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美及加勒比海经济体2020年上半年和全年经济形势分析及我国对策

作者:未知

   受经贸摩擦的影响和全球新冠疫情冲击,拉美及加勒比海地区经济陷入严重衰退。综合数据分析和多家机构判断,预测全年该地区GDP将负增长5.2%。失业人口大幅增加,政府出台刺激政策短期无法扭转当前局面,社会不稳定性提升。拉美及加勒比海地经济衰退必将对我国产生影响,我国应密切关注当地局势变化,及时调整对拉经贸合作对策。
   一、上半年经济运行特点
   (一)经济衰退程度加剧,居民消费基本稳定
   2019年主要经济体已现经济衰退迹象。墨西哥经济呈逐季下滑趋势,四个季度经济同比增幅为0.1%、0%、-0.5%、-0.8%。阿根廷四个季度经济同比增幅-5.8%、0%、-1.8%、-1.1%,年末经济衰退情况有所缓和,但仍低于历史同期水平。巴西经济缓慢复苏,四个季度经济同比增幅0.5%、1.0%、1.2%、1.7%。智利2019年经济增长1.0%,四个季度经济增幅1.6%、1.9%、3.3%、-2.1%。
   2020年上半年主要经济体经济衰退情况加剧,一季度巴西经济同比下降0.3%,时隔三年再次出现负增长;建筑业、餐饮业发展受阻拖累墨西哥经济增长,一季度同比下降2.2%,智利经济同比增长0.4%,低于2019年同期0.1%。
   新冠疫情导致消费者购买趋谨慎。阿根廷消费者信心指数5月降至38.4,为去年5月以来最低水平。墨西哥的消费者信心指数从4月的43.8下降至2020年5月的42.6,低于市场预期的45.2。2020年初巴西消费者信心指数相对稳定,5月为47.3,与4月基本持平。自去年12月开始智利消费者信心逐渐提升,4月已升至32.7,市场预期总体向好。
   (二)劳动力市场保持稳定,通胀走势下行
   据墨西哥国家统计局数据,2020年一季度该国失业率为3.5%,与2019年同期持平,1月、2月、3月失业率为3.7%、3.7%、3.3%。受国内经济形势影响, 2019年4个季度阿根廷失业率为10.1%、10.6%、9.7%、8.9%,2020年该国失业率预计将在9%—10%范圍内波动。巴西失业率波动较小,年初基本保持在11%左右徘徊,4、5月失业率分别为12.2%、12.6%,失业率现小幅增长。新冠疫情叠加经济危机导致智利失业率显著提升,4月已达9.0%,接近十年失业率最高水平,随着中小企业陆续倒闭,未来失业率水平预期将进一步提升。
   2020年墨西哥价格水平现波动下降趋势,前5个月CPI同比增幅3.24%、3.7%、3.25%、2.15%、2.84%,随着食品供应受阻,预计未来一段时间内墨西哥物价指数将有所上升。阿根廷通胀趋缓,5月CPI同比增长43.4%,略高于阿根廷中央银行预计的42.2%的通胀目标。巴西全国消费需求现低迷,广义物价指数持续下跌,前5个月同比下降4.19%,4.01%、3.3%、2.4%、1.88%,交通服务、服装类消费需求下降成巴西通货紧缩的主要原因。上半年度智利通胀一直处于回落通道,前5个月同比增长分别为3.5%、3.9%、3.7%、3.4%、2.8%,5月已回央行既定3.0%通胀区间,物价稳步回落的态势已经基本确定。
   (三)外贸水平严重下滑,外资吸引力显著下降
   外贸方面,2月墨西哥出口额366.34亿美元,同比增长0.6%,进口额337.24亿美元,同比下降3.9%,贸易顺差29.11亿美元。一季度阿根廷出口额132亿美元,同比下降6.8%,进口额99.03亿美元,同比下降18.6%,贸易顺差32.97亿美元。巴西一季度出口额487.61亿美元,农业出口表现良好抵消制造业出口下降的不利情况,5月巴西农业出口同比增长19.9%。一季度,智利进出口额320.47亿美元,同比下降10.3%,其中出口总额为168.9亿美元,同比下降7.5%,农业出口规模下滑拉低出口规模,一季度农产品出口同比下降11.8%。进口额151.58亿美元,同比下降13.3%,其中工业产品进口同比下降15.1%,贸易顺差17.3亿美元。
