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公共图书馆总分馆制建设与公共文化服务

作者:未知

  摘 要:随着我国经济的迅猛发展,人民的物质生活需求不断被满足,对于精神文化的需求也日益增多。在国内的公共文化服务体系里,公共图书馆具有无可替代的效用。建设公共图书馆为人民群众创造了文化交流的场所,只是在履行自身相关的职责上存在着局限性。引进总分馆制度是一种新选择,可以让读者运用简洁的方式从身边获取所需的知识文化,从而有效提升公共图书馆的服务能力。
  关键词:公共图书馆;公共文化;建设
  总分馆制度源于西方,主要的目的就是处理公共图书馆受限于地域无法为之提供普遍均等的服务问题。西方国家实行总分管制的国家中,公共图书馆的服务体系一般是由一个主图书馆管理着一系列的小规模分馆。但是在中国,因为是一级政府仅可以建立和管理一个图书馆,由于单一的图书馆会受地理环境影响,导致服务的半径受限,所以应当理性吸取国外先进经验。
  1 总分馆制度概述
  1.1 总分馆制度的基本概念
  总分馆指的是在一个城市或者是一个地区设置一个总馆或者是中心馆,而将其他的馆作为这个总馆的分馆,总馆会对分馆的人、物、财等进行统一管理,分馆属于总馆的一个派出机构,目的是为读者服务。与此同时,它们拥有着高度统一的协调管理完整体系以及发展的统筹规划,而且还需要严格的按照服务人口数量设置图书馆服务网点,对这些小图书馆是要求合理布局。总的来说总分馆制度的特征就是对人、财、物的高度统一,尤其是总馆,具有这方面的绝对支配权力[1]。
  1.2 总分馆制度建设在国内的概述
  现今,能够覆盖全国的图书馆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并没有完成,也没有具体的系统化对国内公共图书馆建设的运作,由于不同区域的经济和政治发展不均衡的原因,日渐出现了很多基层图书馆受限于人、财、物等保障制度的不健全而发展不好的情形,进一步也让国内的公共文化服务发展也不均衡,这无疑是对国家构建现代化公共文化服务体系造成了阻碍。我国的总分馆建设从理论到实践可以划分为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从2000年开始的7年,主要是想要解决由政府主导、通借通还、统一管理等问题;第二阶段是从2007年-2010年间,对一些总分馆进行专业化的改造,不断扩大规模,从而获得的效益也很显著,通过理论研究揭示了总分馆建设的客观规律[2];第三阶段则是从2011年起到如今,从实践上进行了试点活动,在学术研究上也对总分馆的可持续发展各个因素进行了深入探究。
  总体而言,国内的总分馆制度建设经历了一个向外学习到内在研究,而后再将各个图书馆从理论研究变成个例实践的过程。2016年底出台了《指导意见》[3],对于图书馆的总分馆制建设已经有一个大概的纲领性文件,同时也已经总结出了适合国内实际情况的总分馆制度建设路线。
  2 公共图书馆总分馆制建设的困境和改善对策
  2.1 管理层面看,总分馆建设开展要科学
  在特定的情形下,大部分的公共图书馆或者是当地政府并不明白总分馆制度的概念和要求就开始盲目的铺设。各个区县并没有从自身实际情况出发,调查、分析、规划,按照步骤进行实施,而是接到上级文件开始,直接以行政命令的形式,要求区县图书馆展开分馆建设工作。很多的问题,如服务的人口、经费来源、分馆布局等问题都需要前期进行调研和探访,总结经验。这是目前常见的一个问题。
  针对这种情况,文化委或者是文旅委需要在总分馆建设中起到图书馆建设和职能部门之间的沟通桥梁作用。具体的建设工作中,应当少一些行政干预[4]。它们需要做的则是解决公共图书馆在总分馆制建设中存在的一些顾虑,如人员配备、获取经费还有场地、物资等。在进行总分馆制建设的过程中,总馆应该明确自身的领导作用,吸取经验展开相关工作。应当在观念和管理上逐步转变,由点及面的推广,充分发挥好分馆的效用。
  2.2 运行层面上,把控好人、财、物
  在人员层面,分馆的工作人员总是会因为工作需要而被借调到其他的科室进行工作,因为要应付各种的工作,所以分馆的开放肯定是深受影响。同时在学校、医院或者是企业建立起的分馆,相关工作人员是属于相应的单位和企业,分馆的工作人员也会是兼任而已。
  在财物层面,公共图书馆的分馆中除了直属分馆外,其他的协议分馆的经费都是不为总馆负责的,总馆只对分馆的图书馆管理系统端口和技术业务进行指导,分馆自身的采购则是分管自行负责,图书编目则是按照书商的配送遵照总馆的要求完成。由于各个地方政府对于分馆的重视程度不一样,所以在场地、设备等方面各个分馆的区别也很大,提供给读者的借阅机会和环境也不一样。也就是說,本身总馆应当是各个分馆的唯一上级,支持着分馆的免费开放,但是由于人、财、物等影响,使得各个级别的政府都可以对分馆进行行政上的管理,也就失去了“统一”原则[5]。
  针对这样的情况,总馆对于分馆的人、财、物都是控制不了,也就会造成免费开放的工作滞后。毕竟这样的形式下总馆就不是严格意义上分馆行政上级部门,处于一个尴尬的位置。应当基于协议型的总分馆制建设模式着重强化各级政府对于各个分馆业务制度,建立和健全严格的督促和业绩考核制度。
  3 结束语
  图书馆的总分管制在国内从东部发达地区开始执行,及到中西部地区开始进行试点后铺开,已经实行了快20年,总体上有成功也有失败。事实证明,总分馆制度有助于为读者提供更为广泛和更好的文化服务,这是它的优点。建设总分馆制度对于国内图书馆事业的发展是一种必然趋势,同时也是国内创建覆盖全社会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的重点。只是所有的成功总分馆建设模式都存在地域上差异性,不能够照搬照套,应当综合多方因素,秉承着“统一”原则,进行合理布局,制定出适应本地图书馆发展的总分馆建设方案,进而找到适合自己的总分馆模式。
  参考文献
  [1]闫巧琴.推进社区图书馆总分馆制建设的路径探析[J].图书馆研究与工作,2019(03):73-76.
  [2]蔡琼娜.关于公共图书馆总分馆建设的几点思考——从历次全国县级以上公共图书馆评估标准谈起[J].河南图书馆学刊,2019,39(02):18-20.
  [3]秦伟.市级公共图书馆总分馆制服务体系实践[J].办公室业务,2019(03):164.
  [4]秦丽娜.天津市区级公共图书馆总分馆制建设现状调查与思考[J].图书馆工作与研究,2018(11):100-104.
  [5]苗鑫.县级文化馆图书馆总分馆制建设探析——以永济市县级文化馆图书馆制为例[J].大众文艺,2018(16):168-169.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2/view-14832207.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