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动力流动与新型城镇化的协同发展研究

作者:未知

  摘要:本文运用VAR模型的动态经济计量分析方法,对1990-2018年江苏省劳动力流动和城镇化发展水平之间的关系进行实证分析。研究结果表明劳动力流动与江苏城镇化之间并不存在长期稳定的均衡关系。在短期内,滞后1期的城镇化水平是劳动力流动增长的格兰杰原因,而劳动力流动对城镇化进程不存在显著的推动作用。此外,从苏南、苏中、苏北区域空间差异化的角度分别从省级宏中微三个层面提出了展望。
  关键词:劳动力流动;城镇化;协同发展;VAR模型
  中图分类号:F244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5-913X(2020)08-0040-03
   一、引言
   改革开放四十多年来,新型城镇化这一主题一直是学界、政界乃至社会各界广泛关注的热点话题。李克强总理多次撰文直接强调,协调推进城镇化是实现现代化的重大战略选择。截止2019年中国户籍人口城镇化率为43.4%,而常住人口城镇化率已接近60%,尽管与世界城镇化水平相当,但与西方发达国家约80%的平均水平仍有较大差距。李克强总理指出,新型城镇化是以人为核心的城镇化。作为国家新型城镇化综合试点省,江苏省的新型城镇化建设始终走在全国前列。2017年江苏省发改委公布了首批25家省级特色小镇创建名单,而从2019年开始又启动了12 311创意休闲农业省级特色品牌培育计划,这是新型城镇化的重要一环。基于此,本文以江苏省为例证,对劳动力流动与城镇化的关联展开理论和实证分析,聚焦已有研究所忽略的层面进行深入拓展,试图揭示劳动力流动和城镇化之间的长、短期均衡关系和因果联系,以期为劳动力流动政策和新型城镇化政策的走向提供理论支持。
   二、文献回顾
   在城镇化对劳动力流动的影响方面:古典经济学的创始人威廉·配第最早从经济发展的角度揭示了人口流动的原因,他指出比较利益的存在,会促使社会劳动者从农业部门流向工业部门和商业部门。白南生通过梳理改革开放以来城镇化和农村劳动力转移的历史、现状与趋势,认为劳动力仍较多地聚集于農业生产,大多数农村流动劳动力由于受到就业、生活、交往等多个层面的社会排斥未能实现稳定定居,处于半城市化阶段,农民工问题成为中国城市化的核心问题。伴随着工业化、城镇化的快速脚步,我国虽然存在大规模城乡劳动力流动现象,但是中国城镇劳动力市场对农村移民存在种种限制、歧视和排斥,农村人口无法正常定居城市,在城乡间“候鸟式”反复流动,因此中国城乡劳动力迁移大部分是暂时的。
   结合中国劳动力流动与城镇化进程间演变的特征化事实,我们认为现有研究还存在以下不足:大多数研究偏向劳动力流动或城镇化的单方面研究,而对劳动力流动和城镇化间协同关系的理论性和系统性均相对较弱,国内有关这一领域的研究更为欠缺。现有研究大多基于新古典要素自由流动的假定,认为劳动力流动有助于促进城镇化,然而中国劳动力流动呈现外生于城镇化的钟摆式和浮萍式特征处于两头落空的状态。现有研究往往偏向劳动力流动与城镇化宏观层面的研究或停留在为新型城镇化支招和出点子的范畴,现有相关研究定性研究偏多而量化研究偏少。
   三、典型事实与理论分析
   江苏省作为中国东部的经济大省,其城镇化水平较高且增速较快。具体看来,江苏省城镇化进程大致分为以下三个阶段:第一阶段为1949年至1978年,改革开放前30年间的城镇化进程十分缓慢,城镇化率从12.4%增长到13.7%。第二阶段是1978年至1990年,这是江苏省城镇化进程的逐步推进时期,城镇化率从13.7%提高到21.6%,这一阶段的特征是人口城镇化速度较快,年均增长达到0.66%。第三阶段是1990年至今,城镇化率从21.6%提高到近70%,年均增长1.62%,江苏省城镇化进入成熟完善阶段并成为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举措,这一阶段江苏省城市扩张加速、活力增强。其中从2000年到2015年,江苏省仅花了15年时间使其城镇化率的排名从全国第十上升至全国第六。
