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桂氏“硕鼠”的末日狂欢

作者:未知

  1994年3月15日,时任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长的张思卿在向八屆全国人大二次会议报告工作时披露,辽宁省铁岭市检察机关于1993年9月在昌图县粮食系统侦破了特大贪污、贿赂、挪用公款、偷税犯罪窝案,该县粮食局长桂秉权等人利用职权向该县粮库推销劣质器材,疯狂贪污受贿,给国家造成重大经济损失。只是科级干部的桂秉权为何会一手酿成轰动全国的惊天大案?这起案件留给人们怎样的思考?
  大案浮出水面
  昌图,是蒙古语,意思是“肥沃的土地”。昌图县位于辽宁省的北部,这是一片肥沃富饶的土地,粮食年总产量在15亿公斤左右,在全国名列前茅,为国家的粮食生产和储备做出了巨大贡献。当地有民谣:“昌图福,旱涝收,有吃有喝无愁忧。”然而,20世纪90年代,一起特大粮材受贿案震惊了全国。
  1992年年末,辽宁省铁岭市税务局牵头,铁岭市粮食局、财政局配合,从各县、区粮食财政系统抽调40人组成了检查组,对全市211户粮食企事业单位进行了财务大检查。让人意外的是,这个检查组严重违反工作纪律,置上级不准接受宴请和礼物的规定于不顾,在历时5个月的检查中,大吃大喝,游山玩水,接受被检查单位公款超标准接待,收受公款购买的礼品及所赠现金,共耗资近56万元。
  1993年9月,铁岭市委、市纪委和市监察局经过半年多的调查,对于这起全市粮食系统财务检查组在执法过程中的严重违纪案件进行了公开处理。检查组中有37人分别受到党纪、政纪的严肃处理,所得礼品和现金被如数收回上缴国库。
  此案查结后,铁岭市委并没有毕其功于一役。为什么许多受检查单位不惜重金抛出“诱饵”试图蒙混过关?“关隘”后面究竟隐藏着什么?铁岭市委主要领导敏锐地意识到粮食系统在经营管理上存在问题。根据进一步的了解和群众举报的线索,发现昌图县粮食系统在资材的采购和管理方面十分混乱,问题突出。于是,1993年9月铁岭市检察院派出专案组,到昌图县全力开展侦查。
  专案组仅用了几天时间,就对大兴和长发两个乡粮库进行了解剖,发现问题严重,在资材大量积压的同时,巨额资金大量流失。专案组深感问题严重,于是向铁岭市委汇报。
  随后,铁岭市检察院以这两个粮库为突破口,出动50多名干警,在检察长的带领下,分成20多个专案组,将战线全面拉开,实行专案专办。与此同时市委主要领导亲自率工作组开进昌图,指导办案。
  昌图县粮食系统1990年购进粮食资材总价1690万元,1991年上升到9086万元,1992年又达1.23亿元。钱花了,资材买了。可是,钱是怎样花的,资材又是如何买的呢?
  储粮需要席子、茓子、囤底囤帽、温度计、钢丝绳、探子、苫布、架条、鼠药等资材。人们发现,就在大兴粮库这座全县较小的粮库里,资材占用款已达1173万元,属全县之首。该库购买的温度计31万支,可用40年;钢丝绳3.2万米,可用100年;席子168万张,耗资145万元;箬干41.9万条,耗资457万元;囤底囤帽1051件,耗资89万元;长发粮库的温度计可用70年;长岭粮库的茓子可用20年……
  有人打趣,如果把温度计插在粮囤上,粮囤就成“刺猬”了。
  粮库到底是储存粮食的还是储存资材的?县粮食局的领导们和粮库的领导们为何热衷于这种“跨世纪”的储备工程?
  这些粮库中人蓄意以高出市场价几倍、十几倍甚至上百倍的价钱将资材购入。钢丝绳市场价每米4至10元,粮库以85至105元购入;温度计市场价每支0.45元, 粮库以每支1.5元购入;囤底囤帽市场价每件120至180元, 粮库购入价为850至1100元;鼠药市场价每斤10元,粮库购入每斤470元。资材买来了,买的是东西吗?许多温度计是没有水银的玻璃管,只能摆样子;架条不合规格,只好烧火了;鼠药是大米拌色素,没灭了老鼠,倒是把老鼠养肥了;席子的标准规格为长55米,宽1.6米,买进的席子长1.9米,宽0.85米;标准的茓子长23.1米,宽0.4米,买进的茓子长5米,宽0.16米。“席子像屁股垫,茓子像腰带”。这是粮库工人的讥讽之词。
  资材就是这样买的!据专案组历时5个月的清查,昌图县粮食系统因资材积压,质次价高,甚至“空中飞”,已造成的经济损失达6822万元。
  一起特大贪污、贿赂、挪用公款、玩忽职守和诈骗案,开始浮出水面。
  群鼠串通作案
  昌图这起粮食资材大案最突出的特点是群体作案。这群“老鼠”是如何挖盗粮库的呢?
