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达:苦修者的天堂
作者 : 未知

  也许是两年前,或者更早一些时候,我在天涯社区看到一幅五明佛学院的摄影作品,那些密密麻麻小红木屋堆砌成的壮丽景观直扑心底。此后,色达就不动声色地隐匿在我内心的一个角落,成了一种心结。在未成行的时间里,我曾翻阅过关于它的大量资料。
  五明佛学院建在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色�_县向东南方向约18公里的喇荣沟,海拔3700米左右,处在四川的壤塘、甘孜、炉霍、石渠四县和青海的达日、班玛两县的结合部。色达县城距康定444公里,经马尔康到成都666公里。
  据传,藏传佛教共有七种无误金艺刚授记曾对色达作过预言。早在二百多年前,大成就者多珠根桑银彭在《未来预言》中写道:“色达当天喇沟处,乌金化身名晋美,赐给四众菩萨徒,显密正法如明日,利生事业高如山,清净徒众遍十方,结缘其者生极乐。”一百多年前,一世敦珠法王曾于此处建立起显密道场,有十三位弟子虹身成就,因而此地被护法神赞誉为“成就四业之圣地”。
  1980年,晋美彭措上师不顾年迈体弱,到色达县喇荣沟,在这个荒无人烟、生活条件极为艰苦的地方,白手起家,苦心经营,创建了只有三十二名学员的小型学经点。
  1985年5月19日,色达县政府批准喇荣学经点正式成立。1987年5月15日,十世班禅大师亲自致函色达县人民政府,批准学院正式成立,并亲笔题写了藏文“喇荣五明佛学院”的牌匾。1993年,全国政协副主席、中国佛教协会会长赵朴初欣然为学院题写了汉文“色达喇荣五明佛学院”的门牌。
  1997年,甘孜州宗教局报请四川省宗教局正式批准设立了“色达喇荣寺五明佛学院”。“清净戒律,闻思修行,团结和合,弘法利生”,是晋美彭措上师制订的校训。
  在五明佛学院成立之前,藏传佛教与汉传佛教由于高原地理的阻隔,历史上甚少交流。1986年,晋美彭措在为六千余名僧众灌顶时宣布:“我从现在开始与汉地众生结缘,度化他们,以后我们学院可能会有许许多多的汉族弟子前来求法、修学,并将显密佛法弘传到世界各地……”
  藏传佛教女众出家一直甚为稀少,从1987年开始,晋美彭措决定在五明佛学院广摄尼众,藏族女子纷纷弃俗出家,云集于喇荣沟。几年时间里,由几十人增加到上千人,如今,这里的觉姆已达上万余人。
  1993年,纽约世界报等报刊称五明佛学院为世界上最大的佛学院。
  今年暑假,我们从成都出发前往五明佛学院时,藏族司机秋交就告诉我,今年夏天去色达的游客很多,五明佛学院也快成热门的旅游景点了。秋交还说,2004年晋美彭措圆寂后,他的外甥女门措上师当了院长。
  我们是从阿坝经果洛到色达的。为了拍一早的日出,我们凌晨4点就从县城住地出发。川西多变的天气有时真让人气馁,前一晚还是彩霞满天,孰料早上一出门,天气已变得黑沉沉的。
  凌晨5点的喇荣沟里,已经开始出现着红衣的修行者,光线太暗,很难分清是喇嘛还是觉姆。车行弯道处,三三两两的小型面包车停在那里,装着行李,几位来旅行的外地人已经准备离开此地了。
  天亮以后,站在坛城,看着眼前如一张密集的织网一样的红色小屋铺满在山坡上时,我还是倒吸了一口冷气。这些见缝插针搭建的小木屋,是苦修者的居住之地,都仅有几平方米大小。
  秋交的姑妈也在此修行。据她告诉我,现在这里长年有两万多来自全国各地的修行者,有大学教师、政府官员、警察、艺术家等等。前几年,秋交的姑妈花了3万元在这里买了一间小木屋,近两年,来这里的人太多了,特别来修行的觉姆人数远远大于喇嘛,所以觉姆区小木屋的价格又涨了好多。
  五明佛学院有着非常严格的纪律,男女出家人之间禁止接触、交谈,居住区域分开很远,中间隔着一个居士区,相互不能进入对方区域。居士区也是男女众分开居住,男女居士严禁单独交往。
  山下的觉姆经堂外,多是十多岁的小孩子跟着师父诵经。由于来的游客都爱端着“长枪短炮”对准修行者,这些孩子只要看到有镜头对着他们,就用红色的僧衣挡住脸。
  下山路上遇到一位来自浙江海宁的觉姆,她说自己是第二次来到佛学院,已了结尘世一切牵绊,欲余生在这里苦渡。
  问起网上有传闻著名影星李连杰7月份悄悄地来到五明佛学院,正在闭关进行大圆满正行修行的消息,觉姆说,这样的事儿只能是索达吉堪布这样的上师才能知道。再问索达吉堪布上师的行踪,觉姆说,上师下山弘法还未归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