于夫妻双方共同意思表示的除外。”这条法律对夫妻债务的认定阐释得很明晰,得到共债共签和追认的是共同债务,否则看是否是家事代理,是家事代理的是共同债务,否则看是否是用于共同生活生产经营,是否是夫妻双方共同意思表示,如果不属于这几类,则不会被认定为夫妻共同债务。
  而什么是“共同生活所需”,最高人民法院也有了明确的8个种类认定:食品;衣着;家庭设备用品及维修服务;医疗保健;交通通信;文娱教育及服务;居住;其他商品和服务。
  2018年1月25日,李沁雪向上一级人民法院申请再审。2月12日,法院开庭审理此案并当庭宣判:袁浩所借210万元债务属于其个人债务,李沁雪将不再被执行继续还债。

文秘写作 期刊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