  1987年以前,昌图县粮食资材在管理上实行统一购置、统一调拨,各粮库不得随意采购资材。购置和调拨实行集体审批原则,调拨由两个粮食器材库专管。
  1988年起,昌图县粮食局长桂秉权自行决定,购进资材只要经他本人和分管副局长杨茂元批准,各粮库便可自行购入。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购买资材方式中的漏洞逐日显露,结果导致资材的购买失控。渐渐地,上至桂秉权、杨茂元,下至各粮库头头、工作人员以及一些地痞流氓,竟演化到以买卖资材为幌子,不择手段地从事贪污、贿赂、诈骗等犯罪活动。
  金钱是有诱惑力的!仅两年间,在昌图县境内参与倒卖资材借以从中牟利的就达1500人之众。于是,社会上流传起这样的顺口溜:“要发财倒资材,要想富找粮库。”
  在这支浩荡的倒卖资材大队人马中,主要有三部分人:一是桂秉权等局领导和粮库主任、党政机关某些领导干部和一些工作人员。二是领导干部子女、亲属、朋友。三是社会上的地痞流氓和闲散人员。
  笔头上面生金豆。桂秉权、杨茂元和粮食局储运股长胡万友,手中有购买资材的批准权,这权力滥用起来,就足可使自己成为富甲一方的人物了。
  胡股长:请收他茓子两车。
  赵主任:小李有点事,去面谈。
  王主任:请解决(收下)囤底帽200套。
  就这么简单而潦草的几个字加上桂秉权的签名,便可使“批条”的持有者狠狠赚上一笔。当然,批条的人也不能少了“润笔费”。检察机关调查发现桂秉权不正当的批条200余张, 其中给本系统干部职工批条50多人次,党政机关干部38人次,公检法干警18人次,桂秉权受贿达数十万元。同样,杨茂元也肆无忌惮地为子女、亲属批条,倒卖资材大发横财。   他们在批条子时,根本不问需要。而持条者拿着条子,就可以向粮食庫强行推销资材。粮库则见到条子来者不拒,至于质量如何,数量多少,跟谁都没关系。于是,有人搞到批条后,从外地低价购入大量劣质资材,又以高价卖给粮库,并戏言:“批条里能生出金豆子。”
  在桂秉权的影响下,有的粮库工作人员与倒卖资材的人沆瀣一气,内外勾结,制造假收货、入库手续,有账无物,从粮库套取巨额货款,合伙贪污。马仲河派出所副所长叶和平没卖一尺席筦,竟也从大兴粮库副主任那里开出了假收货单,经主任批准,由保管员办假入库手续,套出现金25万元,并合伙分掉。
  “批条”在手可发家。有的人搞到桂秉权“批条”后,发财的路更简便直接——倒卖批条牟取暴利。有的批条能卖上几千元,有的批条能卖到数万元,一个犯罪分子卖出一张桂秉权的批条竟获利13.5万元。桂秉权的外甥女于某先后卖出10张桂局长的批条,获利24.5万元。
  昌图粮食资材管理如此混乱,有些粮库主任趁机浑水摸鱼,对有批条的资材收购,对没批条但有“好处”的也大胆收购,在混乱中为自己谋利。一时间,挣粮库的钱,发粮库的财成了一种时髦,搭边的和不挨边的都“虎视眈眈”,想着在昌图粮食资材这杯羹中赚上一笔。此时,桂秉权、杨茂元的“权力”显示出了极大的“凝聚力”,在他们的麾下,拢起了一支专吃粮食资材饭的“鼠军”,其间也混杂了一些社会上的地痞流氓。
  正是这些干部队伍中的腐败分子和社会上的不法之徒相互勾结,在长达两年之久的时间里,侵吞了国家大量财产,自己则成了聚敛几十万或上百万不义之财的肥硕之鼠。
  不义之财背后的奢糜
  在这场骇世的“资材大战”中,以桂秉权为中心人物的各类权钱交易、权情交易、权色交易的恶罪真是令人心悸。
  当时在昌图,流传这样的顺口溜,“要想富,找粮库;要发财,倒粮材”“粮库金钱没腰,看你捞不捞,桂爷一批条,白纸变金条”。
  桂秉权做贼心虚。为了防止问题败露,他经过三年的“苦心经营”,将整个县粮食系统的领导班子变成了庞大的桂氏家族:在36个粮库主任中,其亲戚有7人,有4人认其作“干爹”。 他要打造一支“桂家军”。听话的,统统当主任。不听其指挥的,统统降级或离开。
