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 访客   登录/注册

10万变负300万

来源:用户上传      作者:

  从同学会聚餐回来,老于脚步虚浮,浑身酒气,一个人躺在沙发上。席间很多场景像蒙太奇一样来回切换,老同学的那些话在脑子里盘旋、回荡。
  起初,老于并不想参加这次聚会,群里几番张罗时,他都没有应声,因为毕业10年他没混出半点儿成绩,至今还与刚毕业的大学生一样,是给老板卖命的打工仔,职位不高,薪水也寒碜。
  “你来,我就帮你改变命运,在媳妇家抬起头。”太想出人头地的老于,这些年一直苦于没有机会而日渐萎靡,强哥的话直击他的软肋,不想错过丝毫机会的老于决定参加同学会,看看强哥的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大学期间,老于和强哥最为要好,老于是班长,强哥成绩垫底,年年补修,还差点儿毕不了业,但他为人讲义气,对于自己的成绩丝毫不以为意,经常说“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引得大家哄笑。
  同学会上酒至半酣,强哥碰了碰老于的胳膊,两人从侧门出了大厅,在阳台上俯瞰着灯光闪烁的江水,似乎有很多话说,但又都不知从何说起。
  强哥简单表明了来意:这几年,他在老家积累了一些资源,准备开个加工厂,环保、工商方面都能搞定,销路上也没问题,但苦于一个人势单力薄,想邀请当年几个好兄弟一起合伙创业。强哥知道老于的情况,又补充道:“如果你担心有风险,那就只做小股东,每年都有分红拿,还不用出啥力。”老于知道强哥是在照顾自己,可他总觉得天上不能轻易掉馅饼,就没立即答应。
  老于从沙发上坐起身来,左手撑着茶几,歪着头眯着眼,右手摸索着茶杯,灌下半杯凉茶水后,定了定神,摸出手机,翻看银行的工资入账短信。
  他把手机放回茶几,又翻身躺了下去。“单位这点儿事、这点儿工资,真是一眼就能望到头。”显然他心里已做好决定:强哥是老同學,靠得住,钱放在他公司里踏实。何况只是做小股东,应该不会有大风险。
  强哥的公司很快成立起来,老于只管出资10万元入股,其他的事情都交由强哥去经营。汇款时强哥还信誓旦旦地说,外面已经有好几个大单子等着做了,不出一年他们就能回本。
  本钱倒是没如当初所愿全回来,不过第一年,老于确是实实在在分到几万元的利润。他开始幻想,几年之后就可以把这套老破小的房子置换掉,再过几年就能换辆SUV……
  没想到,到了第二年准备谈分红的时候,老于居然联系不上强哥,电话关机,微信也一个多月没回复了。直到等来法院的快递,老于才真的傻眼了。按照规定,原告的起诉状副本是要邮寄给被告的,可法院联系不上强哥,便邮寄到老于这里。
  可事情并没那么简单。原来,强哥公司的法人代表不是他,且公司成立后,强哥以公司名义对外采购材料、委托加工,再高价卖给下家。后来资金链断了,见材料款付不出,他便一走了之。
  债权人当然要起诉公司。法院一查,发现公司没有任何财产,由于强哥不知去向,公司停业半年,被市场监管局吊销了营业执照。这下债权人直接起诉股东——老于及其他几个被强哥拉进来的“好哥们儿”,要求老于他们一起偿还材料欠款300多万元。
  10万元换来负300万元,老于蒙了,不知如何是好。
  (文中人物均用化名)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2/view-15317655.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