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融入“一带一路”建设的现状分析与未来展望

作者:未知

  摘 要:在“一带一路”建设大背景下,西藏被定位为“我国面向南亚开放的重要通道”。西藏以“南亚大通道”为抓手融入“一带一路”建设,既有优势因素也有区内区外限制因素。为更好地抓住发展机遇,西藏应“依托内地、面向南亚”,更加注重基础设施建设尤其是边境口岸建设,密切中尼合作,为西藏面向南亚开放起到模范带头作用,同时加强与内地的经贸往来,形成联动效应。
  关键词:西藏;“一带一路”;“南亚大通道”
  中图分类号:F114        文献标志码:A      文章编号:1673-291X(2021)09-0034-03
  “一带一路”建设是习近平外交思想的生动实践,是中国近些年来提供的最大公共产品,成为推动经济全球化的新引擎。国内十八省因地制宜,积极融入“一带一路”建设,西藏也被纳入其中,通过建设“面向南亚开放的大通道”参与“一带一路”,并以此为机遇促进自身的开放与发展。
  一、西藏在“一带一路”中的定位
  西藏地处西南边陲,总面积120多万平方公里,下辖7个地市,与尼泊尔、不丹、印度和缅甸四个国家相邻,地理位置特殊。2015年3月28日国家三部委对外发布的《推动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愿景与行动》中,将西藏的具体任务确定为“推进西藏与尼泊尔等国家边境贸易和旅游文化合作”[1]。随后召开的中央第六次西藏工作座谈会明确提出,“将西藏建设成为我国面向南亚开放的重要通道。”[2]
  “一带一路”建设以六大经济走廊为抓手,聚焦于五通建设,与沿线国家展开基础建设等八大领域的合作。在六大经济走廊中与西藏距离较近的是与西南地区对接的中巴经济走廊和孟中印缅经济走廊,但是两条经济走廊并没有直接穿过西藏腹地,所以西藏想要融入“一带一路”必须要需要发挥出自身的优势,建设南亚大通道。
  南亚地区在“一带一路”倡议中,是陆上丝绸之路经济带和海上丝绸之路的交汇点,同时拥有中巴和孟中印缅两大经济走廊,区域合作和开放市场潜力巨大。因此,“一带一路”为西藏发展提供了直接现实的重大历史机遇和更清晰的发展方向。南亚大通道建设是指由通道、口岸、城市和产业有机集成的西藏全面开放战略体系,依托西藏与尼泊尔、印度、缅甸、不丹等周邊国家密切往来的城市和口岸,连接中国内地经济区,形成经济交流大通道。现在,南亚大通道建设已经上升为国家战略。
  二、西藏融入“一带一路”的现状
  (一)基础设施方面
  目前西藏正在加快建设“电网、路网、互联网”三网的建设,西藏“十三五”规划中明确讲到:“打通新藏即新疆经过狮泉河至普兰和吉隆、青藏即四川和云南经过昌都、林芝至亚东和吉隆等面向南亚开放公路大通道。”2014年8月16日,拉日铁路正式运营,将青藏铁路的终点由拉萨延伸至日喀则,而且国家还在计划中印铁路,即从拉萨经日喀则亚东到印度大吉岭,经西里古里走廊到达加尔各答,这将是中国与南亚之间的一条大动脉;川藏铁路也在修建之中,成为连接成都与西藏的又一天路,将西藏接入成渝经济圈;新藏铁路也在规划之中。2016年5月,兰州至尼泊尔的国际联运货运班列“兰州号”运行成功,12月粤藏中南亚班列由沿海城市广州开往内陆西藏并抵达吉隆口岸,打通了从广州至西藏最终落脚于尼泊尔的公路铁路联运通道全程6 070公里,用时5—6天,为中尼之间搭建了一条高效快捷的贸易通道,并且将西藏和内地联系起来,不仅能促进中尼两国之间的交流,而且可以带动西藏本身的发展。西藏航空事业的发展也值得瞩目,西藏航空和尼泊尔航空于2014年8月共同出资成立喜马拉雅航空公司,我们国内还建了隆子、普兰机场,无论是地缘上还是经济上都起到了一定的效果。
  (二)对外贸易方面
  2019年,全区货物进出口总额48.76亿元,比上年增长2.6%,边境小额贸易29.33亿元,比上年增长21.6%,出口29.01亿元,增长21.6%。2019年,我区前三大贸易伙伴分别是尼泊尔、印度尼西亚和美国。其中,对尼泊尔贸易总额31.65亿元,比上年增长26.7%,占全部进出口的64.9%;对印度尼西亚贸易总额4.30亿元,增长132.7倍;对美国贸易总额1.76亿元,下降40.9%[3]。
  从以上数据可以看出,边境贸易是西藏对外贸易的主体部分,而边境贸易主要依靠陆路边境口岸贸易。目前,西藏主要有七个陆路口岸,接壤尼泊尔的有吉隆口岸、樟木口岸、日屋口岸和陈塘口岸以及里孜口岸,大部分位于日喀则境内,其中日屋口岸、陈塘口岸、里孜口岸没有公路连接,只有边境互利共市贸易。吉隆口岸作为国家一级陆路口岸,曾是中尼两国最大的陆路通商口岸之一;而樟木口岸作为中尼两国相互交流的主要公路口岸,距离尼泊尔首都加德满都只有128千米,曾经承担着中尼之间90%以上的贸易量,但是由于4.25地震的影响而中断;亚东口岸主要对印开放,曾是西藏最重要的通商口岸,由于中印关系的波动,于1962年关闭,目前处于待开放状态。西藏商务厅的数据显示,自2018年5月亚东乃堆拉中印边贸通道正式开关以来,截至2018年7月8日,该通道中印边贸进出口额交易1 110.13万元人民币,比去年同期增长87%。亚东仁青岗边贸市场供需两旺、秩序良好,印方入境车辆每天约40多辆,入境客商约70—80人左右[4]。普兰口岸位于中印尼三方交界处,地理位置优越,但是印、尼两方境内均无公路,限制了该口岸规模的发展。
