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域旅游视角下黑龙江冰雪旅游发展对策

作者:未知

  摘 要:全域旅游的蓬勃发展使得旅游业不再是单一产业的发展,而是需要与其他产业相关联,与环境、经济、文化、体育等产业协调发展。因此,依托黑龙江省的冬季旅游资源优势,在全域旅游的视角下,基于满足行业互补的新型市场需求,提出龙江冰雪全域旅游发展的新方向,对省内城市冰雪旅游资源的侧重点进行初步调整。提出黑龙江省冬季旅游未来的发展趋势,既要正视冰雪产业现阶段的开发现状和遗留问题,还要立足于国家全域旅游下的政策导向。建议各地区范围内景区景点在交通、服务、供给需求等方面加强沟通与学习,实行一体化企业经营模式,铸造龙江全域旅游产业的新体系,共同形成黑龙江省冰雪旅游资源的多元化发展模式.
  关键词:全域旅游;冰雪旅游;黑龙江
  中图分类号:F592.3      文献标志码:A      文章编号:1673-291X(2019)08-0106-02
  全域旅游是指在一定区域范围内把旅游业作为主导产业,通过对区域内经济社会资源尤其是旅游资源、地理位置、生态环境、市场需求、制度机制、法律法规、文化素质等进行全方面、多角度的促进提升,实现区域内资源高效融合、产业协同发展、社会资源共享,以旅游业带动和促进经济社会协调发展的一种新的区域协调发展策略和模式。2016年7月习近平总书记在参加宁夏政府会议时明确指出,发展全域旅游的方向是正确的,要坚定不移的执行下去。从而将全域旅游推上前所未有的高度。2017年3月李克强总理在年度政府工作报告中明确提出要完善乡村、休闲、全域旅游。全域旅游也是第一次被列入政府未来的发展规划中。国家旅游局下发《关于发展国家全域旅游示范区创建工作的重要通知》后,全国各景区部门积极开展全域旅游的落实工作,但如何将当地特色与全域旅游相结合成为了首要问题。一定要结合当地特色,从实际出发,切勿照搬照做,需要全行业的积极融入和全体居民的共同参与。
  一、黑龙江冰雪旅游资源开发现状
  黑龙江省位于中国东北部边境,境内山多地广、高度差适中、坡形较缓、植被多样,冬季雪量丰富,雪期为十一月初到第二年三月末,适合开展滑雪旅游。黑龙江省依托于自身独特的地形与气候优势,大力发展冰雪旅游项目,打造了一组优质量、高地位的品牌系列产品;冰灯、冰雕、雪雕、冰雪大世界、滑雪节等一时间成为黑龙江省最具吸引力的旅游资源。亚布力滑雪场的建成也使哈尔滨市成为中国著名滑雪竞技和旅游度假村;哈尔滨国际冰雪节作为中国第一个以冰雪为内容的国际性节目,吸引了海内外的目光。牡丹江市紧紧围绕着旅游资源特点,开发出一批精品旅游品牌,如雪乡、雪堡等,提升了牡丹江市在国内外的知名度。2009年在哈尔滨市举办的第24届世界大学生冬季运动会更为我们提供了一个大力开展冰雪旅游活动的良好时机,为黑龙江省经济做出了巨大贡献。另外,1988年中国黑龙江国际滑雪节的成功举办,也彰显了黑龙江冰雪旅游的重要地位,之后相继成立了中国第一个滑雪旅游委员会和第一个国际滑雪俱乐部等。黑龙江省哈尔滨市有举世闻名的冰雪大世界、兆麟公园的魅力冰灯游园会,还有太阳岛雪雕艺术博览会等多种多样冰雪产品,为其带来了可观的经济效益。
  二、黑龙江冰雪旅游现阶段所存在的问题
  (一)冰雪旅游资源中“冰”“雪”结合不够,活动项目匮乏新意
  冰雪大世界在过去一直作为黑龙江省的冰雪旅游资源的主要代表,但随着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和国家对滑雪运动项目的倾斜性扶持,滑雪旅游逐渐成为旅游的新潮流。传统的“四大绅士运动”有滑雪运动、高尔夫、马术和台球,而滑雪作为唯一一个雪上运动,可谓独具特色。要想使黑龙江省的冰雪旅游得到持续稳定、前进有力的发展,应改变对黑龙江冰雪旅游定义混淆模糊这一现状,充分意識到冰雪旅游不仅有“冰”,还应包括必不可少的“雪”,黑龙江省的特色旅游要走“冰”、“雪”联合、城乡联系和相关产业融合的道路。
