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改革开放40年来中国工业化道路的成就与挑战

作者:未知

  [摘要]1978年改革开放至今40年,砥砺奋进的发展历程中伴随着的是工业化道路的不断深入推进,党的十九大对新型工业化道路做出新的安排和部署。如何贯彻落实中央关于新型工业化的指导方针,结合新形势新政策更好更快地推进新型工业化进程,就成为亟待解决的重大问题。基于此,文章从理论维度梳理中国工业化的历史脉络和当前面临的挑战,以期为新型工业化道路的发展提供参考。
  [关键词]工业化;新时代;工业企业
  [DOI]1013939/jcnkizgsc201916025
  1工业化的发展历程
  按照时间逻辑,本研究梳理了自1978年改革开放以来至今我国工业化走过的道路,大致以两个时间节点划分,即首次提出新型工业化思想的中国共产党第十六次代表大会召开时间2002年、 选举出以习近平总书记为核心的党中央领导集体的十八大召开时间2012年,先后经历了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传统工业化时期,后两个阶段是新型工业化时期。
  (1)新时期改革开放后的工业化道路(1978—2002年)。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具有划时代的重大意义,它拉开了改革开放的序幕也开启了中国从计划经济走向市场经济的新时期,重新肯定马克思主义的地位,坚持实事求是,确立党的工作重心是大力发展生产力和突出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传统工业化道路的第二个阶段是在邓小平理论和“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的指导下展开的,虽然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当时中国的改革涉及到方方面面,不仅是经济,诸如政治、文化其他社会很多部门都是改革的重点。在这段时间,中国特色的工业化水平大幅提升并且辐射带动各个行业和领域快速发展,中国经济在改革开放后二十几年的时间里创造中国经济腾飞的神话,以制造業为代表的工业企业创造的生产总值快速超过农业的生产总值,在产业结构中的比重不断攀升,为国民生产总值和中国经济的飞速发展贡献出巨大的力量,由于人力和成本优势,大量国外企业在中国投资建厂,中国制造遍布全球每个角落,中国成为世界的制造工厂。“中国奇迹”全球瞩目,吸引了许多国内国外学者纷纷研究中国经济奇迹产生的原因。但制造业多以牺牲环境为代价得以快速发展,资源浪费过多,并且多为粗放型经济增长方式,盲目投入资金扩充生产规模,后期造成大量生产资源闲置和浪费。对于这些问题,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运行处于探索阶段,很多体制机制尚未完善,无法及时给予引导,通盘的产业布局和战略部署在这之后逐步开始被思考并且出台。
  (2)党的十六大之后的新型工业化道路(2002—2012年)。中国共产党第十六次全国代表大会在2002年11月胜利召开,党的十六大报告首次提出新型工业化的概念,肯定了走新型工业化道路对于我国实现现代化目标的重要推动作用,并且就如何贯彻落实中央关于新型工业化道路的安排提供了具体路径。坚持以信息化带动工业化、以工业化促进信息化,还从科技、经济、资源、环境、人才等方面确立了新型工业化实践的操作目标和方向:科技含量高、经济效益好、资源消耗低、环境污染少、人力资源优势得到充分发挥,同时这几方面也是新型工业化道路是否取得成功的评判标准。新型工业化道路是在对传统工业化道路分析总结的基础上得出的,在人口红利逐渐消失、刘易斯拐点进入学术讨论范畴、中国比较优势逐步被新兴的发展中国家赶超的形势下,传统工业化已经无法应对国内、国际经济不断加大的下行压力,迫切需要新的工业化的形式满足当前经济发展的要求,新型工业化概念应运而生。
