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英汉新闻标题词汇特点对比分析

作者:未知

  摘 要:标题是新闻的重要组成部分,它可以传达新闻主题并吸引读者阅读。新闻,作为信息传递的渠道,其语言特色鲜明,而新闻标题作为新闻语言的表现平台,也具有独特的语言特点。由于中西方语言文化背景的不同,中英文新闻标题在句法结构、词汇选择等方面存在差异。理解中英文新闻标题的差异对于深入了解新闻内容和价值,提高语言文字研究能力是必要的。从词汇层面入手,主要以《经济学人》和《人民日报》的中英文标题为例,对中英文新闻标题的词汇特点进行对比分析,对于理解英汉新闻标题的差异,提高英语翻译技能,了解中西方文化具有重要的指导作用。
  关键词:新闻标题;词汇特点;对比分析
  中图分类号:G4 文献标识码:A doi:10.19311/j.cnki.1672-3198.2019.18.079
  1 引言
  现代社会瞬息万变,无论是有意观察还是无意吸取,我们每天自然少不了会接收到各式各样的消息。新闻,作为一种传播的媒介,是我们日常生活中重要的信息来源。面对蜂拥而至的新闻,人们倾向于先查看新闻标题,然后决定是否阅读它们。标题是新闻的灵魂,正如唐朝诗人贾岛所言:“题者,诗家之主也;目者,明目也。如人之眼目,眼目俱明,则全其人之相,足可坐窥万象”(贾岛《二南密旨·论题目所由》)。这句诗句不仅阐明了标题作用,也反映出标题的重要性。随着社会生活节奏不断加快,内容简短而含义丰富的新闻标题越来越受到读者的青睐。
  作为传递信息的渠道,新闻语言具有独特性,而新闻标题作为新闻的重要概括,也具有其独特的语言特点。由于中英文语言上的差异,中英文新闻标题便在句法结构、词汇选择等方面存在差异。自上世纪80年代以来,有很多专家学者进行了新闻标题语言方面的研究,成果也颇丰富。而纵观目前国内研究形势,进行新闻标题的英汉语言比较研究还存在较大的研究空间,尤其是英汉新闻标题的词汇特征对比。因此,本文从英汉新闻标题分析入手,以《经济学人》和《人民日报》的中英文标题为主要语料,进行英汉新闻标题词汇特征对比研究,以期进一步丰富现有研究,也为跨文化交际和汉英翻译提供一定的指导。
  2 新闻标题
  2.1 概念
  作为新闻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新闻标题总是最为先映入人们眼帘,它是新闻内容的缩影,是新闻是否具有吸引力的关键。不少字典和书籍对新闻标题进行了解释,如《辞海》中的定义为:报纸新闻标题用来概括,评价新闻的内容,帮助读者阅读和理解新闻。彭朝丞(2005)认为新闻标题是用大于正文字号以及精警的词语来浓缩和概括新闻内容和中心思想。它是新闻报道的延续和最后的完成。因此,我们可以知道,新闻标题是对新闻内容总结式的评价,言简意赅,通俗易懂,足够让读者了解到新闻的中心要点。
  2.2 研究概况
  在国外,研究人员对英语新闻标题的研究颇丰。例如,Ingrid Mardh (1980)调查研究了大量的英语新闻,归纳并总结了英语新闻标题的词汇和语法特征;Iarovici和Amel (1989)分析了新闻标题的语用功能和词汇特点;Stephen W.Little john(2003)曾指出,新闻标题不仅能给予我们直接的字面意思,它还具有一定的隐含意义,等等。
