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 访客   登录/注册

粤港澳大湾区港口物流竞争力评价研究

来源:用户上传      作者:蔡静雯 张向上 丁胜 李昱

  摘要:采用因子分析法对粤港澳大湾区11个港口的物流竞争力进行评价研究,以期推动大湾区港口物流在“双循环”背景下实现高质量发展。研究结果表明,粤港澳大湾区11个港口中广州港、深圳港和香港港具有强竞争力,广州港、佛山港和澳门港3港出现内部发展状况与外部发展水平不匹配的问题。粤港澳大湾区各港口应加强中心港口物流产业辐射引导作用、平衡物流资源配置、开展特色物流产业规划从而提高港口物流竞争力。
  关键词:粤港澳大湾区;港口物流竞争力;因子分析;系统聚类分析
  中图分类号:U65文献标识码:A文章编号:1006―7973(2022)08-0083-03
  1引言
  随着全球化进程的加快,我国港口作为国际重要交通运输枢纽处理了全球90%以上货物运输工作,同时也一直是我国流通体系发展的重要保障和发展亮点。港口竞争力的提升可以拉动其周边腹地经济的发展,进而形成“港城经济一体化”,从而扩大港口经济的辐射范围,有助于港口城市经济进一步发展[1]。
  国内外学者对港口物流竞争力的相关研究主要集中在港口物流竞争力影响因素的研究、港口物流产业集群的研究和港口物流竞争力的评价研究这三个方面[2-4]。然而目前对于粤港澳大湾区物流竞争力评价的研究尚存在空白,构建科学的评价指标体系,选择合适的评价方法对粤港澳大湾区港口物流竞争力进行科学有效的评价研究从而带动大湾区内商贸物流均衡发展是十分有必要的。
  2研究设计
  结合相关文献[5-6]可以看出港口物流竞争力的指标体系构建基本上都是从该港口物流产业的外部发展环境与内部发展状况两大方面选取指标。本文从粤港澳大湾区港口物流产业的实际状况出发,选取港口物流运营规模、港口物流基础设施、港口腹地经济水平3个主要一级指标,共计11个二级指标对构建港口物流竞争力评价指标体系,通过因子分析法对粤港澳大湾区港口物流竞争力进行评价研究,并在此基础上进行系统聚类分析。具体评价指标见表1。
  3实证分析
  3.1因子分析
  3.1.1样本数据来源
  根据所建立的港口物流竞争力评价指标体系,数据主要来源于2020年的《中国港口统计年鉴》,同时也查阅了珠三角各市统计局以及各地区交通部网站最新的数据资料,由于部分湾区的数据落后,为方便比较,港口物流基础设施均采用了2019年《中国港口统计年鉴》数据。并且利用KMO和Bartlett对检验数据进行适用性检验。KMO取样统计量为0.596>0.5,Bartlett检验出的显著性为0.000<0.005,各个样本变量间存在相关性,故本文数据适合进行因子分析。
  3.1.2因子提取
  特征值大于1的前2个成分因子对方差累计高效率已高达85.194%,表明前两个成分因子可以充分反映粤港澳大湾区11个港口的物流竞争力水平。故将这2个成分因子称为第一主因子F1、第二主因子F2。通过旋转后的成分矩阵进一步分析因子分布情况,对2个主成分因子进行解释:
  (1)第一主成分F1中变量X2港口货物吞吐量和X4港口码头岸线长度的因子载荷值均超过0.85,且变量均为绝对量,因此将F1定义为“港口物流运营规模与基础设施因子”,特征值为4.956,对原始变量贡献率为49.557%,即港口物流的内部发展状况包括物流运营规模和基础设施水平对提高粤港澳大湾区物流竞争力有着非常重要的作用。
  (2)第二主成分F2中变量X9港口城市进出口贸易额和X10港口城市实际利用外资的因子载荷值超过0.9,且变量均为绝对量,结合表1指标体系内容,将F2定义为“港口腹地经济水平因子”,特征值为3.564,对原始变量贡献率为35.637%,即港口物流的外部发展环境主要指港口腹地经济水平对提高粤港澳大湾区物流竞争力有次重要作用。
  3.1.3因子得分与排名
  本文以港口综合因子得分作为对粤港澳大湾区港口物流竞争力的评价依据,计算综合因子得分首先需要计算主因子和。主因子得分是通过回归法求得,其系数为成分得分系数矩阵,自变量为初始标准化后的数据,计算完主因子得分后,利用综合得分公式:
  其中vi为旋D后的方差贡献率,vt为累计方差贡献率,Fi为主因子得分,n为主因子个数。由此计算出粤港澳大湾区各港口的综合得分,综合得分能够衡量港口物流的竞争能力,并将其排序,结果如下表2。
  3.2系统聚类分析
  基于因子分析,对各港口物流竞争力综合得分F的数值进行系统聚类分析,根据谱系图取重新标度的距离为15,将粤港澳大湾区11个港口的物流竞争力水平划分为2个类别,即强竞争能力类与弱竞争能力类。
  (1)从综合得分来看,广州港、深圳港、香港港得分分别为1.173、1.091、1.027,物流竞争力在粤港澳大湾区11个港口中分列第1、第2和第3位。从主因子得分来看,位于总体竞争力第一的广州港,主因子F1得分同样排名第一,而主因子F2的得分却排名第9,可见广州港优异的物流竞争力主要得益于港口物流业良好的内部发展状况,完善的物流基础设施和庞大的物流运营规模为该港口物流产业的发展提供了强有力的支撑。而位于总体竞争能力第二和第三的深圳港和香港港在主因子F1得分和主因子F2的得分中同样排名超前列,可见深圳港和香港港内部发展状况良好,同时还具有优秀的外部发展环境,港口内部物流业与腹地经济的协同发展为高竞争力打下了坚实基础。
  (2)佛山港、东莞港、珠海港、江门港、惠州港、澳门港、中山港、肇庆港,综合得分排名4-11位,且综合得分均小于0。其中佛山港综合排名第4,主因子F1得分排名位列第3的同时主因子F2得分排名却排名最后,可见相对于较为优秀的物流产业内部发展状况,较差的港口腹地经济水平拉低了佛山港整体竞争力。而澳门港则是相反,综合得分排名第9,主因子F1得分排名垫底的同时主因子F2得分排名却位列第3,腹地的繁荣经济带来了良好的资源,基础设施建设和物流运营规模却没有跟上,导致整体竞争力薄弱。总体来说,目前这类港口在其物流基础设施建设、物流运营规模和腹地经济水平三方面竞争力都较弱,港口物流竞争力整体处于较低水平,有待进一步的提升。

nlc202209191114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2/view-15439864.htm

相关文章

服务推荐