  (二)资源缺乏整合,产品缺乏新意
  就冬季来看,哈尔滨市的游客访问量远远高出省内其他城市数倍。省内其他城市同样拥有着得天独厚的冰雪旅游条件,但到访的游客数量却持续下滑。应当加强对其他城市冰雪资源合理的改造和开发利用,打造冰雪旅游城市的“特色名片”。黑龙江冰雪旅游资源通常以观光滑雪为主,产品单一,只看到眼前冰雪,没看到冰雪背后的文化内涵,如休闲度假、保健养生,户外运动等。现在旅游方式应越来越吸引游人的目光,而黑龙江冰雪旅游资源更多是产品雷同、景点重复,缺乏更深层次领域的新产品开发。
  (三)景区基础设施老旧,缺乏网络化营销意识
  当今社会互联网占据了越来越多人的生活空间,而黑龙江省很多冰雪旅游景区缺乏互联网建设和将互联网与旅游项目联系的意识,没有让互联网宣传景区和促销产品方式得到很好利用。
  (四)旅游产品缺乏附加值,产品间联系性少
  全域旅游作为一种新型的旅游经济发展方式,要通过全域旅游的发展促进整个地区区域内的经济大发展,与社会发展同步,而黑龙江省冰雪旅游的发展对其他相关产业的影响微不足道,并没有带动相关产业的发展。例如,与文化产业没有很好融合,来黑龙江省旅游的人只知道黑龙江省的冰雪旅游资源,而对该地区具有特色的民族文化和风土人情了解很少。全域旅游只创造出了单一的旅游价值,并没有与其他产业进行融合,带动相关产业的发展。
  三、全域旅游环境下黑龙江冰雪旅游的发展策略
  全域旅游是旅游产品的融合化、资源的整合化、空间合理、产品多样、富有生命力的健康新型旅游方式,可以促进产业建设和经济提升。要通过“旅游业+”模式,来实现黑龙江冰雪旅游的全域发展。
  (一)“冰雪旅游+乡村游”发展模式
  目前,乡村旅游发展大热,旅游者普遍开始寻找能够让自己身心与大自然紧密结合的旅游环境。而乡村旅游提供给大众的不光是原始的自然环境,更多的是当地的风土人情,人与自然的和谐更能吸引广大游客。黑龙江是冰雪旅游资源与乡村旅游资源记录特色且丰富的省份,要将乡村旅游与冰雪旅游相结合,相互促进、共同发展,寻找黑龙江省旅游业的新热点。   1.黑龙江省地形多变、溪流交错、森林茂密、景色秀丽、环境优良,应让丰富的森林树木资源与冰雪结合,打造壮丽奇特的森林雪景,供游客观光游览;也可以发展冰雪林地探险旅游项目,满足有探险、寻求奇特旅游体验的游客心理需求。
  2.随着打捞开江鱼的进入人们的视野,“冰捕”活动渐渐成为新型旅游活动。黑龙江省河流密布、鱼群种类丰富,可以将冰雪旅游与“冰捕”相结合。这种发展模式在发展当地旅游业的同时,也可以对捕鱼业进行有力的宣传,餐饮酒店行业也可以得到极大的发展。
  (二)“冰雪旅游+文化产业”发展模式
  由于黑龙江省独特的历史环境和地理位置,造就了当地多民族聚居的情况,少数民族的人民在生产生活中创造出别具一格的民族文化,将冰雪资源与民族文化有机结合,使游客体验特色的少数民族的冰雪活动。可以对少数民族文化进行冰雕、雪雕表现,通过冰雪将少数民族文化以新颖的形象展示在游客的面前,给其独特的冰雪体验,使文化与雪相融合成为独特的吸引点。
  (三)“冰雪旅游+体育产业”发展模式
  据报道,平昌冬奥会为韩国带来64.9万亿韩元(610亿美元)的直接和间接效益,其中平昌县所获得的旅游收益将达32.2万亿韩元。黑龙江省冰雪资源丰富,滑雪场赛道等条件设施逐渐完善,可以在当地政府等支持下开展小型的冬奥会等冰雪体育活动,在吸引广大人们前来参与比赛的同时,也促进了当地旅游业的发展。
  (四)“冰雪旅游+网络产业”发展模式
