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带一路”新形势下国贸摩擦及其应对措施探究

作者:未知

  摘 要:随着“一带一路”发展建设的深入实施,沿线国家的贸易合作逐渐加深,再加上“国际产能合作”文件的颁布,使得“一带一路”成为推动国际贸易发展的重要驱动力。在此种形式下, 沿线国家逐渐意识到“一带一路”建设并不能够确保国际合作顺林开展,反而会产生更多贸易摩擦,造成经济贸易关系紧张。因此,充分考虑“一带一路”建设发展的客观情况,结合沿线国家贸易摩擦的现状和特点,积极寻找应对措施。
  关键词:“一带一路”;国贸摩擦;应对措施
  中图分类号:F74     文献标识码:A      doi:10.19311/j.cnki.1672-3198.2019.23.023
  “一带一路”是中国在地缘地理基础上提出的国际发展和合作的新倡议,具有强烈的地缘合作色彩,从亚洲向西延伸到欧洲、非洲,并扩展到澳洲以及美洲。它是中国与其它国家贸易合作的新型方式,借助便利的交通,重新将古丝绸之路涉及的国家联系起来,实现商贸、资金、人才、技术的有效沟通。但是国际贸易并不局限于“一带一路”框架之内,存在各种多边、双边合作框架,在此局势下必然会出现贸易摩擦,影响经济交往关系。因此,需要相关部门结合出现的问题,积极寻找应对措施。
  1 应对国贸摩擦的理论基础
  有贸易就会有摩擦,摩擦产生的根本原因是各个国家对自身利益的维护。国贸发展一直遵循两条主线:自由贸易、贸易保护。
  对于自由贸易来说,亚当·斯密首先分析出了绝对优势的理论学说,他认为国贸的根本原因是互通有无,任何国家无法自己生产物品,只有通过交换,各国利用自己的优势进行分工和专业化生产,通过贸易获得经济效益。大卫·李嘉图在原有的理论基础上进行了完善,他认为只要选择各自在成本上具有优势的产品参与国际分工,进行国际交换,就可以达到资源合理配置,提高劳动生产力,彼此从国贸中获取利益。由此可见,自由贸易理论是建立在自由市场上的,但是现实中由于主权国家的存在,使得各国追求利益最大化时会损害他国利益。
  贸易保护主要是向新生产业提供关税保护或财政补贴,提升竞争力。主要是因为新生产业会受到国外被补贴产品的威胁,此种境况下,反撤销、反补贴税会成为经济救济的有效手段。有学者认为此种保护在实施过程中会变成一种利益,政府干涉会在市场调节中国发生作用,这对于国贸竞争受损者来说,可以通过此种政治活动保护自身利益。
  结合以上叙述可知,在应对国贸摩擦理论中必须坚持自由贸易基础,毕竟每一个国家都承受不起国际合作体系倒退的代价。此外,国贸摩擦是自由贸易的产物,在解决过程中不能只依靠经济学理论,它受到世界市场和国家权利两方面制约:一方推动自由贸易;另一方保护自由贸易,相互作用下就會产生摩擦。因此,应对国贸摩擦时要综合考虑。
  2 “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贸易摩擦的现状与特点
  2.1 现状
  2009年以来,在国际贸易中,我国共收到贸易救济立案调查四百多起,反撤销案占据将近三百起,占据贸易救济调查的三分之二。截至到2013年,印度是对我国发起贸易救济立案调查最多的贸易合作国家,所涉及的产品比较广,既有服装类,又钢铁、机械以及电子产品类,我国几乎没有对外直接投资,无法利用原产地缓解我国在其它国家的顺差状态,我国产品在国外没有享受到同等待遇。
  2.2 特点
  结合近几年“一带一路”沿线国际贸易现状来看,贸易摩擦呈上升趋势,亚种众多发展中国家,经济发展水平不高,交通不发达,缺乏技术的支持,这些因素都为我国各个行业发展带来机会,但是也会增加贸易摩擦的频率。另外贸易壁垒呈现新形势,某些国家限制了中国产品出口,甚至被起诉,实施秘密调查,制裁我国外贸经济;此外还有一些国家利用高端工具向我国贸易发难,利用法律手段限制我国产品出口,并在产品专利归属权和知识产权上对我国实施制裁。以上种种都加剧了我国对外贸易的挑战,加大了我国产品的出口难度。
  3 “一带一路”新形势下国贸摩擦的应对措施
  3.1 整合优秀资源,提升产品科技含量
