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西方经济学困境的中国解决之道

作者:未知

  摘要:从中美贸易战深挖深层次原因,提出公有制经济的基础要牢靠,分析公有制经济的优势,从而打破西方经济学困境,指出公有制经济的活力在人。
  关键词:公有制经济;中国道路;西方经济
  中美贸易战应该是这一时期经济界的大事,但不知道有多少人看清了美国挑起争端的更深层次意图,美国至少有以下套路:中国被动地应对,经济发展受阻,中小企业首先扛不住,为了保证就业,中国政府只能出手救市,救市的钱只能从财政来,而财政的主要来源就是税费和国有资产增值的利润,财政一旦出现赤字,按照西方国家的通常做法:要么举债、要么增税、要么通货膨胀。通货膨胀,加上有心者的故意夸大渲染,会增加民众对政府的不信任,从而达到仇视共产党执政者的意图:动摇民心;增税,会增加企业成本,企业利润被压薄、破产风险加大,经济更加受挫;举债,向民营资本借款,会增加资本外流的风险,因此,最为稳妥就是向国有资产举债或是直接“抽血”,结果就是国有资产面临双层压力:直接被美国针对的打压和承担救市的重担,而作为国有资产增值的主要形式——国有企业一旦盈利,于是“国有企业依靠垄断地位获取垄断利润”的言论就开始甚嚣尘上、大行其道,开始煽动民意、大力渲染“国不与民争利”,鼓吹“国退民进”,最终目的就是让作为公有制经济主要表现形式的国有资产萎缩,达到打击作为社会主义经济根基——公有制经济。一旦公有制经济应对不当、持续减少,后果可想而知。
  由此可见,应对大国间贸易战的根本和长远措施还是要大力发展公有制经济,这也是解决西方经济学最大问题——市场失灵的中国方案。具体的理由如下。
  第一、没有任何事实可以证明公有制经济比其他所有制经济差,过去高度集中的计划经济是时代的综合产物,只能说到了一定阶段,公有制经济不能实行高度集中的计划手段,也需要运用市场等其他措施,同时也恰恰证明了,公有制经济在建设完整的工业体系上有着其他所有制经济不能比拟的优越性。如果拿过去国有企业效率低下来说事的话,正好可以发现为什么国有资产会流失的一个原因:都是同样的人,为什么在国企时期就亏损,等成了自家企业就盈利?那就说明肯定不是公有制经济的问题,那主要就是人的问题,或者如何运营的管理问题。
  第二、西方发达国家的国有企业也不是都亏损,相反,有的国有企业比其他所有制企业更有竞争性。例如,英国政府代表皇家,对英国的优质及命脉企业持有金股(golden shock),通常在占资产的30%,还可根据实际情况增持至实际控股,甚至全资拥有。又例如,美国一些核心及重要的军工企业,虽然名为私有,但事实上长期接受资金来自政府订单和财政资金支出(包括军费),这些生产军用武器的企业,没有美国政府的计划与订单,几乎一天也活不下去。此外,作為公有制经济另一种表现形式——集体所有制经济在中国“百强村”更是不二的选择。
  第三、为什么西方发达国家不反对“国退民进”?道理显而易见,一方面它们自有的少量不同类型的国有企业都是威力无比的关键行业,深知其厉害攸关;另一方面,很清楚中国人口众多,没有公有制经济,容易自乱,也容易被搞乱。更害怕中国的公有制经济“醒过神”来,展现出其他所有制无法比拟的优越性。
  一是公有制经济产权很明晰,就是全民的、或者集体的,私人不能非法占有或使用,运营带来的利润也是大家的,这用来解决公共产品正合适,不用像西方经济学里描述的那样“纠结”。
  二是科技进步需要大量投入基础研发,这对于民营企业来说,风险极高,因此,敢于自行投巨资进行研发的民营企业“寥寥无几”,而对于公有制经济主要表现形式的国有企业来说,不是问题,因为科技进步是符合人民利益的,研发成果可以通过市场手段进行成本回收,在这个角度来说,国有企业应该是国家创新的发动机。
  三是公有制经济有助于规范市场内的行业行为,促进行业发展。行业内的国有企业会起到引领示范作用,其产品的标准规范会促进行业内其他企业产品的升级,因为市场的优胜劣汰作用会使产品不如国有企业的其他企业淘汰出局。由此可以极大地减少甚至杜绝整个行业的“造假”,有利于提升人民的福祉。
  四是公有制经济其实不会“与民争利”,相反,国有企业会有利于本行业其他企业的利润提升。
  前面提到的,不用风险极高的大量技术投入,只要市场转让的低成本,就可以享受到技术升级的正外部性;公有制经济运营带来的利润用于财政,可以在环境治理、养老、医疗、教育等领域,减少其他企业负外部性的成本支出;国有企业利润用于财政,意味着行业内的其他企业可以享受到减税;国有企业的产品质量保证可以提升整个行业的信誉度;国有企业可以带领整个行业进行境外产品的反倾销,不再是 “单打独斗”。
  五是公有制经济在国家安全领域是不可替代的作用,大国间的博弈都是基于国家利益的,绝对经济优势才是国家综合实力的保障,依靠比较经济优势发展是无法带来国家未来的独立自主,更会影响国家的长治久安,“国富民强”只会成为空谈,公有制经济持有的核心技术才是国家发展的内在科技动力。
  六是公有制经济起到了安全网的作用,关系到国计民生的“微利”行业,更需要国有企业的“保驾护航”,而不是成为其他企业压榨人民、甚至威胁人民群众人身安全的“暴利”工具。
  七是公有制经济也是实现“按劳分配”的保障,最艰苦、最危险的职业岗位应该获得最高工资,同时国有企业的示范作用和行业内的人力自由流动也可有效提高其他企业工人的工资待遇。
  八是公有制经济才是人民群众生活的“定海神针”,公有制经济发展好了,财政的转移支付才能惠及每个人,没有了住房、养老、医疗和教育等的后顾之忧,巨大的国内消费市场才能拉动起来,人民才能过上更加幸福健康安定的生活。
  要想实现以上公有制经济的主要作用,除了要针对性地进行财政、税费等方面的配套改革,真正深化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之外,我们需要重新思考国有企业的改革方式,应该向“精细化”的方向提升国有企业的活力和竞争力,要大规模地发展公有制经济,不要再大一统的“国退民进”,或者简单地持有股份来实现保值增值。
  此外,我国从不缺乏管理企业的好人才,同时我国还要发挥西方发达国家政党所不能比拟的优势:党员干部就起到决定性的因素。
  综上所述,西方经济学最大的困境其实就是故意回避本国财政支持、私人名义下的国企业和国有经济,更重要的是公有制经济的“缺席”。我没有的,你就不能有。我好的,你就不能好!——这就是西方资本主义的霸权地位和经济帝国主义者所具有的强权心态。一些中国人也推崇西方的私有制,以反对国进民退,声张国退民进,甚至要消灭公制经济,那就是另一种自甘为奴的媚外心态。
  (作者单位:中山大学党委组织部)
论文来源:《中国集体经济》 2019年15期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2/view-14693726.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