  在国内,学者对新闻标题的研究也可以找到一些相关的作品或文献。例如,韩书庚(2014)从语言学角度出发,全面系统地回顾和分析了新闻标题,其中包括词汇、语法、修辞等,并对汉英新闻标题进行了比较研究;郭可(1995)对中英新闻标题语言进行了比较;陈丽昭(2002)从语法和修辞上对比较汉英新闻标题;张鑫(2012)从关联理论出发,结合《中国日报》的语料,对新闻标题的生成和理解进行研究,等等。
  从上述研究来看,学者主要集中于本体语言的研究,对于英汉新闻标题的比较研究还存在一定的研究空间,尤其是对于中英新闻标题词汇特点上的对比研究比较少,因此,本研究便具有一定的研究价值。
  3 英汉新闻标题语言共性
  新闻标题的作用在于帮助读者选择新闻、阅读新闻和理解新闻(刘其中,2004)。因此,无论是中英新聞标题,都力求使用最简短的语言来最大程度地增强读者的阅读性,同时传递给读者更多的信息量。具体到语言特点上,它们之间的共同点主要有:
  (1)总的来说,无论是汉语新闻标题还是英语新闻标题语言,都具有言简意赅的共性,它们都用简练的文字浓缩了新闻中最主要的内容,如:
  ①Lights,camera,imports!(《经济学人》,2018)
  这则新闻的背景是在中美贸易战下的中国进口博览会。在这标题里,只用了三个名词并列,但已经足够勾勒出进博会非常盛大、吸引了广泛关注的情形:“lights” 展现出会场灯火通明的盛大景象,“camera” 就可以想象出媒体拿着相机狂拍照、发报道的场面,而“imports” 则直接揭示了主题,因此这三个词就很好地概括了所要报道的内容。
  在中文新闻中也有同样的共性,如:
  ②再见,玉米 你好,蔬菜。(《人民日报》,2017)
  这短短几个字就清晰地表达了文章的主题,即一个东北农民的种植转型记。
  (2)二者都重点突出核心词汇,以求最大程度上地节省空间,常常删略某语法成分的词语。如:
  ①正风肃纪 久久为功(《人民日报》,2019)。②Where next? Divided government for a divided country(《经济学人》,2018)。在这两例中,汉英新闻标题都灵活运用了这一省略手法来节省空间。
  (3)中英文新闻标题都需要一目了然,能够选择一些简单日常词汇,既能表达出整篇新闻又能避免生僻词汇。如:①习总书记办的,都是俺们盼的(《人民日报》,2017)。②Disney goes back to the future(《经济学人》,2019)。   4 英汉新闻标题词汇特点对比
  在语言表达上,英汉新闻标题都应遵循言简意赅、突出重点、使用简单词的规范。但在具体的新闻报道中,也存在着一定的区别。由于英汉两种文字文化背景的不同,在具体语言表达及使用上,英汉新闻标题便在词汇特点、句法结构、修辞偏好等方面存在着明显区别。下面,将主要对英汉新闻标题在词汇上的特点进行对比分析。经过分析,中英新闻标题词汇主要在提炼程度、词类选择以及简短词使用上具有差异。
  4.1 提炼程度不同
  中英文新闻标题的词汇都能够简要概括出新闻重点,但在概括程度也即词汇提炼程度上两者有着显著差异。汉语新闻标题具有“全面性”,即力求全面综合新闻要点。而英语新闻标题则倾向于“重点化”,即精炼地概括要点,以点带面来吸引读者。