  (3)党的十八大之后的新型工业化道路(2012年至今)。2012年召开的中国共产党第十八次代表大会上明确:“坚持走中国特色新型工业化、信息化、城镇化、农业现代化道路,推动信息化和工业化深度融合、工业化和城镇化良性互动、城镇化和农业现代化相互协调,促进工业化、信息化、城镇化、农业现代化同步发展。”这是以习近平总书记为核心的党中央对于新型工业化的科学论断;2017年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中,总书记再提新型工业化,更加着重强调“四化”协调发展的重要性。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国特色新型工业化道路取得的成绩是砥砺奋进最好的体现,工业化水平稳步上升,我国顺利进入工业化中后期阶段,中国经济转型升级改革过程中,产业结构趋于优化,工业产业布局逐步完善,工业企业在重工业和轻工业领域均有分布,在“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思想带领下,生态环境得到改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淘汰掉大量高能耗企业,国家积极研发跟进新能源产业,全社会关注环保问题渐成风气。
  综上所述,自1978年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经历了传统和新型两种工业化阶段,为我国工业化的发展积累了丰富的经验,也为之后的发展提供了夯实的基础和保障。目前根据工业化测算标准,我国处于工业化中后期,按照党的十九大工业化的时间表和路线图,我国还走在通往基本实现现代化国家的道路,距离真正富起来,实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还有30多年的时间。
  2新时代新型工业化道路面临的新挑战
  十三五规划指出“世界经济在曲折中缓慢
  复苏”,全世界正在经历新的产业革命变革,大数据、人工智能、云计算等高科技手段和信息技术层出不穷,世界经济格局重新洗牌,新产业、新业态成为驱动经济进步的重要因素。
  实体经济是国民财富的源泉,制造业更是实体经济的主战场。世界各国纷纷出台制造业改革意见,德国作为制造业大国在2013年率先将“工业40”上升为国家战略,并正式发布《实施工业40战略计划建议》白皮书,宣告未来满足大规模个性化定制的柔性化生产是制造业生产的方向。美国重新提出“再工业化”,通过信息技术和新兴服务业改造传统制造业。对于我国来说,2017年经济总量依旧超过80亿元,GDP自2010年以来首次增速,同比增长69%,国际经济放缓,尽管成绩喜人,但中国经济还是举步维艰。世界经济放缓、国内经济下行压力加大,比较优势消失,2015年国务院正式印发“中国制造2025”,党的十九大报告明确发展实体经济要以制造业为主,“中国制造”要向“中国智造”转变,就是要加深工业化程度,用大工业的思想影响带动其他各个社会部门。
  进入新时代,我国社会主要矛盾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我国新型工业化同样面临新挑战。首先,随着人民物质生活的极大丰富,美好生活需要的程度不断变化,国民的消费需求类型也随之发生变化,从过去大规模、排浪式、趋同式的消费类型转变为个性化的私人定制式的消费类型,当从供给端发力,推升供给能力向中高端迈进。其次,我国制造业企业大多处于全球产业链初级阶段,位于微笑曲线的低位,与迈入全球价值链中高端的愿望矛盾。日益复杂的国际局势及我国周边问题频发的安全形势不容忽视,而我国并不处在关键领域的最新科学技术掌舵位置。新型工业化要求“既要绿水青山,又要金山银山”,我国现阶段环境保护、生态治理的技术手段和管理手段并不与之配套。工业化产业布局和一、二、三产业结构调整有待完善,工业化企业格局和传统工业化时期工业企业分布变化不大,党的十九大报告“乡村振兴战略”是现代化经济体系六大重点任务之一,工业企业鲜少在农村地区建厂,不利于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不利于扩大农村地区就业。工业化是全社会各个领域、各个部门走向现代化的必经之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型工业化道路面对新挑战,要在实现自身发展的同时起到辐射带动其他社会部门的作用。
  参考文献:
  [1] 郜筱亮.中国特色新型工业化产业政策研究[D].成都:西南财经大学,2011.
  [2] 黄德胜.工业化新阶段及新型工业化路径研究[J].宏观经济管理 ,2016(8).
论文来源:《中国市场》 2019年16期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2/view-14698574.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