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二胎政策对我国经济与人口的影响探讨

作者:未知

  摘 要:以“二胎政策”的系列影响为调查对象,运用分析归纳法、调查法等方法并结合国内外相关文献,深入全面地分析“二胎政策”对我国经济和人口造成的影响,以及“二胎政策”开放后给我国社会带来的一系列问题并给出我们的解决方案。为我国推动“二胎政策”的发展提供参考建议。
  关键词:二胎政策;经济发展;人口结构
  中图分类号:D9 文献标识码:A doi:10.19311/j.cnki.1672-3198.2019.21.082
  0 引言
  自计划生育政策实施以来,我国人口增长过快的问题得到有效缓解。但随着社会经济的进一步发展,我国人口又面临了新的问题,如我国近年人口老龄化加剧,养老保障压力层层攀高,出生性别比率严重失衡等一系列问题日益突出,为解决我国面临的这些问题,2015年12月21日至27日,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八次会议在北京召开,会议初次审议人口与计划生育法修正案草案;12月27日,经表决通过关于修改人口与计划生育法的决定,新法于2016年1月1日起施行。 “二胎政策”順势产生。我们本次课题就将针对“二胎政策”的实行对我国经济和人口的影响进行讨论与研究。
  1 “二胎政策”对我国经济与人口的有利影响
  1.1 “二胎政策”的实施对经济发展的有利影响
  1.1.1 拉动内需,促进经济发展
  拉动我国经济发展的三驾马车:出口、内需和投资。当我国投资和出口面临困境时,就必须依靠内需来拉动经济增长,因此,随着二胎政策的实行,我国人口老龄化程度将不断降低,这会使得年轻劳动力不断增加,进而带动我国生产水平和经济的发展。新增的劳动力还能够增强我国未来的人力资本并扩充社保储备基金,通过劳动技能以及科技创新为我国经济增长提供新的动力。据资料统计,在未来几年我国将会增加上百万的人口,这些增加的人口都是拉动内需的动力来源。人口的增长,带来的是经济的增长和消费的增长,因此在二胎政策实行后,我国人口将在一定的时期内保持增长的态势,而这一态势必将拉动我国的内需从而促进经济的发展。
  1.1.2 延缓人口老龄化,保持人口红利
  随着我国计划生育政策的实行,我国的年轻劳动力比例正在不断下降,这使得我国人口红利逐渐降低甚至消失。我国人口老龄化问题越加严重,人口老龄化对我国的经济影响大多是消极的,因为这一类人群的消费大于生产,导致政府负担过重。为有效缓解这一问题,我国开始实行二胎政策。据相关预测得知,到2020年,我国60岁以上的人口约占16.6%,相对于原来的政策降低了1%;而到了2040年,占了27.3%,相对于原来的政策降低了2.8%,以此趋势看来,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国的人口老龄化还会不断加剧,而我国的人口红利优势就是体现在大量的劳动力人口,而二胎政策正好是劳动力红利的福音,由此可以加以利用此优势,减缓我国的劳动力资源短缺,还会让我国保持人口红利。
  1.1.3 拉动相关产业的发展
  二胎政策的实行还会带动我国其他相关领域的发展,这些领域涵盖我们衣食住行等,其中以房地产行业的发展最为显著,住房需求增加会带动我国房地产行业发展。另外,人口是创新的基础和来源,经济发展离不开产业转型升级和科学技术创新,同时也需要培养优秀的人才,二胎政策为科技和经济的转型和升级注入新鲜血液。当然国内相关产业如:儿童医疗、儿童玩具、母婴及儿童食品等其他行业也会得到有力带动。目前,对我国儿童抚养需要的成本进行估算,随着二胎政策实行时间不断延长,其所带消费红利将达到每年1200亿~1600亿,间接带动我国经济发展,我国经济水平将呈现出质的提高,因此二胎政策的推行势在必行。
