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中国梦及其与大众传媒的关系研究

作者:未知

  摘 要:中国梦作为中华民族的历史理性与现实理想,是中华民族成员的宝贵财富,也是共循共守的文明资源。它是世界唯一逾五千年而种族相传至今的民族魂魄。经过三皇五帝,春秋战国,秦汉一统,同化异族,辛亥革命,改革开放五个历史阶段,中国梦在种族相传中凝聚。当下,它作为发展振兴的民族理想而深入人心,更作为富国强民的时代意识而激励万众。中国梦在大众传播中凝炼与提升。大众传媒以其面向大众的传媒,为大众而传播的传媒,大众喜闻乐见的传媒及表述大众心声的传媒为特征属性,成为重要的传播中国梦的依凭与手段。
  关键词:中国梦;大众;大众传媒
  中图分类号:D9 文献标识码:A doi:10.19311/j.cnki.1672-3198.2019.21.076
   中国梦并非无胫而走,无声而传。中国梦作为大众心声而传达,而复归于大众心灵,这是需要条件并有所依凭的,这条件与依凭就是大众传媒。揭示中国梦与大众传媒的关系,这是本文要旨所在。
  1 中国梦是种族沿传的伟大历史精神
  中国梦是中华民族历5000年传承而来的梦,是中华民族子孙万代前赴后继用生命用心灵不断凝聚提升的梦,同时,这也是每一个民族成员分享不尽的精神财富。
  每个民族都有自己的民族历史。中国梦在中华民族历史中不断生成,又在中国梦中不断展开为民族历史过程。民族历史与中国梦的延续与发展,具有复杂的条件限制,这条件包括气候与地理的自然条件、生产与生活的社会条件、理性与思维的精神条件。这些条件的综合作用,形成民族历史与中国梦的规定性。中华民族是世界上至今唯一种族传承而且日益繁盛的以国体为单元的古老民族,世界上的其他古老民族,有的比中华民族还要古老,比如古埃及,它有7000年历史,但随着法老时代的结束便被古希腊灭绝了。消绝了古埃及的古希腊,又被古罗马灭绝.两河流域与印度,在几千年的风雨桑沦中,国还在土还在,那片山川天空还在,但种族却不再是传承的种族,它们都沒有守住自己民族的种的流传。民族的种的流传消失了,这个民族的精神与历史也就断绝了。尽管这些古老民族仍有各自的历史记载,或者仍有后来的其他民族保留下来的历史遗产、历史文物、历史博物馆,但却不再是最初创造它们的那些民族了。
  得天独厚的中国古老文化的种族延续,离不开精神与物质即精神文明与物质文明这两个方面的相互作用。特质文明,包括对于自然物的加工、改造的人化成果,如岩洞、城墙、宫殿、沟渠、栈道,以及对自然物进行人化加工的各种工具,如生产工具、交通工具、科技设施、建筑设施等。这类物质文明,作为文化遗产是前人生活的印迹、习俗的物化及物质生产水平的结晶,同时也是前人精神活动的物化成果。其中凝结着创造者的想象,对于人生与世界的理解,技艺水平以及审美趣味。所以,这些物质文明不仅是物质性的,也是可以触摸,可以看可以听的打开来的精神书籍,它们启迪后来者的精神活动。精神文明,包括文字、书籍、艺术、宗教、科技、法律、哲学、风俗、习惯等。它们中的一些是观念性的,另一些则是形象性的,有一些可以以某种意义直接传承,有一些则通过联想与想象。物质文明与精神文明相互作用是物质中有精神,精神中有物质,物质活动促生着精神活动,精神活动理解、筹划并实践地创造物质活动。这种物质文明与精神文明的相互作用,不仅需要每一个时代现实的意志与热情,而且需要延续发展的力量。黑格尔所说的历史精神与自由理性,正是在历史延续的总体性中获得的。而其中极具延续的生命力与活力的,便是种族延续,种族延续既是血缘的自然延伸,又是以种族基因为根据的智慧与思维的延续,习俗与实践的延续。这样的延续因为有着深层的自然根据,所以它血肉相连、生生不息、融通亲和、有机凝聚。这使它获有历史的韧性及巨大的凝聚力。中华民族作为人类历史上最古老的延续至今的民族,它的种族力量是极为强大的力量。中国梦,就是在这种的历史过程、历史理性及历史理性的种族延续中不断酝酿、生发、实践、丰富的民族理想。
  2 中国梦是中华民族发展振兴的民族理想