   如下图1所示,在1990—2019年这段时间,把江苏城镇化率与全国城镇化率作比较可以发现,1998年前后是一个标志性的转折,在这一节点上,江苏省城镇化率开始超过全国的城镇化率并迅速发展起来,直至2019年超过了全国平均水平大约10%。江苏省城镇化进程有两个历史性的时刻,2010年和2019年,近10年间江苏省城镇化率从超越60%到突破70%,这意味着江苏省城镇化发展进入了中后期阶段,迈入城市社会的步伐越来越稳健。
   作为中国东部的经济大省,江苏省社会经济发展有其典型特征,其中较为显著的是其明显的地区不平衡,苏南、苏中、苏北三大区域由于其自然资源、地理位置以及社会经济的发展程度不一,其城镇化过程中也存在着区域差异。近年来,苏南地区的城镇化率超过70%;而苏中接近60%,苏北则在55%左右。这种城镇化率的差距仍然较大,这进一步反映出江苏省城镇化整体的发展质量和水平的提升空间很大。
   四、劳动力流动与江苏新型城镇化的实证研究
   (一)数据选取与描述
   选取1990-2018年的城镇化水平(UR)和劳动力流动(ML)两个指标进行计量分析。采用城镇人口在总人口所占比重衡量城镇化水平;而对于劳动力流动数量则采用社会学家陆学艺的计算方法,即城镇从业人数减去城镇职工人数得到进入城市就业的“农民工”人数,乡村从业人员数减去农业就业人数得到农村中非农劳动力数量,然后取二者之和。文中的相关数据均来自1991-2019年《江苏省统计年鉴》。为了避免时间序列数据所存在的伪回归现象,对各数据取对数。对数化之后不会改变数据的性质和关系,且可以排除时间序列数据中可能存在的异方差问题,而且还会使其趋势线性化。分别对城镇化水平和劳动力流动数量进行对数变换,用LnUR和LnML分别表示城镇化水平和劳动力流动的自然对数。    (二)模型设定
   相比于传统的一般只能单向描述自变量的改变对因变量产生影响的多元回归计量模型而言,VAR 模型把系统中每一个内生变量作为系统中所有内生变量的滞后值的函数来构造模型,从而将单变量回归模型推广到由多元时间序列变量组成的向量自回归模型。在建立VAR模型的基础上,对江苏省城镇化与农村劳动力流动之间的互动协同效应进行实证分析。表达式为:yt=A1yt-1+…+Apyt-p+Bxt+εt,其中yt为k维内生变量列向量,xt为d维外生变量列向量,p为滞后阶数,k×k维矩阵A和k×d维矩阵B是待估系数矩阵,εt为k维扰动列向量。根据VAR(P)模型的一般形式,本文构建如下模型:
  
   (三)实证分析
   1.数据的平稳性检验与VAR模型估计
   由于经济变量的时间序列一般都是非平稳的,因此,有必要先对变量进行单位根检验,以避免出现伪回归。本文对城镇化水平(LnUR)和劳动力流动数量(LnML)进行平稳性检验,检验结果如表1所示。由表1可知,城镇化水平(LnUR)和劳动力流动数量(LnML)均为非平稳序列。其一阶差分DLnUR、DLnML均为平稳性序列。因此,江苏省城镇化水平和劳动力流动数量均为一阶单整序列,即:LnUR~I(1),LnML~(1)。
   VAR 模型中一个重要的问题就是滞后阶数p的确定,在通常进行选择时,既要有足够数目的滞后项,又要有足够数目的自由度,需要进行综合考虑。综合考虑了LR、FPE、AIC、SC、HQ等5个评价统计量指标,以此确定VAR模型的p值,在比较了1-5之间的滞后阶数后选取的最优滞后阶数为1,建立VAR(1)模型。式(2)模型估计结果如表2所示,方程的整体拟合度较高;从VAR模型的估计结果可以看出,劳动力流动对城镇化水平提高的贡献较为微弱,这样的结果反映了劳动力流动对城镇化进程潜在影响力仍有待挖掘。
   进一步借助Granger因果关系检验来判断劳动力流动与城镇化之间的因果关系。Granger因果关系检验就是判断一个变量是否受到其他变量的滞后影响,通过对其进行Granger因果关系检验,结果表明,拒绝城镇化水平不是劳动力流动的Granger原因的假設。因此,从1阶滞后的情况来看,城镇化水平的提高是劳动力流动的原因。而不拒绝劳动力流动不是城镇化水平的Granger原因的假设,也就是说劳动力流动的变化并没有给城镇化带来显著而明显的促进作用,这体现出江苏省的劳动力流动虽能影响城镇化,但却不能产生立竿见影的效果。