  1.2 “二胎政策”的实施对人口结构的有利影响
  1.2.1 改善家庭人口结构
  随着二胎政策的放开,打破了我们这一代独生子女的模式,扭转了传统家庭功能逐渐弱化的趋势,基于经济学的一种极端视角下看我们这一辈的家庭人口结构,是会形成一个倒金字塔,基石不稳,容易坍塌,会降低家庭抵御风险能力,而增加二胎会扩宽基石宽度,随着时间的推移,家庭人口结构会逐渐从倒金字塔发展为金字塔结构,从而形成更理想的家庭人口结构。
  1.2.2 缓解“用工荒”的就业人口结构
  大学劳动经济学副院长针对二胎政策提出,在二胎政策的大背景下,我国劳动力人口在未来15年后相较于现在每年将多出2800万,缓解了“用工荒”状况,改善了我国就业人口结构年龄基数偏大的问题,是劳动力更偏重于青年劳动力,有利于我国劳动力规模的合理化。
  1.2.3 降低我国人口老龄化程度
  用leslie人口模型显示推测,我国的人口年龄结构将严重失调,到2050年,我国老年人口将达到4.4亿的巅峰,占我国总人口规模的三分之一,总抚养率比未来高达82.94%,而二胎政策的开放,有利于我国人口结构的优化,大大降低人口老龄化的百分比,据统计推测未来人口增长趋势,2050年老龄化水平就将从34.1%下降到32.8%。
  1.2.4 平衡男女性别相对比例
  据统计,目前我国人口男性比女性人口多达3000万左右,也就是说在两两配对的极端情况下,还有3000万人处于单身状态,而二胎政策的放开虽然不能正面解决该问题,但一定程度上起了缓解作用,会间接起到调节作用,平衡男女相对比例,缓解了我国性别比例失调。
  2 “二胎政策”对我国经济与人口的不利影响
  2.1 加剧我国的土地资源短缺状况
  二胎政策开放,随着时间的前推,净人口数量增加,土地紧缺问题或日益严峻。尽管我国幅员辽阔,但真正适宜人类居住的面积有限,加之东西部经济发展不平衡,人们更愿意往东部地区迁移、驻留,城市土地资源的利用成了一个炙手可热的问题。我国的人均占地水平仍然远远低于世界的平均水平,人地矛盾凸显、资源配置不合理体现在目前城市拥挤的交通、高昂的住宅费用、稀少的公共设施等问题上。   2.2 增大家庭负担
  自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稳健发展,国民生活水平显著提高,这也伴随着物价指数进一步上涨。开放二胎,新生人口增加必将引来抚养及教育支出费用增长,从而再一次的拉高房价、物价。面对开放二孩,新一代父母或将面临“上有四老,下有二小”的现象,在这样的状态下,人口的增加只能增加家庭的负担和社会的不稳定性,人民幸福指数下降,不利于经济的进一步发展。
  2.3 导致女性就业“遭歧视”
  我国为保障女性的生育权益,为女性出台了相关法规,女性享有休产假的权利。于企业而言,女职员带薪休产假,无疑增加了企业的经济负担。为“削减”这部分损失,企业在招聘时存在对女性差别对待的情况,即在女性求职时将面临更加严格的把关。其次,全面二胎政策开放后越来越多的职业女性成为了二胎母亲,这也使得职业女性在家庭中付出更多精力,重心移向家庭,虽然可以帮助家庭和谐,但是对于企业工作来说却是不太有利。
  2.4 “孩动力”带来的教育事业问题
  开放二胎政策所带来的问题还涉及新生人口的教育工作。要想建成教育强国,不能只顾一面,而应东中西部地区都能获得均衡、充分的发展。长期以来,中西部地区重点院校少、教育经费投入不足、人才流失严重是制约教育发展的三大难题。此外,尽管全国范围内均已实现九年义务教育,但教育“数量”上升了,“质量”却不一定。矛盾就体现在学生人口增加与教育资源不匹配之上。据悉,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2019年《政府工作报告》中指出,国家财政性教育经费占国内生产总值比例持续保持在4%以上,中央财政教育支出安排超过了1万亿元。教育经费支出比例的提升无疑使我国财政更加紧缺。
