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新疆核心区建设与高速发展

作者:未知

  摘要:2015年中央就明确地提出,要充分发挥新疆地区独特的地理位置优势以及向西开放的重要窗口作用,从而形成丝绸之路经济带上重要的交通枢纽、商业贸易物流和文化科教中心,并且全力打造丝绸之路经济带核心区。为了研究如何进行核心区的建设从而获得高质量的发展,本文紧紧围绕新疆核心区建设的背景和意义,运用比较分析的方法,对新疆的发展提出了一些具体的建议,希望能够帮新疆抓住核心区建设这个大好的发展机遇,使得新疆的经济获得高质量的發展。
  关键词:新疆;核心区建设;一带一路
  中图分类号:F125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5-913X(2019)10-0030-03
   一、新疆打造丝绸之路经济带核心区的区位条件
   (一)新疆的地理优势
   新疆位于中国的西北边陲,地处亚欧大陆的腹地,而乌鲁木齐作为第一大城市,与此同时也是新疆的政治、经济和文化中心。新疆与周围的八个国家接壤,是我国连接西亚、中亚以及南亚地区的咽喉所在。除此之外,史上新疆就是古丝绸之路的必经要塞,而现在则作为第二座“亚欧大陆桥”的重要走廊,向东可以联系起内地的海陆港,同时作为向西开放的桥头堡地区,可以延伸至欧洲的重要场站,因此无疑新疆在地理位置上具有相当重要的战略价值。
   (二)新疆是实现我国中亚战略的重要门户
   由于新疆地区与众多中亚国家接壤,因此新疆是我国实现能源战略和中亚战略的重要立足点。虽然我国对中亚国家的影响力不如美国和俄罗斯两国,但是我国却拥有他们两国所不具有的优势。中亚地区与东亚地区的交通线路,除了经过新疆地区的线路以外,其他线路都存在自然条件恶劣的问题,无法满足贸易的需求,因此古老的丝绸之路是最为便捷和安全的路线。因此,新疆地区处于中亚与东亚交通的咽喉地带,如果扼住这个咽喉,我国就无法与中亚国家连通。倘若将新疆作为桥头堡,然后打造第二条欧亚大陆桥,那么必定可以在未来为我国的发展带来更广阔的空间。
   (三)新疆是我国能源储备重要基地
   新疆地区的石油、天然气等储量相当丰富,光是已探明的储量就可以充分保障我国经济发展的安全。新疆的有色金属、贵金属勘探获得了可喜增量[3],在我国对进口铁精粉价格商谈屡屡受挫的时刻,新疆近年来获取了几十亿吨铁矿石的储量,超过了内地所有省份近年增量的总和。新疆是“我国21世纪战略资源地”的位置已经奠定。
   出于对我国能源安全问题的考虑,位于中亚的哈萨克斯坦等国以及俄罗斯是向我国石油资源的重要提供者,这些国家的石油运送是从新疆进入,由新疆进入我国内地,有充足的安全保障。因此,中亚国家和俄罗斯是满足我国庞大的石油需求的重要供给者,是实现我国能源安全的重要战略基地,也是我国在未来实现能源来源多元化的重要依托对象。新疆在这一战略保障中处于中心地带,是我国能源进口的重要战略通道。
   (四)国家制定许多促进新疆发展的优惠政策
   对新疆的经济发展,国家在多项政策上提供了帮助。比如在原材料、民族用品生产、对外贸易、以及税收政策等方面都对新疆地区提供了优惠措施。比较有代表性的包括,为地区的资源开发以及基础设施建设方面提供资金上的支持,对新疆对外开放提供了八项优惠政策,增强在财政上的支持力度,并且在国家政策性贷款,国外相关的融资贷款方面也应同时加大比重。在税收政策方面,新疆自治区根据自身的特点,在国家相关政策支持下,也相继出台了多项支持基础设施建设以及特色产业发展等相关的税收优惠政策。
   二、新疆在建设核心区上所面临的挑战
   (一)新疆自然环境对发展的制约
