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湖北省金融发展、消费水平和经济增长关系的实证研究

作者:未知

  摘 要:采用2000-2017年湖北省地区生产总值(GDP)、金融产业增加值和居民消费变动的时间序列数据,基于Bootstrap ARDL自回归分布滞后模型的来实证研究这三者是否存在因果关系。协整关系表明:在短期内,金融发展与GDP值有双向关系,即提高金融产业增加值会带来地区经济的增长,反之亦然。相对而言,地区生产总值(GDP)、金融产业与居民消费水平间的双向关系则不显著。在长期内,三者间并无协整关系。据此,政府需要适当延长政策周期及短期内不能让金融政策与经济政策互相冲突。
  关键词:湖北省;金融发展;消费水平;经济增长;Bootstrap ARDL
  0 引言
  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各国政府迅速调整政策以应对经济环境挑战。在此前,各国依据凯恩斯的“总需求”管理经济政策,依靠投资、消费、出口,来拉动经济,我国亦是。但带来风险,如房价泡沫、金融行业高杠杆、影子银行等问题。未来我国要依靠居民消费的“消费型”模式来应对“经济新常态”。因而研究消费与经济增长具重要意义。(一)湖北省经济发展现状:1998-2017年来GDP总量领先全国平均水平。2018年全省GDP总量在国内居第九位,14847.29亿元,比去年增长8.6%。(二)金融产业发展现状:至2018年,湖北省上市公司仅103家,反映金融产业未发挥直接融资功能。(三)居民消费水平现状:人均可支配收入18830元,全国第十,消费潜力巨大。但经济转型后,引起消费与产业结构的不匹配。总之,湖北省经济增长、金融发展及居民消费水平发展并不一致。经济结构单一,金融产业未能支持經济增长。消费对经济增长有促进作用,但效果不明显。
  1 文献综述
  最早,国外Gurley和Shaw (1995)认为金融发展是地区经济增长主因。Goldsmith (1969)对多国实证出金融发展与经济增长高度正相关。(一)金融发展与经济增长:张绒绒(2014)认为其金融产业集聚对经济增长具有促进作用,存在明显地区差异。刘春兰(2016)发现银行业集群对拉动经济增长高于证券与保险业。(二) 金融发展与消费:花中东,高静(2016)和谷秀娟,霍道伟(2017)实证城镇金融发展水平对地区消费有促进作用。(三)消费与经济增长:徐常建,袁易明(2018)认为消费拉动经济增长需实现生产的合理分配。齐红倩等(2018)发现消费在推动经济增长中有滞后性,可能导致就业率降低。谢颖(2018)认为消费若要长期促进经济持续增长,需考虑贫富阶层不同。
  2 实证分析
  2.1 数据
  湖北省地区总生产值、金融产业增加值和居民消费水平的年统计数据,期间为1999-2017,取金融产业增加值和地区总生产值,以增长百分比计算,期间为2000-2017,居民消费水平以2010年作基数。
  2.2 实证模型
  Bootstrap ARDL检验基于Granger因果关系测试。x→y的Granger因果关系检验应该只包括x的滞后差异,也就是说,本文需要检验是否d>0,如变量间存在协整关系,意味着相关变量和独立性变量形成固定的线性组合。滞后项可以认为是I(0),x→y的Granger因果关系检验应该包括x的滞后差和x的滞后水平,即b > 0和d=0。而McNown等人提出修改。ARDL模型是:
  i和j是滞后期的指标,i=1,2,...,k;j=1,2,...,k。t表示时间t=1,2,...,T。式中yt是解释变量,xt是被解释变量,存在变量Dt,j,是虚拟变量。αi与βi参数是解释变yi和解释变量xi的系数值。μi是误差项。
  2.3 实证
  2.3.1 单位根检验:用DF、ADF和PP单位根检验平稳性。表明在水平项I(0)检验,经济增长仅在DF单位根检验上的无截距与无趋势项呈现平稳I(0)状态;金融发展和消费水平,无论是DF、ADF和PP都呈现平稳I(0)。
  2.3.2 最佳滞后期检验:AIC标准和选择最小AIC作为最佳滞后期。长期协整分析,在相关滞后一期下,三者没有长期协整关系;因期间仅18年(2000-2017),结果,地区总生产值没有虚拟变量(断点),金融产业增加值有2007年,2013年两个断点,居民消费水平则在2001年断点。格兰杰因果检验时,发现地区总生产值在滞后一期下,对金融产业增加值(P值= 0.0000)有显着正向影响,对居民消费水平(P值= 0.3507),则不
  显著。
  2.3.3 矢量自回归模型(VAR):VAR模型中,变量都被视为内生变量,没必要区分内生或外生变量。也稳合时间序列分析的精神。
  2.3.4 Bootstrap ARDL 检验:在相关滞后一期下,三者间无长期协整关系;无论居民消费水平(P值= 0.0000)或地区总生产值(P值= 0.0002),在金融产业增加值滞后一期下,对其都有正向显着影响。在短期格兰杰因果关系检验,在没有滞后期的情况下,湖北省的居民消费水平对地区总生产值(P值= 0.4783)和金融产业增加值(P值= 0.3168)都不具有显著影响。
  3 结论与对策
  长期来看,湖北省地区总生产值、金融产业增加值和居民消费水平三者间并无协整关系,但地区总生产值与金融产业增加值,在短期因果关系检验中,有显着双向关系,这表示,如增加地区总生产值,会增加金融产业增加值;政府政策若增加金融产业增加值,则会促进地区总生产值;相对而言,地区生产总值与金融产业增加值增加后,短期间也会带来物价上涨。
  (1)延长周期。在短期内消费水平的最佳滞后期为两期即消费水平的变动滞后其他两者两年,2年可作为一个延长标准。(2)政策互相一致湖北省经济增长和金融发展在短期内协调一致,且具有因果关系。实施政策中不能发生冲突,否则会导致政策失灵。(3)考虑 “抵消”效应。金融发展与消费水平间呈反向关系,即消费增长没有带来金融发展,要考虑到消费对金融产业的“抵消”效应。(4)以消费促进经济。消费与经济具有同向促进关系,说明以消费“扩大内需”的政策可行。
  参考文献:
  [1]Goldsmith, R.W. Financial structure and development [R]. 1969.
  [2]Gurley, J.G, Shaw, E.S. Financial aspects of economic development [J]. The American Economic Review, 1955, 45(4): 515-538.
  [3]谷秀娟,霍道伟. 金融发展、城镇化与消费结构相关关系分析[J].商业经济研究,2017,03:187-190.
  [4]花中东,高静. 区域金融发展对城镇居民消费的实证分析——基于空间面板杜宾模型[J].消费经济,2016,32(6):77-84+44.
  [5]刘春兰. 中国金融产业集群对区域经济增长影响研究[D].重庆大学,2016.
  [6]齐红倩,李志创. 我国农村金融发展对农村消费影响的时变特征研究[J].农业技术经济,2018,3:110-121.
  [7]徐常建,袁易明. 要素收入分配结构、居民消费与经济增长[J].经济经纬,2018,35(6):121-126.
  [8]谢颖,刘穷志.可持续消费理论研究新进展[J].经济学动态,2018,8:119-133.
  [9]张绒绒. 安徽省金融产业集聚对经济增长的影响研究[D].安徽财经大学,2014.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2/view-15090886.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