  三、西藏融入“一带一路”的区位优势和限制因素
  西藏融入“一带一路”建设有显著的区位优势,只有扬长避短,发挥优势,才能促进西藏更好地发展。
  (一)西藏融入“一带一路”面向南亚开放的区位优势
  西藏作为海上丝绸之路和陆上丝绸之路经济带的交界处和东亚和南亚的唯一交接点,具有一定的区位优势,据此,西藏可以将自己的发展路径定位在“依托内地,面向南亚”上,抓住这一历史机遇促进西藏跨越式发展。   1.地理位置优势突出。西藏有着近4 000公里的边境线,与不丹、印度、尼泊尔、缅甸等国家相连,有着得天独厚的优越地理位置,是面向南亚地区的唯一陆路通道。现在需要做的就是加强基础设施,并且通过交通网密切西藏与内地的联系,使七大口岸具备完整的边境口岸功能,这样才算是成为真正的中国向南亚开放的门户。而且西藏的自然资源丰富,例如亚东县、墨脱县不仅有着丰富的动植物资源,还有着可观的矿产资源。现在已探明的矿产有37种,排名全国前十,这些都是西藏不断发展的强有力的后盾。
  2.藏文化独一无二。藏民族拥有着光辉灿烂的本民族文化,散发着独特的魅力。“南亚大通道”不仅仅是一条贸易之路,也是一条文化之路,沿线地区宗教文化占据着重要地位。文化的交流意义匪浅,习近平总书记讲“国之交在于民相亲”,“民心相通”是“一带一路”“五通”建设中的重要一环,所以文化交流理应是“南亚大通道”建设中的重要内容,包括藏传佛教在内的藏文化在历史上与尼泊尔印度等国家有着友好的交流历史。除此之外,独特的藏文化衍生出独特的经济产业。西藏的旅游业、藏医药、农牧产品天然地带有独特品质。在西藏的出口商品中大部分是西藏当地生产的产品,如畜牧业产品、中药材、轻工业产品等,具有雪域高原特色的饮用水、食品等生态经济产业和特色的旅游业及具有民族风情的手工业都是西藏经济发展的优勢。
  3.中央扶持力度大。自西藏民主改革以来,中央一直很重视西藏各方面的发展,并且提供优惠的国家政策促进西藏的经济发展。中央每五年都会召开一次西藏座谈会,明确西藏的发展目标。在2015年8月24—25日的中央第六次西藏工作座谈会上,习近平总书记总结出“六个必须”的治藏方略,并提出继续在西藏和四省藏区实施特殊的财政、税收、投资、金融等政策[5]。6次会不仅给西藏定下了明确的目标,而且也给予极大的政策支持,党中央的正确领导和实施的优惠政策也是西藏对外开放的明显优势之一。
  (二)西藏面向南亚开放的限制性因素
  西藏对外开放有着明显的区位优势,同时又有着一定的限制因素,我们可以从区内区外两个方面来看。
  1.区内因素。首先,西藏地处西南边陲,经济发展水平较低,经济体量小就会制约着对外开放的深度和广度。其次,西藏的地理环境也影响着对外贸易的发展。以边境口岸为例,普兰口岸海拔4 000米,仅6—10月可以通行;吉隆口岸海拔2 100米,每年大雪封山3—4个月;樟木口岸海拔2 400,地处高山,建设大规模口岸收到地理环境的限制。最后,除了环境恶劣之外,西藏的基础设施建设也稍显落后,不能满足需要。在对外口岸中只有樟木口岸和吉隆口岸有条件让大宗货物进出,但是樟木口岸又受到尼泊尔地震的影响曾一度中断,影响到西藏对外贸易的正常发展。
  2.区外因素。虽然说西藏地方与四个国家接壤,但是和缅甸、不丹之间边境贸易几乎可以忽略不计,而剩下的对尼泊尔和印度的开放也是各有各的问题。尼泊尔的经济发展水平较低,经济体量有限。中国对尼出口商品以初级商品为主,而且尼泊尔工业化程度比较低,发展动力及发展潜力都不足,西藏融入“一带一路”最终的目标应该是对接印度,进而与孟中印缅经济走廊联系起来。但是中印之间关系起伏不定,并且存在领土争端这一定时炸弹,双方对开放边境贸易始终持有谨慎态度。印度对我国深刻的不信任感一时间难以消除,将会长期影响西藏对印度的边境贸易,甚至“一带一路”在南亚地区的推行。
  四、关于西藏更好地融入“一带一路”建设的几点建议
  第一,加强基础设施建设,重视陆路口岸。就像前文提到的那样,西藏对外贸易很大程度上依靠边境贸易,而边境贸易又在很大程度上依赖于边境陆路口岸,所以必须加强基础设施建设,这也是“一带一路”建设中八大合作方向中的重要一环。一方面,重视公路铁路和航空事业,加快新藏、川藏、滇藏等铁路线的建设;另一方面,加快口岸的基础设施建设。目前,日屋、陈塘、里孜口岸基础设施几乎为零,亚东口岸只开放了乃堆拉山口,长远来看不能满足西藏对外开放的需求。西藏融入“一带一路”建设必须要把边境口岸重视起来,从七大口岸中挑选潜力大、限制少的典型重点建设,以点带面,促进西藏对外开放。
