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技术创新、金融资本与经济增长

作者:未知

  摘 要:佩蕾丝的《技术革命和金融资本》是研究资本主义经济周期理论的重要著作,其把金融资本纳入研究框架的分析为我们进一步认识经济长期发展提供了重要启示,结合本轮美国次贷危机引发的全球经济危机的众多反思,文章浅谈两点思考。
  关键词:技术创新;金融资本;经济增长
  技术创新离不开金融资本的支撑,二者的相伴相生从资本主义经济发展历史可窥一斑。资本主义经过几百年发展有其周期规律性,相关研究也汗牛充栋。其中关于技术创新、经济周期、金融资本等方面也不乏经典之作。对我国当前经济发展阶段的认识和政策的制定具有重要参考价值,他山之石可以攻玉,对于规律性的认识有助于我们进一步认清当前发展形势以及发展任务。卡萝塔.佩蕾丝的《技术革命和金融资本——泡沫与黄金时代的动力学》是一本演化经济学的重要著作,作者剖开纷繁复杂的现实因素,以技术为线索,描绘了一副以技术和金融资本为演进主线的资本主义从英国工业革命开始到第五次技术革命的发展历程,即所谓“发展巨潮”。鉴于技术创新的基本属性在于不确定性风险和对旧范式的颠覆,以及金融资本的逐利性,技术革命和金融资本在经济发展的不同阶段展现出了不同的作用和关系。佩蕾丝把历次巨潮一再出现的诸阶段归纳为:导入期(爆发阶段和狂热阶段)和展开期(协同阶段和成熟阶段)。在爆发阶段,由技术引致的市场机会和新产业的前景令人兴奋,市场上存在大量潜在的可投资货币;狂热阶段被佩蕾丝称为金融的时代,金融资本的本性暴露无疑,导致在这一阶段的晚期出现一段时期的金融泡沫。在这一阶段,技术革命开辟的所有可能道路被人们所探索;协同阶段是生产的时代,在这一阶段金融资本和生产资本更好地结合使得技术作为一种积极的力量向人们展现了美好的未来;成熟阶段的市场趋于饱和,由于惯性的存在,人们仍然以为协同阶段的盛世会永远持续下去。这个阶段也是资本主义深层次矛盾充分显露的时候,此时,投资机会枯竭,大量资金不知何处去。值得注意的是,作者还在书中提出“转折点”的概念,这是导入期和展开期之间的变革过程,强调制度框架的变革和重构。正是这种广泛的变革和重构为协同期繁荣的到来奠定了基础。金融资本在技术演进中所起的作用和二者之间的关系是本书的重点。金融资本在技术革命和经济增长中的重要角色被纳入分析框架。随后,针对佩蕾丝这一研究成果的论述逐渐增多,比较具有代表性的是从马克思主义视角的批评。这种观点指出,技术革命很可能无法通过一次危机来谋求金融资本与生产资本的协同,从而使技术创新得以展开(杨帆等,2010)。审视本次全球金融危机的发展,资本主义自身发展的很多深层次矛盾是根本性的,主要原因在于金融资本脱离生产资本进行自我循环的强大动力以及政治力量的裹挟。正如马克思在一百多年前写作资本论时候所指出的,资本主义的根本矛盾是生产的社会化和生产资料的私人占有之间的矛盾。
  2019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公报中,习近平总书记再次用“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来评价当前的国际国内经济发展背景。从国际来看,世界各国经济进入忧虑期,正如习近平总书记在2016年G20峰会上的讲话中指出的,上一轮科技进步带来的增长动能逐渐衰减,新一轮科技和产业革命尚未形成势头。世界各国在这个转换期都在摸索和适应新的治理格局及经济发展模式。从国内来看,自1978年改革开放始,我国顺应世界经济发展潮流,加入以美国为主导的世界分工体系,经历改革开放四十年的快速发展,现如今面临如何跨越“中等收入陷阱”的挑战。技术是绕不开的话题。发挥创新的作用,用技术创新推动我国产业转型升级和战略性新兴产业的崛起,同时,政治、社会、文化等各个方面的全面革新,才能成功跨越中等收入陷阱,进入发达国家行列,最终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