  随着网络的发展,旅游网络直播的方式越来越被大众所接受。可利用当下热门的抖音、快手、微博等软件,对冰雪旅游项目进行宣传,如请知名滑雪教练进行网络教学。当地旅游景区可推选出网络宣传大使,采用直播的方式与网友进行互动,达到宣传目的。在朋友圈可开展集赞换门票的活动和举办有关冰雪旅游的散文和logo设计比赛,从而为景区打开新的网络市场。在网路营销方面,应采用灵活的营销手段,如增加家庭亲子优惠套票、情侣优惠套票、特定时期提供免费游玩项目和抽取神秘大奖等活动,让顾客有更多选择和意愿购买冰雪旅游产品。
  (五)推进产业联动,产业融合
  不管是“旅游+”,还是“+旅游”,产业融合打造了前所未有的深度。产业深度融合催生新业态,不仅为旅游业自身的发展拓展了空间,也为其他产业的创新发展提供了动能。旅游业推动着交通、保险、生态等基础服务行业不断向前发展,有利于提高整个旅游业以及社会的发展水平,通过与相关产业的融合发展,努力为外来游客以及当地居民造福造利。
  (六)丰富全域旅游产品
  结合地域准入原则和产业结构,推出多种多样的全域旅游产品。例如,伊春市开发出了八大精品线路,分别是冬季竞走、温泉狩猎、滑雪穿越、冰雪娱乐、观赏冰雕、摄影采风、民俗风情、冰雪文化。也可以在滑雪穿越、雪中火锅、泡温泉等传统旅游项目基础上,突出山地、冰雪、风俗资源特色,开发了户外刺激运动、少数民族体验、雪中火锅、雪中赏乐等新型旅游产品。
  结语
  在全域旅游视角下发展冰雪旅游,必须审视好全域旅游与其他产业间的关系。目前黑龙江省冰雪运动项目蒸蒸日上。这些项目蕴含着东北少数民族的豪情与奔放,使得黑龙江的冬季犹如梦幻仙境。丰富的冰雪活动和多姿多彩的民族文化相结合,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随着冬奥会申办成功,人们的滑雪愿望日渐高涨。省内部分景区纷纷打造雪场、砌雪雕,开展冰雪运动项目。以全域理念拓展冬季旅游活动项目,要充分发挥本地资源优势,因地制宜,避免惡性竞争,打造中国冰雪旅游大品牌。省内各城市之间相互进行信息交流,互相借鉴学习。从全域融合区域的策略角度,推动黑龙江冰雪旅游面向世界化、面向未来、促进龙江冰雪文、冰雪企业和冰雪旅游品牌唱响世界,翻开中国冰雪旅游发展的新篇章。
  参考文献:
  [1]  詹珊,于占友.黑龙江省冰雪旅游发展现状及对策研究[J].哈尔滨体育学院学报,2011,(1):8-10.
  [2]  王进宏,廖怀德.全域旅游背景下智慧旅游发展方向[J].软件和集成电路,2017,(Z1):10-11.
  [3]  吴玉龙.全域旅游与经济增长的协调效应[J].中国市场,2016,(29):39,50.
  [4]  张贵海.黑龙江省大亚布力全域旅游开发与建设研究[J].对外经贸,2017,(4):32-36.
  [5]  张亮,张晓梅.对黑龙江省滑雪旅游经济可持续发展的探讨[J].冰雪运动,2005,(1):73-75.
  [6]  戴学锋.全域旅游实现旅游引领全面深化改革的重要手段[J].旅游学刊,2016,(9):20-22.
  [7]  杨晓蕾.全域旅游导向下鞍山旅游发展研究[J].现代经济信息,2016,(33):328.
  [8]  张婷,王洁.全域旅游视角下都江堰市旅游发展思考[J].现代商业,2017,(11):88-89.
  [9]  华丽,沈伟丽,荀琳.全域旅游发展文献综述[J].科技风,2017,(8):274.
  [10]  杨铭铎,张新.哈尔滨旅游产业昂普资源分析[J].边疆经济与文化,2016,(2):1-3.
  [11]  张辉,岳燕祥.全域旅游的理性思考[J].旅游学刊,2016,(9):15-17.
  [12]  徐淑梅.全域都市旅游发展战略思考——以哈尔滨市道里区为例[J].黑龙江社会科学,2017,(6):77-81.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2/view-14854302.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