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银行稳健性的实证分析研究

作者:未知

  摘要:本文基于非线性MS(K)-AR(P)模型、DY模型等和运用2009-2018年中国金融市场投资银行的年度数据对投资银行稳健性进行了研究,研究结果表明净资产收益率等财务指标对投资银行的稳健性有显著的正向影响,并且本文还运用了分位数回归方法以及不同估计方法2sls、1iml、gmm进行了稳健性检验,均再次验证了研究结论,表明回归结果具有有效性以及稳健性。
  关键词:投资银行 金融市场 非线性MS(K)-AR(P)模型 稳健性检验
  一、引言
  在中国金融市场的运行中,投资银行在金融市场风险防控方面扮演着重要的作用,投资银行的稳健性会给金融市场缓解一定的外界金融冲击压力。其中,中国金融市场风险的发展过程一般如图1.在图1中可以清晰地了解到金融市场风险的出现一般是由投资银行等外界压力冲击因素造成的,在高强度的外界冲击压力作用下,脆弱的金融环境必将会影响金融市场的发展,投资银行的稳健性也必将会给金融市场的发展带来一定的正面影响,从而减少外界因素对金融市场的发展造成一定的压力冲突,减少影响金融市场发展的信息传导,进而促进金融市场的发展以及金融环境未来的发展趋势。
  目前金融市场的发展主要是集中在金融市场发展状况的研究,而对金融市场中金融风险稳健性的发展研究较少,这也就要求需要不断探究金融市场稳健性的形成过程,以及影响金融市场发展的情况,以此来促进金融市场的良好健康发展。故在本文研究中主要是运用金融市场上投资银行的财务数据作为主要的研究变量,以此来反映中国金融市场的发展情况。在中国金融市场的发展过程中,投资银行的发展对其具有很重要的影响作用,不仅从金融市场角度影响中国金融市场的发展,而且在信息传播方面也占据着一定的影响作用。故本文以中国金融市场上投资银行的年度数据为研究对象,重点研讨中国金融市场的发展状况,进而反映中国金融市场未来的发展趋势,以此促进其高质量健康发展。
  二、理论分析与假设
  在金融市场上银行的流动性风险主要是受银行非利息收入的影响,故Gallo等(1996)从银行中非利息收入对银行的流动性进行了研究,研究结果表明银行的非利息收入不仅能提高银行收入,也能降低银行在发展过程中的稳健性。Levine(2007)基于研究银行非利息收入的影响外,从银行的中间业务角度出发,探讨了中间业务与银行代理成本之间的关系,研究结果表明银行间的中间业务会增加其代理成本,进而影响银行的收入,从而影响流动性,抑制银行发展。Brunnermeier等(2013)从流动性错配的指数分析方法来重点研究了银行间的流动性需求与来源比匹配的情况。基于对稳健性的度量方法,Bai等(2017)采用门限回归的方法实证验证了银行非利息收入对银行稳健性的影响。
  周亮等(2019)运用2007-2018年我国银行、外汇等行业数据研究了我国金融市场的发展状态,研究表明金融市场面临着一定的金融市场风险压力,并且信息呈现一定的非对称性。王维国等(2016)采用MSIH-VAR模型探究金融市场上货币、银行对金融市场資本发展的影响,研究表明货币危机以及银行危机对中国金融市场的风险发展划分基本上与中国的实际情况相吻合,这也就表明了中国金融市场经济的发展是为实体经济发展服务的,金融市场的发展离不开实体经济的支持。从广义预测方差分解角度出发,王有鑫等(2019)研究发现1997-2015年人民币与其他货币之间呈现双向的溢出变化关系,这也就表明了中国金融市场在这近20年间的人民币发展得到了提高,中国的国际地位得到了显著增强。特别是在沪港通方面的发展有了很大的提高,徐晓光等(2017)研究发现沪港通开放前,中国金融市场的信息溢出效应较高,而在沪港通开放以后,材料等金融市场的第二产业信息发展溢出效应得到了增强。刘晓星等(2011)在结合EVT-Copula模型与CoVaR模型特点的基础上,重点探究了美国市场金融发展风险的溢出效应,通过研究模型实证结果表明美国股票金融市场的发展风险情况对中国、日本等国家的金融市场均呈现强烈的风险溢出效应,这也就表明了金融市场的发展与国际金融市场的发展是相一致的。周爱民等(2017)基于GARCH时变模型与Copula-CoVaR模型的基础,探究了中国金融市场与中国香港股票市场之间的关系,研究指出同一类型的金融产品在不同市场所表现出来的风险溢出是不一样的,这也表明了中国金融市场应当根据自身的发展情况,因地制宜地发展创新,只有这样才能实现中国金融市场的发展。熊正德等(2015)运用多元BEKK-GARCH(1.1)模型与小波多分辨分析模型相结合的方法来探究了中国金融市场上国内外汇市场与金融股票市场之间的波动性关系,研究结果不仅表现出外汇市场和金融市场存在显著的波动性溢出效应,并且当外汇与股票处于不同的交易时间段所表现出来的波动性也具有差异性。李成等(2010)从四元VAR(6)-BEKK-GARCH(1.1)模型的角度探讨了我国金融市场的发展情况,其中主要是以股票、债券、外汇、货币市场为出发点进行金融研究,研究结果表明了中国的金融市场具有很强的聚类效应以及溢出效应的持续性,为了平衡好中国主要金融市场的发展就需要不断创新优化市场结构。