  3 解决“二胎政策”不利影响的建议
  为了化解政策带来的负面影响,需要政府和全社会的广泛参与和默契配合,从以下几个方面着手。
  3.1 完善供给侧改革提高资源合理配置
  完成“三去一降一补”即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降成本、补短板,化解产能过剩问题,完善市场机制,增加制度供给,政府应当重新分配各种资源,包括内部财政、税收资源以及外部资本、土地、人力。其中,针对粮食问题政府可采取一系列鼓励务农的措施,一方面鼓励农业众筹发展,缩短农业流通链,完善供给渠道;另一方面实现土地利用转型,从生产结构、投入强度、产出效益、土地利用程度四个维度对农地转型。
  3.2 政府发放补贴
  政府可通过对生育二孩的家庭发放补贴,减轻其的经济负担,并从教育、就业、税收和医疗等方面减轻父母抚养孩子的压力,让普通家庭“生得起孩子、养得起孩子。”具体来说,首先,可在公共资源方面提供各种便利,出台对育有二孩的家庭购房优惠政策,减免税率,其次,在就业等方面充分保障女性她们的基本权益,保证其稳定的收入来源,并在此基础上对生育二孩的女性发放育儿补贴,比如待产期国家按其收入比例发放补偿金,在一定程度上缓解女性因不能财政压力过大而不生育二孩,再者,政府可为家庭二孩补贴基础医保,充分保障每个家庭的生活幸福感。
  3.3 社会保障孕期女性公平就业权利
  国家通过出台相关政策来保障孕期女性的权利。包括就业机会平等、薪资待遇相同以及公平的发展晋升机会。同时禁止就业雇佣中对女性存在歧视行为或者有各种就业限制条件。当然,女性的生育保护权应由整个社会共同来承担,这样才能消除用人单位对雇佣女性的顾虑。
  3.4 发展公平有质的城乡一体化教育
  科学合理的规划教育资源,对于有可能出现的教育质量下降的问题,需要制定严格的学前教育师资标准,增加幼师队伍数量和福利待遇。推进公平有质的城乡一体化发展,改善偏远地区学校的教学设施和办学条件,改变城乡教育资源分布不均的现状。通过发展“互联网+教育”使优质资源共享,保障外来务工人员子女的受教育权,让每个孩子都能够享受得到。同时创新教育经费体制改革,缓解教育投资压力,构建多元化的教育融资机制。
  参考文献
  [1]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人口与计划生育法修正案(草案)[Z].2015-12-24.
  [2]张云霞.全面放开二胎政策对人口结构与经济的影响研究[J].知识经济,2018,(08).
  [3]李倩.淺谈二胎政策对职业女性的影响[J].环球市场,2018,(27).
  [4]郭擎宇.二胎政策实施的原因及影响[J].中国市场,2016,(38).
  [5]李博涵.单独二胎政策的出台对我国人口规模及结构的影响研究[J].知识经济,2014,(2).
  [6]李鹏.实行单独二胎政策有利于促进经济社会长期均衡发展[J].中国审计报,2014,(01).
  [7]袁磊,王冬冬,尹玉琳.单独二孩”背景下生育率假设、人口演进与劳动力供给[J].经济体制改革,2015,(03).
  [8]汪欣.“单独二孩”政策下的女性角色冲突与调适[J].湖北科技学院学报,2015,(07).
  [9]翁淑茹.“单独二孩”政策的实施效果、存在问题、原因及对策研究[D].苏州:苏州大学,2016.
论文来源:《现代商贸工业》 2019年21期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2/view-14895621.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