   2.协整检验
   经一阶差分后,序列lnUR和ln ML均为一阶单整序列,由此,可以对其进行协整检验。采用Johansen检验,检验变量之间的协整关系。协整检验结果表明,在5%的显著水平下,迹统计量值和最大特征值均小于临界值,因此即劳动力流动与城镇化水平之间并不存在一种稳定的长期均衡关系,这表明江苏省城镇化与劳动力流动之间协同性较差,呈现出一定的失衡现象,通过劳动力流动无法有效地引导城镇化进程的加快推进。
   五、主要结论与政策启示
   (一)主要结论
   通过选取1990-2018年江苏省劳动力流动与城镇化水平的相关数据,并构建 VAR 模型对江苏省劳动力流动与城镇化水平的互动效应进行动态计量分析。结果表明:江苏省劳动力流动与城镇化之间并不存在一种稳定的长期均衡关系,其劳动力流动与城镇化之间的协同关系呈现出一定的不协调性。在短期内,滞后1期的城镇化水平是劳动力流动增长的格兰杰原因,而劳动力流动对城镇化进程不存在显著的推动,这进一步表明江苏省未能实现人的城镇化以及公民根本利益的城镇化,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劳动力流动对城镇化的促进作用。通过以上分析,江苏省劳动力流动与城镇化之间的协同关系较弱,劳动力流动对城镇化的促进效应未充分显现,要求进一步加强两者之间的协同性。
   (二)政策启示
   基于以上结论,本文认为,江苏省劳动力流动与新型城镇化未来的协同路径应该侧重完成以下安排:首先,宏观层面上江苏省政府公共政策的导向应该结合苏南、苏中、苏北各自城镇化发展的特点。苏南地区作为江苏省城镇化的先发区域,着力点应放在推进城镇化的质量上;而苏中、苏北地区应抓住其后发优势和有利契机,向苏南地区学习成功的典型经验。其次,中观层面上应集中发展中小城市和小城镇,治理改善无序散乱的城镇布局,优化产业结构从而有利于实现就业结构对产业升级的适应,在发挥地区优势的基础上促进科学的产业集聚与空间布局。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个方面,在微观层面上应提高农村劳动力的就业能力并将其纳入城镇配套公共管理体系。不仅要在城镇化战略的制定过程结合其根本诉求,而且同样要在推进过程中关注其动态反应以提高其在城镇就业的稳定性,这才能真正实现劳动力流动和新型城镇化之间的协同,从而有利于真正的城镇化格局的形成。
  
  参考文献:
  [1] 胡鞍钢.城市化是今后中国经济发展的主要推动力[J].中国人口科学,2003(6):1-8.
  [2] 陈丙欣,叶裕民.中国流动人口的主要特征及对中国城市化的影响[J].城市问题,2013(3):2-8.
  [3] 黎 云,陈 洋,李 郇.封闭与开放:城中村空间解析——以广州市车陂村为例[J].城市问题,2007(7):63-70.
  [4] 赵 民,陈 晨,郁海文.“人口流动”视角的城镇化及政策议题[J].城市规划学刊,2013(2):1-9.
  [5] 段成荣,吕利丹,郭 静,王宗萍.我国农村留守儿童生存和发展基本状况——基于第六次人口普查数据的分析[J].人口学刊,2013(3):37-49.
  [6] 牛叔文,兰忠成,胡嫄嫄.城市化:人口增长约束及其政策启示[J].中国人口·资源与环境,2014(8):49-56.
  [7] 李芝倩.中国农村劳动力流动的要素配置效应研究[J].生产力研究,2008(23):37-39.
  [8] 白南生,李 靖.城市化与中国农村劳动力流动问题研究[J].中国人口科学,2008(4):2-10.
  [责任编辑:兰欣卉]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2/view-15305350.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