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我国农村金融发展对农民收入增长的影响研究

作者:未知

  【摘要】农村经济在我国经济发展中占据重要地位,面对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带来的挑战,农村金融发展受到了严峻的挑战。我国的农村经济发展速度缓慢,相较于城镇差异显著,城乡收入差距扩大,农民增收难度较大,极大的制约农民参与农业生产积极性。为了给新时期农村经济发展注入活力,农村金融得到了大规模开展,尽管取得了可观成果,但是相较于城市金融还有很多不足,极大的制约农村经济持续增长。故此,本文就农村金融发展对农民收入增长的影响进行探究,进一步优化农村金融体制改革,对于提升农村经济水平具有积极意义。
  【关键词】农民收入 收入增长 农村经济 农村金融
  
  在城市化进程不断加快下,城乡差异显著,作为一个农业大国,农村经济发展直接影响到我国整体的经济水平。由于城乡差距过大,农民收入水平偏低,增长速度缓慢,制约了农民的生产积极性。在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背景下,农民收入增速缓慢,生活水平不高,不仅影响到农业现代化发展,还会威胁到社会和谐稳定发展。故此,为了缩短城乡差距,应该进一步深化金融体制,制定完善的政策制度,进而推动农村经济稳定增长,强化农村金融活力,为农村经济持续增长提供持久动力。通过农村金融发展对农民收入增长影响分析研究,有助于改善现有农村发展的不足,为后续农村经济发展提供支持与参考。
  一、我国农村金融发展和农民收入水平分析
  (一)双重二元结构
  就当前我国农村金融发展现状来看,呈现鲜明的特点,包括贷款、存款、期货、保险和证券等金融业务。双重二元金融机构,作为我国农村金融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城市金融与农村金融发展是相互对立二元,相较于城市金融而言,农村金融发展滞后,还有很多不足[1]。农村金融体系中正规金融与非正规金融相互对立二元,除了正规金融机构以外,市场上还有很多民间金融机构,可以为农村经济发展提供多元化的金融服务,对于新时期农村经济持续增长具有积极意义。
  自我国改革开放以来,市场经济持续增长,受到外部环境影响,我国将多数时间和精力投入到重工业经济发展,对农村金融发展缺乏足够的关注和重视。我国经济在发展中,城市和工业是经济发展中心,农村金融缺少足够的关注和投入,相较于城市经济发展水平存在很大的不足。纵观当前我国农村金融发展情况来看,金融机构规模较小,金融工具数量不足,创新力度不足,加之配套的金融监管体制不健全,阻碍农村金融健康持续发展,还有待进一步完善。与此同时,农村金融具有外生性特点,面对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发展带来的挑战,缺少正规资金支持,致使农村经济发展陷入到融资困境中[2]。故此,在这样的环境下,为民间借贷活动提供了广阔发展空间,但是民间监管缺少国家监管和控制,利率高、风险大,形式灵活多样,为农村金融发展做出了重大的贡献。
  (二)正规金融供给不足
  农村金融发展中,由于金融形式多样,主要是以农民和农业企业为主要服务对象,随着农业经济稳定增长,新时期农村金融需求进一步增长,如何更好的满足农村金融发展需要,迫切的需要拓宽农村融资渠道。故此,深入摸索市场经济发展规律,农村金融具有多层次需求,但是农村正规金融机构供给能力不足,难以满足新时期农村金融多层次需求,迫切的需要改进和完善[3]。
  城市化进程不断加快下,农村金融是新时期农村经济发展的主要动力,大量农村资金流向城市,致使现有的正规农村金融无法满足农村金融客观需求。由于农业生产低收益、高风险特性,有助于引导市场资金逐步朝着农村方向转移。同时,充分发挥农村金融中介机构作用,拓宽融资渠道,提升农村存款利用率。另外,农村市场的商业金融机构单一,创新力度不足,竞争优势较弱,难以提供优质的金融服务[4]。
  (三)配套的金融制度不完善
  在农村金融改革持续深化下,配套制度不健全,致使新时期农村金融服务无法顺应新时期农村经济变化情况,配套的制度和体系有待进一步完善[5]。当前农村信用社等组织经营体制模糊不清,产权制度不完善,金融机构业务引导不规范,加之农业贷款缺乏优惠政策支持,极大的影响到农村贷款效率和资金利用率。相较于城市金融而言,农村金融发展中缺少监管,致使其中伴随的农村金融风险较大,配套激励机制和责任机制不完善,影响到农村金融持续发展。
  二、我国农村金融体制改革历程
  自我国改革开放以来,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随之变革,市场经济高速增长,金融供给形式单一,农村金融改革体制存在很大不足,在一定程度上加剧城乡经济发展之间的矛盾冲突,迫切的需要改进和完善农村金融体制,为农村经济持续增长注入持久动力。就当前我国农村金融体制改革历程来看,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阶段:
  其一,初步建设阶段。1979年农村金融发展主要是以中国农业银行的农村信贷为主,实现农村支农资金集中统一管理,为农村经济发展提供信贷服务,大力建设农村信用合作社,极大的促进了农村金融事业发展。中国农业银行经过长期发展,逐渐朝着商业银行转型发展,极大的促进了农村金融发展。农村信用社是中国农业银行的基层机构,由中国农业银行统一领导。随后,1986年中国邮政储蓄银行开始拓宽业务范围,在广大农村地区设立营业网点,成为全国范围内分布最广的金融机构[6]。中国农业发展银行在1994年,依据国家法律法规和政策制度,广泛筹集资金,立足于国家信用来开展农业政策性金融业务,为农村经济持续增长注入了新的活力。
