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 访客   登录/注册

基于PEST-SWOT模型的粤港澳大湾区港口物流发展策略分析

来源:用户上传      作者:高婷

  摘要:港口物流是现代运输的关键环节,粤港澳大湾区有得天独厚发展港口群的区位优势,相关政策为大湾区物流发展带来新的机遇。本文采用PEST-SWOT模型分析方法,从政治、经济、社会环境、科学技术四个维度分析了粤港澳大湾区港口物流发展现状,并提出WO\SO\WT\ST四种发展策略,以期对大湾区物流高质量发展提供参考意见。
  关键词:粤港澳大湾区;PEST-SWOT模型;港口物流;发展策略
  中图分类号:U65文献标识码:A文章编号:1006―7973(2022)08-0086-03
  1引言
  粤港澳大湾区经济实力强劲,2020年GDP总额近11.4万亿元,占全国GDP总量的11.8%。城市比邻且都拥有各自的物流优势,完善的基础设施和科技产业集群给粤港澳地区高质量物流发展创造先决条件。港口作为城市之间资源配置的枢纽,能够积极促进区域经济协同发展。随着《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等国家重要文件的颁布,粤港澳港口物流将迎来新的发展机遇,研究大湾区港口物流发展有着深远现实意义。
  2粤港澳大湾区港口物流发展现状的PEST-SWOT分析
  2.1优势(strength)
  2.1.1政治因素
  2019年国家出台《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文件中对澳门、香港及珠三角九市发展规划指明了方向。《纲要》规划下的大湾区港口间优势互补、互通互联,有助于打造物流便利通关模式,发展增值货运。除此之外,配套国家战略的顶层设计,各部门及省市政府助力粤港澳港口物流发展的相关政策如下表1所示:各级政府对大湾区港口物流发展高度重视,给予了十分利好的政策扶持,为其发展与转型提供了良好条件。
  2.1.2经济因素
  2020年粤港澳三地的总面积之和约5.61万平方公里,地域辽阔。同年常住人口达到8634万人,大大超过同时期其他三大湾区。香港、深圳以及V州的GDP值均达到2万亿元以上,深圳GDP有望达到3万亿。2020年中国人均GDP为7.23万人民币,粤港澳大湾区共7座城市超过平均水平,香港、澳门人均GDP分别是平均水平的5倍、4倍,经济实力雄厚。粤港澳地区经济发达,催生更多物流需求,有利于带动当地物流企业协同合作资源共享,构建高效高质量的物流服务体系。
  同时,粤港澳大湾区交通体系较为完善,给物流发展带来许多便利。粤港澳大湾区拥有5个世界级港口。根据Lloydslist公布的2020年全球装箱港口排名数据,中国共27位上榜,其中大湾区就占了5个。2021年10月粤港澳大湾区主要港口吞吐量情况如表2所示:总体而言,集装箱吞吐量相比去年均有所增加,珠海港、惠州港吞吐量增速明显,分别为18.8%和19.6%,具有良好的发展前景。货物吞吐量同比增长缓慢甚至出现负增长,但其中外贸货物的吞吐量增长呈良好态势。外贸货物大部分通过港口进入国内市场,因而通过观察外贸货物的发展趋势可以推断港口物流的发展情况,由此可见粤港澳地区港口物流未来发展良好。
  2.1.3社会环境因素
  就地理位置来说,粤港澳地区城市临近,风俗习惯近似,贸易互动与社会交流频繁,是区域经济合作、市场一体化的典范。其次多数城市靠近海域,是世界港口群最密集、航运最忙碌的区域。经济全球化带来贸易全球化,为适应全球消费者的需求,需要构建物流运输与服务的国际化。粤港澳大湾区凭借外向型经济,在国际贸易上占有显著优势。
  2.1.4科学技术因素
  2020年《全球创新报告》显示“深圳―香港―广州创新集群”位列全球第2位。2020年广东省R&D经费达到2500亿元,专利申请数达到30.6万件。此外大湾区内大量高新技术产业云集,给区域物流发展提供坚实技术支撑。举例来说,深圳积极推进大湾区综合性国家科学中心先行启动区,拥有1474家规模以上工业企业,高新技术产业增加值占全区生产总值的45.5%。2.2劣势(Weakness)
  (1)政治因素。珠江九市与澳门、香港地区的法律体系、制度结构存在差异,政策与规则的衔接存在障碍,无法最大程度地引导人员、货物在城市港口间快速流动,制约了港口物流自由化发展。政策中缺乏规范化的统一物流标准,致使物流资源得不到合理有效配置。此外,各地区政策实施过程中存在不透明、信息不对等现象,多头的管理体制亦导致管理分散、效率低下[2]。
  (2)经济因素。大湾区内经济发展不平衡,呈现“东强西弱”特征。惠州、中山、江门、肇庆人均GDP低于国家地方平均水平,地区经济不平衡阻碍区域经济一体化发展。此外,大湾区内交通设施存在不合理布局。城市间线路密度程度不足导致货运增速缓慢,货运差距明显[3]。粤港澳拥有众多港口,但是各港口之间功能定位重叠。例如深圳港和香港港均以外贸货物为主,港口的吞吐量也近似,这就导致物流资源的浪费和行业间同质化竞争。
  (3)社会环境因素。粤港澳大湾区物流企业开放意识不强,导致珠江九市无法将香港、澳门的高质量物流接轨到自身体系中。我国物流业还处于粗放式发展与高质量发展的过渡阶段,无论是粤港澳各市时间还是内地与海外之间都没有对物流业进行硬性统一的规定,这就可能引发后续售后服务增加物流成本,阻碍大湾区港口物流的高质量发展。
  (4)科学技术因素。珠三角城市间科技发展及投入存在差异,仅就研究经费支出而言,2018年广东科技经费总支出为12.04亿元,其中广州、深圳科技经费支出占全省总支出的91.8%,剩下7市仅占3.38%。而大湾区的科技创新相对比其他湾区也存在显著差距。以SCI论文发表数量为指标,2008-2017年纽约湾区的发文数量遥遥领先,大湾区发文起步晚与其他湾区差距较大[4]。
  2.3机遇(Opportunities)
  (1)政治因素。“一带一路”倡议的实施,有利于增强粤港澳大湾区港口与世界的连结,为其成为国际交通物流枢纽奠定坚实基础。大湾区建设政策实施出台,给粤港澳三地物流业及其他行业带来新的发展机遇。此外大湾区在政策衔接方面做出相应改进,“跨境一锁”模式在大湾区启动实施,有效简化通关繁琐的手续。

nlc202209191112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2/view-15439863.htm

相关文章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