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数字时代公共图书馆少儿阅读推广工作研究

作者:未知

  摘 要:随着数字化信息传播技术的迅猛发展,人们的生活与工作学习方式发生了重大的转变,它以不可阻挡的潮流给世界带来了深刻的影响。在网络数字时代,人们传统的阅读理念、阅读方式、阅读习惯也发生了改变。在网络数字时代,公共图书馆要怎样进行少儿阅读推广,怎样与时俱进、创新变革是值得深思的课题。对于此,本文分析了少儿阅读特点,探讨了数字时代公共图书馆少儿阅读推广工作措施,希望能够为相关人员提供理论参考依据。
  关键词:数字时代;公共图书馆;少儿阅读;推广工作
  1 少儿阅读特点分析
  1.1 学龄前儿童阅读特点(0-6岁)
  南美英博士在《会阅读的孩子更成功》中把学龄前儿童阅读分为4个时期:胎教时期(0岁)、床边故事时期(1-2岁)、图画书时期(3-4岁)、听故事时期(5-6岁)。这个阶段的儿童认识事物的方式还以无意识和直观行动为主,阅读方面也主要以图像、色彩、父母语言为主要媒介。因此,对于学龄前儿童来说,阅读的外延十分广泛,可以是视觉的、听觉的,甚至是触觉的;阅读方式可以是撕书、“吃书”、听书、读书;阅读内容可以是儿歌童谣、绘本、玩具,甚至是成年人的语言和行为。
  1.2 小学生阅读特点(7-12岁)
  7岁起,儿童的心智、自我意识和抽象思维都有了很大进步,识字水平也较学龄前儿童有了很大提高,注意力和理解力逐渐加深。小学期间,随着各种能力的逐步提高,孩子的阅读能力也发生很大的变化,一般可以把小学生活分为“幻想童话时期”“历史故事时期”“知识与论理时期”的低、中、高3个时期,各时期有不同的特点。
  幻想童话时期(7-8岁)。这个阶段的儿童受识字水平和生理条件的限制,阅读内容多以短篇、简单故事为主,寓言童话是其首选;阅读方式以倾听为主,但也开始喜欢和成年人一起阅读,且多体现为大声诵读;这个阶段儿童想象力和好奇心发展迅速,易于接受各种有趣的故事情节,且喜欢模仿并向他人呈现。
  历史故事时期(9-10岁)。这个阶段的儿童阅读量和阅读速度有了长足进步,自我意识增强,阅读内容变为中短篇故事,喜欢传记类、创造性的故事,渴望了解历史、幻想未来,对知识有了渴求;阅读方式变为独立阅读,乐于与同伴交流。这个阶段家长由阅读的直接参与者变为阅读指导者,必须注意阅读内容的正确性和真实性。
  知识与论理时期(11-12岁)。这个时期的儿童对世界的认识更加深入,自我意识更强,能够自发并有目的地阅读;阅读内容更广泛,喜欢科幻小说、散文和言情小说,以及介绍两性差异的读物,更专注于自己感兴趣的读物。另外,移动终端的便捷和内容的复杂,以及这个阶段儿童的生理、心理特点,阅读内容会对儿童产生较大影响,因此该阶段也被称为“阅读危险期”。
  值得注意的是,进入小学,受家庭环境、教育环境的影响,功利性阅读、应试阅读在小学阶段开始占据主要地位,阅读内容开始由兴趣转为课辅,家长开始关注儿童学习成绩的提高和特长的培养,将一些读物归为“闲书”;学生课业负担较重,部分老师唯“成绩论”,对课外读物也知之甚少,儿童自由阅读的时间也随之减少。
  2 数字时代公共图书馆少儿阅读推广工作
  2.1 优化数字阅读内容质量
  针对不同性别、年龄为少年儿童提供具有针对性的内容,才是吸引青少年进行数字阅读的关键。因此,对少儿数字阅读的内容优化很关键,是推广少儿数字阅读很重要的一环。内容优化应该注重知识性、趣味性,满足少年儿童求知和好奇的阅读心理;在为少儿书编目的过程中还可以增加“适读的年龄、书目内容主题”等项目,这里的内容主题不是采编时的中图法分类,而是针对书目内容进行主题细分,比如同样是绘本,可以进一步细分主题,如科普、情绪管理、亲情等主题,让少年儿童更清晰地了解并提起对阅读的兴趣;要选择优质内容对少年儿童的人生目标进行引导,使其个人视野得以开阔,心灵得以充实;利用多媒体的优势、多样化的阅读形式,提升少年儿童的阅读兴趣;利用体验式阅读、口碑效应来推广数字阅读。