   我国的经济发展在最近的几十年里,取得的成就有目共睹,人民群众也能够充分地享受由经济水平的提升所带来的生活水平的层次提升,人民幸福感也大幅增强,但随着经济发展带来的环境问题,例如大型工业城市的空气污染问题,工业废水问题,资源开采过程中对生态环境的破坏问题等,已经引发了一连串的社会经济问题。在未来的经济发展中,必须找到克服资源和环境影响因素的方式方法,改善传统的经济发展模式,以可持续发展作为未来经济发展的重要保障,推进循环经济的发展,降低排放量,与此同时,还要强调资源的循环利用,在高质量地完成经济发展的同时,还要将生态环境保护好,形成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局面,这样才能符合我国社会经济发展的需要。新疆地处我国西北内陆干旱地区,资源丰富,生态环境脆弱,多年的经济建设已经对新疆的环境形成了较大的压力。
   党和政府高度关注新疆地区的经济发展,并且重视新疆地区经济发展的持续性,从过去到现在,向新疆地区提出了特定时期内的发展战略,从而在政策上根本保障了新疆地区的经济发展,但是在资源和环境的制约下,传统的经济发展方式难以支撑新疆实现跨越式发展的目标,只有发展循环经济才符合援疆旨在帮助新疆培养内在增长动力,为新疆发展循环经济提供了契机,但是如何将外部积极因素内化到自身循环经济建设之中是新疆面临的一个挑战。另一方面,新疆的地理位置导致了它与广大内地的交流不够密切。新疆位于祖国的西北角,如果想从内地到达新疆,主要的道路仍然是当年的河西走廊,而且这也是现实中最快捷方便的道路。但是即便如此从上海、北京到乌鲁木齐的列车仍需运行三十多个小时,从珠三角、东三省到乌鲁木齐的时间就更远了。这一方面导致新疆与内地的信息不能及时沟通。另一方面导致无论内地的货物运往新疆还是新疆的货物运往内地都会花费一笔不菲的运费以及较大的时间成本。
   (二)新疆产业体系相对落后
   与内地经济发达的省份相比,新疆的经济发展中存在第一、第二产业所占比例较高,第三产业所占比例较低的问题。并且在第二产业工业中,主要是以重工业为主,且产品多是以资源类和初级加工品为主,处于产业链的最低端,使得新疆处于商品贸易剪刀差的不利方,除此之外,在新疆的经济发展中,初级工业产品的产能过剩问题是新疆工业发展的重要问题之一,特别是水泥以及煤炭等生产过剩的问题,造成企业的经营陷入困境,另外,新疆缺少成熟的新兴产业,大多数新兴产业发展时间较短,现代服务业发展水平较低,缺少规模经济效应,发展水平低,体系不完善,加之经济发展下行趋势明显,企业自身发展压力较大,对丝绸之路经济带核心区的建设产生了一定的负面影响。    (三)新疆缺少明显的核心竞争优势
   新疆作为丝绸之路的必经要塞,要想建设较好地完成核心区的建设工作,就必须充分发挥新疆在这个过程中的重要作用,并且发挥其连接国内和中亚国家之间的作用,但是,新疆并未将这种优势充分发挥出来,新疆出口的商品,仅仅是单一的、附加值不高的产品,缺少具有高附加值,高地域辨识度的产品,并且产品缺少品牌效应。近年来,虽然新疆的工业制成品出口有所增加,但仍以低附加值、低科技含量的產品加工为主。同时,内地的产品从新疆向西输送,随着国际货运线的开通,新疆仅能发挥通道作用,而未能体现出丝绸之路核心区的作用。
   三、建设丝绸之路核心区的对策
   (一)完善基础设施建设
   新疆应该增强在铁路、公路、机场以及口岸等基础设施建设上的投资力度,最大可能的为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提供畅通完善的道路支撑。一是新增出疆铁路线路,增强新疆与我国东中部地区的交流与合作。二是以区内综合交通网络和“东联西出”国际通道为核心,积极打造以首府为中心的立体交通网络格局,全面贯通南北疆交通运输通道,提升南北疆之间的通达性。抢抓自治区“十三五”规划中的交通大发展机遇,加快推进天山北坡经济带交通建设系列工程,实现塔城、阿勒泰、克拉玛依、昌吉、乌鲁木齐、伊宁、霍尔果斯等地的互通有无。三是加快机场的改扩建工程的进度,提升乌鲁木齐、伊宁、喀什等机场的接待运营能力,争取能够开通更多直达“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国际航线,扩大新疆对外开放的空中通道,提升机场的飞行等级和保障能力。四是加快推进霍尔果斯口岸的改扩建工程,提升都拉塔口岸的商贸物流水平。五是降低新疆至内地的飞机票票价和火车票票价,鼓励内地游客进疆旅游和新疆居民出疆学习旅游。