  随着,中、农、工、建四大商业银行在乡镇设立营业网点,纷纷组建农村信用合作银行。随后,市场经济高速增长下,民间金融机构大规模涌现,很多乡镇区域纷纷承力农村合作金融组织,形成了初步的农村商业金融与合作金融竞争格局。在这个阶段,农村金融开始初步发展,坚持政府主导,颁布相应的优惠政策,形成了较为完善的国有金融服务体系。
  其二,重新构建阶段。1997年~2005年,由于牙周金融危机带来的不良影响,国际市场波动较大,金融市场的风险较大,极大的阻碍农村金融组织发展。大力发展中小金融股机构,推行贷款责任制,并頒布配套的政策制度,非正规金融活动打击力度进一步提升,很多民间金融形式不再符合法律法规。尤其是城市信用社规模进一步扩大下,1999年开始取缔全国的农村合作基金会。农村信用社的业务主要是由县联社负责管理,而中国人民银行则负责农村信用社的金融监管[7]。   2003年,中国人民银行不再为邮政储蓄银行存款提供高贴息,依据金融机构准备金存款利率计息,赋予邮政储蓄机构一定的新增存款自主运用权力。也正是这一政策的出台,为农村信用社发展营造了广阔的空间,竞争环境更为宽松,可以有效缓解农村信贷资金不足问题,极大的推动了农村金融发展。
  其三,全面发展阶段。2006年到至今,大力推动农村金融体制改革持续深化,结合当前我国农村经济发展现状,构建完善的农村金融体系。颁布优惠政策,农业发展银行的业务范围进一步扩大,负责职工资金拨付,并通过长期提供信贷服务,为农村金融发展做出了重大的贡献。在国家开发银行支持下,对资金统一规划和引导,大力推动农村基础设施建设的同时,推动农村经济发展。中国农业银行对三农信贷支持力度进一步提升,开始在全国农村地区建立金融试点,为新时期农村金融发展注入新的活力。
  农村信用社通过建立管理体制和产权制度,有助于进一步巩固农村信用社改革成果,推动农村金融形式创新和完善。颁布优惠农村金融政策,准入要求有所降低,在国家支持下开始培养更多所有制的小型金融机构,引入民间资本和外资进入,鼓励农户信用贷款,推动农村金融持续发展。
  三、我国农村金融发展促进农民收入水平提升的对策
  (一)强化政策性金融支农力度
  我国农村金融发展中,为了有效提升农民收入水平,应该正确看待农村金融发展重要性,通过宏观调控来提升政策性金融支农力度[8]。农业发展银行在业务发展中,转变银行职能,进一步扩大银行业务范围,摸索农村经济发展规律,将更多的市场资金引入农村,提供多元化的金融产品和信贷服务,以此来满足非商业性农村金融客观需求。
  (二)建立农村金融平台
  面对城镇化进程不断加快下,城乡差异逐渐缩小,通过制定完善的法律法规,建立农村金融平台,将更多市场资金引入农村,拓宽农村商业性金融机构规模,颁布更多的优惠政策支持。转变资金利用理念,适当拓宽农村信贷投放力度,摸索农村金融市场潜在的风险隐患,在完善的稳定机制支持下,促进农村金融发展,切实提升农村金融机构的竞争优势[9]。与此同时,持续深化中小型农村金融机构改革,结合实际情况完善产权制度,优化农村金融管理机制,并通过放宽金融市场准入标准,赋予农村金融持久发展动力。同时,提供多元化的金融产品,改善传统的农村金融产品不足,优化配置金融资源,推动农村金融持续发展。
  (三)推行农村信用担保制度
  面对农村金融发展带来的挑战,可以推行农村信用担保制度,拓宽农村融资渠道,推行多元化信贷服务,改善农村融资难的问题。通过专业、灵活担保形式,在增加农村信贷数量的同时,营造良好的农村金融信用环境,对于提升农村金融信贷服务质量具有积极意义。
  结论:
  综上所述,为了推动农村经济持续发展,缩短城乡差距,应该颁布优惠政策,大力扶持农村金融发展。通过制定完善制度和优惠政策,建立农村金融平台,并且在农村信用担保制度支持下,改善农村融资难的问题,为农村经济发展提供充足的资金支持。
  参考文献:
  [1]唐志祥.安徽省农村金融发展、就业结构与农民收入增长——基于2003-2017年数据的实证检验[J].安徽商贸职业技术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2019,18(02):34-37.
  [2]林秋斌,陈玲.农村金融发展对农民收入的影响——基于“一带一路”的重点省份数据的实证研究[J].福建农林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8,21(03):30-37.
  [3]黄颖.农村金融发展对农民收入增长的影响探讨——以广东省为例[J].品牌研究,2018,29(06):129-130.
  [4]王汉杰,温涛,韩佳丽.深度贫困地区农村金融与农户收入增长:益贫还是益富?[J].当代财经,2018,11(11):44-55.
  [5]刘小晴,杨林娟.西部欠发达地区农村普惠金融发展对农民增收的影响——以甘肃省农村普惠金融的发展经验为例[J].郑州轻工业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2018,19(05):96-102.
  [6]焦晋鹏,赵大伟,杨慧瀛.农村金融体系发展与农村经济增长关系实证分析——基于1978年~2015年黑龙江省数据[J].农村经济,2018,10(10):78-83.
  [7]胡若梅.普惠金融发展对农民收入的影响——基于云南省的经验研究[J].河北金融,2018,21(10):61-68.
  [8]王菁,焦娜.农村金融发展对农民收入影响的地区差异研究——基于收入回归的Shapley分解[J].浙江金融,2018,28(09):73-80.
  [9]黃杰,刘从九,张鹏程.农村金融发展水平和农民收入增长关系研究——基于2003-2017年皖江城市带农村地区时间序列数据[J].铜陵学院学报,2018,17(04):37-39+68.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2/view-15022639.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