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一带一路”对我国中西部出口贸易影响初探

作者:未知

   摘要:“一带一路”战略是在世界贸易格局越来越多边化、世界经济整体发展进程越来越缓慢这一背景下产生的。因此,“一带一路”战略明确指出,就是打造一个世界利益共同体、命运共同体。在这个共同體内,政治彼此信任,贸易相互开放,文化彼此包容。当前,我国中西部地区出口贸易规模不断扩大,出口市场日趋多元化,贸易结构和方式日趋优化。“一带一路”涉及区域广阔,使得中国中西部对外贸易面临重大发展机遇。同时,中西部地区也面临金融市场、区域竞争、外部风险增多等诸多挑战因素。
   关键词:一带一路;中西部;出口贸易
   2013年9月,习近平总书记提出了建设“新丝绸之路经济带”与“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战略构想,称为“一带一路”发展战略。“一带一路”战略的提出,破解了当前世界经济和贸易发展面临的诸多挑战,符合当前世界多极化和经济全球化的多边机制。
   改革开放以来,中西部地区经济和对外贸易有了长足的发展。特别是近年来,随着区域经济政策和对外开放战略的调整,中西部地区对外开放力度不断扩大,对外经贸合作不断深化。边境贸易的迅速发展已成为我国对外贸易的重要补充渠道。中西部边疆省区与周边国家的民间贸易日益加强,进出口增长率不断提高。但整体而言,中西部地区的出口贸易仍然存在一些问题,如发展程度低,结构单一,在全国贸易总额中所占比例小,与东部经济发达省份相比有明显的差距。因此,结合“一带一路”背景,探讨中西部地区出口贸易发展的机遇与对策,对今后中西部地区进一步提高经济发展水平,平衡区域经济发展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
   一、我国中西部地区出口贸易现状
   (一)我国中西部出口市场及规模
   中西部地区目前出口贸易主要面向中亚、东南亚与中东和欧洲地区,不仅与中蒙俄经济合作走廊联通,还联通了“中国-中亚-西亚”经济合作走廊。伴随着“一带一路”政策的不断落实,东北亚、美洲地区也成为中西部地区出口贸易的潜在市场。2013年以来,我国中西部地区进出口贸易规模增长迅速,其中,2013~2014年出现贸易顺差。2015~2017年,中西部地区出口贸易总值增长较快,2016年中西部地区出口贸易总值为12960.79亿元,较去年同期增长41.1%,比东部地区高出30.2%,与东部地区差距日趋缩小。
   (二)当前中西部地区出口贸易结构和方式
   中西部出口贸易仍然以农业和加工贸易为出口为主,随着“一带一路”政策的不断落实与深化,中西部地区在产业结构、出口商品结构、出口企业性质等方面逐渐转变,逐步趋于合理化。2017年,我国一般贸易进出口同比增长13.1%,达到了13748.60亿美元,其中,中西部地区出口增长12.4%,占我国出口总额的15.8%,同比增长1%。技术含量高、附加值高的高新技术产品出口增长13.2%,占比提高0.4%,达到29.1%。
   二、 “一带一路”对中西部出口贸易发展的积极影响
   (一)“一带一路”促进中西部地区对外贸易不断增长
   随着各国经济发展的紧密程度不断加深,经济区域一体化进程日趋明显。“一带一路”联通欧洲、亚洲和非洲,覆盖欧洲、中亚、南亚和非洲东北部等六十余个国家和地区。它不仅包括发达经济体,也包括很多欠发达国家,约43亿人口,经济总量22兆美元,占世界总人口的64%和经济总量的28%。同时,“一带一路”沿线包括俄罗斯蒙古、哈萨克斯坦等国家和地区,这些国家和地区能源资源丰富。总之,“一带一路”沿线各国要素禀赋差异比较大,贸易互补性强。2013~2017年,中国的中部和西部地区出口实现大幅增长,尤其是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增长超过了11%,同比增长约1.5%。出口贸易值突破12000亿美元,同比增长39.9%,高于东部地区7.2%。
   (二)“一带一路”大大提高了中西部地区对外贸易效率
   “一带一路”战略旨在建设一个大型的现代物流通道,以便于中西部地区基础设施互联互通。促进基础设施的互通互联是“一带一路”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中西部地区有其独有的区位优势。以新疆为例,作为丝绸之路经济带的重要交节点,新疆与哈萨克斯坦可以共建经济走廊,在交通通信等方面展开合作;推进中西部地区物流和能源通道建设。此外,与中南半岛各国家建立国际运输联运,加快交通道路、管道等基础设施建设,可以考虑对大湄公河次经济区域的辐射作用,建立云南、广西直至南亚和东南亚辐射区域。
   (三) “一带一路”提升了中西部地区的出口贸易区位优势
   一方面,交通基础设施建设将促进中西部地区出口贸易环境的改善。目前,正在为新丝绸之路经济带规划的四条主要跨境高速铁路线:欧亚铁路计划从伦敦出发,毗邻新疆和哈萨克斯坦的一条支线,通过哈巴罗夫斯克一条直达哈巴罗夫斯克的远东地区,最终通过基辅、华沙、莫斯科、巴黎进入满洲里、内蒙古自治区等地。跨境高铁的建设增强了大陆桥运输的能力,大大缩短了运输所需的时间,增强了彼此之间互联互通。同时,“一带一路”战略的实施,还将促进边境口岸的建设。随着“一带一路”战略的推进,中西部边境口岸及相关港口迎来了新的发展契机,如二连浩特港、阿拉善口港、库尔戈等港口容量小的现状将会有很大改观。
   三、中西部地区利用“一带一路”发展出口贸易面临的风险因素
   (一)金融风险因素增加