   利用外资方面,2020年一季度智利外商直接投资(FDI)累计2.62亿美元,与2019年同期基本持平,主要吸引外资行业包括运输、工业和服务业。一季度,墨西哥外商直接投资累计90.61亿美元,相较2019年一季度下降明显。2019年阿根廷外商直接投资累计15.74亿美元,4个季度累计额4.11亿美元、3.37亿美元、3.78亿美元、4.48亿美元,相较2018年总累计金额减少2.28亿美元。4月巴西外商直接投资累计增长2.3亿美元,较2019年同期大幅下降,新冠疫情大范围暴发成4月外资直接投资下降主要原因。
   (四)制造业发展受重挫,工业生产指数大幅下跌
   全球供应链断裂,至经济发展严重依赖中间产品再加工所获得利润的拉美制造业发展严重受挫。上半年,阿根廷制造业指数(IPI)同比下降0.3%、0.9%、16.5%、33.5%。墨西哥制造业出现了有史以来第二大衰退,5月制造业PMI降至38.3,大幅低于荣枯线。巴西工业持续低迷,尽管5月制造业PMI从上个月的历史最低点36升至38.3,但短期仍难以突破50荣枯线。2020年4月,智利制造业生产指数(IPI)同比下降3.8%,其中制造业生产指数为96.14,同比下降2.6%。
   (五)财政收支出现紧张,债务水平进一步提升
   从政府收支看,2019年主要经济体财政赤字程度有所减缓,主要经济体财政赤字占GDP较往年均有所下降。但随着2020年初各国政府为抗击新冠疫情,陆续出台促进经济稳定社会的刺激政策,包括减免中小企业所得税、帮助企业垫付工人基本工资、制定低收入群体援助计划等,预计2020年各国财政赤字将现大幅增长。政府债务方面,2019年墨西哥政府债务占GDP比重达47.36%,逼近49.17%的历史最高值,政府债务压力有所提升。阿根廷政府债务占GDP比重自2018年超过80%以后再次提升,2019年已达89.4%,严重超过欧盟60%的警戒线。2019年巴西政府债务占GDP比重75.79%,与2018年基本持平。近年智利政府债务占GDP比重持续走高,2019年已达27%,2020年这一数字大概率突破30%。    (六)频繁调息刺激经济复苏,货币政策或进一步宽松
   新冠疫情全球蔓延、国家大宗商品价格下跌等加大地区经济下行风险,各央行推行货币宽松政策。2020年3月5日阿根廷中央银行决定将政策利率下调至38%,由于各项指标显示阿根廷经济暂未退出衰退阶段,未来阿根廷央行或将继续下调利率,刺激当地经济。5月墨西哥调整政策利率至5.5%,以更好地稳定金融市场和提振经济。考虑到新冠疫情对经济的影响,5月巴西中央银行决定将政策利率下调至2.25%,促进经济复苏。智利中央银行决定将政策利率维持在0.5%,中央银行重申货币政策将在必要时候向宽松调整,以确保在两年的时间内将通货膨胀率收敛至3%。
   二、2020年拉美及加勒比海地区经济形势展望
   2020年上半年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地区经济发展衰退加重,综合考虑大宗商品价格下跌、全球产业链断裂、国际金融环境持续恶化,未来该地区经济紧缩水平或将超出预期,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预测全年地区GDP将负增长5.2%。
   (一)经济运行面临的积极因素
   普遍推行降息降准政策,确保金融市场稳定。地区现有政策基准利率仍有下调空间,各国央行未来可进一步通过调整储备金率、降低贷款利率等手段,确保国内金融市场有序运行。汇率方面,各大央行已通过美元回购、掉期交易和无本金交割远期外汇交易等手段,提升本国美元流动性,确保本国外汇市场业务顺利进行。债市方面,普遍采取国债回购手段向金融市场注入流动性,国际社会呼吁免除部分债务,也为地区政府减轻债务负担,避免发生债务风险提供帮助。