  当前,很多国家依然深受金融危机的负面影响,资产价值不断缩减。此时外贸企业可以实施并购,提高整体实力和产品科技含量,在贸易中占据竞争优势。这样能够有效应对沿线国家的反撤销侦查,促进产业结构优化。对于我国来说,要借助并购,发展品牌效应,掌握先进科学技术,扩展海外市场。通过外企收购,巧妙地规避贸易壁垒,与其它国家建立技术、人才共享机制,获取优质资源。此外,还可以走出国门,将目标市场建立产生产厂,了解当地人们消费需求,促进产品优化,规避目标市场对中国产品的救济手段,消除发展的后顾之忧。加强对外投资,解决过剩的产能,减少出口量,保持贸易进出口平衡。当然,走出去的同时还要引进来,借助低成本特点吸引优秀企业来华投资,通过信息共享与人才引进,提高研发能力,增强我国经济实力。
  3.2 健全国贸摩擦法律治理,构建贸易流通新秩序
  传统国贸领域中,发达国家占据主导地位,掌握国贸规则制定权,利用自身优势强迫新兴工业国接受不平等贸易安排。这些也一度是我国出口贸易的障碍,成为贸易救济措施最大的目标国。当前越来越多的新兴国家意识到平等参与、共同发展的必要性,为此,笔者认为在“一带一路”倡议下,对于国贸摩擦的处理应当坚持法律治理理念,在平等的基础上,秉承合作精神,坚持规则导向。此外,将业界合作作为治理的前置条件,实现本国发展的同时承认各国对国内产业适度保护的合理性,对各国贸易救济措施的发起,要考虑各自国内产业的关切,统筹各方资源,实现双赢。合理设定自由贸易协定中的救济条款,保证各方审慎实施贸易救济,维护多边规则的严肃性和权威性,发挥在自由贸易中“安全阀”和“加速器”的功能,实现全方位的互利共赢。
  3.3 设置多效、灵活的摩擦解决机制,降低摩擦效应   在“一带一路”的倡议下,我国国际贸易普遍增加,国贸摩擦也成为国贸问题之一。一般区域自由贸易的争端是通过经济区自制组织来管理和解决,没有专业的机制规定,容易产生纠纷与矛盾,将摩擦放大。为了促进区域所有经济实现公平、和谐、稳定的贸易往来,各成员国会投入更多的精力彼此之间进行发展与合作,此时发生国贸纠纷,尽量采取和解的方式解决。如果是深度区域合作,各成员国之间形成一个高度集中的共同体,此时发生的贸易摩擦需要通过法律手段解决。但是根据“一带一路”发展形势来看,跨海域、跨种族、跨区域的贸易特点使得国家之间的贸易主张和制度不同,对于国贸摩擦解决机制模式的构建需要灵活性制定,根据贸易特点和各成员国之间差异,制定司法化解决机制,降低摩擦效应,确保“一带一路”沿线国贸和谐发展。
  3.4 建立专门的争端解决机构,为自由贸易提供保障
  专门解决争端机构的建立,不仅能够缓解“一带一路”形式下的国贸摩擦,还可以促进解决机制切实有效的运行。之所以建立该机构,主要是国际贸易争端解决机制和区域贸易争端解决机制存在欠缺,没有专门的机构进行调节和负责,也没有专门机构提供仲裁名单,最后只能求助WTO,这样会使WTO的权威性逐渐降低。因此,在“一带一路”背景下建立专门争端解决机构,就争端当事方的贸易争端进行协调,就仲裁庭主席直接进行指定,并实施监督,向争端方传递相关文件等,动态化发布解决信息,维护自由贸易秩序,为自由贸易提供保障。
  4 结语
  综上所述,在“一带一路”倡议下,政府和企业要针对国贸摩擦现状和特点制定对应措施。整合优秀资源,提升产品科技含量;健全国贸摩擦法律治理,构建贸易流通新秩序;设置多效、灵活的摩擦解决机制;建立专门的争端解决机构,为自由贸易提供保障等,将不良影响降到最低,促进“一带一路”建设的顺利实施。
  参考文献
  [1]白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贸易摩擦的法律治理[J].蘇州大学学报(法学版),2017,4(03):13-21.
  [2]李德柱.论“一带一路”经济学理论架构体系[J].改革与开放,2018,(23):1-8.
  [3]蒋圣力.论“一带一路”建设背景下的国际贸易争端解决机制的建立[J].云南大学学报(法学版),2016,29(01):76-81.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2/view-14914351.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