  李绍芳等(2018)基于金融市场发展的溢出效应以及尾部风险的发展角度,采用2007-2017年上市金融机构的数据,探究了中国金融体系的发展具有周期性变化趋势,同时也研究表明在中国金融市场的发展过程中中小金融机构的发展也会在一定程度上影响整体金融市场的发展壮大。谢平等(2010)研究发现金融市场具有系统性风险等特点,并且还重点梳理了中国金融市场在金融危机以后的发展,这对中国金融市场未来的发展奠定了一定的理论基础。周开国等(2011)从资产组合理论的角度出发,探究我国商业银行在收入结构多元化方面对银行风险变化的影响,采用14家商业银行的12年面板数据进行分析,研究结果再次验证了银行收入结构多元化会对银行风险的发展造成影响。隋建立等(2018)从银行、股票等各大市场的发展角度研究中国金融市场风险的变化趋势以及在不同的时间段处于不同的区制状态。刘志洋等(2015)以中国上市的商业银行为出发点,研究实证结果表明商业银行的贷款承诺越多对中国金融市场的风险贡献率也就越低,这也就表明了商业银行的发展可以用流动性资产来降低对金融系统发展的风险,并且商业银行的发展也可以从后期存款角度来降低金融市场风险。黄哲等(2018)从2007-2016年上市商业银行的季度数据为出发点,采用门限面板回归的方法探究流动性对商业银行风险的情况,研究结果表明这16家上市商业银行的非利息收入可以在一定程度上降低稳健性,同时研究结果也表明了不同规模的商业银行对金融市场的影响程度具有一定的差异性,故在管制上市商业银行的发展过程中也应当采取合适的方式来解决具体的问题,进而拉动金融市场的持续健康发展。梁琪等(2015)基于多维信息溢出视角,利用1994-2013年全球17个国家的风险传导机制进行了探究。李政等(2016)基于网络分析法并运用金融机构微观数据探究了影子业务是影响金融机构发展的主要因素。   基于对上述国内外文献的梳理发现,国内外学者对金融市场风险的研究较为广泛与深刻,但针对中国金融市场上投资银行稳健性方面的文章较为缺乏。并且随着中国金融市场自由化以及资本全球化的发展,中国投资银行的发展面临着巨大的风险与挑战,为了更好地服务新形势下的发展速度以及促进金融市场的发展,本文主要从中国金融市场46家投资银行的2009-2018年的年度数据为出发点,重点探究中国投资银行稳健性对金融市场风险贡献度的影响,具有一定的研究意义。由此提出研究假设为:净资产收益率会影响投资银行的流动性,进而促进中国金融市场的发展。
  三、研究设计
  (一)非线性MS(K)-AR(P)模型与变量
  为了重点研究中国金融市场上投资银行在不同时间段内的发展状况,需要先构建一个基本的线性P阶自回归(AR)模型,如下:
  (四)样本选择、数据来源及变量的描述性统计
  本文以中国金融市场上46家投资银行2009-2018年的财务数据来对中国金融市场发展的情况进行研究分析,其中46家投资银行分别为:国金证券、东北证券、越秀金控、长江证券、中信证券、华鑫股份、海通证券、国元证券、锦龙股份、广发证券、哈投股份、国投资本、国海证券、太平洋、南华期货等。其中,为了研究中国金融市场的发展情况,用投资银行的每股收益(EPS)来衡量中国金融市场流动性的发展,用财务指标净资产收益率(ROE)、净利润与营业收入的比率(PROC)来衡量盈利能力情况,用权益乘数(EPMU)来衡量资本结构情况,用总资产周转率(TAT)来衡量营运能力,得到的描述性分析如表1所示。并且在分析中发现ROE、PROC、EP-MU、TAT的方差膨胀因子VIF分别为:1.06、1.07、1.07、1.08.均值VIF为1.07.均小于10,故该变量间不存在多重共线性的情况。
  四、实证结果与分析
  (一)实证回归结果分析
  由表2的实证分析结果可以看到4个方程的回归结果均是在0.01的条件下显著成立,并且由回归结果可以看到净资产收益率对每股收益呈现正向关系。从表2回归结果表明中国金融市场上投资银行的净资产收益率每增加1个单位,就会引起相应的每股收益增加0.0124个单位,并且从表2也可以看到不断增加盈利能力、资本结构以及营运能力等控制变量,净资产收益率对投资银行的发展均是呈现正向关系,这也就表明了中国金融市场投资银行的发展离不开其盈利能力、营运能力以及资本结构的贡献,同时也表明净资产收益率越大对投资银行的流动性发展贡献度越大,进而影响金融市场的发展。