   金融是经济发展的龙头,中西部地区对外贸易的发展离不开金融业的支持,中西部地区现有的外资银行只有140家,与东部相比要差的多;而中西部地区的金融市场也非常不稳定,存在诸多风险。由于中西部地区外国投资者参与较多,对外贸易亟需金融合作,以促进贸易便利化,同时也需要地区银行之间的相互沟通和协调。中西部地区外资银行的数量与东部地区有很大差异,金融市场体系不够完善,在中西部地区和国际金融交流中会产生诸多问题。由于外资银行参与程度较低,中西部地区金融市场国际化程度不高,投资缺乏吸引力。随着“区域”战略推进的不断深化,中西部地区对外贸易的参与程度将会大大增加,对外开放进一步导致跨国公司的激增,薄弱的金融环境必然会影响对外贸易,最终将制约中西部地区出口贸易发展。    (二)毗邻区域贸易竞争趋于激烈
   “一带一路”战略提出之后,中西部地区各省市区积极融入,通过“一带一路”战略带动本地区经济发展迈向新台阶。虽然在《愿景与行动》中,国家根据中西部地区的各省市比较优势,为一些省份进行了专门定位,但是由于中西部地区的各省市都想通过“一带一路”这一战略机遇,为本省赢得政策、资金、资源、人才等各方面的发展先机,对本省市在“一带一路”战略中发挥的作用进行定位。据不完全统计,中西部地区已有32个城市宣布自己为“一带一路”起点,还出现了很多“核心区”、“桥头堡”、“枢纽”等新概念。这将会导致中西部地区的各省出台的政策在某些方面存在着定位重合、重复投资、盲目竞争等现象。
   (三)外部风险因素增多
   第一、中西部地区是中国经济发展和基础设施相对薄弱的区域。中西部地区资源丰富,交通存在短板,经济发展水平十分不均衡。同时也会受到来自其他省市(地区)和毗邻的竞争压力,这将对中西部地区出口贸易发展的制度安排、产业结构的调整和竞争力的培育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第二、恐怖主义活动对中西部地区的贸易环境带来诸多不稳定因素。近年来,恐怖主义和毒品走私一直威胁着我国广大人民的安全和领土完整,增加了安全风险。“一带一路”战略对贸易便利化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在加快通关的同时,中西部地区应加强实施安全保卫工作,这对中西部地区出口贸易的发展提出了新的挑战。
   四、“一带一路”下中西部出口贸易发展的对策
   (一)借力“一带一路”战略,不断优化出口贸易发展环境
   良好的经济发展环境是出口贸易发展的前提条件。当前“一带一路”战略使中西部地区面临新的挑战,其复雜多变的内外部环境和认识上的不足,促使中西部地区必须进一步优化出口贸易发展的“软环境”和“硬环境”,以满足“一带一路”背景下出口贸易进一步发展的需要。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一是要加强相关省区交通基础设施建设,特别是在经济发展滞后的西北地区,立足扩建,改建原有交通基础设施,建设中西部区域高速铁路网,提高铁路运输能力,缩短运输时间和运输成本。二是“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与扬子江经济带对接,加快重点城市和港口基础设施建设和航运产业发展,加快中西部地区旅游市场开发,支持公路、铁路航空联运的发展,三是加强“互联网+”和各种运输系统整合,完善中西部地区交通基础设施网络化水平,促进联合运输模式的创新,使中西部地区的运输科学化、合理化,更好地将中西部地区纳入“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和扬子江经济带。
   (二)大力推动自贸区建设,提升区域间合作水平
   一方面,中西部地区应根据自身特点,充分利用现有的多边合作机制,发挥区域和次区域经济合作功能,并利用包括亚太经合组织在内的诸多国际合作组织平台,促进自身出口贸易的发展。内蒙古地区可以利用“中国蒙古俄罗斯经济走廊”,大力建设边境经济合作区;新疆地区应发挥“一带一路”的桥头堡作用,为西部开发发挥龙头作用;积极构建“中国-哈萨克斯坦霍尔果斯国际边境合作中心”。中西部地区要积极创新,根据自身优势,寻找具有较大市场潜力和互补优势的地区,共同建立保税区,为出口贸易发展创造新的活力。
   (三)加快出口贸易相关基础设施建设和物流服务体系建设
   中西部地区不仅要大力建设交通基础设施,完善港口物流体系,而且要完善通关机制建设和海关清关管理体系的建设。合理利用现代信息技术,积极推进综合海关清关管理,全面推进新海关报关模式的运用,完善便利出口贸易。中西部地区要加快电子商务平台建设,建立“统一标准、统一认证、统一品牌”的电子商务平台。
   参考文献:
   [1]汪素芹.“一带一路”战略实施对我国外贸格局的影响[J].区域经济评论,2015(05).
   [2]呙小明,黄森.重庆对外直接投资对出口贸易影响的实证研究[J].山东农业工程学院学报,2017(01).
   [3]李湘滇.新常态下我国对外贸易转型升级的路径分析[J].中国国际财经(中英文),2016(21).
   [4]张倪,宣晓伟,陈耀,史育龙,杨宜勇.“一带一路”助力中西部地区走向开放前沿[J].中国发展观察,2017(Z2).
   [5]景卓.“一带一路”对我国区域经济发展的影响分析[J].中国商论,2017(23).
论文来源:《中国集体经济》 2019年20期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2/view-14922666.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