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一切为了儿童”

作者:未知

  摘 要:学前教育是终身教育、全民教育的基础,是一个民族崛起的关键。日本是世界上比较重视学前教育的国家之一,其学前教育的发展在世界上处于领先水平。在日本访学期间,我们不仅看到他们别样的教学内容、丰富多样的户外活动、人性化的作息安排、防患于未然的环境创设从幼儿园教师与幼儿高质量的互动行为中深刻体会到了这个国家的幼儿教育精神与实践。
  关键词:学前教育;师幼互动;教育理念;教育敏感性;教师
  师幼互动是幼儿园教育的基本形态,存在于幼儿一日生活之中,也是教师教育观念、教育能力的综合表现。维果斯基的理论告诉我们:教师与幼儿之间的互动行为在幼儿成长过程中的功能与价值是极其重要的。幼儿园教师作为儿童生命早期的“重要他人”,其与幼儿的互动与幼儿的发展产生关系密切。刘金波教授说:“师幼互动既影响着幼儿的发展,又标识着外显的教育手段和教育结果、内隐的教师的儿童观和儿童的教师观。”任何完美的教育理念都要借助人际之间的互动行为才能实现其价值,反过来说,所有的师幼互动行为也都体现了一定的教育理念和精神。因此,外化的、可见的师幼互动为我们探究内隐的教育观和教育精神提供了途径。
  从教师的情感投入、教育敏感性以及幼儿的主体意识(积极性参与度、帮助老师收玩具)三个角度来看日本幼儿园的体育活动中的师幼互动质量,可以发现其师幼互动质量是比较高的,并且折射出了日本学前教育“一切为了儿童”的教育精神。
  1 教师的高情感投入
  在我们观摩的晨间体育活动中,师幼之间的眼神交流使我印象格外深刻,可以看到在每一名幼儿跳鞍马之前准备开始助跑以及完成后都会和老师有眼神的对视,并且相互举手示意,日本的老师对此解释说这样可以避免一些安全问题,避免出现幼儿在没有老师看管的情况下进行活动。这也能够加强孩子和老师之间的信任感,老师必须将注意力都放在孩子身上,必须以他们为中心。
  除了眼神交流,每位老师脸上灿烂的笑容也讓我动容,可以看出他们是由衷地为孩子的成功、进步感到高兴,也真实地期待他们的每一次出发。在活动过程中,有一位老师吸引了我的注意,她的右腿打着石膏,右脚只能穿拖鞋,但她依然穿着工作制服、坚守自己的工作岗位,坚持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在带操时,她能做到的动作都会跟着其他老师一起做,孩子们跑步时,她也努力地跟随音乐拍手,为孩子加油鼓劲,情绪十分地高昂、投入,没有让身体上的不便影响到自己的教学,这样投入忘我的工作状态使我感到震撼、钦佩。
  这所幼儿园的晨锻活动还有一个特点就是“一对多”——在拉伸环节,一个老师带领两百多名孩子做拉伸运动,这名老师没有佩戴扩音器,也不用话筒,完全靠自己积极投入的状态和细致的示范来带动孩子们,孩子们也都非常配合、积极、有序。教师的情感投入就是最好的教育工具。
  2 教师的高度教育敏感性
  教育敏感性又可以分为两个维度,首先是能力敏感性。日本教师给幼儿充分的自由和选择的权利,尊重孩子的意愿,让孩子自主选择想进行的项目、想挑战的难度,并在给予适当的支持和保护的基础上,让孩子自由活动,没有过多介入和干预。丰富多样的器材、设计巧妙的场地和活动路线也使这一点成为可能。当然,活动材料除了具有丰富多样性之外,根据孩子的年龄特点设置适当的、有教育价值的阶梯也十分重要。儿童有着内在精确的成长时间表,其发展过程是儿童按照自己特有的节奏所展开的创造过程。教育的进程、顺序只有与儿童成长的内在时间和发展水平相一致,才能发挥其积极作用。这所幼儿园的晨间活动是混龄的形式,教师设置了高度大小不同的鞍马、蹦床、高跷和单杠,这样不仅可以满足不同年龄班幼儿的需求,还能让同一个年龄班中发展水平不同的幼儿都拥有活动的空间,做到了从幼儿出发、以幼儿为中心;另外,他们还会根据季节的变化改变晨操的音乐和动作,防止幼儿产生厌倦情绪。晨操的动作设计和创编是由教师和幼儿共同完成的,这样的做法既能提高幼儿的积极性,也能发展他们的创造性和表现力。
  除了对幼儿的能力和发展保持敏感之外,教育敏感性的另一个维度——情感敏感性也十分重要。在热身环节的跑操过程中,偶尔会有孩子摔倒,地面铺设有沙石,很容易出现擦伤、皮肤泛红,老师会及时过去扶起他,把他带到旁边的水池,水池边有专门负责为孩子清洗伤口的老师,对于受伤不重的幼儿,在他得到了必要的伤口处理之后,老师会鼓励他重新返回到队伍当中。上文提到的眼神交流、老师灿烂真诚的笑容也能给孩子带去从身体到心灵的关怀,他们从不吝啬对孩子的鼓励与肯定。
  3 幼儿较强的主体意识
  我们注意到整个晨间活动环节,很少听到老师有流程性的话语或言语引导,绝大多数时间都是老师通过肢体动作、亲身示范或者是音乐的变化,提示孩子们接下来要做什么,孩子们也能热情饱满,积极主动地完成环节衔接,参与度非常高,不需要老师强调规则秩序就能自觉地完成各项活动。这不仅仅体现了师幼之间具有很高的默契度,还能看出孩子们是投入的,是喜爱这些活动的,他们是活动的主体。
  活动结束之后,孩子们会自觉帮助老师整理活动器材,在没有老师要求的情况下主动把器材归位。这个细节也体现了孩子们对老师的喜爱,师幼之间不仅仅是教与学、引导与服从的上下位关系,也是配合默契的伙伴。
  日本幼儿园教师对于孩子的热情、尊重和爱不仅仅在感染着幼儿,也使我们访学团队的每一位成员都被深深地感动。“教育没有情感,没有爱,如同池塘没有水一样。没有水,就不能成其池塘,没有情感没有爱,也就没有教育。”教育应以儿童为本、以爱先行。
  参考文献
  [1]李芬.日本学前教育对赣州市学前教育的启示[J].大众文艺,2018,(21):202.
  [2]张更立.论柏格森“生命哲学”视域中的教育时间观及其对儿童教育的启示[J].全球教育展望,2011,40(7):43-48.
  [3]刘晶波.《社会学视野下的师幼互动行为研究——我在幼儿园里看到了什么》[M].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1999年.
  [4]刘晶波.师幼互动行为研究[D].江苏:南京师范大学,1997.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2/view-14831765.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