   (二)加大人才培养与人才引进力度
   城市是由人口组成的,只有有了高质量的人才、高素质的居民才有有更大的发展潜力。新疆目前急需优秀的技术人才和管理人才,无论是要打造丝绸之路经济带上的金融证券中心还是文化科技中心,新疆在这方面都缺少领军性人才与高素质执行性人才。新疆一方面可以通过将本地杰出人才外派至上海、北京等地进修,了解目前先进的技术和管理理念,回疆后可委以重任。另一方面要吸引优秀的大学生来建设新疆。由于新疆地处西北边陲,往往比其他地方对人才的吸引力更弱,新疆要想取得良好的引才成果,一方面要加大优惠力度,比如住房补贴、出疆和入疆的费用减免;另一方面要加强自身的吸引力建设、把发展作为第一要务,为来疆人群提供良好的发展预期与前景,只有这样才能长久的吸引人才留在新疆。
   (三)构建自由贸易区,打造商贸物流中心
   新疆地处中亚,距离中东、欧洲的距离远近于大陆,地理优势是新疆重要的优势之一,要充分把握这一优势,完成好连接我国与中亚地区的使命。历史证明,贸易是推动对外开放的重要力量。中亚诸国以及中东各国,往往是经济欠发达地区以及依靠资源输出的国家,他们往往没有完善的工业体系、缺少制造必备工业设备的能力。中国是世界工业头号强国,拥有完善的工业体系以及完备的工业制造能力,丰富的工业品可以充分满足其需求。另外中国还能生产绝大多数的生活必备品,如果这些大学能够以相对低廉的价格和方便的途径进入这些国家那么一定会受到热烈欢迎。
   相对于海运,铁路运输的速度更快,途径更加灵活,受自然条件的制约更少,而新疆作为中国与中亚各国乃至整个欧洲的中转站,在贸易方面是大有可为的。因此,建立新疆自由贸易区,减免关税,促进贸易的自由化以及便利化,从而降低大宗商品的交易成本,将新疆打造成实体的贸易平台一方面可以提升新疆的在全球贸易中的地位,另一方面可以吸引大量的人流来到新疆进一步促进经济发展。在“一带一路”的项目建设中,新疆要牢牢抓住历史机遇,整合国内,疆内,周边各国以及欧洲地区的市场资源,找到向外开放与自身发展的平衡点,在综合发展的同时找到重点发展的方向。将现有的有利资源,如自由贸易区政策,保税区以及开发区实现充分整合,构建“中国—中亚自贸区“,以实现新疆经济的长期发展。
   (四)打造和平稳定的环境
   社会稳定是经济发展的基石,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离不开稳定的社会环境。坚持高效的开展“民族团结一家亲”活动,保证新疆各民族群众能够更好的沟通交流,形成新疆各民族群众一家人的和谐氛围。特别要重视增强各民族的凝聚力,凝聚民心,在思想领域方面保障新疆建设核心区得以顺利进行。
   (五)推动金融创新,助力丝绸之路经济带的发展
   推出“乌鲁木齐证券交易所”。从国际的证券市场角度来看,目前国际主要的证券交易所有80多家,由于地理位置的差异,这些证券交易所分别在不同的时区,因此证券交易时间各不相同。以国内的证券交易所来看,我国目前有上海证券交易所,深圳证券交易所,香港交易所以及台湾证券交易所,并且都分布在东八时区。大陆企业上市的交易所主要是上交所和深交所,且都分布在沿海地区,由于乌鲁木齐属于东六时区的范围,因此乌鲁木齐地区与上海和深圳地区存在两个小时的时差。从乌鲁木齐向西来看,法兰克福地区与乌鲁木齐所处的地区有五个小时时差。那么如果在乌鲁木齐地区设立证券交易所的话,可以衔接东六时区与东八时区的交易,从而使得我国的证券交易时间增加了两个小时,这不仅会带来资本流转的效率,而且可以推动中亚地区证券交易的发展,同时,现阶段我国证券交易的国际化遇到了一些障碍,为了实现我国建设多层次金融市场的战略,可以积极推出国际板,以丰富我国证券交易的项目,其次可以依托新疆在核心区建设中的重要区位优势,向中亚和西亚地区推出国际板,可以大大促进新疆与中亚和西亚的资本流通,更好的服务于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