  第二,融入内地经济圈,提升对外开放水平。西藏面向南亚开放既有优势又有劣势,如何最大限度地发挥优势、弥补劣势是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西藏的经济发展水平不高,我们可以通过交通网和内地的成渝经济圈、广东深圳经济圈等经济发达地区相连,通过便捷交通、缩短路途、增加物流中心等方式促进西藏本地区的经济发展,同时提升对外开放的规模和层次,增强经济实力。
  第三,深化中尼合作,为西藏面向南亚开放起到模范带头作用。由于中印两国政治关系的影响,西藏对外开放最现实的选择是尼泊尔。尼泊尔虽然国家经济水平不高,但是对“一带一路”持欢迎态度,是西藏面向南亚开放的一个着手点与突破点,发展和尼泊尔之间的关系可以加强我国在南亚地区的存在感。除此之外,还可以在宣传上配合“亲诚惠容”这一处理与周边国家关系的原则,将中尼合作打造成一个典范,吸引更多的周边国家放下防范心理,以更加积极的态度参与“一带一路”,与中国一起互利共赢。
  参考文献:
  [1]  授权发布:推动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愿景与行动[EB/OL].人民网,2015-03-28.
  [2]  习近平在中央第六次西藏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EB/OL].中国网,2016-03-01.
  [3]  2019年西藏自治区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EB/OL].西藏自治区统计局官网,2020-07-08.
  [4]  亚东乃堆拉中印边贸通道边贸进出口快速增长[EB/OL].西藏自治区人民政府网,2018-07-19.
  [5]  在中央第六次西藏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EB/OL].中国网,2016-03-01.   Analysis of the Current Situation and Future Prospects of Tibet’s Integration
  into “The Belt and Road” Construction
  YUAN Jing-le
  (Party School of the CPC Committee of Tibet Autonomous Region,Department of Political Science and Law,Lhasa 850000,China)
  Abstract:In the context of the construction of “The Belt and Road”,Tibet has been positioned as “an important channel for China to open up to South Asia”. Tibet’s integration into the construction of “The Belt and Road” by taking the “South Asia Corridor” as a grip has both advantages and constraints within and outside the region.In order to better grasp the development opportunities,Tibet can adopt the approach of “relying on the mainland and facing South Asia”,closely cooperate with China and Nepal,pay more attention to infrastructure construction,especially the construction of border crossings,and play an exemplary and leading role in opening up Tibet to South Asia,while The government should also strengthen its economic and trade ties with the mainland to create a linkage effect.
  Key words:Tibet;“The Belt and Road”;“South Asia Corridor”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2/view-15395723.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