  而与技术相伴生的另外一个词——金融资本在改革开放四十年中也取得了可谓突飞猛进的发展。从计划经济时代毫无现代意义上的金融到十九大报告提出“着力加快建设实体经济、科技创新、现代金融、人力资源协同发展的产业体系”。随着我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建立和不断完善,金融资本不断发挥重要作用,现代金融已经成为我国现代产业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但是,我国金融市场尚不发达,建立一个能够高效配置资源的金融市场仍然是完善我国市场体制的重要一环(卢中原等,2013)。2016年以来,中央高层逐步认识到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的重要性。2017年十九大报告也第一次提出“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2018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首次提出防范金融风险攻坚战是未来三年的三大攻坚战之一。近年来,中央在金融领域不断深化规律性认识,加强改革和监管,取得了重要的成果。
  从佩蕾丝所构建的“技术—经济范式”中展开的技术革命和金融资本的关系,以及目前由美国次贷危机引发的全球金融危機仍未走出颓势来看,在众多反思中,我们可以借鉴之处颇多,本文主要浅谈三点思考:
  第一,正视金融资本和实体经济的关系。
  技术创新和金融资本都是经济持续发展的关键支撑因素。我国已经进入工业化后期,需要大量的技术创新推动产业结构的转型升级(黄群慧,2018 )。从经济发展周期的角度来看,技术的发展是周期迭换的主导因素。每一项核心技术的出现和发展都会带来相关产业的形成和集聚。当产业逐渐成熟直到衰退,必须重新找到新的经济增长点才能保证经济的持续发展,而在这个转折点上,往往是痛苦和艰难的。经济的结构性调整对于经济的长期持续增长具有重要意义,如何根据技术发展周期调整经济发展结构,乃至利用金融资本为结构调整服务,规避这一过程中的扭曲和破坏作用,是我国当前经济发展实践的关键问题也是理论研究的重要领域,这种实践的探索和理论的阐释是我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理论的重大原创。
  第二,正视政府和市场的关系演进,把握经济短期发展和长期增长的条件转换。
  对于政府在技术发展和金融资本的关系演化中的作用深入思考发现,一个经济结构伴随技术的发展面临转型的要求,政府要适当推动这种经济结构的转型升级,以及社会、制度等领域的全方位革新才能规避市场失灵带来的金融过渡创新和泡沫导致的很多弊病。金融资本固然有逐利的本性,但是政府如何在其中发挥监管的作用,这是至关重要的,也是对目前转型阶段我国经济发展的重要启示。如何秉持金融资本为实体经济服务的本源性质,既发挥金融创新对经济发展的推动作用,特别是对技术创新的推动作用,同时也降低金融逐利性所必然带来的风险累积。这是我国当前和未来宏观经济管理的重要课题。随着政府和市场关系认识的不断深化以及实践的不断展开,各个国家各个时期政府和市场关系均处于演进变化过程之中。首先,必须进行金融改革和创新才能更好适应当前经济发展特别是以技术创新为支撑的经济结构转型升级发展要求,其中,首要的是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作用。其次,政府作用的更好发挥在于避免“监管真空”、“监管宽容”、“监管失误”(卢中原等,2013)。
  参考文献:
  [1]刘鹤,两次全球大危机的比较研究[M],中国经济出版社,2013
  [2]卡罗塔·佩蕾斯(Carlota Perez). 技术革命与金融资本[M]. 田方萌, 胡叶青, 刘然等,译. 北京: 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7.
  [3]杨帆,齐昊,技术革命与金融资本:一个马克思主义视角的批评[J],理论界,2010(1):95-98.
  [4]李扬,刘世锦,何德旭,黄群慧,金碚,改革开放40年与中国金融发展[J],经济学动态,2018(11):4-18.
  作者简介:张磊,硕士研究生,讲师,中级职称,研究方向:宏观经济。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2/view-14880387.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