  这种精炼程度上的区别,主要是由于中英两种语言文字特点形成的。我们知道,汉语是单音节语言,是表意文字,每个字不仅能够单音多义,而且长短均同,易于新闻内容的编排。因此,中文新闻标题是多层次的,尽可能详尽完整地囊括新闻内容。而英语,作为表音文宇,其单词大多是多音节的,每个词的长短不一且语法结构复杂,因此,英文标题只能以精炼的词汇概括出新闻中的要点来吸引读者。此外,英语重形合,主要是通过形态以及形式词来表示词间或句子间的关系,以形显义;而汉语重意合,主要是靠词语与句子的连贯性与逻辑顺序来实现连接,以意统形(连淑能,1993)。因此,英语句子结构相对严密,而汉语句子结构则较为松散。
  如:(1)Movie stars and soybeans
  China’s public worries pointless about GM food.(The Economist,2018)
  这一新闻标题的背景是转基因食品的安全性以及某一娱乐明星逃税事件。在这一标题中,“movie stars” 指的便是该娱乐明星,“soybeans”是转基因作物的一大代表,因此,这一主标题便将新闻的重点表达出来了,而副标题中的GM是个缩写,全称是genetically modified,通过缩写,便有效地节省了版面。
  (2)A fashionable aesthetic confounds Chinese parents and officials(The Economist,2018)
  这一标题的中文意思为“流行审美让中国家长和官员都困惑不已”,这一标题,便直接揭示了文章的中心,也就是中国公众对当前男性审美存在的争议。
  (3)科技工作者热切关注,各行各业广泛关心。
  成果令人振奋,精神让人感动(《人民日报》,2019)
  这一标题详细完整地讲述了2018年度国家科学技术奖的揭晓场景,体现了我国科技创新成果丰富,也强调了科技工作者不懈拼搏的风采,是科技站线乃至各个行业的学习榜样,它将进一步激发创新、激励奋斗。
  (4)中央政法委牵头成立联合调查组调查“千亿矿权案”卷宗丢失等问题。
  (《人民日报》,2019)
  同样,这一则中文新闻标题也详尽完整地综合了新闻要点。
  4.2 词类选择不同
  不论是英语还是汉语,动词和名词都是句子的重要组成成分。然而,汉语语法虽以名词为重点,在使用频率上动词占主导,为动态语言;英语语法虽侧重动词,在使用频率上名词占主导,为静态语言。因此,具体到英汉新闻标题,这两者句子中动词和名词的使用频率便大不相同。在汉语新闻标题中,动词的使用频率要远高于其他词类,而在英语新闻标题中,动词使用的频率却远低于名词。
  词频上的区别原因在于,对于英语而言,名词不仅表意功能强大,语法兼容性也更广泛,使用简单的名词结构也能表达出完整的句法结构,而且,在一定的情况下,英语名词也可充当形容词、副词、动词等不同词类。名词连用是英语中普遍的现象,而动词连用在汉语中则更为普遍。这是因为,动词是汉语句子的主要支撑,并且由于词类划分明确,动词的位置也是无法替代的。为了更直观体现这一区别,下面便对《经济学人》中的英文标题以及相应的中文译文进行分析比较。
  如:(1)英:Faster growth is not a silver bullet(The Economist,2010)
  中:增长更快并非灵丹妙药
  (2)英:Theliquefaction of hardware,the rise of the virtual computer(The Economist,2015)
  中:硬件溶解,虛拟计算机兴起
  (3)英:The compelling case forworking a lot less?(The Economist,2017)
  中:大幅减少工作量都有哪些好处?