   制定一揽子救助计划,刺激当地经济复苏。各国政府陆续宣布划拨抗疫财政专款,用以防控疫情;推行援助小型企业救助计划,协助企业支付员工基本工资,降低失业率;制定税收减免措施,提升企业流动资金储备,降低企业经营负担;设置专项补贴政策,对受疫情影响严重的服务业、零售业给以政策扶持,防止生活物资价格上涨导致的国内通货膨胀问题。
   (二)经济运行面临的消极因素
   大宗商品价格持续低迷。受新冠肺炎疫情蔓延扩散、OPEC—俄罗斯石油减产谈判破裂、国际贸易增速放缓、全球产业链断裂等因素影响,国际大宗商品价格持续下跌,严重影响依赖大宗商品和产品原材料出口带动经济增长的拉美及加勒比海地区国家经济发展。如未来国际贸易条件持续恶化,地区经济危机爆发将大概率发生。
   金融稳定性面临严峻挑战。全球金融风险规避趋势提升,当地金融市场显露脆弱性,至其对外资本吸引力下降,国际资本大量流出,部分国家货币贬值严重。各国政府纷纷推出大规模财政救济计划,政府债务水平不断高涨,目前阿根廷已现债务违约问题,如未来疫情继续蔓延,该地区或将出现债务违约连锁反应。美日欧继续推行宽松性货币政策,导致部分国家金融市场环境进一步恶化。
   (三)2020年经济展望
   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地区经济已连续第七年处于低增长区间,地区疫情持续蔓延,全球大宗商品价格下跌、全球产业链断裂,加之国内中小企业受疫情冲击大批倒闭,政府拨款导致财政吃紧,内外不利因素均将对该地区经济发展带来消极影响,综上分析,2020年拉美及加勒比海国家经济衰退已成定局,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预测全年地区GDP将负增长5.2%。
   三、对我国的影响及对策
   新冠疫情对全球经济造成持续而深刻的冲击,中拉经贸合作面临前所未有的下行压力。如何化解新冠疫情对中拉经贸合作带来的负面影响,推进中拉高质量合作是后疫情时期中拉关系发展的关键。
   (一)对我国的影响
   出口方面,拉美及加勒比海地区国家短期对华出口仍保持微弱增长,数据显示,5月巴西对华进出口95.12亿美元,出口额70亿美元,同比增长23.6%,一季度對华出口6.95亿美元,同比下降15.3%,智利一季度对华出口56.7亿美元,同比增长0.8%。如当地疫情无法得到有效控制,出于防疫安全考虑,我国将逐渐削减当地大宗商品进口量,这将导致国内原材料价格上涨,企业生产负担加大。目前中国对该地区出口多以中间产品为主,拉美经济持续衰退削弱该地区对此类产品需求,大量产品无法出口导致出口企业产品积压,资金链断裂可能性增大。
   投资方面,由于中国在当地所参与项目建设投资规模大、建设周期长,当地政府相继采取管控措施以防止疫情蔓延,导致物资运输和人员流动受阻,部分在建投资项目被迫停摆。政府财政拨款投入到稳定民生方面,大量刺激经济的投资鼓励计划被迫搁置,短期政策变动给我国企业带来项目违约风险。
   (二)我国对策
   短期来看,随着中国抗击疫情工作取得阶段性胜利,农产品消费水平将随着居民购买力回升而逐步恢复,中拉农产品贸易规模有望进一步增长。对华农产品出口保持稳中有升对当地依靠外贸遏制经济衰退具有积极作用,中国协助当地政府抗击疫情,也为中拉关系稳固发展奠定基础。未来中拉合作应以商品贸易为合作重心,逐步建立起商品贸易、服务贸易、技术贸易多层次合作机制,进一步拓宽中拉经贸合作领域。
   中长期来看,新冠疫情将对未来全球一体化发展方向和全球产业分工合作带来深远影响,因此中国应逐步调整同拉美及加勒比海国家贸易投资结构,积极参与当地新能源、航天技术、5G通信等高新领域项目合作,在推动中拉合作向高水平迈进的同时,防止美国对我国采取进一步制裁对我国经济发展带来的不利影响。
   (作者单位:中国宏观经济研究院)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2/view-15321804.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