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在“一带一路”沿线对外直接投资面对的主要风险和对策

作者:未知

  摘 要:河南省各类企业积极参与“一带一路”倡议,在沿线多个国家的多个领域进行投资。在取得一定成绩的同时,也面临各种风险。本文对河南在“一带一路”沿线对外直接投资面对的主要风险进行梳理,发现政治风险、经济风险和社会风险是主要的风险形式。最后本文从优化投资布局、成立风险评估机构、争取优惠政策和为中小企业提供多种优惠便利等多方面提出对策。
  关键词:河南;“一带一路”;对外投资;风险防控
  中图分类号:F74 文献标识码:Adoi:10.19311/j.cnki.1672-3198.2021.13.014
  1 河南企业在“一带一路”沿线投资的概况
  “一带一路”倡议是近年来中国在世界范围内推进的主要战略,各省的企业均不同程度的对沿线多个国家进行对外直接投资。近年来,河南省企业“走出去”的步伐加快,也在“一带一路”沿线的多个国家进行多种方式的投资。
  从投资区域分布上来看,河南省企业在沿线投资主要集中在哈萨克斯坦、塔吉克斯坦等中亚国家,这些国家属于转型经济体,投资比例达到53%。以及柬埔寨、印度尼西亚、菲律宾等发展中国家,投资比例达到25%。从东道国的经济发展程度来看,河南省企业对沿线投资的国家的经济发展程度普遍偏低。
  从投资产业来看,河南省企业在沿线投资主要集中在农业和轻型制造业领域。在中亚各国,河南省利用在农业生产方面的优势,广泛投资在棉花生产、小麦、食品加工的农产品领域,在农业领域的投资年均增速达到15%以上。而在东盟各国,也进行了一定金额的农产品领域的投资,此外,河南省企业利用当地的廉价劳动力,不断加大轻工制造的投资。
  由于河南省企业在“一带一路”沿线投资的区域多集中在发展中国家,这些东道国的风险较大。而投资领域集中在农业,农业本身就是较高风险的产业。因此河南省企业在“一带一路”开展直接投资面对着较大的风险和挑战,因此应当加强对此问题的研究。
  2 河南企业在“一带一路”沿线投资遭遇的主要风险
  由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多为发展中国家,政治经济状况不佳,使河南省的各种企业在投资过程中频频遭遇风险,企业蒙受一定的损失。主要风险包括东道国的政治风险,经济风险以及社会风险。本部分对河南企业在“一带一路”沿线投资遭遇的主要风险及形式进行归纳,为下一步更好的提供对策建议奠定坚实的理论基础。
  2.1 政治风险
  “一带一路”沿线东道国的政治风险是河南省企业在投资过程中遭遇的主要风险。主要表现为沿线国家的政治局势不稳造成的政治动荡,地区冲突频发导致无法开展正常的生产经营活动。由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多是发展中国家,政治制度并不十分成熟,政府换届或总统选举的程序并不非常顺畅,容易在选举过程中产生政治秩序的不稳,从而引起东道国局面的动荡。而这种政治动荡会给河南省企业在当地的投资产生非常负面的影响。近年来,河南大型农业集团加大了在哈萨克斯坦、塔吉克斯坦等“一带一路”沿线中亚国家和地区的投资力度,但这些国家的政治局势并不十分安定,在政权更迭过程中出现了局势动荡、社会动乱等破坏现象,严重影响了河南省农业项目的投资收益。严重的情况会造成整个投资项目全部损失的后果。政治风险是河南省企业在“一带一路”沿线投资的最主要的风险形式。
  2.2 经济风险
  河南省企业在“一带一路”沿线进行投资,经济风险也是频繁遭遇的一种风险形式。经济风险主要是指由于内外因素的扰动,东道国经济状况出现较严重的恶化所引发的企业投资收益恶化和损失。“一带一路”沿线多为发展中国家,这些国家自身的宏观经济状况普遍欠佳,多个国家背负较重的债务,存在潜在的债务危机。这些不同的经济风险形式都已经或将会给河南企业在“一带一路”的投资项目造成巨大的负面影响。