  2.2 改善适合少年儿童操作的界面
  现在各地的公共图书馆的网站都适应青少年的特点,采用色彩丰富、富有童趣的界面设计,但是大多的操作按钮是以文字作为链接口,不是非常显眼、明确,点击后也没有更多的操作提示。而且大部分数字资源都需要登录或注册后使用,这些操作并没有适应少年儿童的特点而简化,幼儿必须在家长的指导下操作才能完成,这就大大降低了少儿读者的使用体验,使得对他们的推广受到限制。要推广少儿数字阅读,还应该把界面设计得人性化,便于少年儿童操作使用。可以采用鲜艳活泼的背景颜色和卡通样式的点击按钮,并在检索过程中尽可能使用简便、可视化的通道,使少年儿童在没有成人指导的情况下也能学会使用。
  2.3 增加课程辅导
  公共图书馆是学校教育的有效补充。公共图书馆的未成年人服务具有特殊性,它涉及儿童成长的各个阶段。对于低幼儿童,图书馆是他们认识世界、探索世界的地方。比如开辟低幼儿童区,在该区域铺设地毯,低幼儿童可以脱鞋在里面玩耍、阅读,并为低幼儿童提供布书、3D立体书、洞洞书等多种特殊书籍及安全玩具,通过玩布书、立体书,玩玩具,听声音等方式,幼儿能用多个感官感知世界,获得其对世界最初的认知,实现多元化的学习。
  2.4 增加专题服务
  图书馆是未成年人学习知识的第二课堂,承担著教育和服务的双重责任。公共图书馆不仅要进行阅读推广,还要进行文化服务,通过多元化的、综合化的手段来满足少年儿童的精神文化需求。例如设立法律知识专架、文津图书奖专架以及教学资料专架,不仅提供教学用书,还可以放置相关的家教指南、家庭教育等书籍,让家长老师都能获得教学上的帮助。此外,公共图书馆还可以为少年儿童提供专题信息服务。比如少年儿童心理健康教育与心理咨询等公益性的服务,可以在图书馆官网上开设专题服务版块,提供网上心理咨询、网络在线咨询,及时解答少年儿童的各种心理问题。同时,专题服务版块还可以提供一些案例分析和讲座手记,帮助儿童和家长获得知识。
  2.5 多方共建数字资源
  目前,公共图书馆少儿数字资源建设的方式主要是结合少儿读者的需求特点购买数字资源,或者根据馆里的资源优势、人员优势、服务定位自建特色数据库。其实,公共图书馆还应该争取到相关机构与社会企业的合作,争取到他们的人、财、物的直接间接支持,例如与少儿读物出版单位以及中小学校、少年宫合作等,多方参与数字资源建设,实现数字资源的共建共享,达到图书馆与社会机构的优势互补。
  3 结语
  科技的进步对于少儿阅读推广是挑战也是机遇。互联网技术实现了优秀阅读理念和阅读内容在全世界的共享,大数据使图书馆可以准确了解读者的阅读需求,实现精确数据推送,举办更加丰富多彩、切合实际需求的阅读活动。新时代对少儿阅读推广提出了新要求,公共图书馆要学习新思想,践行新理念,与社会各界协调用力,开创少儿阅读推广新局面。
  参考文献
  [1]黄湘榕.新时代下少儿阅读推广新见解[J].传播与版权,2018(08):152-154.
  [2]刘倩倩.大数据时代公共图书馆推广少儿阅读的策略研究[J].人力资源,2018(08):77-78.
  [3]齐方圆.公共图书馆少儿阅读推广模式研究[J].民营科技,2018(04):152.
  [4]陈小兰.公共图书馆开展少儿阅读推广探析[J].大众科技,2018,20(03):123-124.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2/view-14832709.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