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金空难70年追记
作者 : 未知

  在四川省乐山市五通桥区蔡金镇,有一座“美国援华抗日烈士纪念塔”,记录了70年前援华抗日的美国飞机所经历的一次空难,成为记载悲壮的“驼峰航线”往事的不可多得的实物见证。
  抗日战争时期,美国飞机帮助我国运送军用物资,从印度飞越喜马拉雅山,在昆明、成都附近的机场着落。因下视山峰如骆驼峰背,称作“驼峰”飞行。
  由于这条航线气候恶劣和其他原因,有不少美机失事,牺牲了不少飞行员。中国人民为营救失事的美方人员作出了巨大努力。
  1944年12月,一架美国空军第14航空队的飞机,坠毁于四川犍为县蔡金乡(今四川乐山市五通桥区蔡金镇)境内,机上17人,死亡9人。蔡金乡民竭尽全力救助这些抗日友军。
  美轰炸机坠落蔡金
  2013年5月22日,我从乐山市档案馆查找到当年处理这起空难的档案材料,包括蔡金乡乡长周世杰于事发当天飞报乐山专署的呈文、参加处理此事的四川犍乐盐区警察局代局长李春信向乐山专署的两次报告、犍为县政府向乐山专署和省政府的报告、四川省政府的指令等,颇为详尽,保存完好。根据这批档案原始材料,大体可以还原这次空难的情节和处置经过。
  编号为B-29-265213的美军轰炸机,1944年12月7日执行“驼峰飞行”任务,由邛崃机场飞往印度。因油管堵塞爆裂燃烧,下午4点左右坠落于蔡金乡第五保学堂坳。霎时烈火冲天,汽油溅洒绵延百米方圆,爆飞的零件、杂物、金属片撒落于周围数里内。机头扎进烂泡田里,溅起泥浆数丈高。机身、机尾断裂,各自甩在不同地方。猛烈的爆炸气浪将几位农民掀翻在地,他们赶紧爬起,跌跌撞撞逃往安全地带。距坠机处二三十米的一座茅草房,沾了汽油,迅速燃烧,火势极其凶猛,房内10岁何姓小孩,还有一牛一猪,顿时就被烧死,粮食、家具都成灰烬。主人孀妇何万氏,因为外出赶场,幸免于难。大火烧了好几个小时才自然熄灭。
  9顶降落伞从天而降,4人无恙,2人重伤,2人轻伤,一人伞未打开,头部触地,当场毙命。
  当地人积极营救受伤美军
  第五保保长刘琨在飞机爆炸后,立刻叫人守护现场,招呼美军弟兄歇息。乡长周世杰闻讯,从5里外的乡公所赶来,很快组织壮丁用滑杆将伤员抬往乡公所,4名无伤者徒步随行。
  那时候乡镇都没有电话,周乡长本想派人向犍为县政府报告,考虑到距县城有120里之远,不如就近越级报与五六十里外的乐山专署。于是匆匆草就《失零(灵)飞机降落辖境情形恳予鉴核电候处理》的简短呈文,派一青年星夜飞报乐山警备司令部和第五区行政督察专员公署(乐山专署)。
  乐山专员公署一面报告省政府,一面电话通知设在五通桥镇的犍乐盐区警察局,马上前往失事现场帮助处理。犍乐盐区警察局代局长李春信迅速向设于金山寺(今乐山市五通桥区金山镇)的美国空军交通指挥站通报,随即派谴懂英语的该局外事员张凤岩,带了两名警员,偕同金山寺的美空军中士史本夏(SPENCER)和下士飞虎(FIRTH)摸黑出发,步行50里,于12月8日凌晨4点到达蔡金乡公所,得知机上共17人,死亡9人。4名无伤者已于7日晚上送往乐山转新津美空军航空第十一总站。已找到的4具尸体面目全非,模糊难辨,由犍为县第四区(区公所在五通桥)指导员王绰然和乡公所人员负责守护。其余5具还需继续搜寻。
  9日下午,再用滑杆将伤员抬到五通桥犍乐盐区警察局,18点抵达。李春信代局长安排罢食宿,向国民政府财政部盐务总局五通桥盐务分局局长汪天行电话汇报,汪局长立马带了医生前来,但是美军伤员谢绝治疗,未被接受。深夜11点,来自新津美空军第十一总站的美军上尉医官美卢(MILLW)与护士、联络员等5人,驾驶两辆吉普车到达五通桥,伤员方接受治疗。10日凌晨2点,伤员被扶上这两车,驰归新津。
  12月11日,9具尸体全部找到,停放在附近的永镇寺(又名石硐寺),这里距蔡金场约6里。周世杰乡长请来木匠赶做棺材。14日,李春信代局长会同新津美空军第三招待所联络参谋李馨,空军军士周布朗(TOEBROWN)、雷白克(RAYBORKE),从五通桥冒雨步行泥泞小道50多里,来到蔡金永镇寺,将已装殓的六棺一一开启检视。另有三棺,还在抓紧赶工中。一帮农民正在寺的山门外数十米的坡地上挖掘墓坑。
  目击者讲述飞机失事情形
  李春信在给乐山专署的报告中,记述了当时他见到的失事现场情形:“飞机爆破失落处坡下田内,水变赤紫;另一田,水尽化绿色。而周围二三里,豆麦树木被汽油烈火所焚,枝叶焦卷……又行里许,见机身铁皮外壳上有265213B―29等字样。更上,有其他碎片堆积各方,约计数处,均分头搭棚,派民壮看守。”
  在另一份报告中,李春信记载了机上17人的姓氏。
  公祭在15日上午举行。此时墓坑中,九具棺木整齐排成两列,前四后五。民工挥锹铲土掩埋。美空军周布朗、雷白克与李馨、李春信、周世杰、王绰然和蔡金乡中心小学校长王治平等人,肃立一旁,目视掩葬。
  收集到的遗物,美军下士飞虎取去3支手枪,周布朗等带走降落伞、防毒面具、钢盔、水壶和飞行员用的被褥等。尚有橡皮艇、机枪弹药等,赠送与地方政府,由蔡金乡公所收转犍为县府。其他衣物等,请王绰然指导员处置。
  16日,周布朗、雷白克、李馨随李春信返五通桥;17日早餐后回新津,告别时再三表示衷心感谢。
  事后,四川省政府拨了一笔奖金,奖励乡长周世杰、保长刘琨和其他有功人员。何万氏惨遭飞来横祸,屋毁子亡,一无所有,由犍为县政府发给抚恤金。
  1945年夏,美国空军第14航空队派人来蔡金,挖出九具棺木,将骨骸运往成都。据说是火化后骨灰送往美国。
  2003年10月,四川省东华综合科学院陈纳德―詹姆斯研究所和成都岳国华、刘云,蔡金镇徐联奎、释照文在永镇寺附近当年安葬美国飞行员的墓地上,建立了“美��援华抗日烈士纪念塔”,实为一碑,正面两旁分刻“中美人民血肉友谊万岁”、“华夏儿女永远不忘国耻”,背面有成都曹硕文写的记叙飞机罹难的碑文。
  另有成都岳国华承办的一碑,刻了《补记》,补叙营葬、迁骨时间、地点以及九名遇难者、八名生还者的汉字军衔和英文名字,表达了中国人民对那些曾经为援华抗日而牺牲的美国朋友的深切怀念。
  我曾偕同友人前往瞻仰,肃立碑前三鞠躬。此碑因其珍贵的史料价值,成为记载悲壮的“驼峰航线”往事的不可多得的实物见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