  年逾60岁的桂秉权,在铜臭的熏蚀下,醉生梦死。他的宅第装修得如同富丽堂皇的宫殿,里面一应都可冠之以“高级”“奢华”的形容词,就连坐便都是玛瑙的。他的家里供奉着大肚弥勒佛,摆置着电子遥控的观音菩萨像,他还时常烧香求佑自己长寿平安。他手腕子上套的是只价值1.3万元的雷达永不磨损金表,手指上箍的是只上万元的蓝宝石金戒指,腰里盘了根展示气派的鳄鱼皮带。为了一夜暴富,昌图县竟有十几名妇女为得到批条或者能向粮库推销资材,甘心与他长期姘居。
  举歼合围终有日
  对于这起发生在昌图的特大“粮材”案,铁岭市委、市检察院态度坚决,严肃查处,毫不手软。
  铁岭市检察院的专案组一进入昌图,就听到很多传言。有人说这个县太复杂,水很深,检察院最后恐怕是自找麻烦。也有人说,财务大检查刚结束不久,没查出什么问题,别总盯着昌图,还是换个地方吧。还有人说,检察院随便找个地方调查一下就行了,为何选产粮大户?万一审出点事来,粮食局的桂秉权可是“黑白通吃”的主儿,到时怎么收场?
  传言之下,专案组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
  关键时刻,铁岭市委领导多次到昌图驻地看望检察干部,协调解决办案经费紧张、装备不足等问题。辽宁省委、高检院也给予了大力支持。
  在办案当中,广大群众不仅积极给办案组提供线索,提供证人证言,还主动打电话到驻地介绍情况,表达了人民群众的鼓励和支持。
  检察干警斗志昂扬,办案工作马不停蹄地向前推进。在当地,查账也不是第一次,但谁也没想到,检察院的办案人员钻进账本不抬头,大有不到黄河不死心之势。感到情况不妙的发案单位,开始用各种理由拖延,不配合检察机关的工作。要么说粮库太远,时间不够用,没法去;要么说下雨下雪路不好走,改时间再去。有时也会想各种办法讨好专案组,给弄点好吃的,给些更好的生活保障等,但专案组一直没有“接招”。
  随着侦查的不断深入,发现的问题越来越多:抽查的粮库几乎都有多转成本、乱列费用现象,普遍存在增加亏损挂账问题;管理失控,购置大量小汽车,物料用品购入金额增加迅猛;同时还存在粮食局长批条采购物资,铁岭市少数党政机关干部参与倒卖物资等问题。
  办案进入了攻坚阶段,一些人开始坐不住了。检察长甚至收到了恐吓信,然而这并没有影响他继续坐镇指挥,侦破工作按照既定计划逐步深入。
  在调查的最后时刻,桂秉权终于露面了。这个传说中的人物在几名工作人员的簇拥下,大摇大摆走进县政府招待所会议室。他刚进会议室,检察长也来了。桂秉权迎过去打招呼,检察长微笑相迎,意味深长地说道:“终于见到真人了!”桂秉权解释说,最近粮食销售困难,他去外地联系粮食外销了,欢迎检察机关指导工作。
  坐定之后,专案组坐成一排,对面坐的有昌图县分管粮食工作的副县长、县粮食局的一些领导同志。桂秉权从衣兜里掏出一盒中华烟,抽出一支点燃叼在嘴里,随即把烟盒和打火机扔在茶几上,跷起了二郎腿。
  检察长开始宣读调查报告。时间慢慢过去,桂秉权跷起的二郎腿不知什么时候放了下来,脸色和神情也发生了变化:当初的无所谓变成了惊愕。桂秉权瘫坐在沙发上,他心里清楚,要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了……
  1993年10月6日,此案的首犯桂秉权被检察机关依法逮捕,举歼合围之战开始了。杨茂元、胡万友、叶和平等多名罪犯也先后落网。
  1994年8月5日,铁岭市红旗剧场内座无虚席。铁岭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昌图县粮食系统特大窝案中的第一批犯罪嫌疑人进行宣判,桂秉权犯受贿罪、贪污罪、玩忽职守罪,被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疯狂的硕鼠最终受到了法律的严惩。
  栏目主持人:夏春晖  386753207@qq.com
论文来源:《检察风云》 2019年6期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2/view-14719113.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