   与此同时,在乌鲁木齐推出证券交易所,面向中亚和西亚国家推出国际板,可以加强新疆的经济发展和中亚国家与西亚国家的经济发展之间的联动效应。证券交易的发展会吸引更多的金融人才来到新疆,从而更进一步推动新疆地区的经济发展,实现金融资源的充分整合以及金融资源和实体资源的充分结合。伴随国际板的推出,必然带来国内外资本的流通,这可以为我国推行的人民币全球化提供有效的工具。我国与中亚国家的经济沟通,会推动我国在亚洲地区整体的政治和经济影响力,这又为新疆建设“丝绸之路经济带”核心区提供了坚实的保证。    以中央对新疆企业IPO所推出的“绿色通道”政策为契机,利用10-15年的时间,培育200家以上的上市公司,建构新疆现代产业体系。新疆稳定和发展最终目标在共识和认同的基础上,发展经济和促进各族百姓生活福祉。如何推动经济增长?在新疆,只有充分利用国家赋予的公司上市“绿色通道”政策,通过培育大批上市公司,实现资源和产业的资本化与证券化,带动就业、利益共享和收入的倍增,利益分配的公正和公平化,各族人民的安居乐业才有可能。以新疆资源和产业的资本化与证券化为思路,促进技术创新、合理实现产业布局等方面的作用,以大集团为领导,重点项目为突破口,形成产业集群,保证工业园区的有序发展,坚持以发展政策为导向,推出相关的机制保障措施,改善发展环境。推动打造以高新技术产业为龙头的先進技术制造业,以及具有地方特色的文化旅游业以及现代服务业的现代化产业体系。
   (六)挖掘中小企业潜能,增强竞争力
   中小企业良好发展是推动西部地区经济快速发展的中坚力量,是解决西部地区除公有制经济以外私有经济发展不良问题的关键所在,是经济发展活力的重要提供者,特别是可以解决经济发展过程中产生的失业问题,而且还能灵活地满足市场的需求,在技术创新方面还能充分发挥自身的优势,同时可以在解决生态环境问题,增加地方政府财政收入,以及维护社会稳定方面发挥其积极的作用。为保障中小企业能够蓬勃健康发展,可以从以下几点出发:第一,推出保护中小企业权益的法律法规,保证中小企业能在较好的法律环境中发展。第二,在政策允许的范围内出台更多减轻中小企业经营中的税负问题,保证中小企业可以轻松上阵,快速发展。第三,保证中小企业在与大企业竞争中有公平的市场环境,提倡金融机构放宽融资条件从而促进中小企业良性发展。第四,完善针对中小企业发展的服务体系,因为只有系统化地完善适合中小企业发展的服务体系内容,才能保障中小企业的良好发展。而系统化的服务体系具体包含法制保障、金融支持保障、创业激励保障、财政税收保障、人才技术培养保障、技术信息咨询保障等方面。
  参考文献:
  [1] 阿丽也·吾买尔.以中巴经济走廊为契机全面推进新疆跨越式发展[J].财经界,2016(1):18.
  [2] 高岸起.论新疆战略地位[J].西部蒙古论坛,2016(1):11-13.
  [3] 周 灵.绿色 “一带一路”建设背景下西部地区低碳经济发展路径[J].经济问题探索,2018(7):1-7.
  [4] 杨 芮,刘会红.“一带一路”下新疆开放式经济发展问题及对策研究[J].经济策论,2014(3):81-82.
  [5] 王玉召.新疆工业经济实现跨越式发展[J].大陆桥,2016(2):18-21.
  [6] 翟玲红,刘 玲.新疆高层次创新型科技人才现状分析[J].科技与创新,2019(3):9-12.
  [7] 李 霞.“一带一路”背景下新疆物流与对外贸易协同关系研究[J].经贸观察,2018(35):47-48.
  [8] 赵 龙.“一带一路”战略下新疆定位与区域金融中心建设的再思考[J].金融发展评论,2016(9):107-115.
  [责任编辑:金永红]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2/view-15054179.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