  东道国因为管理本国的宏观经济不善或能力欠缺,造成本国经济产生波动、经常项目产生巨大逆差、本国政府背负巨大债务等原因,从而产生了东道国的经济风险。这种宏观经济风险是全局层面的,一旦发生,将会给河南省企业在“一带一路”沿线的投资项目带来巨大的系统性风险。宏观经济风险是东道国经济风险中最主要的风险形式。受全球化的影响,一国的经济状况受到世界宏观经济局势影響越来越大,经济的波动性也越剧烈,对投资企业的影响也更大。而沿线国家多为转型经济体或发展中国家,自身经济管理当局对于本国经济的操控能力较弱,同时也欠缺经验,容易发生宏观经济风险。
  2.3 社会风险
  河南企业在“一带一路”沿线进行投资,所面临的社会风险也是一项主要风险。社会风险是一种微观层次的风险,非常隐蔽,但负面作用非常大。社会风险的主要表现形式是环保风险、东道国社会治安引起的风险等。河南企业在“一带一路”沿线投资的多为发展中国家,社会治安状况远远不及国内。企业自身对此情况并不十分了解,也并未进行有针对性的防范。因此容易在东道国遭遇社会治安事件。比如企业所在的项目办公区域被骚扰,当地居民对河南企业的投资进行抵制等行为。这些都是典型的社会风险的表现形式,均会对河南企业在当地的投资项目的正常运转产生负面影响。而由于企业投资行为所引发的环保风险也是目前河南企业在“一带一路”沿线遭遇的主要社会风险形式。由于河南企业在对外直接投资方面仍处于起步阶段,很多企业对于在东道国的环境保护很多方面并不十分注意,一些项目未达到东道国的环境标准,部分项目对当地的环境产生了一定的负面影响,引起当地民众和NGO对于河南投资的项目的抵制,在部分国家甚至出现了因为环境问题所引发的暴力事件,对河南企业在“一带一路”沿线的投资产生了非常直接的负面影响。
  3 河南省在“一带一路”沿线对外直接投资的风险防控对策
  河南省加强在“一带一路”沿线对外直接投资风险防控应从以下几个方面。
  3.1 优化对外直接投资布局,采取多元化投资策略来降低风险   针对目前河南省投资在“一带一路”沿线频频遭遇风险的状况,首先应不断优化对外直接投资格局,采用多元化投资来防控风险。目前河南企业投资多集中在发展中国家,这些国家各种风险都很高。其次应当调整企业的投资布局,适当扩大对发达国家投资,调整和优化对发展中国家投资区域分布。通过加大对沿线发达国家的投资,使资本和当地的良好的营商环境和投资环境相结合,从而有效的降低河南企业的投资风险。
  同时应当充分利用多元化投资的策略在“一带一路”沿线进行投资。河南企业在沿线投资往往是省内企业单独斥资进行投资,缺乏与其他省份企业的沟通和合作,更没有和国外大型企业的共同投资,河南企业在投资过程中要面对东道国的全部风险。这种单一股权投资的状况也是造成河南企业面对风险时遭受巨大损失的重要原因。应当充分借鉴浙江民营企业在对外投资中,多元参股的投资方式,积极吸收东部发达的民营企业共同投资,甚至吸收东道国企业共同投资,通过多元化来分散风险。应加大联合投资和联合并购的力度,有效化解风险。
  3.2 加快成立风险评估机构和信息服务体系
  省政府应该整合省内外高校、智库等资源,加快成立“一带一路”沿线OFDI风险评估机构和信息服务机构,为在沿线投资的河南省企业提供优质的公共信息服务,从而有效的防范和化解东道国的各种风险。整合省内外的科研院所的相关研究资源,由政府出资成立风险评估机构,旨在为企业提供量化风险评估服务和针对性的风险防控建议。评估机构应当定期为在沿线投资的企业推送风险报告,在企业投资之间提供风险提示,在事前、事中全部投资环节为企业提供全面的风险评估服务。使企业通过优化自身的投资决策来降低投资风险。
  同时政府部门和各种商会应当加快建立“一带一路”沿线投资信息服务体系。