  中国梦是中华民族历史精神的想象形态。从人类历史发展来说,任何想象都以生存需求为动力,都通过想象解决生存困境,进而求得人类种族的延续。原始巫术是原始生存的理想性寄托,它幻想着人与决定人生存的神秘自然力的沟通,求得神秘自然力的支持与帮助,这是人类想象的滥殇。神话,在巫术想象的原始思维中蒙生,帮助人生存与发展的神秘力量以神的形态在想象中创造出来。中国上古神话、古埃及法老神话、古希腊神话,都是当时古老民族原始生存想象的产物。在神话想象中,人类最初的理性孕育出来。
  随着人类生存的历史发展,生存日益复杂化,维系种族延续,求得种族发展的想象在日益复杂化的历史环境中展开,成为生存理想的历史精神内涵。很多种族在历史中消亡,不在于它们当初的生存意志与生存热情比别的种族差,而在于它们无法随着生存复杂化而提升自己的生存理想,使之在更高层次把自己的种族引向发展。中华民族的种族梦想,5000年中,经历了五个重大历史阶段:一是由原始部落向夏商周的国家凝聚,这是种族汇集的阶段,是种族的国家发展与种族生存的生存环境相协调相适应的阶段;这种协调与顺应,集中体现为宗法血缘关系的国家化,亦即家国一体化,这是对应于内陆农耕经济生态环境的最佳选择,这不仅保障了原始农耕经济的稳定发展,也保证了这种生态环境中种族繁衍发展的需要,因此,这是种族生存以种族——国家方式得以凝聚的历史阶段。二是由周王朝转入春秋战国的历史阶段,这一阶段是中华民族作族大规模统一与凝聚的阶段,秦汉大一统的封建帝国,做为种族发展的国家形态,使这个种族生存发展力与凝聚力空前地壮大;与之相应的历史精神及种族发展理性则在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家国一体的种族理性中稳固地确定下来。三是两次异族入侵所锤打磨炼的民族凝聚力。在这样的锤打磨炼中,不是中华民族种族精神及种族理想的被消亡,像很多在异族入侵中消亡的种族那样;而是凭借这个种族延续已久、扩大已久的人伦力量,把异族中的人伦情感、人伦智慧、人伦思维予以提升、予以消化,使之与中华民族精神融合为一体,同时,又使这种精神融合进而转化为种族的融合。四是十九世纪末叶,西方列强强势入侵,清朝封建国体在辛亥革命中蜕变为民主国体的历史阶段。西方文化与科技借助西方经济与国力强势潮流般涌入,文化侵略、精神侵略,使中国梦遭受前所未有的压迫;在这样的梦魇中,中国共产党人坚挺起民族脊梁,抛头颅洒热血,团结全族人民、全国人民,挽救了民族、挽救了国家。五是历史发展阶段是上世纪80年代改革开放带来的又一次大规模社会转型,从新时期到新时代,从民族站起来到民族强起来,文化振兴经济腾飞科技发展,人民生活水平日益提高;作为世界民族之林的参天长者,中华民族在社会主义道路上找回了令世界震惊的巍峨姿态。这个世界上唯一的种族延续的文明古国文明大国,五千年五个历史阶段不断提升的民族意识与中国历史理性,不断地充实与丰富着唯有这个民族才能有的梦想——中国梦。   3 中国梦是富国强民的时代意识
  精神活动归根结底被物质活动所决定,这是马克思主义唯物史观的基本观点。中国五千年物质文明史同时也记载了中国精神文明的历史过程。精神凝炼出理想,理想展现为生活,生活以自己的形象使梦境与理想化入每一个中华民族成员的心灵。这就是具体化的、形象化的、情感化的、日常化的中国梦的形态。
  理想、梦境是中国梦的形象解释。世界上唯一对梦境进行科学研究的精神分析学派,使梦境成为科学对象。他们的研究成果证明,梦是需要的替代性满足,亦即中国俗话所说的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满足需要的梦境有两种:一是在梦中宣泄,把因为需要在现实生活中不得实现的焦虑通过梦得以释放。二是在梦中升华。后者便升华为形象的理想。中国梦的梦境不是释梦的精神分析学派所研究的睡梦,而是五千年民族生存繁衍的生存与发展需要的形象凝聚。相对于睡者而言中国梦是清醒的,而从升华角度说中国梦则是中华民族历史精神与时代精神的形象体现。对这种历史精神与时代精神,习近平高度概括为“中华民族的梦”,他说:“中国梦是民族的梦,也是中国人的梦。国家好、民族好、大家才会好。中国梦的最大特点是把国家、民族和个人作为一个命运的共同体,把国家利益、民族利益和每一人的具体利益都紧紧地联系起来”( 习近平《在十二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上的讲话》)。
