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啥那么难
作者 : 未知

  改革开放30多年来,中国的经济飞速发展令举世瞩目,这是不争的事实。然而,中国市场秩序的混乱也令世人震惊,其混乱程度据说在国际排名第120多位。为何会如此混乱?窃以为,问题似乎出在现有的“大政府,小社会”上。党政部门的盘子太多,嗷嗷待哺的人员太众,财政所需的费用太大,从而导致政府对社会企业的税负压力怎么也减不下来。仅2013年,在经济放缓,GDP总量控制在7.5%的增速下,全国公共财政收入不降反增129143亿元,比上年增加11889亿元,增长10.1%。其中税收收入110497亿元,比上年增长9.8%。
  沉重的税负让人们普遍感到做啥都那么难。我们属于高税负、低福利的国家,这也是我们的政府遭致国际社会和国内民众普遍诟病的原因。在福布斯的“税负痛苦指数”排行中,我国排位于法国之后,但我们的民众福利水平却远远落后于法国,这正常吗?畸高的税收�B年递增,而民众享有的福利却进展缓慢,门槛众多。经济学规律证明,高税负所带来的恶果,必然形成物价上升,通货膨胀,无力消费,投资疲软这一怪圈。
  如此恶性循环,也直接导致银行基准利率的坚挺。为了保证各自利益不受损失和侵犯,谁也不愿做出一点牺牲。错把金钱当财富的短视理念,使得人民币成为财富的惟一象征。有经济学家认为:中国应该全面下调存款准备金率,下调人民币基准利率。当下,人民币基准利率约为6.2%,分别是全球主要货币美元(现基准利率为0.25%)、欧元(现基准利率为0.15%)的25倍和50倍,成为所有G20国家中使用货币成本最高的。看似小小的基准利率,它无情地左右着一切成本的起起伏伏。
  我们天天喊着要振兴制造业,刺激内需,引导消费。但在高税负、高利率的直接打压下,如何振兴?怎么刺激?从何引导?我们从政府到企业再到民间,所有的成本居高不下,对内对外的发展阻力叠叠重重,惟有血腥的杀鸡取卵一条路可走。问题在于,若不决心从根本上解决问题,杀到我们手酸又能杀多少只鸡取多少颗卵?
  绿色可持续发展的健康社会,必须全国上下一盘棋,而不是各自端详一方小社会的利益,头痛医头脚痛治脚。从这个角度反思,我们难免怀疑在中国到底有没有真正的经济学家?

文秘写作 期刊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