  通过在东道国建立分支机构、不断搜集和分析东道国的各种政治、经济政策等情报信息,来为企业投资提供有价值的信息服务,来降低和防控对外投资的风险。信息服务体系应由政府来主导建立,定期为河南省在沿线投资或有可能在沿线投资的企业提供信息服务,使企业在投资过程中能够在充分享受信息的前提下进行决策,避免因获得东道国信息不足或信息不对称情况下做出投资决策而产生巨大的风险。
  3.3 不断向东道国争取投资优惠政策
  河南省企业在沿线投资的过程中,应当积极争取东道国的优惠政策。通过享受优惠政策来防范和降低投资风险。首先在沿线投资的河南企业应当向所在地去积极申请各种税收优惠政策。由于沿线国家多为发展中国家,在吸引外资方面有很强的冲动,应当充分利用这个便利条件,在对当地投资之前充分掌握政策,积极和当地政府开展谈判,充分享受各种税收减免在内的各种优惠政策,包括降低关税征收比率、延长免税期、扩大低息贷款比例,为企业节约资金,降低风险。
  企业应当积极和沿线政府开展谈判,充分享受经济特区的相关政策。由于河南省企业在“一带一路”沿线投资的多为制造业领域。而沿线国家在吸引制造业投资方面给予的投资优惠力度非常大,经济特区政策就是制造业领域优惠力度最大的政策。经济特区的优惠政策包括税收减免、进入特殊领域行业、權益得到优先保障等内容。已经有一批中国企业在发展中国家建设了经济特区,并取得了良好效果。因此河南省企业在“一带一路”沿线投资的初期,应积极和当地政府谈判,多争取经济特区项目,多争取优惠政策,进一步防范和化解东道国的风险。
  3.4 采取多种措施为中小企业投资提供便利
  近年来,一些河南中小型民营企业不断加大在“一带一路”沿线的力度,但也遭遇到了一定的风险和挑战。本省的主管部门和单位应当为中小企业提供各种便利措施,使企业能够在沿线开展对外直接投资。中小企业经济实力有限,抗风险能力较弱。应当在投资保险优惠、简化投资程序等多个方面给予优惠。由于海外直接投资的巨大风险性,鼓励和支持中小企业申请海外投资保险。对于规模较小的企业申请保险,政府应当给予一定程度的补贴,使更多的中小企业免除海外投资的后顾之忧,积极的向沿线地区开展投资。此外对于在沿线地区投资遭遇到损失的中小企业,承接保险业务的公司应开辟绿色通道,使中小企业能够更快的获得理赔金。降低资金周转的压力。在省级和市级两级贸促会和商务主管部门,设立专门用于支持海外投资的中小企业的海外投资亏损金制度。主管部门按照比例提取准备金,将准备金形成补助库。如果河南省的中小企业在对“一带一路”沿线投资的过程中遭遇了风险,则管理部门从准备金库中拿出一定金额对中小企业进行补偿,减少中小企业的损失,使中小企业能积极进行海外投资。
  参考文献
  [1] 王海军,齐兰.国家经济风险与FDI—基于中国的经济研究[J].财经研究,2011,(10):70-80.
  [2] 王海军.中国企业对外直接投资的国家经济风险研究[D].北京:中央财经大学,2012.
  [3] 谭畅.“一带一路”倡议下中国企业海外投资风险及对策[J].中国流通经济,2015,(7):114-118.
  [4] 于津平,顾威.“一带一路”建设的利益、风险与策略[J].南开学报,2016,(1):65-70.
  [5] 李锋.“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投资风险与应对策略[J].中国流通经济,2016,(2):115-121.
  [6] 周方银.“一带一路”面临的风险挑战及其应对[J].国际观察,2015,(4):61-72.
  [7] 刘海猛,胡森林,方恺,等.“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政治-经济-社会风险综合评估及防控[J].地理研究,2019,(12):2966-2984.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2/view-15395568.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