  中国梦是民族理性的凝聚,通过中国梦,国家、民族和个人凝聚为命运共同体,损则俱损,荣则共荣,亦即中国成语说的荣辱与共。中国梦的实现要从眼下起步,从日常做起。宏观地看,它气象万千,横空出世,融贯着伟大国家与民族的魂魄;微观地看,它就是各种各类日常的、身旁的、具体的事,在事中忙碌着的具体的人。没有哪个人是完人,也没有哪件事一帆风顺,但这些人这些事汇聚到一起,就是排山倒海的力量,这里有过坎爬坡的意志,排解万难的智慧,高耸入云的精神。中国梦作为民族振兴的时代意识,是聚流为江河,聚江河为大海的博大精深的民族意识,它根植于深厚的种族历史,它又是现实的,现实地生成与活跃于每个民族成员的心中。
  4 中国梦通过大众传播而凝炼
  大众传媒,顾名思义,即面向大众的传媒,为大众而传播的传媒,大众喜闻乐见的传媒及表述大众心声的传媒。这就是大众传媒的大众性。
  大众传媒面向大众传播,这是大众传播的对象性确认。这对象性不仅是指与大众传媒相对的对象,而且这又是对象规定着大众传媒,构成着大众传媒,实现着大众传媒。新世纪以来,大众传媒所以能不断繁荣,就在于广大传媒人在实践中认识到大众传媒这种面向大众的对象性属性,因此千方百计地了解大众、理解大众,与大众休戚与共,并因此被大众接受。大众不仅有娱乐追求,在娱乐中感受生活的美好,而且有民生信息追求、知识信息追求及审美追求,大众传播顺应于大众的这类追求,通过丰富多彩的栏目满足着这类追求。
  大众传媒为大众而传播,就是为大众服务。尽管为大众而传播同时又是市场传播,大众是传播的市场,传播具有商品属性;但传播的商品属性不同于一般商品的商品属性,传播消费也不同于一般商品的物质消费。大众传播具有突出的精神属性、意识形态属性。为大众传播,就是凝聚大众对美好生活的愿望,就是精神地满足这一愿望,寓教于乐寓乐于播,让大众在喜闻乐见中,潜移默化地唤起积极向上的精神力量,唤起国家与民族意识,唤起富国强民的奋斗意志。这是大众传播为大众而播的实质。
  大众喜闻乐见的传播,是就大众传播面向大众、为了大众的形式而言,这是大众愿意接受、期待接受、乐于接受、随时接受的感性特征。一段时间,一些传媒尤其是电视传媒,出现娱乐过度的情况,为乐而乐、没乐找乐,以为这就是大众的喜闻乐见,这是陷入了传播误区。喜闻乐见,并不是简单的求乐,很多简单求乐的传播很快出现大众的接受冷漠与接受疲倦,因此步入绝境,原因在于这种传播违反了大众喜闻乐见的接受规律。大众喜闻乐见并非仅产生于惊奇、意外、搞笑、猎奇之类的形式,还在于蕴含在形式中的为大众所关心、所喜爱、所赞叹、所神往的内容。这是形式与内容在大众接受趣味中的统一。
   表述大众心声的传媒,是指大众对于传播的接受是心有所待,心有所随的接受,这类所待与所随的东西,与大众对于生活的理解、对于幸福的理解、对于美满的理解密不可分。它们合于大众的生活理想,合于大众的历史传统。大众心声不是个别人的呻吟与牢骚,也不是某些人的妄议与谩骂。这里有传统的承继,苦难的历练,生活的提升及美好的愿景。同时,这心声又是有待汇聚的,像每个人都可以发声唱歌,但却不是悦耳的合唱,把个人歌唱变为众声合唱,需要有高超的指挥,这高超的指挥,相对于传播而言,就是大众传媒的引导。因此,大众传媒表述大众心声,并非一味地随顺,也不是媚俗,而是超越性引导。这是大众传媒的责任与使命。
  大众传媒的上述特点,正与大众的中国梦相对应,成为中国梦凝聚、传播、实现的重要依凭。大众传媒的语言声音形象,它的高科技制作手段,它的久经锤炼的传播队伍,它的在大众传播中形成的公信度与美誉度,都充分地体现为它的中国梦大众传播的优勢。尽管眼下,在新媒体冲击下,大众传媒有所低沉,但融媒体的发展大势,却又为它的凤凰涅槃提供了机遇。大众传媒理应在中国梦的大众传播中乘势而上,充满信心地为此做出新的贡献。
  参考文献
  [1]钱金晶.信息化时代下传媒出版行业发展探究[J].现代商贸工业,2018,39(29).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2/view-14895629.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