  从表2中的控制变量角度来看,权益乘数、总资产周转率的回归系数均是正向的,均在0.01的条件下显著成立,这也就表明了他们的增加会加大金融市场上投资银行的流动性,从而促进投资银行的发展。并且可以了解到权益乘数与总资产周转率相比,总资产周转率对金融市场上投资银行流动性发展的影响程度更大。同时还可以了解到金融市场上投资银行的发展与权益乘数、总资产周转率的大小密不可分,每当权益乘数、总资产周转率增加1个单位就会引起每股收益增加0.0345个单位、0.171个单位。良好的金融环境是中国金融市场发展的基础,也是应对外界市场压力的有效措施,从中国金融市场的发展历程也可以了解到中国投资银行的发展是一个不断开拓进取的过程,创新发展才是未来中国金融市场发展的必由之路,只有不断开拓进取创新,中国金融市场才会维持有序的发展。
  (二)稳健性分析
  1.分位数回归方法的稳健性检验
  为了检验金融市场上投资银行流动性回归结果的稳健性状况,现用分位数回归方法以50分位数、70分位数、90分位数进行回归,其回归结果如表3所示。从表3的分位数回归结果可以看到各变量均是正向关系且显著,随着分位数的不断增加,净资产收益率的显著性得到了提高,表明回归结果具有稳健性,并且对金融市场投资银行影响也从每变动1个单位就会影响变动0.0223、0.0292、0.0281个单位的趋势不断上升,表明了净资产收益率对金融市场投资银行的流動性发展具有重大的影响。并且由表3也可以了解到随着分位数的不断增加,权益乘数每变动1个单位就会引起每股收益变动0.0148、0.0313、0.117个单位,这些回归结果均对金融市场投资银行每股收益发展具有正向显著影响。这也就表明了中国金融市场上投资银行的流动性发展不仅应当加大对净资产收益率的管理力度,也应当加大对金融市场上投资银行的权益乘数等变量的管理力度,只有不断协调好、平衡好每一个影响投资银行发展的变量关系,才能增强金融市场上投资银行的流动性,进而促进金融市场良好健康的发展。
  2.不同估计方法的稳健性检验
  表4为不同估计回归方法对金融市场投资银行流动性的分析回归结果,从表4的2SLS两阶段回归结果可以看到各变量对投资银行的每股收益均是正向的关系,并且均在0.01的条件下显著成立,这也就表明了投资银行流动性的发展需要各变量间的相互协调发展才能促进金融市场的发展进步,只有这样才能保证银行间的投资具有可行性与有效性。并且由表4也可以了解到不同的回归估计方法2SLS、LIML、动态GMM方法得到的结果均是一致的,也就再次验证了回归结果,表明实证分析结果具有稳健性。
  五、结论及政策建议
  本文从实证以及稳健性角度分析了净资产收益率、权益乘数等指标对金融市场投资银行稳健性的影响。从实证结果研究表明,净资产收益率越高,对金融市场上投资银行每股收益的影响就越大,主要原因在于投资银行可以通过提高净资产收益率来对冲外界压力对其的发展,进而减少其发展所面临的金融风险,以此来增加金融市场发展的流动性,带动中国金融市场的发展活力。同时研究结果也表明了不同时间阶段以及不同地区间的投资银行流动性具有差异,在应对金融风险时应当采取合适的措施,只有这样才能促进金融市场的发展,提高金融市场投资银行应对风险的能力。总体而言,本文的实证研究结论认为净资产收益率、权益乘数等指标对投资银行每股收益有一定的正向影响,表明了在提高投资银行流动性的情况下,可以协调自身的发展,进而提高投资银行应对风险的能力,从而保持中国金融市场的持续健康发展。本文提出的结论及建议如下。
  一是平衡好净资产收益率与每股收益之间的关系,有效地提高风险管理水平,并且在金融市场的发展中信息占据着重要的地位。这也就表明在提高金融市场投资银行稳健性的同时应当合理应对外界市场压力,以便能够让净资产收益率成为平衡和协调金融市场防范稳健性的有效金融工具,同时推动金融体系的健康发展。
  二是强化金融市场的风险防控力度。在本文研究中发现金融市场要想实现有效健康的发展不仅取决于投资银行的盈利能力、营运能力、资本结构等指标,还会受到外界市场压力的影响,在保持良好金融市场秩序的情况下应当合理地强化金融市场的风险防控力度,只有防范了金融风险才能促进金融市场的发展。同时研究表明金融市场的发展离不开有效的金融环境中,良好的防范金融风险环境是投资银行不断创新发展的重要基础。
  三是协调各方金融市场的发展,合理规划金融市场的规模以及发展战略。由于目前中国的金融市场还没有面临过真正意义上的金融市场风险,正处在一个稳健的金融环境中,为了防患于未然就需要强化金融市场的环境以及各发展方位,只有这样才能使中国的金融市场朝着良好有效的方向发展。本文研究表明,合理安排以及规划好金融市场的发展方位以及前景有助于推动投资银行的发展以及防范稳健性。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2/view-15305332.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