  (4)英:Two of America’s most inventive regions aregrowing closer(The Economist,2017)
  中:美国最具创造力的两大地区联系日益紧密
  (5)英:The search for life on Mars(The Economist,2018)
  中:搜寻火星生命
  在以上例子中,英文新闻标题都是尽量不选用动词,若有要选择动词的情况,都会将其转换成其他形式,如:growth,liquefaction,growing等等。因此,大多数情况下英语新闻标题都以动词的非谓语形式或转化成名词的形式来替换动词。而中文新闻标题则不同,动词的频率非常高,如“减少、兴起、搜寻”等等。
  4.3 简短词使用不同
  中英文新闻标题都喜欢使用简短词,但也存在一些差异。英文由于语言特性的限制,为了适合有限的版面,英文新闻标题大量使用“小词”。小词与大词相反,长度较短,表意更为细化,多是字形短小而词义广的单音节词或双音节词,而非多音节词。如英语标题中大多用aim来替代goal,object,design,target,purpose或intention,ban来替代restraint,prohibition或embargo,bid来替代try,offer,attempt或endeavor,cut来替代fall,decrease或decline等(许明武,2003)。这些简洁的小词不仅易读,还能节省版面,已经成为英语新闻标题词汇的一大特色。正如Evan(1972)认为,新闻记者应该首选短小简单、词义具体、有盎格鲁-撒克逊起源的词,而非字形长、复杂、抽象的外来词。   与英语相比,汉语是每个字单音多义,既能节省版面又便于编排,便不需要去选取和斟酌小词就可达到简练的效果,汉语新闻标题的简短词主要是通过简称或昵称来表示所指。如“中美两国互征关税”,其原本的语句应该写为“中国和美国两国互相征收关税”,但是如果全称全部写出,就会让新闻标题更为繁杂,从而影响新闻标题的语言效果。因此,在不影响信息传达的基础上,汉语一般会缩写一些名称,使用简称来表达新闻标题。而对英语而言,往往会为了表达出新意造出新词,尤其是产生以上小词。总而言之,英语新闻标题更多使用小词,而汉语新闻标题则更多简化词语。
  如:(1)A tale of two tech hubs(The Economist,2017)
  (2)The Merkel era has come to an end(The Economist,2018)
  在(1)中,“hub” 指的是某地或活动的中心,小词 “hub” 便替代了 “center” 这一较长的单词。在(2)中,选用了相对短的小词 “era” 来表达时代的意思,而没有选用相对较长的单词如time,epoch等等。
  (3)个税改革,关注“账面”,更关注“全面”(《人民日报》,2018)
  (4)老乡不脱贫 老韩不走人——第一书记韩献良的驻村扶贫路(《人民日报》,2019)
  在(3)中,“个税”是一个抽象的概念来表达个人所得税,随着越来越多的读者已经知道个人所得税,因此只需要用“个税”就行。而在(4)中,“脱贫”和“驻村”便是简称汉语,但都能表达出原本的意思。
  5 结语
  新闻标题,作为报道全文的浓缩,是新闻内容的高度概括,统领着整条新闻的主导思想。它以精炼的文字浓缩了新闻中的要点,并在第一时间提供给受众最需要的信息,吸引读者的注意,进而激发读者的阅读兴趣,使之产生继续阅读新闻全文的欲望。而中英文语言之间存在的差异使得汉英新闻标题在词汇、句法、编排形式等方面各具特点。
  本文基于对新闻标题的理解,进行了中英新闻标题词汇特点的对比。对比发现,在新闻标题的语言规范方面,由于版面空间和布局的限制,中英文标题都以简练且信息含量大的词汇进行表达。在词汇特点上,中英文新闻标题在提炼程度、词类选择以及简短词使用上具有差异。通过对比,有利于提高我们阅读新闻的能力,在一定程度上也能提高英汉翻译的水平。因此,研究和对比英汉新闻标题词汇特点有其现实意义。
  参考文献
  [1]Evans,H.Newsman English[M].London: Heinemann,1972.
  [2]iarovici,e.&r.amel.the strategy of the headline[J].semiotica,1989,77(4).
  [3]mardh,i.on the grammar of english front page headline[M].california:liberlaromedel/gleerup,1980.
  [4]陈丽昭.中英新闻标题对比研究[D].福州:福建师范大学,2002.
  [5]郭可.中英新闻标题语言比较[J].上海外国语大学学报,1995,(4).
  [6]韩书庚.新闻标题语言研究[M].北京: 知识产权出版社,2014.
  [7]連淑能.英汉对比研究[M].北京: 高等教育出版社,1993.
  [8]刘其中.新闻翻译教程[M].北京: 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4.
  [9]彭朝丞、王秀芬.标题的制作艺术巨[M].北京: 新华出版社,2005:2.
  [10]许明武.新闻英语与翻译[M].北京: 中国对外翻译出版公司,2003.
  [11]张鑫.关联理论视角下新闻标题的生成和理解[D].太原:山西师范大学,2012.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2/view-14895765.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